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谋爱:腹黑娇〕〔萌宝来袭:总裁爹〕〔末日乐园〕〔当死神遇见哈士奇〕〔仙之侠者悠然一世〕〔侯府小财迷〕〔无敌小刁民〕〔徘徊在等你的时光〕〔石上梦昙花〕〔喵殿万万岁〕〔重生五零巧媳妇〕〔异世穿书:炮灰修〕〔黄河诡事〕〔与妖怪的二三事〕〔资宋〕〔我的老千之路〕〔重生之商女王妃〕〔妖医倾城,鬼王的〕〔神兽召唤师〕〔重生七七:娇妻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30章 落雪(1更
    想来想去的,顾海琼还是觉得有点拿不准主意。

    要不要盘下来?

    等到她心里头想好,跟着沈小玲两人去镇上的时侯。

    结果一看。

    得,人家庄夏夏姐姐的店铺盘了出去。

    而且,还改成了卖杂货铺的。

    什么米面粮茶糖的。

    沈小玲不知道这事儿,还一脸的惊讶呢,“嫂子,这店怎么改了啊?”

    之前好好的卖布不是挺能赚钱的吗?

    顾海琼笑了笑,“夏夏她姐姐一家好像搬去县城了。”

    “啊,那么厉害啊?”

    沈小玲小嘴张大,逞o型,一脸的佩服表情看的顾海琼笑起来。

    “是啊,你也好好努力,等咱们赚够了钱,也去城里买房子。”

    “我肯定不行的。”

    对于自家嫂子的话,沈小玲是想也不想的就摇头否了。

    开什么玩笑呀。

    就她这样的,还去城里头买房子?

    顾海琼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带着她在镇上又转了一圈就回了餐馆。

    回过头,大家都各自的忙活了起来。

    日子悄然滑过。

    秋天好像是不知不觉的过去,一入冬,一天比一天的寒。

    第一场大雪下来的时侯。

    顾海琼正陪着还没完全跑利落的沈一一在家里头玩呢。

    那雪说下就下。

    丝毫没有半点征兆似的。

    看了下外头的时间,她的眉头皱了下。

    这会儿才中午十二点多。

    这雪要是不停,几个小时后这雪肯定堆了不少。

    路上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正想着要不去问问沈南川的时侯,门外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嫂子,嫂子在家吗?”

    “在呢,大宝啊,你这么个天过来有事情吗?”

    “快进屋子里头暖和暖和……”

    刘大宝一脸憨厚的笑,“不用了,俺是来和嫂子说一声,团长晚上有事得回来的晚,嫂子不用等团长回来吃晚饭的。嫂子,外头雪挺大的,看着一时半会停不了,你要是有啥要干的事儿就说一声。”

    “大宝你客气了,我没啥事啊。”

    之前寻思着冬天太冷,有些事情不好弄,不管是吃的还是衣裳啥的。

    包括烧炉子的煤球啥的。

    她都备的差不多。

    刘大宝站在门口看了眼屋子里头,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失望。

    不过,他也没说啥,只是笑呵呵的点头,“一一睡着呢,那我不打扰嫂子了啊,我这就回了……”

    “行,今个儿这天太冷,你没事也早点回……”

    “不是,大宝,你这会儿没事是吧?”

    “是啊嫂子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顾海琼略一迟疑。

    如果是别的事情,她或者宁愿等等,或者是自己去慢慢的做。

    尽量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

    可沈小玲和王大妹两个人的安危……

    最后,她还是带几分不好意思的开了口,“不是我的事,是,是小玲……”

    “小玲怎么了,她没在家吗?”

    “没有,和马家嫂子去了镇子上,这不是下雪吗,我刚还想着怎么让她们赶紧回家呢……”

    “嫂子是想让我去镇上叫她们回来吗?”

