刚刚更新: 〔武道剑主〕〔洪荒历〕〔剑起风云〕〔武神世界的修真者〕〔龙腾傲天〕〔四圣诛天传〕〔最强真言道统〕〔科技巫师〕〔异世的逆袭〕〔灭世剑尊〕〔破晓武帝〕〔元尊〕〔北方有二哈〕〔万古第一雷帝〕〔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收个神仙做徒弟〕〔纨绔圣尊〕〔第十皇〕〔我真不是反派大佬〕〔傲游仙凡间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策长安 174、众生百态(一更)
    清晨

    叶二娘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了楚凌和君无欢正坐在院子里的树下说话。两人都是面带笑意,低声交谈着什么,淡淡的晨曦洒在脸上带着让白皙的肤色多了一层浅淡的金色光芒。叶二娘眨了眨眼睛,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跟昨天有些不太一样了。昨晚是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二姐。”

    楚凌回头看着站在那里望着他们发呆的叶二娘不解地道,“怎么了?”

    叶二娘摇了摇头,回过神来笑道:“怎么这么早起来了?还有长离公子,可是住的地方不习惯?”长离公子毕竟是天下首富,什么样的锦衣玉食雕梁画栋没见过。县衙这种地方,在寻常百姓眼里已经是一辈子都指望不上的好地方了,但是在他眼里只怕当真是上不得台面的。

    君无欢笑道:“二寨主客气了,一切都好。不过是我一向都喜欢了早起睡不着罢了。”

    “原来如此。”叶二娘这才放心下来,走上前去有些好奇地看着楚凌,“你们聊什么呢?”

    楚凌笑道:“我跟君无欢正在说蔚县往后该怎么办呢。”

    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叶二娘本也想听听不过看看时间大家都要起身了。便道晚一些用过了早饭大家再到书房里详谈。看着叶二娘匆匆而去的背影,君无欢道:“阿凌倒是运气好。”

    “怎么说?”楚凌挑眉,有些不解地道。

    君无欢道:“黑龙寨这几位寨主虽然资质能力上算不得绝顶,却都是难得一见的真心待人的正直纯善之人。还有雅朵姑娘,对阿凌也很是关心。”楚凌闻言也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点头道:“确实,能遇到他们是我的幸运。”无论是黑龙寨众人还是雅朵又或者君无欢等人,在这样的世道能遇到这样一群人确实是她的运气。

    君无欢站起身来对楚凌伸出手道:“时间还早,阿凌带我在城里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可好?”

    其实楚凌自己对蔚县也不是很熟悉,不过她也觉得有必要熟悉一下环境,点了点头跟着站起身来。

    “我说两位……”不远处传来一身闷咳,两人回头就看到云行月懒洋洋地坐在屋檐上,面带戏谑地看着两人道:“你们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像什么吗?”

    楚凌不解地眨了下眼睛,“想什么?”

    “断袖。”云行月慢悠悠地吐出了两个字。

    楚凌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沉默了半晌。

    谁让楚凌扮少年太出色了呢,这些日子还真没有人将她往女扮男装上想过。

    君无欢给了云行月一个锋利的眼刀,低头对楚凌道:“别理他,咱们走吧。”

    楚凌耸耸肩,回头对云行月道:“云公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下一句是什么你知道么?”

    “啊?还有下一句么?”

    楚凌笑道:“淫者见淫。”

    云行月摸了摸下巴道:“到底是我见淫,还是你俩真……”

    “嗖!”

    一道冷风从院子里直冲云行月面门而去,云行月怪叫了一声,身形一闪已经翻到了屋脊的另一端。远远地传来云行月气急败坏地声音,“姓君的,你给我等着!”

    君无欢淡淡道:“好啊,我等着。”

    “……”

    蔚县原本就是一个只有一万多不到两万人的小城,如今一下子又挤了一万多人进来,倒是比往常热闹得多。不过有了楚凌提前叮嘱,秦知节和段云也做了认真的安排,跟着来的百姓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街上也多了很多巡逻的人。倒是没有让这些人扰乱了原本的百姓的生活。若是原住的百姓和新来的人发生什么严重的冲突,那可就麻烦了。

    楚凌和君无欢并肩走在路上,时间还早街道上还有人在打扫。偶尔路过街边上一些开的早的小铺子小摊贩也已经开始做生意了。君无欢道:“这个秦知节,倒是有几分本事。”

    楚凌点头道:“他一个进士,也可算是历经了改朝换代,在这个地方当了十几年的知县也没有挪动过。而且在百姓中名声还不差,总还是有些本事的。”

    君无欢想了想道:“藏拙。”

