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戴面具的爱情楼小〕〔日娱之ZARD〕〔不详仓库〕〔葬元〕〔神级快婿〕〔绝色总裁的极品狂〕〔闪婚甜妻:慕少,〕〔穿越成皇储〕〔组织派我来诸天〕〔霹雳之吾乃燹王〕〔大小姐的上门女婿〕〔镇世仙尊〕〔我只想自力更生〕〔暗黑大武侠〕〔我这穿越有点怪〕〔巨星从顶流偶像开〕〔胜者为王〕〔全才天医〕〔战神龙王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残爆人生 第二十一章 扶我起来,我要练功!
    . ,最快更新我的残爆人生最新章节!

    “滴滴,恭喜宿主,您的生命值降低百分之九十,您的防御临时提升九倍,您的根骨临时提升九倍,您的恢复力临时提升九倍,您进入了超神状态......”

    当脑海中系统欢快的声音停歇,王应雄惊愕的发现自己的生命值已经从百分之百,在短短三五个呼吸间跌落至百分之七。

    “7%”~“8%”~“7%”~“8%”.....

    他看着系统板面上如波浪线一样跳动的生命值,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话说,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

    他不就吃了一块红烧肉吗,怎么就直接超神了呢?

    防御临时提升九倍,根骨临时提升九倍,恢复力临时提升九倍。

    抛开防御和根骨不将,换句话说,他自身恢复力提升了九倍,才能勉强止住生命值的狂掉。

    再换句话说,如果不是进入超神状态,系统临时提升了他九倍恢复力,他就直接挂掉了。

    “嘶!”

    后知后觉的王大公子想到这里,后背不由一凉。

    这红烧肉有问题啊!

    这阿福有问题啊!

    怪不得今天晚上的饭菜这么丰盛呢,原来是断头饭啊!

    怪不得阿福明天非要给自己买件新衣服呢,原来是想给自己买件寿衣啊!

    好你个阿福,我王某人待你也算不薄了,你竟然敢下毒,真是好大的胆子。

    回过神来的王应雄看着眼前依旧目瞪口呆张着大嘴的阿福,强忍着心中怒气,寒声道:“阿福,你是不是需要给少爷我一个解释,少爷我也算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敢下毒。”

    一旁还没从王大公子惊人操作中回过神来的阿福,突然听到王大公子质问,直接扑腾一声,跪了下去,声泪俱下道:“少爷,是阿福对不起你,阿福对不起你啊!”

    “阿福也不愿意害少爷,都是二少......”

    阿福话还没说完,突然一柄飞刀从房间外激射而来,飞刀破空,瞬间洞穿阿福心脏,余势不减的插在地板上的青砖中。

    “少爷,小心...小心二少爷......”

    阿福倒在地上,断断续续的提醒道,随后脑袋一歪,彻底没了声息。

    “二少爷!”

    “王应承吗?”

    王应雄听到阿福临死前的提醒,忍不住喃喃道。

    出奇的,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小厮死在自己面前,心中竟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生出一抹淡淡的悲伤。

    那是来自王应雄灵魂深处的悲伤,属于王应雄原身的悲伤,也不知是因为跟了自己好几年的小厮身死而悲伤,还是因为手足相残亲弟弟想要杀他而心痛。

    “真是我的好弟弟啊!”

    王应承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自嘲,他觉得自己那位便宜弟弟还真看得起他,不仅买通了自己身边的贴身小厮,更是特意寻来了这种无色无味,让人没有丝毫痛感的恐怖剧毒来送他上路。

    只能说他那位便宜弟弟当真是看的起他!

    就在王应雄叹息之际,一柄闪烁着幽冷寒芒的飞刀从窗外激射而来,直射他的心脏。

    王应雄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恐怖的剧毒和九倍超凡的恢复力虽然持平,却依旧避免不了中毒的虚弱。

    此时此刻,若非他是个高级武徒,恐怕连坐在这里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要说躲避那快如闪电的飞刀了。

    王应雄叹息一声,他觉得自己恐怕是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了。

    穿越还没几天就已经遇到两次生死危机了,上一次系统比较给力,临时提升了精神力,不仅让他从邪异手中活了下来,更是杀死了那只邪异小鬼。

    这一次吗?

    九倍的恢复力虽然勉强压制住了体内剧毒,却当不了飞刀啊。

    如果一个人连心脏被洞穿了,别说是九倍的恢复力了,就算再来九倍又能如何?

    “铮!”