    “行,我这就去。”

    他想也不想的掉头就走。

    那架式,那雷厉风行的步伐。

    瞧的屋子里头的顾海琼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赶紧把他给唤住,“你等下,我去给你找两件雨衣穿着……”

    虽然雪不是雨。

    可是外头这雪挺大的,从这里到镇子上哪怕走的快也是得十几分钟。

    来回要半个小时多了。

    怕是要淋湿衣裳。

    而且,刘大宝身上的这衣服……

    还没等刘大宝张嘴说不用,他就这样过去可以的。

    顾海琼已经转身去了屋子一角翻找了半天。

    找出两件雨衣。

    另外手里头拿着件半旧的军大衣。

    是沈南川穿了好几年的了,去年才换了件新的,这件就放到了家里。

    顾海琼想着有时侯她或是沈小玲出去的时侯可以抵一下寒。

    便收拾清洗了一回,还打了几处补丁。

    虽然瞧着不怎么好看。

    但却还是能挡些风的。

    她先把军大衣递给刘大宝,“你那衣服太薄,先穿上这个……”

    “嫂,嫂子,真的不用,不用的,俺俺不冷……”

    “赶紧的穿上啊。”

    “不然你也干脆别过去了,我再去找找别的人或者找个人来看着一一我自己过去好了。”

    刘大宝还能说啥?

    只能三五两下的把衣服穿好。

    又在顾海琼的注视下把一件雨衣穿上。

    不过三个人,两件雨衣……

    最后,她要去别家借一件,却被刘大宝给拦下。

    “嫂子,我知道谁家有,我去拿一件就好,刚好也顺路,我走的快……”

    “行,那你一定要去拿呀。”

    顾海琼再三的叮嘱着他,生怕这家伙不去拿,到时侯把两件雨衣都递出去。

    他自己则一路湿着衣裳回来。

    眼看着刘大宝自雪地里头没了影。

    不过是眨眼功夫。

    他踩下去的脚印已经瞬间被雪给覆盖。

    顾海琼心里头有些庆幸,这天气,肯定要早点回来的。

    不然的话,到时侯这雪要没了膝盖,难走。

    沈一一还在睡。

    顾海琼索性坐在靠窗的地方想着自己的一些事情。

    乱七八遭的。

    什么都有。

    最后,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想到了自己的娘家。

    也不知道她爹,怎么样了。

    或者,她爹根本就把她给忘了吧?

    顾海琼的亲娘早逝。

    在她三四岁的时侯,顾海琼的爹另外娶了个媳妇。

    就是她现在叫婶子的杨芹。

    后娘对她怎么说呢,这个年头呀,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没什么好上心的。

    更何况是她这个继女?

    隔着肚皮,隔着层心呢。

    再加上后来杨芹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家里头五个孩子要吃要穿的。

    顾爸爸最初的时侯还记得多照拂自己这个长女两分。

    到了后来,几个孩子一闹腾。

    再加上唯一的儿子出世……

    一家人也就是勉强能吃个半饱,不至于被饿死罢了。

    最初的那些年,整天睁开眼想的就是怎么着多挣几个工分,多弄几张粮票啥的。

    哪里还顾得了别的?

    顾海琼在这样的环境里头没有半路夭折。

    真的可以说是运气!

    以至于她被杨芹和沈南川的娘两个人一拍即合的给订了亲事。

    顾爸爸知道后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女婿是做什么的。

    就把这事儿给推给了杨芹自己做主。

    沈妈妈为什么那么嫌弃顾海琼?

    因为顾海琼几乎是等于孤身一人自己走到沈家去的!

    沈家给的聘礼见面礼儿啥的都被杨芹给留了下来。

    然后,杨芹更是半点的嫁妆都没给。

    别说东西,除了她当天穿的那件少打了几个补丁的衣裳,还有那双家里头自家同父异母的大妹穿的就快要露脚趾头的布鞋,杨芹别的连半根布条丝儿都没有给她!

    前世的时侯,为了这事儿顾海琼没少在心里头埋怨自己的爹。

    还有家里头的后娘杨芹。

    可是重活一世再回头想想,她不想再去恨:

    这个年头大环境就是这样的。

    一家五个孩子。

    都是张嘴要吃要喝的,只有一个男人能挣点钱……

    如今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更是要娶媳妇。

    哪哪都要钱。

    想到前世记忆里头最后一次见到自家亲爹时那满头的白发。

    还有整个后背都佝起来的背影。

    顾海琼满是心酸。

    可是原谅?

    她一时间又有些做不到。

    所以,她直到跟着沈南川来到部队这么久,除了当初给家里头寄了封平安信。

    别的她是真的没有和家里头联系过。

    那封信里她也没留什么联系方式……

    当然了,即便是她留了,那个家里头也没几个能想起来找她吧?

