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10章 全都是骗人滴(1更
    沈小玲手里头提着早饭赶过来的时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

    她娘一脸的欲哭无泪。

    傻怔怔的站在地下。

    周围有几个人在看着沈妈妈窃窃私语。

    个个人都眼神怪异,还很是奇怪的捂着鼻子……

    “娘,你这是怎么了?”

    沈小玲还以为她娘又闹腾了,心里头又气又急,想也不想的拨开自己面前的人群,三两步的冲到了沈妈妈的跟前,“娘……”

    啪。

    恼羞成怒之下,沈妈妈一个巴掌甩到了沈小玲的脸上。

    “你个死丫头,还知道我是你娘啊,你个小王八蛋,养不熟的白眼狼,是不是觉得和那个女人待了一段时间以为用不着我这个娘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不把我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了是吧?”

    “一大早的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你自己去哪鬼混了,啊?”

    “我就知道和那个女人在一块学不出什么好来。”

    “不要脸的小浪货!”

    “娘!”

    沈小+被她娘打的一巴掌,疼在脸上。

    可脸上那一巴掌再疼却也比不过沈妈妈那些话对她造成的伤害!

    一个字一把刀!

    刀刀插在她的正心口!

    要是放在以前,沈小玲被打也就打了,骂也就骂了,顶多就是捂着脸哭着跑走。

    可是现在……

    不得不说,顾海琼这么些天耳提面命的嘀咕没白费啊。

    忍着围过来看热闹的人群的异样眼神,沈小玲把手里头的小米粥给提起来,泪眼汪汪,开口的声音带着颤,“娘,我是您的亲女儿啊,您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出去的时侯不是和您说了么,我是回去给您拿早饭,您当时明明答应了的啊。”

    “还有,嫂子她人很好的,娘您以后,以后别老是骂嫂子。”

    沈小玲这些话是鼓足了勇气说出来的。

    事实上她说出这些话来之后,整个人小腿肚子都在打颤!

    但是,沈小玲却是倔强的咬着自己的唇,不让自己被沈妈妈给吓的落荒而逃。

    “死丫头还敢顶嘴,你再给我说一声看看,我今天非得撕了你的嘴不可……”

    事实上,沈小玲以前被沈妈妈欺负惯了。

    沈妈妈何尝又不是欺负沈小玲欺负顺了手?

    这就是所谓的习惯成自然!

    这会儿她听着沈小玲竟然还敢顶嘴,不由的火冒三丈高。

    一时间气的连她尿裤子的事儿都给忘了。

    想也不想的就想扑过去要打沈小玲。

    还好,这个时侯招待所的人拦下了她,“这位大娘,我们这里可是军区招待所,住进这里的人可都是军人家属什么的,得注意自己的形象,您要是再这样继续闹下去,我们可是要赶你出去了。”

    “你,你凭啥子赶我,俺们花了钱的!”

    在沈妈妈眼里头,她花了钱的啊,她儿子给她交钱买的房间。

    那就是她的!

    服务员很是不耐烦的笑了笑,“大娘,我劝你还是先回屋去换条裤子吧。”

    她这么一说,不少人都轰然大笑。

    沈妈妈自然也想起了她自己尿裤子的事儿。

    脸噌的一下,熟透了的虾一样,火辣辣的烫的疼!

    想也不想的,沈妈妈扭头转身朝着招待所外头跑。

    沈小玲反应的快,一把拽住,“娘,屋子在那边儿……”你走反了。

    “要你管,还不赶紧给我松手?”

    沈妈妈狠狠的撞开沈小玲,撒腿咚咚几步跑进了不远处的二楼房间。

    眼看着正主跑走。

    余下的人除了散开,还有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有些同情的开导着沈小玲,“你那个娘啊,她就是老糊涂,好孩子,不和她一样啊。”

    “是啊,可真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自己尿了裤子估计是恼羞成怒呢,怪孩子做啥子?”

