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位面无限重生〕〔巨星奶爸从替身开〕〔我靠算命爆红娱乐〕〔一语成婚:千金太〕〔宋颜陆修瑾〕〔殇情无悔〕〔一胎双宝送上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抗战最牛山寨〕〔诸天万域争霸〕〔秘笈古文网〕〔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女总裁的第一高手〕〔西游之一拳圣人〕〔最佳女婿陪你倒数〕〔蚀骨危情:前妻,〕〔戴面具的爱情楼小〕〔日娱之ZARD〕〔不详仓库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这家伙明明很强却总是被人无视 第28章 凶手
    黑夜宁静。

    洛飞坐在地上,千月熏坐在床上,都已闭上双眼,在专心修炼。

    一夜时光,悄然而过。

    天蒙蒙亮时,洛飞的闹钟响起。

    该离开了。

    千月熏也睁开双眼,目光幽幽地看着他道:“洛,今晚就算了,明晚,不能再这样了。不然,我没法与父亲交代的。”

    洛飞挠了挠脑袋,干笑道:“熏,真不是我不遵守承诺,实在是身体不行啊,抱歉。”

    千月熏不想揭穿他,蹙着眉头道:“明晚的话,希望洛飞同学可以有个好身体,不然的话,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洛飞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挥了挥手,道:“我先走了,谢谢熏的款待。”

    昨晚在这里修炼了一晚,进步明显,修炼速度比之前在外面时快了太多。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的。

    大不了就妥协,奉献出自己的处男之身。

    用身体来换修炼,而且对方又是那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他并不吃亏。

    当他走出小院,打开院门时,一道身影忽地从头顶上掉了下来,却并没有落地,而是被一根绳索系着,吊在他面前的半空中,轻轻晃荡着。

    这是一名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

    而且他认识,正是昨晚那名做直播的女子!

    此时,这名女子的身上不仅不着片缕,而且满是伤痕,到处都是被啃咬的痕迹,特别是脸上,已经面目全非。

    她的身体已经冰冷,早已死亡多时。

    绳索套着她的脖子,长发披散在血肉模糊的胸前,她瞪大惊恐的双眼,面孔可怖地正对着门口。

    洛飞几乎触碰到她的身体,却并没有后退一步。

    “这是在报复和警告吗?”

    他昨晚为了救这名女子,诛杀了那只妖物,现在,这名女子的尸体,却挂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在向他宣战!

    “洛,怎么了?”

    屋里的千月熏,似乎察觉到了外面的异状,连忙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门口那吊在半空中的凄惨女尸时,顿时脸色一变,快步走到了洛飞的身边。

    洛飞没有隐瞒,简短地把昨晚遇到这名女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道:“熏,抱歉,给你招惹麻烦了。”

    那只妖物的主人,显然已经知道了他诛杀妖物后,来到了这里,所以,现在这座府邸,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他可能会害了身边这名女孩。

    千月熏看着面前吊着的尸体,轻轻摇了摇头,道:“洛,不怪你,你做的很对。如果我遇见,我也会这样做的。”

    洛飞沉默。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不会多管闲事的。

    他知晓五年后的巨变,所以这个时候,他只想安静地修炼,绝不想招惹任何麻烦。

    但是,既然现在麻烦已经来了,那么,他就只能想办法解决了。

    “熏,你有治安团的电话吗?让他们过来处理,咱们就当是普通的命案,不用多说。”

    洛飞知道,这个时候,治安团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什么妖魔和修炼者,如果他实话实说,只会被当成嫌疑人抓起来审问,到时候肯定要通知家人。

    “有的。”

    千月熏立刻回到屋里,给治安团拨通了电话。

    不多时,昨晚来敲门的那三名治安团人员,匆匆而来。

    当他们看到门口那吊着的女尸时,顿时脸色一变,慌忙打电话通知其他部门的人员过来。

    虽然女尸这样裸着不好,但是暂时还不能动。

    那名满脸胡渣的中年人,神色凝重地看着千月熏道:“千月小姐,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在我们来之前,你没有动过吧?”

    这个时候,洛飞已经回到了房间。

    千月熏摇了摇头,道:“我没动过,尸体是刚刚才发现的。”

    另一名高个青年,目光狐疑地看着她道:“小姑娘,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并不是上学的时候。你提前打开院门,是要做什么?”

    千月熏愣了一下,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洛飞从屋里走了出来,低着头,颤声道:“我……我准备回家。”

    “回家?”

    高个青年看着他,眯起了眼睛,道:“你家是哪里的?为何会在这里?为何要天不亮就离开?”

    洛飞低着头,没有说话。

    千月熏也低下头,脸蛋儿红红。

    “说!”