    楚凌点头,道:“天启朝的时候怎么样我不知,受人打压的可能性比较高,不过在北晋大约是真的藏拙了。”秦知节这样的人,若是肯钻营,肯跟貊族人打好交道,不存在升不了官儿的。如今投靠貊族升官发财的中原人不少,像秦知节这样的少年进士正是貊族人用来刷好感加打天启脸的时候。秦知节却一直默默无闻,只能是他自己的原因。

    君无欢道:“阿凌用人不拘一格,也是难得。”

    楚凌挑眉,“长离公子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君无欢笑道:“自然是夸你。”

    正好路过一处卖早点的摊子,君无欢停下脚步笑道:“上次阿凌特意给我带早膳,今天不如我请阿凌也吃一次?”楚凌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身后。这种地方自然不会有什么精细的美食,小摊上卖的也不过是热腾腾地馄饨面条之类常见的食物罢了。

    两人在街边的小桌旁坐了下来,要了两碗馄饨。小摊的老板是一对年轻夫妇,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却收拾的干干净净,夫妻俩做事也十分利落。年轻的老板应了一声,转身就去煮馄饨去了。

    老板娘仔细地擦干净了桌子,一边拿粗茶碗为两人倒了一碗热茶,一边笑道:“两位公子可是今天的第一桌客人,喝杯热水暖一暖。”

    楚凌笑道:“老板娘也很早啊。”这会儿天也才刚完全亮开,但是这小摊子要撑起来,还要烧水擀面,包馄饨。这夫妻俩只怕天还没亮就已经抹黑出门了。

    老板娘道:“我家大郎说,趁着他还在家里,多赚一些钱存着。往日里倒也没有这么早。”

    楚凌一怔,“那位大哥要出门?”

    老板娘摇摇头,道:“没有,他要去从军啦。如今城里不是在征兵么?只是咱们家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安排好,就晚了几天。”

    楚凌微微蹙眉,道:“老板娘不担心么?你们原本有个小营生,夫妻俩好好经营想来也是能平平安安过日子的。”老板娘看了一眼正在煮馄饨的丈夫,眼中多了几分不舍,口中却道:“哪里有什么平平安安啊,不过是苟且偷生罢了。咱们这是小地方,也没几个貊族人愿意来咱们这儿。但就是这样,平时见到几个貊族人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更何况…我还小的时候,这蔚县可是有很多人的。”

    那些人现在都去哪儿了?自然是死了。

    怎么死的?

    “如此这天下,谁跟貊族人没个血海深仇呢?不过是没人领头,咱们这些人也没本事,只得忍着罢了。”老板娘低声叹道。

    君无欢突然开口道:“老板娘念过书?”

    老板娘一怔,脸上地笑容有些暗淡,“年少时读过几年。”

    楚凌也觉得这对夫妻不太像一般的寻常摆摊的夫妇,目光落到了不远处那正忙着煮馄饨的青年身上,道:“小老板也是读书人出身吧。”

    那老板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回头对两人笑道:“这年头读书有什么用处?若早知道有当年貊族人入关的事情,我从小就不念书了,还不如去跟人学杀猪有用些。”

    说话间,年轻的老板已经将两碗热腾腾的馄饨送到了两人面前,又接过了老板娘手里的抹布开始擦旁边的桌子。

    楚凌问道:“老板你若是上战场,就不怕出了什么意外留下老板娘一人么?”

    那年轻老板没有说话,只是擦桌子的速度更快一些了。倒是那老板娘笑道:“那又有什么要紧的?总比一辈子这么憋屈着强。我们这么憋屈着过一辈子就完了也不妨事,总不能让我们的儿女子孙也都这么憋屈着吧?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我自己也会养活几个孩子,若实在是活不了,就当是命罢了。”

    楚凌沉默了半晌,慢慢地喝了一口汤才道:“若是人人都有两位这般的胸襟,哪里有貊族人的事儿。”

    老板娘不由笑道:“公子小小年纪不也是忧国忧民么。”

    楚凌心中暗道,忧民或许是有的,但是忧国却着实没有。

    渐渐地开始有客人来吃早饭了,年轻的夫妇俩也可是忙碌起来了。君无欢看楚凌有一口每一口的吃着馄饨有几分食不知味的意思,便开口道:“阿凌在想什么?”