    沈小玲勉强听懂了两个老太太的话,她努力挤出一抹笑,朝着两人道了声谢,便咬了下唇,提着手里头的早饭进了沈妈妈的屋子,沈妈妈这一路过来就那么两手空空的,差点把自己都给搭到半路上,本来想着能进自家儿子家的,可是这连家门儿都没进,直接把她弄到啥啥所了。

    她这会儿哪里有什么裤子换啊。

    想到这些,她是坐在床上恨得直咬牙。

    都是一群王八蛋!

    听到门响,她抬头看到是沈小玲,脸一黑,“怎么才进来,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你的裤子脱下来给我穿。”她的主意打的倒是好,自己是没有了,可是将就着先穿下这死丫头的也行,可是她也不看看自己那一米六几的身量,沈小玲才多高啊,一米五几啊,而且沈小玲这个当女儿的可是比沈妈妈要瘦小多了好不好?

    穿沈小玲的裤子。

    也真愧她想的出来!

    沈小玲听了这话也是忍不住满是诧异的瞪圆了双眼。

    她的诧异落在沈妈妈眼里头却是不肯的表现。

    忍不住瞪向了她,“怎么着,我穿下你的裤子还不行啊,你瞧瞧你才多大点儿,穿那么好的裤子做什么,哎,你那上衣也给我脱下来,我也穿穿啊……”之前的时侯她还没注意,这会儿定眼一看,这死丫头身上的料子竟然都是全新的,而且,那花色啊瞧着可好看了,她这一辈子可都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裳啊。

    “你怔着做什么,赶紧给我脱下来啊。”

    沈小玲觉得自己想剖开她娘脑子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在沈妈妈的瞪视下,她不进反退,后退几步,她靠在了房门上,“娘,我脱给了你,那我穿什么?”

    “啊,你……”沈妈妈本来想脱口而出你还用穿啊,不过话到嘴边想起自己这会儿的处境,还有好些事情要让这死丫头去办呢,可是,难道让她光着身子出去?眼珠转了下,她一下子看到了自己身上,不禁笑了起来,“这有啥好问的啊,娘身上这衣裳给你穿,我可告诉你啊,这衣裳可是娘的宝贝,可稀罕着呢,娘给你穿。”

    沈小玲看着她娘,再听着她娘这一番的话。

    忍不住在心里头暗自腹诽,要是自家嫂子这会儿听到这话,她会怎么做?

    估计会想也不想的直接走人吧?

    可惜她不行。

    站稳了身子,沈小玲的眼神平静,“娘,你的衣裳太长,我穿不来的。而且,娘你刚才不是尿过裤子吗,我不和你换。”

    她不提尿裤子这事儿还好。

    一提吧,沈妈妈气的啊,指着沈小玲一通的怒骂。

    可惜,沈小玲现在虽然胆子不大,但是,却也绝不是以前那个任打任骂,逆来顺受的沈小玲。

    沈妈妈越骂,她越朝着后头退,“不要,这衣裳是嫂子给我做的,娘,你在这里先吃饭,我回头给你去找件衣裳去啊。”其实哪怕没有沈妈妈尿裤子这一回事儿,沈小玲也早在刚才回来的路上想过了,得去给沈妈妈找几件换洗的衣裳啊,她身上穿着的那套衣裳,估计是从家里头到这一路上都穿了没换。

    一身的汗馊味儿!

    沈小玲跟着顾海琼这段时间不知不觉学的变干净不少啊。

    这昨晚才一挨着沈妈妈睡下,差点跳起来。

    被薰的!

    只是没想到早上她还没来得及做这事儿,沈妈妈这里就出了妖娥子。

    “娘你等着啊,我回家找衣裳去给你。”

    沈小玲也不管身后她娘怎么骂了,撒腿一溜烟的跑出招待所。

    直到站在军区大院跟前儿。

    扭头再也看不到招待所的半点影子了,她这才一脸后怕的拍了下胸口。

    娘啊,她竟然和她娘顶嘴了?

    她还把她娘丢到了招待所自己跑了?