    自嘲的笑了笑。

    她轻轻摇了下头,似是要把这些思绪给甩出去,抛开。

    床上的沈一一还在睡。

    小家伙缩着个身子,猫儿般的样子。

    看的顾海琼心里头暖暖的。

    看着眼前这么个小东西,她觉得,世间一切都是次要的。

    下午四点刚过。

    外头传来沈小玲唧唧喳喳的声音。

    顾海琼把手上才纳了几针的鞋底给放下,才走到门口,沈小玲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嫂子,呜呜,冻死我了。”

    “把雨衣给我,赶紧去那边烤烤火。”

    把沈小玲脱下来的雨衣接过来,让她自己去烤火,顾海琼抬头看向刘大宝,“大宝你也进来烤个火,喝杯开水再走。”几乎不等刘大宝摇头,顾海琼直接瞪向他,“要是说不的话,下次嫂子有啥事可不敢再找你了啊。”

    “那,那谢谢嫂子。”

    刘大宝憨憨一笑,自己把雨衣挂到门边上,神色有点拘谨的走进屋子。

    沈小玲已经倒了两杯白开水,“刘大哥喝水。”

    “啊,好好,谢谢谢谢啊。”

    看着他站在那里结结巴巴的说话,那样子瞧的沈小玲扑吃一笑。

    刘大宝更紧张了啊。

    端着手里头的水想也不想的就往嘴边凑过去。

    沈小玲一个烫字还没说出来呢。

    刘大宝已经烫的差点叫起来。

    也幸好他是军人,不然的话,估计这一声惨叫,还得把手里头的杯子给摔了。

    沈小玲唬了一大跳,“刘大哥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我应该和你说的……”

    “不怪你,是我不小心。”

    顾海琼在一侧瞧着也是好笑又好气,“行了,你们两个都坐下,大宝你也是的,怎么喝那么快?是不是冻坏了?”她倒是真的没往别的地方想,还以为刘大宝是一来一回的冻惨了呢。

    刘大宝吱呜了两声,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一杯水喝完。

    他赶紧起身告辞,“嫂子,小玲,要是没啥事我我就先走了啊。”

    “走什么走,今天下雪,我刚才看了下厨房还有些肉片,一会咱们吃涮锅。”

    “啊,这不行,团长不在家……”

    他要过来吃饭也得团长在家啊。

    顾海琼抿了唇笑,“放心吧,你家团长一会就回来。”

    “啊,可是他……”

    “小玲,你去看看马嫂子家去,让她们也一块过来。”

    吃涮锅嘛。

    热气腾腾的,人多才热闹。

    沈小玲倒是很开心,“嫂子,涮锅是什么啊,我怎么以前从没听到过?”

    “一会你就知道了,快去把马嫂子和她家两个小猴子叫过来。”

    正说着话呢,外头响起脚步声。

    三个人齐齐朝着门口看过去。

    沈南川提着两个饭盒两个肩头全是雪的走了进来。

    把饭盒放在一侧。

    他站在门外弹去肩上的雪,扭头看向刘大宝,“你嫂子说让你吃了饭再走。”

    顾海琼,“……”

    这话让人家听的,好像他不想让人家留下吃饭似的。

    不过顾海琼明显是想多了。

    对于刘大宝来说,沈南川的话啊,那可是百分之百的管用!

    啪的抬手行个军礼,“团长说的是。”

    这次就是连沈小玲都有些无语,忍不住把头扭到了一边儿。

    这傻子!

    沈南川即然回了家,顾海琼直接把叫醒沈一一的事情交给了他,“你去把你女儿给叫醒啊,不能再让她睡了,不然的话晚上估计半夜都睡不下,还有,我去收拾菜呀,小玲你去马嫂子家……”然后她留下一脸纠结的沈南川,嘴角噙了抹偷笑拽着沈小玲走了出去。

    “嫂子,我怎么瞧着大哥好像不乐意似的?”

    “你哥可不是不乐意吗?”

    “他啊,就是不想让自己在沈一一面前有半点不好的形象。”

    所以,在这个家里头呀,好人都是沈南川这个当爸的。

    坏人是她这个妈!

    想到这一点儿,顾海琼就忍不住想回头把沈南川给踹几脚去。

    凭什么啊?

