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反派大佬〕〔傲游仙凡间〕〔煞天孤〕〔风云之熊霸天下〕〔异世的逆袭〕〔神眷剩女〕〔天行有数〕〔帝匠〕〔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尘梦问逍遥〕〔临渊行〕〔鹰皇传〕〔魔天剑狂〕〔铸逍遥〕〔梦道破天〕〔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轮葬〕〔穿越之天女归来〕〔我家夫人全反派〕〔超神宠兽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策长安 317、大逆不道!
    众人齐齐转身看向门口,原本紧闭的大殿大门已经敞开。『→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神佑公主一身红衣如火,那张被称为平京第一绝色的美丽容颜此时却是冷若冰霜。她的手中握着一条银色的长鞭,一只手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银鞭的鞭梢。

    在神佑公主身边,站着的却是一袭蓝衣,俊美苍白,长身玉立的长离公子。君无欢此时看向众人的眼神十分冷淡,偶尔有人不小心与他对上,甚至会觉得他那根本就不是看活人的眼神,倒是更像看着一个死物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感情。这些每日在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左右着天下局势的权贵们很多并没有将长离公子放在眼里。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最多也不过是一个武功厉害,心计厉害的商人。士族权贵看不起商人由来已久,对于许多世家的人来说,君无欢凌霄商行之主的身份还远不如神佑公主未来驸马这个身份来的有用。

    但是此时,看到站在神佑公主身边的清瘦青年,不少人心中突然打了个突。这位长离公子…似乎很不起眼。他很少在人前表现的过于强势,除了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传言,仿佛他就是神佑公主的一个附属而已。但是此时…看着神色淡漠地站在神佑公主身边的男子,那是一个保护的位置。虽然没什么表情,却仿佛有一股古怪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丝毫也不必满脸寒冰的公主给人地压迫低。

    “这是早朝!公主怎么能随意……”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高声斥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一声惨叫。站在中年男子身边的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前一刻还在义正辞严的斥责公主的人已经被一道银光卷了出去摔倒了跟前的空地上。

    “啪!”

    “啊?!”又一声惨叫响起,众人终于回过了神来,震惊地看向已经跨入殿中的神佑公主。

    神佑公主…神佑公主竟然在朝会上挥鞭子打人?!擅长早朝议事的宫殿也就罢了,竟然还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拿鞭子抽人?!在场的众人只怕是这辈子最胆大的梦里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一幕。

    楚凌只抽了两鞭子便停手了,居高临下地看着那跌倒在地上的男子冷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宫面前放肆!”

    那男子已经从被打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楚凌这一下太出乎意料了。天启皇室素来尊重文人,只怕是历代皇室无论皇子皇女,也没有一个敢当众抽打大臣的。男子颤抖着手指着楚凌,也不知道是气地还是疼的,“你…你竟敢、你竟敢当众打人?!”

    楚凌微微偏头,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打你,怎么了?”

    打你?怎么了?

    男子不由抽了口凉气,目光呆滞地望着楚凌,一副已经震惊到不知道说什么了的模样。

    站在最前方的安信郡王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微微眯了下眼睛对着对面人群中使了一个眼色。很快便有人越众而出,朗声道:“即便是陛下宠爱,公主当殿鞭打朝臣,未免也太过了一些!”

    有人领头,立刻就有人跟着附和。安信郡王一系的人更是七嘴八舌地讨伐起楚凌来了。从楚凌不尊规训说到楚凌狂妄暴戾鞭打大臣,从天启祖制说到江山社稷。仿佛永嘉帝不严惩楚凌天启明天就要灭亡了一般。

    由此也可以看出,永嘉帝这个皇帝在朝堂上的威望当真是有限得很。安信郡王府虽然是最可能出未来皇嗣的地方,但毕竟不是唯一。永嘉帝还没有表达过任何的态度,安信郡王却已经能够拉拢这么多人了。说明在这些人的眼中,他们的意见是可以左右永嘉帝的决定的。

    楚凌也不着急,悠然地站在一边听着这些人的声讨。

    等到他们说得尽兴了,方才笑吟吟地看着最先开口地那个人问道:“说完了吗?”

    那人一愣,觉得这个神佑公主有点不按理出牌。

    楚凌也不给他回话地机会,轻笑一声道:“既然你们说完了,就该我了。本公主打的不是天启的朝臣,本公主打的是废物!”说罢,手中的鞭子一抖,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人甩了过去。

    “啊?!”那人惨叫一声,立刻跟方才那人滚做一团去了。

    “神佑公主?!”

    “竟然如此狂妄!来人!快来人!”‘

    “殿前侍卫!”

