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反派大佬〕〔傲游仙凡间〕〔煞天孤〕〔风云之熊霸天下〕〔异世的逆袭〕〔神眷剩女〕〔天行有数〕〔帝匠〕〔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尘梦问逍遥〕〔临渊行〕〔鹰皇传〕〔魔天剑狂〕〔铸逍遥〕〔梦道破天〕〔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轮葬〕〔穿越之天女归来〕〔我家夫人全反派〕〔超神宠兽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策长安 471、赎命
    一场混战难以避免,所幸众人有楚凌和萧艨这样的高手撑腰倒也不觉得畏惧,明萱当先一步带着一群姑娘迎了上去。那些追过来的人实力也并不如何了得,只是几个貊族人带着一群仿佛连南军都不是的普通人罢了。

    南军虽然不值钱,也勉强算得上是北晋朝廷的兵马,自然不会连这种穷山僻壤的地方都布置许多。楚凌略看了几眼就有些明白了,这些人只怕是住在附近的一些有势力的貊族人以及他们手底下收的奴役仆从。这些人平时在乡间横行霸道,恶贯满盈可能不输那些攻城掠地的貊族骑兵,但是他们也只是能对着这些寻常百姓耍横罢了,正对上稍微有些实力的人也还是只能被压着打的份儿。

    这种人,即便是在貊族人中也是被人看不起地存在。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即便是貊族那样一个崇尚英雄战功的民族,同样也不能免俗的有一些不求上进,只想要混吃等死或者虽然有心上进却无奈着实能力不济的人。这些人最好的选择自然就是到一些偏远地地方仗着貊族人的身份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明萱本身的实力就不差,又有云行月在其中帮忙,甚至都没有需要楚凌和萧艨出手一大群气势汹汹而来的貊族人就已经被摆平在地上了。

    明萱将剑架在一个明显是领头的貊族男子的脖子上,厉声道:“说!是谁告诉你们我们的行踪地?”那貊族男子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碰上硬茬子,毕竟报信给他们的人说的是只有几个姑娘而已。就算是身手好一些出其不意杀了他们几个人,但是他们四五十人难不成还怕几个姑娘不成?

    更不用说那女人说得天花乱坠,信誓旦旦的保证这几个姑娘每一个都长得貌若天仙,让看惯了这些乡野村姑的男人如何能不心动?却哪里知道,这群姑娘确实各个都貌美如花,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动手的那个更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儿。但是……这群姑娘也是真的厉害啊。特别是这会儿拿剑架着自己脖子的女人,出手简直是狠辣的吓人。

    剑在他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脖子上顿时传来一阵痛处。貊族男子连忙道:“是、是西边王家村的那个女人!她说是你们杀了我兄弟,还有…你们只有几个姑娘,身边还带着不少值钱的东西。所以我们才来的。”

    明萱脸色更难看了,道:“是一个有点瘦的女人,她还有个十六七岁的女儿?”貊族男子连连点头称是,有些不甘地道:“技不如人我自认倒霉,但是…我兄弟无缘无故的被你们杀了,我来给他讨个公道不过分吧?”话音未落,身后就被人狠狠踢了一脚,“谁无缘无故?明明是你们貊族人欺负天启姑娘!”

    那貊族男子苦着脸道:“谁欺负那丫头了?明明是那女人自己要将人送给我兄弟的。只是那丫头原本就定了亲的,她婆家还有她老爹祖父都不同意,她娘这才想出来这么一招,还不是为了想让她儿子在镇上找一份好差事?这明明是两厢情愿明码标价的事情,你们一言不合就杀人还有理了?”

    “这……”众少女闻言不由面面相觑,这么听起来好像真的是她们理亏,毕竟她们一下子杀了好几个人啊。明萱轻哼一声道:“那姑娘看起来可不情愿。”

    那貊族男子翻了个白眼道:“就算不是送给我兄弟,那老女人要把那丫头送给哪个天启的有权势的人,你们也管不着吧?怎么轮到我兄弟就该杀了?”

