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62章 不孝子
    追完了自家儿子。

    王大妹一脸好奇的走回来,凑到顾海琼的跟前,“小顾,你说这叫啥,摔炮?”

    “嗯,摔炮,给小孩子玩的。”

    顾海琼一边说一边对着二龙招手,“过来,给你几盒出去玩去。”

    “小顾你这是做什么,一盒给他们玩就行了……”

    这些买来可是花不少钱吧。

    她可不能老是要小顾的东西……

    顾海琼看着她笑了起来,“嫂子,我可不是就这样轻易给二龙玩的,而是让他拿出去,给别的小孩子做个样板,摔给别的孩子看的……”

    “啊,摔给别的孩子看?”

    “是啊,赶集的时侯带着二龙,让他在一边摔。”

    有小孩子跟着的,或是家里头有小孩子的,总会买一些的。

    她也没想着赚多少。

    就是想着左右都是要赶集嘛。

    能多赚两个是两个呗。

    所以,再次赶集的时侯,顾海琼几个人的摊子上多了些花哩胡俏的小玩意儿。

    再加上马二龙在一侧亲身试验呐。

    小孩子的东西应该是最好卖的吧。

    头一集的时侯竟然卖出去了十几二十盒!

    虽然钱不多,但是,也赚了啊。

    回到家。

    王大妹和马团长暗自嘀噜,“你说人家小顾那脑子是怎么长的呀,这一转就是一个主意的。”

    偏偏这些个主意吧,一个个的还都赚钱!

    “你和人家比不了,赶紧睡吧,啊?”

    他这话把王大妹给气的,真想把身边的男人给踹到床底下去!

    顾海琼等人专心赶紧集,赚钱。

    远在千里之外的沈家村。

    沈妈妈和孙晓红两婆媳却是再次的闹腾了起来。

    也没别的。

    前段时间是孙晓红他娘的生日。

    孙晓红和沈北军自然是要去的。

    沈北军听孙晓红的话啊,两个人又都是好面子的人。

    所以,听着孙晓红这么一嘀咕二嘀咕的,沈北军直接跑到镇上给自家岳母买了一堆的东西。

    拿去孙家的时侯,孙爸孙妈自然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对着沈北军女婿长女婿短的夸个不停。

    这让沈北军乐呵的啊。

    是真高兴!

    就多喝了几杯酒。

    然后,回家的路上就出麻烦了,没走稳,人直接摔沟里去了。

    腿摔了个轻微性骨折。

    除了花钱,把沈妈妈给心疼的啊。

    儿子长儿子短的。

    生怕孙晓红会虐待她儿子似的。

    恨不得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的守在自家儿子身边。

    晚上这都半夜了她还不去睡。

    说什么要守着自家儿子。

    把孙晓红给气的啊,当场就跳了起来,“这是我男人还是你男人啊,怎么着,你这是嫌弃你自己的男人太老,想着要勾搭我的男人不成?好啊,只要你敢,你敢应一声,我马上出去和全村的人说,我孙晓红把男人让你了。”

    她这满嘴的胡话把个沈妈妈给气的啊。

    脸色铁青,“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他是我儿子,他现在受伤了,我看着他有错吗?”

    “有错!”

    孙晓红可不管你是婆婆还是哈。

    反正让她不舒服了,你也别想好!

    撇着嘴,看着沈妈妈,“你不去看孙子,半夜三更的赖在我男人房里头不走,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沈妈妈被孙晓红这不要脸般的话给气。

    老脸通红。

    “我儿子本来是好好的,和你回了趟家回来腿就断了,要不是你不会照顾人,我怎么会三更半夜还守在这里?我可告诉你孙晓红,你别和我耍这个赖,我不吃你这一套。”

    沈妈妈看着孙晓红,一脸的怒气。

    心里头再一次的后悔了起来。

    当初呀,怎么就被小儿子磨的吐口,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给娶回了家?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啊。

    “你自己什么玩意儿不知道啊,连自家男人都照顾不好……”

    “照顾不好那也是我的事儿。”

    “我自己的男人我自己来管,用不着你来瞎操心。”

    孙晓红那性子,那本来就是掐尖要强的。

    蛮不讲理。

    更何况她本来就看着沈妈妈不顺眼。

    沈妈妈本来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可是这会儿硬是被孙晓红的话给气的说不出半个字儿来。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要脸呐。

    要是她真的半夜在外头院子里头嚷嚷起来。

    胡说八道的说些混话。

    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憋着一口气,她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还在睡的沈北军,最后只能满是担心的离开。

    孙晓红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回头踹了床上的沈北军一脚。

    “行了啊,你别装死,你娘那个傻子瞧不出来,我可是看的出来,你根本就没睡。”

    “媳妇,你想谋杀亲夫啊你。”

    “谋什么谋,就你这死样,还用我谋吗?”