    楚凌轻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大殿门口。大殿门口早就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侍卫,毕竟他们进来的时候算不上太友善。君无欢冷冷地扫了一眼门口的侍卫,不紧不慢地抽出了腰间的软剑,轻描淡写地朝着门外一剑斩下。大殿外原本平坦的青石铺成的地面立刻裂出了一条五六丈长的口子。石板裂缝处碎成了无数片,仿佛是被一把巨大的刀凌空斩下的一般。

    有人暗暗抽了口气,忍不住往人群里缩了缩。有人勃然大怒,“君无欢,你竟敢带剑入宫,威胁殿前侍卫和朝中重臣!你好大的胆子。”

    君无欢扭头对说话的人一笑,手中的软剑轻巧地转了个方向笔直地对准了那人。

    笑容十分和善,继续说啊。

    那人顿时语塞。

    殿上的永嘉帝冷哼一声,沉声道:“殿前侍卫,退下!”

    站在永嘉帝身边的冯铮也对着殿外犹豫不决的侍卫挥了挥手,侍卫们暗暗松了口气立刻拱手行礼悄无声息地退开了。能不用拼命当然是不用拼命比较好。更何况人家还是陛下未来的女婿,若真是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些人死了也白死。

    大殿里一时间有些安静起来,只有地上的两个人哼哼的声音。

    所有人的心似乎在一瞬间都提了起来。陛下是摆明了要站在神佑公主这边,他们这些人现在在宫中,若是陛下…虽然知道永嘉帝不可能真的将他们都给杀了,但是读书人想的总是比寻常人要多一些地。

    安信郡王站出来,盯着楚凌冷声道:“公主连本王也要一起打么?”

    楚凌漫不经心地那鞭子敲着自己的手心,微笑道:“安信王叔做了什么本宫需要动手的事情吗?”

    安信郡王望着楚凌,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道:“公主,这件事确实让公主牺牲了,但是各位大臣都是为了天启的江山社稷着想,并没有什么私心。公主身为天启公主,难道不应该为了天启的江山尽一份力吗?”

    旁边,君无欢突然开口轻笑道:“王爷,如果北晋同意用安信王妃换公主,你同意么?”

    “什么??”安郡郡王一愣,反应过来立刻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君无欢道:“怎么就不可能了?王爷只需要告诉君某,你同不同意用安信王妃换公主就行了。公主是天启皇女,应该为天启的江山尽一份心。那么安信郡王身为天启的臣子,为了向公主尽忠贡献一个王妃也不为过吧?”

    不等安信王妃反驳,君无欢继续道:“就算貊族人实在是看不上安信王妃,公主也需要陪嫁嘛。不如诸位将家中的夫人,女儿,孙女都贡献出来吧,也好让北晋人看看天启的诚意啊。”

    “……”

    安信郡王顿时脸色铁青,怒斥道:“君无欢,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商人,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这话他根本不能应,若是真的应了不说得罪多少朝臣,他的岳父还在大殿上站着呢。更不用说,一个出卖自己妻子的王爷,一个被送到貊族和亲的王妃所生的儿子,哪里还有继承大统的资格?

    这个君无欢,心思好生恶毒!

    楚凌淡淡道:“安信王叔都自觉可以站在这大殿之上,长离公子怎么会没有资格?”

    安信郡王道:“本王是郡王,他是什么?神佑公主未来的驸马?”很快就不是了!

    楚凌微笑道:“他是人,比起宁愿趴在地上当狗的东西,他至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你!”安信郡王被气得脸色通红,指着楚凌半晌说不出话来,“陛下!你就是让人这样教导公主的?羞辱长辈,鞭打朝臣,如此公主…陛下还将她宠爱的无法无天,早晚有一天,天启会毁在她手里!博宁王兄,你怎么说?!”

    一直低头垂眸仿佛是在打瞌睡的博宁郡王听到自己的名字终于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地看了安信郡王一眼,又看了看楚凌道:“公主说话是有些重了,公主还小安信王弟就不要跟晚辈计较了……”

    安信郡王不敢置信地看着博宁郡王睁着眼睛说瞎话。公主还小?!还小就敢提着鞭子闯进议政的大殿鞭打朝臣当众辱骂皇室宗亲?!只怕就是活到百八十岁的人也没有谁有这位公主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博宁郡王一贯是和稀泥的模样,众人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神佑公主对长辈如此无礼,博宁郡王竟然还是一副息事宁人的模样,未免让人有些看轻。

    楚凌漫步越过了地上的两个人走向前方,君无欢轻笑了一声将软剑收回腰间负手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不知是忌惮楚凌的鞭子还是君无欢的软剑,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楚凌走到安信郡王跟前几步站定,与他对视。楚凌的身高在女子中并不算矮了,但是站在安信郡王跟前却还是略矮了一些。但是此时,整个大殿中的人却都不会觉得她矮,红衣少女笑容晏晏,明艳夺目。一眼望过去,倒是让人觉得怒气勃发的安信郡王无端矮人一头。

    安信郡王有些戒备地盯着眼前的少女,这神佑公主说打人就打人,若是给他也当头一鞭子,痛不痛暂且不说,只说丢脸就足够安信郡王郁闷了。

    “公主这是想做什么?”安信郡王沉声道。

    楚凌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去看向站在对面的朱大人,“朱大人。”

    朱大人道:“怎么?公主也想抽老臣鞭子?”楚凌莞尔一笑,笑容明媚灿烂仿佛春光乍现美丽不可方物。

    “朱大人说笑了,你是老臣,也是重臣,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朱大人不以为然地看着楚凌,公主这个模样可不像是懂道理的样子。楚凌悠然道:“更何况,您老这年纪,我这一鞭子下去您还挺得住么?”