    “……”明萱无言以对。虽然心中满是义愤填膺,但是这人说的倒也不错,如果那姑娘的家人非要将她送给别人的话,她们这些外人确实是管不着,于情于理于法她们都管不着。这世道对女子就是这样,父母可以完全操纵着女儿的一切。说起来,她们这些人能够这样跟着夫人出来,不管是为了什么都可以算得上是十分幸运的了。

    楚凌站在旁边看着那貊族男子理直气壮的模样轻笑了一声,笑声明明清脆悦耳但是听在那貊族男子的耳中却只觉得背脊一凉。貊族男子不由得抬头看向眼前的美丽女子甚至都顾不得去想她美丽绝伦的容颜了,只是有些警惕地看着她。

    楚凌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的男子道:“在这种地方,倒是难得见到这样辩才无碍的貊族人。就算你说得都有道理好了,这跟眼下的局势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以为你说得有道理,我们就会放过你?”

    “你想杀了我们?”貊族男子道。

    楚凌问道:“杀了你们,冤吗?”

    貊族男子警惕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道:“路过,行侠仗义。”

    感情就是多管闲事啊!貊族男子忍不住想在心中骂天,只可惜形势逼人只得硬生生的憋住了。瞪着楚凌咬牙道:“你想怎么样?”楚凌偏着头思索了片刻,摇摇头道:“我不想怎么样,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想着,还是只能杀掉你们比较妥当。难不成你还能给我什么好处不成?”貊族男子道:“我…我可以给钱!”

    “给钱?”楚凌挑眉。

    男子道:“我们貊族有规矩可以用钱赎命,我拿钱买我的命,我们无冤无仇,你们也不是非要杀我们不可吧?”楚凌觉得很有趣,貊族人在中原待久了或许多多少少都会染上一些中原人的习性,当然也有可能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确实无冤无仇,不过我要杀人灭口啊。”

    貊族男子咬牙道:“我保证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是谁,你们也是路过的,不是很快就要离开了么?”楚凌沉吟着,似乎在考虑这样的条件是不是足够。那貊族男子一看有戏,连忙继续道:“这位女侠,我们…我们兄弟在这镇上快十年了,当真没有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们就是本本分分做生意的啊。您就算行侠仗义,也行不到咱们身上啊。”

    楚凌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他身后地上躺着的那一群天启人。在一个小镇上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会有这么多打手么?貊族男子又是一窒,有些勉强地道:“至少我们从来没有真的闹出过人命,我们是想要在这里扎根过日子的,把这里弄得名不聊生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而且…而且这里离沧云城那么近……”

    这还是其次的,其实最重要的是,这种远离主城甚至偏离平坦大道的地方,貊族兵马根本顾及不到。平时仗着貊族人的身份稍微耀武扬威仗势欺人几分或许当地的百姓畏惧貊族人也就忍了。但若真的弄得太过分了,逼得百姓暴起,那就不是他们能够应付得了的了。

    楚凌思索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道:“行吧,你能拿出多少钱来赎你的命?”

    貊族男子呆了呆,他显然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子竟然真的能同意他的说法。连忙道:“我身上…我身上有一千两银票。”

    “……”一千两自然不算少,但是对楚凌来说却着实是不多。她都有些不习惯了人命竟然如此便宜了,毕竟百里轻鸿的命光是她自己就悬赏了黄金万两。但事实上,对于这世间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一千两已经是很贵的价格了。有些人几两十几两就被买断了一生。

    那貊族男子显然也觉得楚凌不满意,“女侠,我身上只有这么多钱啊。要不…我让人回去取?”

    楚凌淡淡笑道:“算了,一千两就一千两吧。我相信你说的…你们没有做过太丧尽天良的事情,这回捡回了一条命你最好将这个习惯保持下去。毕竟…如今这一带可不太平,谁知道明天这地方姓什么呢?另外,你说得对,沧云城离这里也确实很近。如果让我知道你今天说的话是骗我的……”

    “你…你们是沧云城的人?”貊族男子有些惊骇地道。

    楚凌但笑不语,貊族男子连忙掏出随身带着的银票送上,旁边的明萱一把扯过来看了看有些嫌弃地轻哼了一声问道:“夫人,真的要放过他们?”