    孙晓红撇了下嘴,一脸的愤愤,“你刚才为什么装睡,为什么不帮我?”

    “媳妇,她是我亲娘。”

    沈北军也是一脸的无奈,“再说了,你们两个女人说话呢,我这个男人哪里好插嘴?”

    “没用的东西。”

    孙晓红瞪了眼沈北军,“明明是你自己马尿喝多了,非得要那个强,自己走路跑沟里去,这会儿受伤了你倒是好,躺床上啥事不管了,你瞧瞧你娘那眼神,恨不得把我给吃了。”

    那个死老头太。

    明明不是自己的错。

    凭什么啥都怪自己?

    “我告诉你啊沈北军,你娘再这样下去,咱们两个早晚得完。”

    沈北军看着她苦笑,“你又来了,我都说了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你还要我怎么样嘛。”

    难道真的让他不认这个娘?

    那是不可能的啊。

    看着身边人气呼呼的样子。

    沈北军只好拿话哄她,“我不是和你说了嘛,家里头的钱都在娘手里头呢,还有哥每个月打回来的钱,那可是一笔不少的钱啊,你老是和娘这样闹腾,她怎么会甘心把钱拿出来给咱们用?”

    “媳妇,你就当是为了我,为了这钱,咱们忍忍,啊?”

    “啊什么啊,我凭什么忍啊。”

    “我不忍。”

    孙晓红嘴里头说着不忍,可心里却是转了又转。

    最后,眼珠子定格在沈北军身上。

    “你说,你娘手里头纂着不少的钱,你哄我的吧?”

    孙晓红眼里头满满的都是狐疑,“就你哥那每个月寄来的几块钱,可不都是立马就花了?”

    还不够她和孩子一个月的花销呢。

    那老东西手里头哪来的余钱?

    “这就你就知道了吧,我大哥在部队那么些年,他的钱可是全都纂在我娘手里头呢,她呀,一直拿着,谁也不给,就是我这个当儿子的都不放心呢。”对于这件事情,沈北军是真的颇有些的怨念。

    他哥都在部队那么些年了啊。

    肯定不会再回老家的。

    你说他爹娘这眼下也算是就他一个儿子了吧。

    以后老了,还不是得靠他?

    这他娘手里头有点什么好东西,有啥钱啥的。

    不都应该是他的吗?

    可是他娘倒好,每个月除了给他三五几块的零花。

    别的竟然死死的纂在手里头。

    谁也不给。

    说什么最疼的是他。

    还不是他娘觉得钱最重要?

    他看着孙晓红叹口气,“我哄我娘都哄不过来呢,你还和她对着干……”

    “那钱,你说得有多少?”

    “我怎么知道啊,反正我觉得,肯定不会少。”

    沈北军一脸的算计。

    他看着孙晓红,哄着她,“所以,你以后对老太太稍稍好点,再把孩子多往她跟前放放,不都说什么隔代亲嘛,说不定她瞧在孩子的份上,多给咱们点钱呢。”

    “你老是和她吵有什么用啊。”

    “又吵不出什么花来钱来的,咱们得哄。”

    “钱哄到手里才是真的。”

    对于沈北军这话。

    孙晓红有些相信,有些却是嗤之以鼻。

    不过,她却是坚信了老太太手里头有钱。

    而且还是一笔不少的钱!

    只是这钱要怎么拿出来?

    接下来孙晓红就动起了脑筋,结果动来动去的,她就把主意打到了沈北军的身上。

    结果当然是没用。

    婆媳两个过招。

    家里头那是闹的鸡飞狗跳的。

    要说最气的,自然是沈爸爸。

    可惜他这些年来都没管得了沈妈妈,如今又加上一个孙晓红。

    怎么可能管得了?

    这不,眼看着就要过年。

    孙晓红和沈妈妈两个人竟然再次吵了起来。

    至于原因……

    无非还是一个,钱!

