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荒岛开始吧〕〔都天传〕〔军师威武〕〔校园全能王牌少女〕〔我的眷族才不会这〕〔塔蕴苍穹〕〔天才重生叶尘叶小〕〔爱情公寓之终成眷〕〔江策〕〔首席的猎妻计划〕〔陈思梵慕诗语〕〔龙门卧虎〕〔从火影开始掌控时〕〔农家小甜妻:腹黑〕〔替嫁谋爱:医妻要〕〔六合奇闻录〕〔文明之万界领主〕〔快穿系统:反派大〕〔掮客的战争〕〔大国名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一百八十章 回巢
    一道身影掠过北境城头,速度之快,如弓弩上蓄满力劲疾射而出的重装弩箭,隐约带着空气破碎之音,瞬间将城头的一小块土石击碎,脚尖踩踏到北境城头地砖之后,动作却是无比“轻柔”,虽然背负巨大“剑匣”,但仍然极其轻盈的转身,没有撞伤任何一人。

    在远方数里地外,那袭披着金色大氅的燃烧身影,保持着一臂“掷出”的姿态,看着被自己扔至北境城头的师弟,他沉沉吐出一口气,立即向着灰之地界的战场瞬移而去。

    沉渊君目光极其凝重,望向前方。

    那是……小衍山界的方向。

    ……

    ……

    灰袍翻飞,一柄重锤,狠狠锤砸而下,击打在战鼓法器之上。

    “咚”的一声嘶鸣!

    这一声重锤,夺走了北境城头所有人的听觉,闻者面容恍惚,这一声重锤,蕴含了极其深厚的神魂法门,但却并不伤人,只是其内蕴含了一种“警示”意味。

    那袭灰袍脱落,露出一层细密的漆黑软甲,修长的身形。

    “剑匣”重重插在城头地面,砸出一张不浅不深的蛛网。

    被夺走战锤的那位将军府兵卒,跌坐在地,双手撑在地面,他神情苍白,望向那袭遮掩自己视角的灰袍,风吹而过,千觞君的面容展露而出……这张白皙的面孔,对城头的将军府年轻甲士来说,还有些陌生,但他腰间的那枚令牌,却没有人会不认识。

    将军府,以下往上,所有甲士,将领,都受沉渊君之命。

    但还有一枚“令牌”,见此令者,如见沉渊,这枚令牌在沉渊君重振将军府后便发配下去,据说由一位极其神秘的“夜行者”所持,向来锦衣夜行,替将军府做一些光天化日不好去做的事情……那枚令牌形如雕龙,牌面上被沉渊君亲笔,以极深笔劲刻下一个“影”字,以示灯下黑影之意。

    北境城头明灯高悬,灯盏长燃,光明之下影卫蛰浅,铲除潜患。

    “影卫大人……”

    跌坐在地上的那位战鼓鼓手,瞳孔收缩,认出了那枚令牌!

    一片哗然。

    灰袍男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他就是那位北境城头极其神秘的“影卫”,在沉渊君身旁环伺,驱狼逐虎。

    然而,在北境城头,曾见证了战神裴旻时代的老兵,眼神一下子红了起来,有人拎着长剑,呼吸急促,手臂颤抖,剑器“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有人认出了灰袍脱下后的那张白皙面孔。

    将军府灭门,沉渊君执掌北境长城,当年的府邸破败,旧日师兄弟,已经离散,北境长城当年的战歌,最终只剩下一片凄凉……胤君生死不知,千觞君消弭人间,徐藏四处逃亡。

    这些老兵,怎会忘记,当初在北境城头抚琴奏乐的那位“千觞君”!

    原来他一直没有走。

    原来他就是将军府的影卫……沉渊君挡在他的面前,把当年太宗杀律的光明遮挡,让他能够安然无虞的生活在北境。

    一颗心,从来未变过。

    夺过战锤之后的千觞君,卸下灰袍,在北境长城的诸多甲士门前,展露了自己的“真面容”,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想法,也是沉渊君的意思……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仅仅凭借一枚“影卫”令牌,还稍显不足,他需要一个更加令人信服,更加令人尊敬的身份。

    将军府的二君子千觞。

    剑匣也随之倾开一线,露出丝丝缕缕的逼仄气息……这缕气息做不了假,他身上的境界也做不了假。

    “啪嗒”一声,一只膝铠重重砸叩在北境城头,一名身披甲胄的将军府老兵,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颤声高呼道:“恭迎将军府二先生!”

    二先生?

    二先生!

    将军府的二先生……年轻的将士有些惘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将军府哪里来的“二先生”,但紧接着震撼的情绪便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将军府的“二先生”消失已经很久了。

    十多年前就不见了。

    但……将军府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位二先生。

    千觞君。

    此起彼伏的跪地声,呼喊声,在北境城头响起,浪潮掀翻,千觞君平静看着身旁,一道道甲士下叩的身影,他闭上双眼,感受着头顶落下的光明……这么多年来,他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在世人面前出现,来迎接这人间的曙光了。

    吐出一口浊气。

    他又是重重一锤砸在鼓面之上。

    整片北境城头的声音荡散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这里,悠悠传荡开来的鼓声,原本壮烈煌煌如大日,却在他那一锤之下,夹杂了一丝“尖锐”的警音。

    千觞君握拢战锤,望向四周的将士,沉声下令道:“将军府铁骑不可再攻,速速退回长城。”

    顿了顿。

    “立即!”

