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强惨女配她觉醒〕〔爱魂归〕〔逆天宝宝:凤尊爹〕〔霸爱成瘾:穆总的〕〔龙刺兵王〕〔司宫令〕〔墨唐〕〔灵魂冠冕〕〔农女有田超给力〕〔中世纪崛起〕〔这个法师太无敌了〕〔一世独尊〕〔辟道立心〕〔乱世小郎君〕〔生活系御兽师〕〔大师兄是个凡人却〕〔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封神辅助系统〕〔玄门第一相师〕〔总裁爹地霸气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残爆人生 第十章 王二楞子和天帝庙!
    . ,最快更新我的残爆人生最新章节!

    邪异,是这个世界对妖魔鬼怪的统称。

    按说书人老罗的话说,那就是这个世界并没有表面那么太平,除了实力强大的武者外,在一些远离城镇的偏远之地还存在着很多邪异。

    按照世人划分,邪异可分为五个等级,分别为白魅,白祸,红祸,红灾,黑灾。

    只是邪异到底是什么?

    说书人老罗也回答不上来,因为这样的问题,对他一个底层的说书人来说,也太过为难了些。

    虽说老罗年轻时走南闯北,阅历丰富,也遇到过一些诡异之事。

    但他到底不过是底层的小人物,走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距离平溪镇七百五十里的铜锣县,连青北郡的范围都没出,更不要说什么大燕,九州,天下了。

    “那张兽皮卷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相较于外面的世界,王应雄现在更关注兽皮卷的事情,毕竟那可是记载着无上功法的绝世典籍啊!

    老罗闻言有些奇怪的看了眼王应雄,心中有些怀疑,眼前这家伙是否真的从那兽皮古卷中领悟出了绝世神功。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兽皮卷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尤其是兽皮卷上的鬼画符,王应雄不知道上面的鬼画符是什么东西,他可是清楚的很。

    那些鬼画符在天帝庙里多得是,墙壁上刻得满满的,全都是天帝庙里的庙祝用来忽悠人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败家子,竟然将那些没用的鬼画符用朱砂画在了不知名的兽皮卷上,真的是糟蹋东西。

    说书人老罗想到这里,有些心痛的摇了摇头。

    “那张兽皮卷是前几天,王二楞子卖给我的,说是从天帝庙里偷来的,我看着不错,所以就买了下来。”

    老罗没敢说,兽皮卷是自己买话本赠送的产物,他现在只想将眼前这个被邪异缠上的倒霉家伙赶紧离开。

    若这家伙在自己家里呆的时间长了,留下了阴气痕迹,保不准那暗中的邪异会来自己家里溜达两圈。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真若碰到了邪异,即便是最低级的白魅,恐怕也活不过一晚。

    不是白魅有多么厉害,而是他都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无论是身子骨,还是抵抗力都没法和年轻人比。

    别说被邪异吸一晚上阳气了,稍微感染个风寒,都可能让他一病不起。

    这也是他确定王应雄阴气入体被邪异缠上后,避之如虎的原因。

    所以为了让王应雄赶紧离开,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这家伙不要将邪异引到他家里来。

    “王二楞子,天帝庙?”

    王应雄听到说书人老罗回答,不由皱眉。

    王二楞子这个人,王应雄隐约有点印象,似乎是平溪镇上的一个小混混,平日里靠偷鸡摸狗混日子,十足的小人物一个。

    不要奇怪原身为什么知道王二楞子,因为平溪镇本来就不大,像王二楞子这种人,在平溪镇上还是略有“威名”的,大家就算没见过也都听说过,属于大人们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

    比如说:“儿子,你再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只能跟王二楞子一样当个二流子了.......”“千万别学王二楞子偷鸡摸狗,小心被人把手给你打断...”

    以上便是王二楞子在平溪镇上的“威名”,虽然达不到小儿止啼的程度,却也是如雷贯耳。

    原身虽然跟王二楞子没有接触过,却也见过,所以听说书人老罗说,兽皮卷是王二楞子从天帝庙里偷来的,王应雄虽然觉得有些难以相信,却也能理解。

    天帝庙!

    王应雄知道,因为天帝庙在平溪镇很有名,也是平溪镇百姓逢年过节烧香祈福的地方,也是平溪镇上唯一的一座庙宇。

    说来也有些奇怪,在这异世界,有武道,有妖魔,还有读书人。

    但王应雄却没有听过道家,也没听过佛门,更没有仙神之说,平日里大家烧香祈福,都会去天帝庙,拜天帝。

    “天帝!”

    王应雄念叨着这两字,双眼不由亮了起来。

    因为,他突然想到,天帝庙中的天帝,其名便是:金阙无上至尊大洞混元阴阳至天大帝,简称洞天大帝!

    而那兽皮卷上的功法,大洞混元阴阳真经,岂不是正对应着那位洞天大帝的尊称?

    “莫非,那兽皮卷上记载的真的是一部无上功法,还是洞天大帝的无上传承?”

    王应雄想到这里,心中激动不已。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洞天大帝的传承,为何会出现在小小的平溪镇,他也不需要知道。

    他只知道他赚大发了!

    即便那大洞混元阴阳真经不是洞天大帝的真正传承,但是只要能和大帝扯上关系,无论如何都不会简单,说不得就是前世中描述的帝经。

    “除了你给我的那一张兽皮卷,你手里可是还有其他的兽皮卷?”

    王应雄强行忍住心中激动,有些期待的看向说书人老罗。

    他手中的兽皮卷对应着大洞混元阴阳真经中的凝真卷,如此就代表这部功法决然不止一篇。

    若能凑齐完整的大洞混元阴阳真经,岂不代表他王某人就继承了洞天大帝的传承,再不用为修行功法发愁了?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当初王二楞子卖给说书人老罗的除了那本《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外,仅有这一张兽皮卷,并没有第二张。

    王应雄闻言,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有怀疑眼前的说书人是不是对他有所隐瞒,因为他既然将王二楞子说了出来,是真是假,只要和王二楞子对证一番就一清二楚了。

    “这样吧,你花了多少钱从王二楞子那里买的兽皮卷和那本《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我出两倍的价钱买了!”

    虽然有些失望,不过王应雄也没有难为说书人老罗,而是淡淡开口,表示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将他昨日赠给自己的兽皮卷,以及那本传说中的《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话本买下。

    他这么做,当然不是好心,纯粹是觉得,那本《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既然能和记载大洞混元阴阳真经的兽皮卷在一起,说不得也隐藏着巨大隐秘。

    即便没有,仅是一部帝经残卷,便价值无量,岂是区区银铜所能估量。

    也不知是为了那双倍的银钱,还是为了让王应雄尽快离开。

    说书人老罗听到后,二话不说,就回到房间将一本线装古籍拿来出来交给王应雄。

    那线装古籍封皮,写了大大的十个字,《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

    一本《天宝大将军降妖伏魔传》,一张兽皮古卷,总共花了王应雄二两银子,虽说是占了说书人老罗的大便宜,却也勉强是钱货两清,两不相欠。

    “真是晦气,没想到在这平溪镇上还能碰到邪异缠身之人!”

    “不过不应该啊,有天帝庙在,平溪镇怎么会有邪异出现?”

    目送王应雄离开,说书人老罗站在那里小声嘀咕道:“算了,何必管那么多,还是去买只大黑狗以防万一吧。说不得等那邪异走了,还能炖锅狗肉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哥是杀手之王〕〔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红楼春〕〔横推从拔刀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