    不知道她娘要气成个什么样儿……

    不过不管了,反正晚会她哥就要过去了,她娘和她再发脾气,肯定不会和她哥发的。

    想到这里,沈小玲自己给自己壮了下胆子,抬脚就想着往大院里头走。

    “小玲,小玲……”

    身后,响起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沈小玲不用回头也知道对方是谁,嘻嘻一笑,“刘大哥你怎么来这了,是要找我大哥吗?”

    “啊,对,我找团长问点事儿,你这是出去还是回家?”

    “我回家,咱们一块走吧。”

    “行。”

    刘大宝眼角余光看了眼小丫头红扑扑的脸蛋,闪了下眼神。

    怎么才隔了几天没见,这小丫头越来越好看了?

    两个人朝着大院走进去。

    沈南川不在家。

    顾海琼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刘大宝很是规矩的行了个军礼,“那嫂子我先走了啊。”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走。

    好像身后有老虎在追他。

    害得顾海琼滚到嘴边的‘小玲帮我去送送大宝’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屋子里头,小玲翻箱倒柜,“嫂子,咱们家里头有不穿的衣裳吗?”

    “怎么了?你要那个做什么?”

    “哦,给娘换一下,她身上那套衣裳太脏了,都味了,得好好的洗洗才行。”

    终究是自己的亲娘啊。

    沈小玲还是没好意思把沈妈妈尿裤子的事儿亲口说出来。

    虽然吧,她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是瞒不住的。

    招待所本来就是军区所属。

    而且,她娘那个人,绝不会低调的啊。

    别人想不认出她来都难!

    可是,嫂子从别人嘴里头知道,总比从自己嘴里头知道的好,吧?

    倒不是她想瞒着顾海琼。

    而是,不好意思!

    “这样啊,那你等会,我先翻一下……”

    顾海琼的身材比沈妈妈还要高一些,她的一些衣裳沈妈妈肯定能穿的。

    可是,顾海琼却一点都不想让她穿自己才做的这些新衣裳!

    直到从柜子最低下翻出两件她以前在村子里头穿出来的旧粗布衣服,还没等她开口呢,沈小玲直接就抱了起来,“就这个挺好的,裤腿和袖口长的话随便挽一下就行了,嫂子你在家里头看一一走不开,我给娘送过去啦。”

    “去吧,记得有什么事情回来和嫂子说。”

    小姑子乖巧懂事,知道她不想去见沈妈妈,直接给她找了个看孩子的理由。

    顾海琼心里头高兴,自然是更加的多疼她一些。

    一来一回的。

    足足折腾了大半个小时。

    沈妈妈吃完饭,也不敢随便往外头跑了,眼瞅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把她给急的啊。

    抓心挠肺的。

    这死丫头,怎么还不来?

    外头好几次有人走动,她还以为是沈小玲回来,尖着嗓子骂了几句。

    可惜没人应。

    她一开始的时侯觉得是人家外头的人。

    后来又胡思乱想的以为是沈小玲故意在气她。

    忍不住恨恨的想,等到那死丫头再次回来,她肯定要好好的抽她几巴掌不行。

    真以为自己现在翅膀硬了,就用不着她这个亲娘了啊?

    飞的再高,自己也还是生她养她的娘!

    她是从自己肚子里头爬出来的!

    气呼呼的想了又想。

    就在沈妈妈的耐心即将用尽时。

    房门口传来沈小玲脆生生的声音,“娘,我给你拿了套衣裳,你先换下来,然后咱们把你身上的这套去洗一洗,等干了再穿啊。”沈小玲一边说一边把手里头抱着的衣服放到了沈妈妈跟前,“这是嫂子以前在家穿的,洗的很干净的,还凉晒过太阳,娘你闻闻,很好闻的呢。”

    沈妈妈抬手又想去打沈小玲。

    可惜被早有所防备的沈小玲侧身给避开。

    她也不说破,只是笑嘻嘻的把衣裳放到床上,“娘,你要是嫌弃的话那就不用换了,这衣裳我一会再拿回去给嫂子去啊。反正现在这天气很收干,娘你站在风口上吹一会儿,衣裳应该很快就瞧不出什么来了。”

    “啥,你让我穿那个女人的破衣裳?”

    “我不穿。”

    要穿她也得穿新的啊,自己可是她婆婆!