    楚凌笑道:“我只能保证我收了钱不会动手杀他们,至于你们…想动手还是可以的。”明萱愣了愣,有些迟疑地看向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这四五十人中其实一共也只有三个貊族人,剩下的全都是天启人。楚凌摆摆手不再理会她们,跟萧艨一起转身往帐篷前面的火堆走去了,将难题留给了明萱等人。

    一直到天色微亮的时候一群姑娘方才有些无精打采地回头到了帐篷前,她们到底还是没能下得了杀手将人都给放了。楚凌也不在意,只是对众人笑了笑,挥挥手让她们去休息一会儿等天色大亮了再起身赶路。明萱走到楚凌身边蹭了过去坐下,难得有些期期艾艾地望着她。

    楚凌挑眉道:“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明萱皱眉道:“我们没有杀那些人……”

    楚凌点点头道:“我也没杀啊。”

    明萱有些苦恼地皱眉道:“他们是貊族人,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我们跟夫人出来是想要上阵杀敌的,这样将那些貊族人放跑了……”楚凌看着她道:“明萱,如果你想做一个女侠,那么那些杀人越货欺行霸市的恶人就是你的敌人。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士兵甚至是将领,那么战场上的敌军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是一名文臣,那么所有与你所代表的利益有冲突的人才是的敌人。刚才那些人在你眼里算是哪一种?”

    明萱眨了眨眼睛,道:“他们是貊族人。”

    楚凌道:“这世上有很多貊族人,你要把他们都杀光吗?他们欺压良民,若是论罪生死也不由我们评判。必要的时候或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比如说震慑或者别的什么也可以杀了他们。甚至今晚,如果你觉得他会成为你的敌人也可以杀了他们。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么想或者下不了手,也不必自责。毕竟,你确实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恶贯满盈非杀不可。”

    明萱好奇道:“夫人也不想杀他们么?”

    楚凌道:“是没必要,昨天下午的事情那些人若是不想招惹我们自己就会处理好,不会再闹大的。但是如果将这些人都杀了…事情必然会被更上面的人注意到。我们一走了之没什么,但若是上面派了人来查此事,这附近的百姓……”

    闻言,明萱这才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夫人是怕引来貊族人的注意连累附近的百姓么?”楚凌道:“我看那个貊族人不像是在撒谎,应该确实是想在这里过安稳日子的。而且,敢在沧云城旁边欺凌百姓的人到底不太多。那个女人敢攀附貊族人,可见对他们也不全然都是惧怕。你有心思想这些不如想想怎么干掉那些战场上的貊族骑兵,早日让北地所有的百姓都不在受貊族人的欺压。若是不甘心就跟上去查看一番,等到坚定了杀心之后直接一剑杀了他,不必如此纠结。”

    明萱应声道:“是,夫人!我明白了。”

    坐在一边的云行月撑着额头饶有兴致地问道:“话说,那个女人出卖咱们的事儿,就这样算了?”

    楚凌道:“看你们自己想怎么办。”言下之意,她是不管地。

    明萱迟疑了片刻,方才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

    云行月有些惊讶,“哦?明萱姑娘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心慈手软了?杀人不忍心下手,连出卖你的人都不忍心找回场子了?”明萱对他翻了个白眼道:“找那种人的麻烦有什么意思?而且,就算我们不找她麻烦你以为刚刚那些人会放过她吗?我们可是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顿才将人放走的。等他们回去之后,肯定会迁怒那个女人的。要不是那个女人挑唆他们来找事,哪里会有今晚的事儿?”

    云行月再三打量着明萱,好一会儿方才赞叹,“两三年不见,明萱姑娘果然是长进了不少啊。”

    明萱轻哼一声,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对于昨天下午的事情明萱心里还是感到有些憋屈。她们明明是为了救人,怎么就落得这么个结果?

    楚凌将她的神色看在眼中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摇摇头叮嘱道:“去休息一会儿,天亮之后就立刻启程,我们要尽快赶回临江城。”

    “是,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