    这道声音在北境城头扩散开来。

    四周的将士面面相觑,对视一眼,有些惘然。

    他们是实在不能理解,如今正是两军对弈,气势大盛之时,大隋铁骑忍辱负重完成了初步的撤离,随时可以回巢,如今出其不意,杀一个回马枪,将东妖域的天海楼吞下,岂不美哉?

    局势大好,为什么要撤退?

    这等命令,若不是出自于“影卫”和“千觞君”的口中,实行起来断然会受到层层阻力,北境将军府的沉渊君不在,本来没有其他人可以直接了当说服长城高层的那些领袖……但如今千觞君的声音落下,烽燧燃烧,这道训令便以极快的速度绵延开来。

    将军府从不拖沓。

    军令如山,如雷,如火,如风。

    战鼓声音响彻穹宵,隆隆的声响,传递数百里,抵达小衍山界之外,那些铁骑凝结的洪流之处,同样引发了剧烈的震动……率领铁骑的将军府将领,皱起眉头,按照原先计划,若是妖域中计,分离,出现了人心不齐的情况,那么大隋将会迎来一个最佳的反扑局面。

    就是如今的局面。

    天海楼近在眼前,漫天的金翅大鹏鸟,都将沦为北境铁骑的狩猎之物。

    然而这道战鼓之中传来的意味再明确不过。

    撤退。

    在战场上,绝不会有出错的军令,军令下达,就要执行。

    在短短的数个呼吸之内,巨大的铁骑洪流,完成了新一轮的合并重组,马蹄声音震颤陆地,原本倾斜回掠,准备包裹天海楼战场的铁骑队伍,在这极短时间内完成变阵,然而化为两片滑掠的“羽翼”,擦着这片地界就此掠过,而且一往无前,根本就没有回头的意思。

    “撤退!”

    北境将军府的战旗高高飘扬,在这片大地上空,铁骑的速度奇快无比,在这片大地上汇聚如流星,奔向南方的长城阵法。

    而与此同时,这道训令,也传递到了诸多圣山剑修的耳中。

    ……

    ……

    “将军府铁骑放弃进攻了。”

    酒泉子站在小衍山界之前,他的嘴唇忽然有些干枯,喃喃道:“沉渊君觉察到什么了?”

    这等强大的实行力,贯彻到数万铁骑每一个人的铁血指挥,让这位红拂河老祖宗有些恍惚,他虽然久居皇城地底,过着世外散仙的日子,但当初也是在灰之地界浴血厮杀的人物,早在裴旻出世之前,他就在这片战场上,斩下诸多大敌的头颅。

    当初的北境执掌者,同样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兵法之高超,令人赞叹……但驭阵在外,却绝不突进,因为决策再正确,传递需要时间,执行也需要时间,在这片灰界战场,最值得珍惜的就是两样东西。

    时间和空间。

    孤军深入,会埋下极大的隐患。

    沉渊君的铁骑踏破凤鸣山后,甚至一度触碰到了妖族南妖域的边境堡垒,远在万里外的天都观战者,在沙盘上复盘这局战争之时,总是触目惊心, 因为这只铁骑很有可能在触底反弹之前,就被妖族直接掐死……想要安然无虞的抽身,等同于痴人说梦。

    大隋那边的文官,已经有好几位登上立政殿,“死谏”太子,意图问罪沉渊。

    的确,犯此打错,几乎不用等待结果,已经可以定罪……沉渊君将北境数万的铁骑置之物外,选择孤注一掷的“赌博”。

    但谁也没有想到,沉渊君不仅仅赌赢了,而且还是大胜。

    铁骑付出了最小的伤亡代价回巢。

    甚至……有机会反扑。

    但在“反扑”机会来临之时,谁也不知道沉渊是怎么想的,如今北境城头的训令,哪怕不是他亲自传递,也一定由他做出。

    放弃反扑。

    立即回巢。

    苏幕遮攥着墨刀,神情也有些惘然,她面色凝重,望向天海楼方向。

    在她看来。

    这是一个离谱的选择……离谱的程度,就像是当初她得知沉渊君踏破凤鸣山继续前冲的消息一样。

    第一次,放弃大胜,冲击凤鸣山后的妖域领地。

    第二次,仍然是放弃大胜,果断丢掉眼前的那块“肥肉”。

    但这一次,苏幕遮已经不再将“沉渊君”看做一个赌徒。

    她知道。

    赌徒是永远不会知足,永远不会收手的。

    沉渊君一定是提前预感到了什么。

    酒泉子望向头顶,那片天海楼领域,忽然开始了扩散,风雪飞掠,对抗着黎明与长夜的更迭,在此刻轰隆隆席卷开来

    要将整片天地,包裹那些后退的铁骑,都吞入古楼光辉笼罩的地界。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厉爷的超能力女友〕〔渣了五个大佬后妖〕〔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十三局密档〕〔第一侯〕〔联盟之抗压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