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23章 一物降一物(1更
    沈南川握着电话的手顿了下。

    滚到嘴边的话被他强行咽下去,鬼使神差的,他对着电话另一端的沈妈妈开口道,“娘,我这两个月都在强训练,肯定走不开的……”

    “这有啥的,你让你媳妇还有小玲两个人回来好了。”

    沈妈妈觉得吧,要是大儿子能再出个几百的钱。

    她也就容忍那个女人在她眼皮子底下蹦达几天好了。

    不就是几天功夫么。

    这也是沈妈妈是真的没钱了。

    她笑呵呵的,“川儿啊,你要是真没空就让她们两人回呗,你们可都是北军的兄弟姐妹的,现在他结婚,你们这一个个的都不回来,不像话吧?”

    “娘,那我让我媳妇和小玲回去?”

    “对对,让她们回来。”

    电话这头,沈妈妈听的眉开眼笑,乐呵呵的笑声中掩去她满满的迫切。

    ——这一刻,她是恨不得直接把沈南川,不,把沈南川身上的钱从电话里头拽过来!

    至于人回不回的?

    沈妈妈这人吧,估计还真的不会太在意!

    “行,那我回头就给她们安排。”

    沈南川淡淡的笑了笑,随后又加上一句,“娘,不过你也知道,我最近手里头是没什么钱的,还好我之前把礼金已经交给你了,现在呢我让我媳妇和小玲一块回去,也就是娘你说的对,咱们一家人嘛,图个热闹……”

    “娘你帮我和北军说一声啊,回头我有空了再回家喝他的喜酒。”

    “对对,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这才像是个哥哥……”

    “咦,川儿啊,你说啥,你刚才说礼金给我了,那你媳妇这次回来,她……”

    “她就是回去喝喜酒的啊。”

    电话对面,沈南川扯了下嘴角,不知道是笑还是自嘲,“娘,刚才不是你说的,我和小玲是沈北军的亲兄弟姐妹的,这他结婚一个人也不回显的不好,会让人家觉得咱们这一家人心不齐嘛,现在我让我媳妇和小玲回去,不是按着你说的去做的吗?”

    他钱都拿了。

    自然是现在回去要喝喜酒的嘛。

    至于他娘那暂时性的失忆?

    沈南川觉得,如果有必要的话,自己可以再提醒她一次。

    “你这话说的,这话说的……你们回来,就是喝喜酒啊?”

    沈妈妈终究是脸皮没那么厚,而且,她也有点没敢说出让顾海琼一定要带着钱回来的话。

    她觉得,这话要是说出来,自己大儿子肯定会翻脸呀。

    “是啊,喝喜酒!”

    沈南川的话很是坚定,同时又在电话另一端加上了一句,“对了,小妞妞这次回家,也算是头一回和娘你们见面呢,按着咱们那边的规矩,你们也差不多给她办抓周了吧,娘你就先把这钱垫上,等我过几个月手头上宽裕了再拿给你啊,娘,你不会不乐意拿这钱吧?”

    沈妈妈听的想骂娘!

    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川儿啊,娘可没钱,你弟结婚可是花了不少的钱呢,这又是酒席又是啥的,还得彩礼聘礼的一大堆,我和你爹可是连老骨头都要卖了,哪来的钱给个娃子办抓周啊……”

    “真没钱?”

    “真没有,真的没有……”

    沈南川轻轻叹了口气,“没钱啊,没钱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想着让她们几个回去,在家里头给孩子办几桌,请下咱们几家亲戚朋友啥的呢,不过娘你即然这样说……”

    “没钱没钱,真没钱啊。”

    生怕沈南川再说什么钱的事,沈妈妈直接出声道,“娘本来是想着让你回来一趟,你爹和你弟弟都想着你呢,可是现在瞧着你这样忙,娘也心疼你啊,你媳妇还是留在那里照顾你吧,不然她回来你一个人在那没个人瞧着娘也不放心,川儿啊,娘还有事就先挂电话了啊。”

    啪。

    沈妈妈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干净利落!