    反正,以后她要做那个好人,坏人都是沈南川的!

    马家。

    王大妹才换好衣裳,正瞧着这外头的大雪出神呢。

    也不知道得下多久?

    这么大的雪,可是好几年都没见过的了啊。

    马大龙和马二龙在中午的时侯就放了假。

    雪势一大。

    学校直接就给孩子停了课。

    这年头的孩子都让大人省心,两个孩子有家里头的钥匙,自己开门进屋。

    吃饭也是去食堂……

    王大妹进家的时侯两个孩子还一脸的纳闷呢。

    “妈你怎么今天回来那么早啊?”

    他们作业还没写完呢。

    都想着一会写完作业出去玩会雪的。

    他妈这一回来,肯定不肯让玩的。

    “下雪,妈就回来的早了。”

    王大妹一边换衣服一边看了眼两个儿子,看到他们在写作业,她也没吱声。

    反正她也不认字儿。

    根本不知道这两孩子写的啥……

    在窗口站了会儿,她看向两个儿子,“中午吃的啥,吃饱了吗,妈给你们蒸两个包子,煮锅玉米糊糊好不好?”

    马大龙懂事的点点头,“好的,妈妈。”

    倒是马二龙,忍不住叹了口气,“妈,这包子虽然好吃,但是咱这连着吃了好些天了啊,能换个别的吗?”

    他这些天吃包子都要吃腻歪了好不好?

    王大妹笑着在自家儿子脑门上敲一下,“是谁那会一心想着吃包子,恨不得跑过去和你沈家婶子过的?”

    “妈……”

    被自家亲妈取笑。

    马二龙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小脸。

    母子几个正说笑呢,门外传来沈小玲脆生生的声音,“马嫂子,嫂子……”

    “哎,小玲怎么过来了,是有啥事吗?”

    “嫂子,大龙二龙,我哥和嫂子说晚上吃什么涮锅,反正我也不知道,让我过来叫你们过去呢,哦,对了,我哥说已经和马团长说了,他一会直接过去我哥那边……”

    “哦哦,去沈家婶婶家吃好吃的喽。”

    还没等他妈出声呢,马二龙就高兴的蹦了起来。

    “这熊孩子。”

    王大妹瞪了眼自家小儿子,这才扭头看向沈小玲,“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家那个老马他自己去就好了,我们几个就不去了……你帮我和小顾还有沈团长说一声,我们……”

    “妈,妈妈去嘛。”

    “妈妈……”

    马二龙比较淘气,也不怎么悚他妈。

    反正他妈气极了也就那么两下:不是骂几句就是打几下。

    骂他就听着。

    至于打……

    打的轻了他受着,打的重了他就跑呗。

    这会儿一听王大妹说不去,马二龙有点急,“妈,妈,爸也过去了呢,咱们过去嘛。”

    “去什么去,你知道涮锅是啥子吗你就去?”

    “就是不知道才过去看看啊。”

    “妈,沈家嫂子弄的东西肯定好吃。”

    瞧着自家儿子那一脸小馋猫的样子,王大妹想抽他几巴掌。

    自己平时是少他吃了还是饿着他了啊。

    这熊孩子!

    可最后,还是有些心软的点头。

    不过,她却是又问了沈小玲几句,知道顾海琼正在家里头收拾菜蔬,她便打发已经坐不住的两个熊孩子和沈小玲先走,她自己则是在屋子里头转了一圈,把刚才带回来的几个包子都拿上,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妥,身子转了一个圈儿,落在墙角的一个坛子上。

    想了想,她把里头腌了好几天的半只鸡给拿了出来。

    等她一路冒着风雪走进沈家的时侯。

    还在院子里头就远远的听到自家那两个熊孩子的大嗓门。

    她忍不住黑了下脸。

    “马二龙,你能不能给我小点声说话?也不怕吓到妹妹。”

    “啊啊,妈,你才吓到妹妹了好不好?”

    马二龙指着被王大妹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嗓子吓的往沈小玲怀里头扎的沈一一,笑嘻嘻的指责自家亲妈。

    “这熊孩子。”

    “一一呀,大娘不是故意的,下次大娘小点声骂哥哥啊。”

    “我们一一最乖了。”

    随口又瞪了眼马二龙,王大妹提着东西去了灶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