    穿她件新衣裳怎么了?

    她瞪着眼,“你回去和她说,让她赶紧给我拿套新衣裳,要是家里头没有的话就让她去镇上买,她不是就爱去镇上吗,你让她现在就去,顺便给我多买两套,对,就像和你身上这样子的就可以了。”

    沈妈妈的话听的沈小玲有些想笑。

    她摇摇头,“娘,你要是不穿的话那就真的没的换了啊,还有,我身上这衣裳不是买的,是嫂子亲手给我做的,嫂子自己买布,自己剪,自己缝的,不是外头那些铺子里头卖的,所以,娘,你去哪里都是买不到的。”

    沈妈妈抬头看到沈小玲脸上的笑意。

    刺眼!

    忍不住又想抽她。

    可是那死丫头好像有了防备,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竟然都躲她躲到门口去了!

    害得她想打都够不到。

    “我不穿……”

    “不穿拉倒,小玲你把衣裳拿回去。”

    门本来就是开着的。

    沈小玲是背对着门口,沈妈妈又一心只顾着想衣裳的事儿。

    母女两人都没有发现门口站着的沈南川。

    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差不多,眼看着他娘还在那里闹腾。

    沈南川心里头的火气噌噌的往上窜。

    他脸黑黑的,看着沈小玲,“即然娘嫌弃这些衣裳,那你就拿回家去吧,和你嫂子说,娘嫌弃她的东西,让她索性就不用过来了。”说完这话,他抬脚走进了屋子里头,然后,眼神扫了眼坐在床边的沈妈妈,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这是什么味儿,怎么那么难闻?

    扭头看沈小玲,“你下去问问,这房间什么味道啊,看看还有没有空房间,换一个。”

    自己娘再怎么闹腾的。

    外人也不能这样的欺负和瞧不起,住臭房子?

    沈小玲听着这话,站在那里没挪脚。

    倒是床边的沈妈妈,一张老脸噌的一下通红,“那啥,那个,儿子啊,你和小玲出去一下,娘换下这身衣裳啊。”一边说一边暗自瞪了眼沈小玲,“你哥的话没听到啊,不是让你去问问的吗,还不赶紧去?”

    “儿子啊,你在外头等下,娘很快就好,啊?”

    她哪里好意思和自己的儿子说自己身上馊臭。

    且,还尿了裤子?

    没那个脸!

    沈妈妈也不说不穿顾海琼的旧衣裳了,飞快的换好,自己把袖口裤腿挽两下。

    速度可快了。

    她是生怕外头沈南川再等不及,然后又跑回军区去了怎么办?

    自己进不了那个大院啊。

    虽然她在这里吃喝不愁,而且还有地方住。

    可是,沈妈妈心里头挂念家里的沈北军啊,万一那孩子再想不通?

    她却是不知道,此刻千里之外的沈家村,村后的小道上。

    沈北军正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说说笑笑。

    不知沈北军说了什么,女孩子的笑脸一下子就板了起来。

    “沈北军我告诉你,别想着糊弄我完,你要是敢玩弄我的感情,我就去告你。”

    “我,我告你耍流氓。”

    “姑奶奶,小雅,你怎么还怀疑我啊,我为了你我都和我娘闹成那样了,我我还寻情了呢……”

    听到这里的女孩子姣好的面宠上却闪过一抹笑意,“你还说,你那招你说你损不损,你看你把你娘吓的,你就不怕以后你娘知道你那是装的,是假的吓唬她的,看她不打断你的腿。”

    “嘿嘿,怕啥,我娘心疼着我呢。”

    沈北军握着女孩子的手,眼里头全都是傻笑,“你放心吧,我们家里头都听我的,我说要娶你,我娘肯定会同意的,谁反对也没用。大不了,大不了我带着你咱们私奔去。”

    “谁和你私奔啊,你,你也不怕丢人。”

    女孩子跺了下脚,猛的推开沈北军,嘻嘻笑着白了眼沈北军跑远。

    地下,沈北军的魂儿似是被勾走。

    半响站在地下只有傻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