    孙晓红有个打小的发小,是女孩子,前些天出嫁的。

    人家婆家嫁过去就买了自行车……

    孙晓红这个要强的性子,自然是也想买。

    可是她手里头没钱啊。

    其实她就是有钱,估计也不会拿出来。

    因为她的目的很明确:

    就是要让沈妈妈拿这个钱!

    可是说来说去的,任她说破了嘴皮子。

    沈妈妈就是不同意买。

    “买什么买呀,家里头那么多年没有什么车子,不也是过来了吗?再说了,要那劳什子的车子做什么啊,家里头又没什么人经常出门啥的,放着多浪费?”

    沈妈妈最后看着孙晓红直接道,“你要是想买也行,自己掏钱买。”

    孙晓红一下子就恼了。

    “我哪来的钱啊,这个家里头的钱明明都是你自己纂着,儿子媳妇孙子的都舍不得花,难道你想要把钱带进棺材里头不成?”孙晓红也是气的狠了,对着沈妈妈就诅咒了起来。

    沈妈妈哪里听的进去这个啊?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自然就骂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就没留意到在一侧炕上睡着的孩子。

    被她们给吵醒。

    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下。

    孩子猛不丁的摔了这么一下子,自然是疼啊。

    哭的嗷嗷的。

    而且,额头上立马长了一个包。

    孙晓红这一看,跳着脚的骂啊,到最后,更是骂沈妈妈要害自己的孙子。

    沈妈妈不心疼吗?

    可是,一听孙晓红这话。

    气都气饱了,还去看孩子?

    她扭身就要走。

    结果却被孙晓红给拦了下来。

    她想也不想的把孩子塞到沈妈妈怀里头,“我告诉你,这可是你自己的亲孙子,他要是有个好歹的,我就和你没完!”然后,她一扭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结果就看到床上还在睡的沈北军。

    正在火头上的孙晓红一脚踹了过去。

    “睡睡睡,怎么不睡死你?”

    “你给我起来,咱们离婚去。”

    本来沈北军被踹了一脚正恼火,一听孙晓红这话。

    他的火气噌的一下散了个干干净净。

    “啥啥,媳妇你说啥,我没听到。”

    一边自己坐地下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咧着个脸傻笑,“媳妇,你要是没解气,咱们再踹一脚?”

    他举着自己的手,一脸的认真,“我保证不还手。”

    “你给我起开。”

    孙晓红直接把人给推开,自己去收拾衣服,“这日子没法过了,你娘容不下我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要,她刚才竟然想摔了他,沈北军我可是告诉你呀,你娘这样的我伺候不了,老娘不干了,我要回我家去。”

    “回什么你家呀,这里就是你家!”

    “这是咱们自己的家。”

    沈北军一看孙晓红真的去收拾东西。

    立马扑过去把人给抱住。

    “媳妇你消消火,媳妇……”

    “你别喊我。”

    “这个家里头有你娘在,就没我们母子的一点地位是吧,你娘估计就想着把我给撵跑,然后她好再给你娶一个趁心如意的呢,现在我成全你啊。”

    “沈北军你有胆子有种的你就马上和我去镇上,咱们离婚去。”

    门口,沈妈妈抱着孩子听了半天。

    这会儿再也忍不住,推门走了进来,“好啊,有本事你就去离,真以为你还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啊,还没结婚呢就和我儿子睡了,现在连孩子都生了,你还离婚,说出去不怕丢人我都嫌丢脸。”

    “儿子你别拦着她,让她走。”

    沈妈妈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等她回了孙家,咱们就去把彩礼要回来去。少一子儿都不行。”

    给孙家的那些钱,简直就是沈妈妈的心结啊。

    打不开的那种。

    想想心就疼啊,心肝肺的疼。

    那可都是她的钱!

    “好啊,沈北军你听到你娘这话了吧,她现在是赶我走呢,我就知道这个老不死的舍不得那些钱,瞧不上我……我走,我给你们腾地方,我马上就走……”

    “媳妇你别生气,你不能走。”

    沈北军猛的抱住要往外头走的孙晓红。

    扭头,冲着他娘一声怒喝,“娘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分家,咱们分家。”

    眼看着拦不住孙晓红,沈北军猛不丁的喊起来,“媳妇你别走,我只要你!”

    ------题外话------

    去医院了一天。大雨隔在了外头。、诺诺发烧…明天补字。我闪了。头疼欲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