    飞到破空,精准无误,直射王应雄心口。

    然而,飞刀虽射中了王应雄的心脏,却并没有像先前洞穿阿福一样,洞穿王应雄的心脏,而是发出一道金戈交鸣的声音。

    听那声音,王应雄身上好似穿了一件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一般,让那百发百中的飞刀失去了该有的威力,一声铮鸣后,便跌落在地,再无动静。

    窗外的人似乎对这一情况有些意外,稍微停顿了片刻,随后便是一道寒芒闪过,直射王应雄的咽喉。

    “尼玛,够狠!”

    王应雄见此,心中将那出手之人祖宗十八辈骂了一遍。

    他喵的,下手真的是太狠了,每次都往人死穴处下手,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他现在只希望,九倍的防御能让他咽喉也能挡住袭来的飞刀,要不然真的就凉凉了。

    “铮!”

    又是一道金戈交鸣的声音,系统的九倍防御果然给力,竟然连咽喉处都变得刀枪不入了,果然给力。

    只是再次躲过一劫的王应雄心中却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的焦急,因为九倍的防御再强,也不过是让他肉身坚硬如铁,若那出手之人不扔飞刀了,改抡大锤,就算他肉身坚硬如铁,估计也能给砸成肉饼。

    那样的话,岂不是还得凉凉?

    当第三把飞刀落地,无论是房间内,还是房间外,都死寂一片。

    很显然,窗外的出手之人也被王应雄的表现吓到,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定,不知道是该继续出手还是该趁机撤退。

    “什么情况?”

    “难道这小子已经练皮大成,达到了铜皮境界?”

    “不应该啊,不调动气血,就算铜皮境界也挡不住高级武徒的飞刀啊!”

    庭院梧桐树枝叶后,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见此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他可以肯定,房间内的王家少年并没有运用气血之力或者术法神通,而是以单纯的肉身抵挡住了窗外小丫头的飞刀。

    如此一幕,即便是老者见多识广,也第一次遇到,让他忍不住沉思。

    “难道是传说中的金刚体?”

    突然,老者似想到了什么,双眼放光,看向王应雄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

    老者沉思之际,房间外出手之人已经有了决断。

    那就是改暗杀成强杀。

    趁你病,要你命!

    不趁着你中毒不能动弹时把你弄死,难道还等你解毒完了再公平单挑吗?

    “是你!”

    “等等!”

    王应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不由变色。

    他已经认出了对方身份,正是他那便宜弟弟身边的贴身侍女,凝儿。

    他对凝儿的认识,主要来源于原身的记忆,知道眼前少女虽然是他那便宜弟弟的贴身侍女,却是一个少有的武学天才,武道资质甚至比他那便宜弟弟王应承还要强,年纪轻轻已经是高级武徒了。

    一个高级武徒拎着大刀砍人,可比在远处扔飞刀要命的多。

    人狠话不多,社会我凝姐。

    凝儿进入房间,丝毫不理会王应雄的惊讶和惊呼,手中弯刀出鞘,似一轮弯月,由上至下瞬间劈下。

    “砰!”

    面对似弯月一般的刀光,王应雄蓦然变色,费力的抬起右臂,朝那落下的弯刀抓去。

    弯刀落下,有滴滴暗红色的鲜血滴落,血液呈暗红色,不是因为划破了大静脉,而是因为王应雄血液中蕴含剧烈的毒素,是中毒已深的表现。

    王应雄跌倒在地,却是被弯刀上的巨力击退,从凳子上摔落。

    此时他手心出现一道寸深的伤口,一滴滴暗红色的鲜血从中流淌出来,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出一丝丝肉芽。

    王应雄估摸着,如果不作处理,他手上的伤口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就能完全愈合,这样的恢复力,绝对是变态。

    只是眼前的女人,会给他完全恢复的时间吗?

    答案是否定的,眼见弯刀破开王应雄防御,凝儿双眼一冷,手中弯刀再次划落,朝着王应雄咽喉落下。

    弯刀落下,王应雄不有绝望,身中剧毒的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阻挡了。

    王应雄绝望之际,却愕然的发现,凝儿手中的弯刀并没有落下,抬眼看去,却是房间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老者。

    他伸出两指轻描淡写的将凝儿手中的弯刀夹住,而后幽幽叹息一声:“小姑娘家家,何必打打杀杀!”

    老者说完,也不见其他动作,仅是挥了挥衣袖,便将凝儿击飞出去,转而朝地上的王应雄道:“我观小友似乎身中剧毒,老夫手中正好有粒能解百毒的百灵丹,小友可否需要?”

    王应雄闻言,先是愣愣的看了眼道袍老者,而后虚弱道:“多谢道长,麻烦道长先扶我起来。”

    先扶我起来,我要练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哥是杀手之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在游戏王里玩卡〕〔我夫君实在太谦逊〕〔柯学验尸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