    “……”

    “卿儿,不得无礼。”永嘉帝没什么诚意的念道,被这些人烦了好几天,现在看到他们被怼永嘉帝私心里还是挺舒服的。但是也不能真的让女儿将整个平京的权贵都得罪完了。永嘉帝这话的意思是提醒楚凌,不能动朱大人。虽然他是带头的那个人之一,但是他跟安信郡王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楚凌自然能领会永嘉帝的意思,看向朱大人的笑容越发温婉可亲起来了。

    朱大人瞪着眼前的少女想要发怒,却被旁边的上官成义拉了一把。朱大人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看向上官成义,上官成义对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朱大人深吸了一口气到底忍了下来,可怜他已经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要被相交大半辈子的好友兼对手提醒不要冲动!

    见朱大人暂时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意思,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站在殿中转身看向众人道:“现在咱们可以聊聊了,谁要本宫和亲来着?”

    这么重大的事情,连永嘉帝发怒都不能阻止这些官员们的意见,楚凌区区几鞭子当然就更不能了。不过这些人也怕这位公主殿下再发疯,就算是说话也不再像之前那位特意跑出来了,反倒更像是往后缩了缩。

    “这是国家大事,公主一介女流根本不该过问!”有人道。

    “正是,女子当以贞静贤淑为主,公主这般暴戾骄横,实在不是身为公主该有的仪态。”

    “还请公主以大局为重!”

    楚凌打量了众人一圈儿,突然笑了起来,慢悠悠地击掌道:“好极了,要本宫为国尽忠自然也是可以的。”

    众人精神一怔,却也有人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见楚凌转身对着永嘉帝拱手道:“父皇,儿臣有个要求。”

    永嘉帝道:“卿儿,朕不会让你去和亲的!”

    楚凌笑道:“儿臣请求所有赞同和亲的大人以及家眷随行。既然各位大人如此忠君爱国,想必也一定会欣然接受,与本宫一起前往北晋以示两国交好吧?”

    “…荒、荒唐!我等如何能陪公主前往北晋?”先前长离公子还只是替让家中妻女前往,神佑公主倒好直接连他们也一起算上了。

    楚凌笑吟吟道:“有何不能,本宫是天启唯一的公主,远嫁和亲还不能要求一点排场了?侍女,嬷嬷,掌事的女官当然还有内侍,一个都不能少!不知道在座的哪位达人愿意先做个表率牺牲一下?”

    众人暗暗抽了口凉气,这神佑公主好毒啊,竟然想要他们做内侍?!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安信郡王脸上的神情也绷不住了,表情僵硬地道:“公主说笑了,朝堂上下许多事情都需要在座的诸位大人襄理,如何能陪你……”

    “谁跟你说笑了?”楚凌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本宫没看出来留着他们有什么用!整日除了勾心斗角还会什么?貊族人稍微给点好处就像是看到了肉包子的野狗一般扑上去,也不看看那包子是不是有毒?各位大人真是能耐啊,女子当以贞静贤淑为主?女子应该循规蹈矩?这么有本事你们自己去和亲啊,还要女人做什么!”

    大殿上一片寂静,楚凌手中的长鞭啪一声甩在了大殿的地上。胆子小一些的文官甚至忍不住跟着那声音抖了抖。

    楚凌冷声道:“既然你们这些废物都是软脚虾,就回家去洗衣做饭带孩子,让女人出来替你们好了。”

    “你…你大逆不道!”

    楚凌对上那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白头发老头的眼睛,嗤笑一声道:“我至少不会把自己的妻女留给外族人糟践,还要上赶着去舔跪人家。哦,以后若是貊族人再打过来了,本宫尽量保证也不把你们这群废物留给貊族人糟践。”

    “噗!”那老头儿满是皱纹的脸长得通红,眼睛瞪得老大,瞪着楚凌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终于,喷出一口鲜血之后,眼睛一翻直接晕死过去了。

    “沈大人?!沈大人……”

    “沈大人,快、快抬出去,叫太医!”

    大殿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昏倒的人终于被抬出去了连带着那两个挨了几鞭子的人。朱大人脸色难看地望着楚凌,冷声道:“公主好口才。”

    楚凌谦虚地道:“实事求是而已。”

    “……”他也想吐血,朱大人忍耐的问道:“照公主这么说,我们就此拒绝与北晋结盟?”

    楚凌淡然地笑道:“我不是说了么?你们解决不了就本宫来解决。”

    朱大人想说自古女主内男主外,女子不得干涉政务。但是对上楚凌似笑非笑地眼神,却不知道怎么的咽了回去,冷声道:“老臣拭目以待!”

    楚凌道:“定不会让朱大人失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初恋小酥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