    高个青年神色严厉地喝道。

    旁边那名叫杨怡的年轻女子,连忙碰了碰他的胳膊,皱着眉头道:“陈盛,别吓坏孩子们。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你检查尸体,我来询问。”

    杨怡走进院门,在门口的地面仔细检查了一下,方看着洛飞道:“你昨晚来的,对吗?”

    洛飞点了点头。

    杨怡伸出手,摸了摸千月熏的脑袋,语气和善地道:“别害怕,我们不会告诉你们家长的。不过,发现尸体这件事,必须要让他们知道。千月妹妹,昨晚或者今天早上,你们可听到外面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或者看到过什么人?”

    千月熏摇了摇头,道:“没有。”

    杨怡看向了那名低着头,看着胆小怯弱的少年,道:“你们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在睡觉,直到刚刚,才从房间里出来,是吗?”

    千月熏点了点头。

    杨怡又在院子里仔细检查了一番,方走到门口道:“张叔,陈盛,尸体并没有进过院子的痕迹,屋里很干净,也没有什么气味,这两个孩子估计也是刚睡醒,让他们先离开这里吧。尸体暂时还不能放下来,孩子们看到会害怕的。”

    陈盛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那名叫张江的络腮胡大叔,则是点了点头,道:“让他们先回屋吧,一会儿等那几个部门的人来了,估计还要询问。”

    杨怡转过身,走到洛飞的身前,道:“你暂时还不能回家,进屋去吧,多睡一会儿。这里有我们,不用害怕。”

    她见这少年浑身在颤抖,心头不禁暗暗感叹,现在的男孩子,连女生都不如啊。

    这位千月小妹妹,看起来就很勇敢。

    千月熏走过去,牵着洛飞的手,带着他进了屋,关上了房门,然后一下子瘫软在了他的身上,颤声道:“洛,我好害怕……抱着我,咱们一起躲进被子里吧。”

    洛飞抱起她娇小纤细的身子,把她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他自己则坐在床边,目光凝重,看向了窗外。

    不多时,更多的人来了,有的在检查尸体,有的检查院子,有的在检查外面的树林。

    女尸终于被放了下来,盖上了白布。

    杨怡来到门口,敲了敲窗子,把千月熏喊了出去。

    又是各种询问。

    当那些部门的人询问屋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时,杨怡仿佛已经忘掉了洛飞一般,摇了摇头,道:“就只有她一个人住在这里。”

    说完,当她看到陈盛欲言又止的模样时,方突然醒悟,屋里似乎还有一个少年。

    不是她故意隐瞒,而是她刚刚忙着忙着,竟然把那个少年给忘记了。

    而陈盛和张江以为她故意维护那个少年,既然那个少年没有什么嫌疑,他们自然也不会做坏人。

    这些部门的人若是知道里面还有个少年,肯定会各种询问,甚至会带着少年回局里去,通知家长过来。

    到时候,这少年和这女孩偷偷同居的事情,肯定都会被家长知道。

    若是他们一时想不开,突然自杀了,那他们两个的罪孽就大了。

    毕竟现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而且内心都很脆弱,不能逼的太狠。

    杨怡见他们两个都默契地没有开口,也只得作罢。

    反正那个少年对这件案子也没有什么用,更没有什么嫌疑,没必要惹的人家两情相悦的少男少女怨恨。

    从早上一直忙碌到中午,治安团各个部门的人方带着尸体离开。

    期间,洛嘉嘉已经给洛飞打了无数次的电话了,都被他给挂断了。

    洛飞可以想象出那个丫头在教室里是怎样一副愤怒和焦急的模样。

    不过他很早就给她和洛依依回短信了。

    早上上学之前,他就给洛依依发了短信:“今天值日,我先走了,不吃早饭了。”

    洛依依和婶婶起来时,看不到他,看到了这条短信,以为他先起床走了。

    早上第一节课时,洛嘉嘉就发来了询问的短信,问他为什么没有在教室。

    估计是班长苏墨告状了。

    洛飞回的信息是:“在上学的路上,看到千月同学摔在地上受伤了,所以就带着她去了医院。”

    当然,他和千月熏都一起给班主任发了请假的信息,并且获得了班主任的批准和关心。

    待治安团的人差不多快下山时,洛飞和千月熏一起出了门。

    当他们离开后不久,一名身穿道袍的男子出现在房屋侧面的树林中,目光阴森地盯着千月熏的府邸。

    “杀了贫道的魂奴!贫道要让你们两个,都成为贫道的魂奴,日日夜夜受那烈焰之刑!”

    “滴答!”

    一滴露珠,顺着屋檐,滴落下去。

    那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露珠,竟刚好映照出那名青年道士怨毒的面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哥是杀手之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在游戏王里玩卡〕〔我夫君实在太谦逊〕〔柯学验尸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