    楚凌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都是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有那种身居高位却自私自利,卖国求荣无所不为的。也有那种出身草莽却心存人善大仁大义的,更有身在市井却依然忧国忧民愿意为之出生入死的。

    君无欢道:“人生百态,自然是各不相同的。”

    楚凌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筷子正要说什么,不远处的城楼上突然传来尖锐的声响,那是城楼上的守军发现敌人的示警。两人对视一眼,君无欢摸出一小块碎银放在桌边与楚凌一前一后朝着城楼的方向掠去。

    小摊上原本正在忙碌着的人们也吓了一跳,纷纷回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老板娘却见原本坐在一边那一对相貌十分出众的兄弟不见了。桌边只放着一小块银子。

    其实两碗馄饨不过就是十几个铜板罢了,这一小块银子都能顶上他们几天的收入了。老板娘有些无措地回头看丈夫,丈夫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先收下。这两位公子看起来也不像是一般人物,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遇上。若是遇上了,再还给他们吧。

    楚凌和君无欢到的最快,到了城楼边上就看到城外不远处旌旗晃动,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头。君无欢微微眯眼,侧首低声对楚凌道:“南军,至少有五万人。”

    楚凌扬眉道:“五万人?这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君无欢蹙眉道:“蔚县城墙修得不错,易守难攻。不过五万人若是想要打退的话,只怕也不容易。现在城中有多少兵马?”

    楚凌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传来了郑洛地声音道:“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城里征兵,加上我们原本自己人,一共能有六七千人。但是这些人里有一大半都是刚加入的新人,别说是射箭只怕连拿刀都还费劲。”

    郑洛带着叶二娘等人快步从城楼下面走了上来,沉声道。

    郑洛没说的是,现在根本不敢带这些人上城楼。万一开打的时候这些人被吓到突然崩溃,到时候军心大乱就更麻烦了。

    楚凌道:“大哥,先守着,只要他们不攻上来就不要出战。”

    郑洛神色凝重地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他们现在根本就跟人家打不起。

    楚凌看向窦央问道:“三哥,外面还有多少人?”

    “嗯?”窦央抬眼看她,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楚凌笑道:“三哥,被闹了。我不相信你会一点底牌都不留下。”窦央行事素来谨慎,不可能一点底牌都不留,将黑龙寨的家底全部都带到蔚县来。

    窦央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还留了两千人在外面距离蔚县不远。原本是想万一蔚县有什么闪失他们可以随时支援的。不过现在…咳咳。”窦央干咳了两声,现在就算他们来支援也没什么用处。五万人对两千人,那不是支援那是给人送菜的。

    楚凌也不去计较黑龙寨的兵马人数似乎远远超过了外传的数量,只是问道:“大家都在这里,那些兵马交给谁带着了?”

    “云翼。”窦央道。

    “谁?”楚凌忍不住又问了一声,云翼?她差点都把云翼这家伙给忘了。还以为他自己跑到沧云城去了呢,感情还在黑龙寨啊。

    窦央叹气道:“云公子虽然年纪还小,不过做事还是靠谱的…比老四靠谱。”

    又无辜被人吐槽一回的狄钧翻了白眼看着天空不说话,行吧,反正在三哥眼里谁都比他靠谱。

    楚凌道:“行,云翼就云翼吧。他们现在在哪儿?”

    君无欢蹙眉道:“阿凌,你要做什么?”

    楚凌道:“不是长离公子你的提议么?设法为蔚县解围啊。”

    其他人齐刷刷地看向君无欢,君无欢摸了摸鼻子道:“我说的是长远之计。”

    楚凌摊手笑道:“现在等不及长远了,这五万人若是解决不掉哪里还有什么长远?”

    君无欢道:“我陪你去。”

    楚凌摇头,道:“你帮我守住蔚县。”

    “……”君无欢皱眉,看着楚凌不说话。楚凌叹了口气看着君无欢也没有开口。留在蔚县其实并不比出去轻松,毕竟要面对五万兵马的压力。若是蔚县城破了,那他们在外面做什么都没有用了。楚凌知道君无欢是担心自己,但是她却不得不请君无欢留下。南宫御月那个神经病就在信州,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插手蔚县的事情。如果他插手的话,除了君无欢谁也对付不了他。

    叶二娘皱眉道:“小五,你要去做什么?”长离公子不愿意让小五去,就说明一定很危险。

    楚凌笑道:“我去搬救兵,蔚县就劳烦三位兄长和二姐守着了。只要半个月,我一定回来。”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道:“好,我不去。让云行月跟你去。”

    “云……”楚凌想要反驳,云公子毕竟是个大夫,让他跟着自己跑去冒险毕竟太浪费了。留在城里说不定能救不少人呢。另外,到现在楚凌都不确定君无欢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但是云行月这样一路跟着他总不会只是单纯的因为同路而已。

    君无欢道:“我还是云行月,阿凌选一个。”

    “……”楚凌无言以对了片刻,“云行月。”

    君无欢望着楚凌,幽幽道:“阿凌这样选…实在是让我有点伤心。”

    “……”我们都知道小五是个姑娘,但是两位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在别人眼里,你们俩现在都是大男人啊?还有,长离公子随便调戏我们家小五,问过家长了么?!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长离公子,别闹了。”

    “……”阿凌好像又不爱我了。

    ------题外话------

    啦啦啦~下午四点二更哦

    五环:阿凌好像又不爱我了。

    xx:说得好像以前爱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