    听着话筒里头嘟嘟的忙音,沈南川笑了笑,把电话放回去。

    一路回到家。

    他本来有着些许阴郁的心情在看到自家肉嘟嘟的女儿,以及正弯着腰收拾小一一弄乱的玩具的顾海琼时。

    眼底闪过了一抹笑意。

    沈南川大步走过去,伸手把坐在小竹车里的女儿抱起来。

    伸手刮刮她的小鼻子,“怎么了,是不是又淘气惹妈妈生气了?”

    小一一看到自家爸,胖呼呼小手挥舞着,照着沈南川的寸头就招呼了过去。

    应该是想拽头发,结果板寸不好拽呀。

    小家伙一着急,抬手对着沈南川脑袋吧唧就是两下。

    沈南川,“……”

    顾海琼才站起身子,扭头就看到自家女儿的豪举。

    忍不住扑吃一乐。

    “你还笑,瞧着这丫头是给你报仇了是吧?”

    沈南川白她一眼,把自家女儿的一只小手放到嘴边,轻轻的拿牙咬。

    “坏丫头,咬你,让你再打爸爸。”

    沈一一以为她爸和她玩闹呢,咯咯笑着把手往她爸嘴里头塞。

    晚饭过后。

    沈小玲和孩子都各自的睡下。

    沈南川两口子躺在床上说着话,似睡非睡的时侯,沈南川抱紧了顾海琼,“之前,是娘打过来的电话。”

    “哦,有什么事情吗?”

    “她和我说沈北军的婚期定了,让我回去参加婚礼。”

    “不过,我拒绝了。”

    顾海琼也只是哦了一声,这是沈南川自己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是接下来……

    当她听到沈南川说和沈妈妈说让自己带着孩子和沈小玲一块回去,并且和沈妈妈说让她出钱给沈一一办抓周宴时……要是在喝水,顾海琼觉得自己肯定能喷出来,她抬头看着自己身侧的男人,一脸平静,眸光悠然的,她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你娘肯定会骂死你的。”

    以着自己那个婆婆的性子。

    那是肯给自家女儿掏钱的主吗?

    估计沈南川这么一说,沈妈妈不骂她才怪!

    顿了下,顾海琼没有等到身边的人说话,她不禁有些奇怪。

    然后心头跳了下,看向沈南川,“不会是家里头真的同意了,我和小玲得回去吧?”

    要真是这样,那她宁可不要这个抓周宴呀。

    “没有,娘说了,我这边忙的很,留我一个人她不放心,所以,让你留下来照顾我。”

    本来,顾海琼听着这话应该是觉得很好笑的。

    只是抬头看到身侧这个男人幽幽的眼神。

    以及,藏在眼底深处的落寞、自嘲后。

    她心头莫名的就是轻轻一叹。

    手已经比她的脑子更快一步的伸出去,轻轻抱了下沈南川。

    沉默了下。

    她轻轻看了眼沈南川,“睡吧。”

    翻了个身。

    身后,沈南川伸手把她给抱在了怀里头,“媳妇,给我抱一会儿啊。”

    顾海琼抿了下唇,“好,就一会啊。”

    沉默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会儿,顾海琼的眼皮直打架。

    撑不住,最先慢慢的睡了过去。

    直待她睡着后。

    沈南川紧闭着的双眼却是啉的睁开。

    看着她,眼底划过一抹的暖意。

    时间悠乎而过。

    转眼就是沈北军的婚礼。

    不管怎么样,这儿媳妇是娶回了家,而且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小的。

    要说起来,沈妈妈肯定是高兴的。

    当然,高兴不代表沈妈妈就真的喜欢了孙晓红这么个人。

    不过是沈北军是她最喜欢的小儿子。

    而且家里头有喜事嘛。

    亲戚朋友们热热闹闹,整个家里头都带着喜庆气儿。

    总是让人喜欢的呀。

    更何况,她还期盼着孙晓红肚子里头的娃是男丁呢。

    到时侯她们沈家可是也有孙子的!

    这么一想,勉强对着孙晓红可就有了几分的笑模样儿。

    心里头也把沈南川不肯回来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当然,她是不去想了。

    可不代表有些过来的亲戚不会提呀。

    就比如这一会儿。

    沈南川的姑奶奶的女儿,喊沈妈妈嫂子来的,一脸带笑的从外头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头的沈妈妈,她自以为热情的走过去,“嫂子忙活着呢,有啥忙不过来的你就说一声呀。”

    “行,我这会儿忙着呢,就不招呼你了啊。”

    沈妈妈不喜欢这个女人。

    仗着家里头条件略好些,老是瞧不起她们这些人。

    这两年还好些,她们家里头孩子都长大了,沈南川又在外头当了兵,有了补贴。

    之前孩子们还小的时侯。

    家里头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每每过年过节的,她都愁的不行不行的。

    这个女人可是对她们家避的远远的。

    这个时侯瞧着她们家日子要好过了,来献殷勤了呀?

    她才不要呢。

    中年女人也不以为意,站在一侧笑呵呵的,“嫂子,今个儿可是北军大喜的日子,怎么不见南川啊,他可是唯一的哥哥,这当弟弟的大婚,一辈子一回的事儿也不回啊?不是我这个当姑姑的说他来着,这孩子心也太大了吧,这再怎么忙活也不能不顾家里头啊。”

    “还有他那个媳妇,你男人没空,她不会自己回啊。”

    “这可真是不像话。”

    她在那里吧啦吧啦的,听的沈妈妈脸子唰的沉了下来。

    哼哼两声,“你知道什么呀,我们家南川那可是部队里头的啥尖子,可能干了,上头的领导首长啥的可器重他,忙的不行不行的,一家人有啥客气的呀,啥时侯有空啥时侯回来呗,再说了,人不到这钱拿回来了就行”

    “我可是他娘,不挑这个理儿。”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脸色却是着实有些不好看:

    自家大儿子说的话,沈妈妈就一阵阵的闹心。

    也不知道大儿子那话是不是真的。

    要是他真的存了心想让自己出这个钱……

    是,给个娃抓周啥的花不了多少钱。

    顶多就是自家走的近的亲戚啥的过来看个热闹。

    随便弄几个菜就行。

    可是,她凭啥给个赔钱货办这些?

    自己这次过去,那个女人连家门都不肯让她进!

    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把顾海琼给抓过来打一顿。

    不出不出,肯定不出。

    中年女人最终被顾妈妈给忿的一脸悻悻的离去。

    嘴里头还嘀咕呢,“还不挑这个理儿,也愧他好意思说!”

    分明就是人家沈南川不肯回嘛。

    有这么个娘,要是换成她她也不会回来啊。

    还好意思人不来钱来就好,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呀,我呸!

    不管如何,沈北军的婚事总算是一团喜庆的结束。

    外头乱哄哄的闹了一天。

    傍晚。

    沈北军迫不及待的钻进了作为新房的东厢房。

    屋子是重新刷过漆,打理了一遍的。

    墙壁的两侧贴了几张大胖娃娃的画,还贴了两张女明星的画像。

    是沈北军以前买的。

    舍不得丢。

    孙晓红进屋头一眼看到,脸就黑了。

    趁着沈北军在外头,站在炕上抬手给他撕了个粉碎。

    等到沈北军喝的醉薰薰的走进来。

    看到的就是坐在炕边上一脸气呼呼的孙晓红。

    他腼着脸凑过去,“媳,媳妇……”

    却被孙晓红伸手推了出去,“一身的酒味儿,薰死个人了,你先去洗洗,刷牙啊,不然晚上你睡外头。”

    “好好好,我这就去洗,去洗。”

    面对着孙晓红,沈北军是一点的脾气都没有。

    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没办法的事儿。

    等到沈北军把自己洗洗刷刷,光刷牙都刷了好几遍再回来。

    屋子里头,孙晓红已经是一脸的不耐烦。

    “你死哪去了啊,这么久不过来,是想着饿死我们娘俩个是吧?”

    “说什么话呢,我这不是去刷牙洗脸了吗,媳妇你闻闻,我现在没酒味了吧?”

    “什么没酒味儿啊,臭死人了,赶紧滚。”

    孙晓红对着他没什么好脸色,伸手把要往自己身边凑的沈北军给推开,“你先别坐,我饿了,赶紧给我去弄点吃的去,记得别太油腻啊,还有,我不要吃辣的,清淡些……”

    “行,媳妇你等着啊,我这就去给你弄去。”

    沈北军会弄什么吃的啊。

    在厨房里头叮叮当当的翻找一顿,勉强找出两个剩菜。

    又掀开锅看了眼,有才热好的中午剩的白馍。

    他一手端着菜一手拿着馍走了进去。

    满脸的笑,“媳妇你看,是大白馍,我给你拿了两个过来啊……”

    看着沈北军一脸献宝般的笑。

    孙晓红翻了个白眼,伸手接过去咬了一口,然后就看到他手里头端着的菜。

    全都是油腻腻的。

    而且应该是中午的剩菜拼的盘。

    瞧着里头乱七八遭的什么都有。

    孙晓红就觉得有些恶心,偏沈北军还一脸高兴的把菜往她眼前递。

    “媳妇你吃啊,多吃点,这里头可都是肉来的,你现在可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咱们孩子可都指望着你呢。”

    他不说话,不把菜往孙晓红鼻子上放还好。

    这一放……

    得,孙晓红顿时就觉得心口翻腾的厉害。

    想也不想的张嘴对着沈北军就喷了出来。

    别说菜,就是弯腰看着她的沈北军都被她给喷了一脸,一脖子一上身的。

    闻着那个味儿……

    沈北军的脸都青了。

    想也不想的咣当把盘子连带着菜就丢了出去。

    站在那里他都气蒙了,“孙晓红,你你发什么神经?”

    他这不说话还好。

    一说话,本来就难受,心里头别扭甚至是憋着股子恶气的孙晓红想也不想的朝着他一脚踹了过去。

    虽然是女孩子,但她这一脚是用了力气的。

    踹在沈北军的小腿上。

    让他疼的顿时就倒抽了口气,“你……”

    “我什么我,沈北军你个混蛋,你是不是觉得这结婚了我就不能和你分开,就跑不了了,你就故意恶心我是吧?我和你说了没有,我要吃清淡点的,你还把那么一盘子恶心东西往我鼻子上凑,你不知道我现在闻不了这些味儿吗,你这会儿还和我瞪眼,怎么着,是不是这才结了婚,你就要打我一顿?”

    “打啊,你打啊。”

    “有本事你往我肚子上打。”

    “你要是真的打了,沈北军我算你是个爷们儿!”

    孙晓红这么一番怒话却是让沈北军的怒气完全消散。

    脸黑了又青,紫了又白的。

    最后,只能咬着牙苦笑着求饶,陪尽小心的说好话。

    饶是这样,孙晓红还懒得搭理他呢。

    沈北军是又拿毛巾又递水的,一边傻乐一边忙活。

    还好沈妈妈这会儿刚好不在。

    不然的话听到这一番动静,估计肯定得冲进来闹腾。

    不知道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

    六点半。

    沈妈妈的大嗓门儿在外头响起来,“吃饭了,你们两个待在屋子里头做啥子呢,沈北军,让你媳妇出来帮着端菜摆饭。”真是的,真以为自己是公主,跑到她家来享福了啊,她才不惯这个!

    “娘你喊什么呢,声音就不能轻点吗?”

    沈北军一脸的埋怨,“晓红白天忙了一天身子不舒服,这才睡下。”

    “啥,她睡下了?那她不吃饭了啊,行,不吃就不吃。”

    沈妈妈可没想着什么留饭菜啥的。

    不吃啊?

    不吃刚好,还能省两口呢。

    一边招呼着沈北军,“儿子你快吃,这可都是肉来的,娘尝过了,可好吃了。”

    “娘,你看看有那清淡的菜没,给晓红留点。”

    沈妈妈一脸的不以为意,“留啥留,她这一觉还不得到天亮啊,等她明早醒了再吃呗。”

    “娘你这是什么话,她肚子里头的可是你孙子。”

    “难道你要饿着我儿子,你孙子不成?”

    沈妈妈脸黑了几分,“饿什么饿,是不是孙子还不知道呢。”

    母子两个正说话呢,东厢房传来孙晓红的尖叫,“沈北军,沈北军你这个混蛋,你马上给我滚回来。”

    沈妈妈的脸唰的铁青。

    ------题外话------

    嗯,沈妈妈这个人呢,就得有恶人磨…磨…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