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哥哥,不可以〕〔蚀骨闪婚:神秘总〕〔念你一生一世〕〔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永远不死〕〔诸天欧神系统〕〔超级仙王混都市〕〔重生之绝世废少〕〔奉道而行〕〔误入商途:佳偶天〕〔纯良毒妇:正室秒〕〔一夜强宠:禁欲总〕〔韩三千苏迎夏〕〔神豪假女婿〕〔步步为局〕〔首富们,该还钱了〕〔独宠三世:夫君莫〕〔亿万娇妻:阎少,〕〔总裁溺宠小甜心〕〔暖婚霸爱恋娇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83章 出手、怀疑(2更
    等到沈南川知道自家媳妇和黄干事两人的一番‘闲聊。’

    不禁已经是好几天过后。

    不过,他也只是在办公室里头停了下,然后就若有其事的直接起身做事。

    当然了,要是有人问他或是借机采访下。

    问他沈南川你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沈南川肯定是二话不用,张嘴一句话:嗯,自家媳妇,说的好!

    顾海琼并没有多想这些事情。

    她最近是真的忙的脚不沾地似的。

    连带着接近沈一一这事儿都直接交给了沈南川。

    从来都是惧冷的顾海琼,在这个腊月里头几乎天天是早出晚归。

    顶着星星出去。

    踩着月亮,回来。

    沈南川是不管多晚,都会在军区大院门口等着她回来的。

    当然,县城到镇上的车子最晚也就是五点半发车。

    等到了镇子上,再回来。

    最迟也就是九点左右。

    这个时侯,沈南川则是会把沈一一托付给马家那两个孩子,或者是江家那边。

    自己则是直接去镇子上头接人。

    对于这一切,顾海琼是都默默的记到了心底深处。

    她想,或者,就是沈南川这么一滴又一滴,一声不响的做着这么多的事情。

    却从不曾在自己面前多说什么。

    就一声不吭的按着他所以为的那样做……

    然后,才会让自己这颗有些淡漠的心最终开始接受他?

    想和他一家几口就这样永远平静自在的生活下去?

    腊月十三。

    顾海琼和黄干事合作的那一批印刷制品全都运到了镇上的小餐馆。

    她不想直接弄到军区大院里头。

    进进出出,好像显的她有多么的特殊、高调一样。

    东西一到家,质量数量都核过一遍。

    顾海琼二话没说把钱就给了黄干事。

    黄干事倒是很高兴,“小顾啊,不用那么急的,我知道你忙的紧,缓个一两天也没事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

    但是顾海琼心里头却是清楚,要是自己不赶紧过来结。

    说不定眼前这位黄干事这两天晚上的觉都睡不安稳!

    “那,黄干事您忙呀,我就不打扰您了啊。”

    “行,那我就不送了。”

    说着不送,黄干事却还是站了起来。

    他看着转身要走的顾海琼,再三迟疑,“那啥,小顾呀,以后还有啥可以合作的,你尽管来找我……”

    黄干事这话说的有些不顺畅。

    顾海琼听的倒是有些诧异,竟然主动说还想着合作?

    被顾海琼诧异的表情给误解。

    黄干事脸一下子涨红了,“那啥,我,我不是为了自己,咱们,咱们军区这边的资源其实也没那么多……”

    他这样一解释。

    顾海琼自然是明了。

    而且,她也赶紧开了口,“黄干事,我真的没想过您是为了自己。”

    “您不是那样的人。”

    这话顾海琼说的是真心的。

    在现在这年头,是,军队里头肯定有那么一两个的蛀虫什么的。

    可是哪个地方没有这种人啊?

    但是,如今的社会发展的没有那么快。

    各种的社会陋习什么的还都没有真正的蔓延开来。

    所以,军区里头的人大多数还是比较纯朴的。

    哪怕就是那些嫉妒眼红她的军嫂们。

    也不过就是在背后里头暗自嘀咕几句,像朱团长太太那样真的背后下黑手的。

    真没几个。

    特别是这些军人。

    一个个的是真的想着保家卫国的。

    哪怕是再往后推那么些年。

    社会发展的再厉害,人们的心思再怎么现实和惨忍。

    可是,这些军人在顾海琼的心里头,永远还是好的多,值得尊敬的多!

    爆出来的料再怎么不好。

    抗洪救灾的是他们,抢险救人的是他们。

    地震救援的,是他们!

    这些军人,永远都是站在人民的最前线!

    用他们或年轻或坚实的身躯和肩膀帮着老百姓遮挡风雨,带去生的希望!

    这些,正因为顾海琼心里头清楚。

    所以,她对于军人,打从心底深处有一份尊敬!

    此刻看着黄干事因为这么一点钱而面红耳赤,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心里头叹了口气,“黄干事您放心吧,以后要是可以,我很希望咱们还能合作。”

    话虽是这样说。

    但顾海琼却是觉得,这合作,怕是有点困难喽。

    倒不是她不想。

    而是她觉得,自己真的不会再想着动用和军区这边资源有关的人脉什么的了。

    免得到时侯没事也落得一身的不是!

    还有一个就是,她这春联的事儿,估计也就是今年一年!

    镇上。

    王大妹和张兰几个人帮着顾海琼点数,记账作批发。

    要说起来,王大妹是最早和顾海琼一块折腾这些事情的人。

    不管是餐馆还是弄这些春联。

    如今,她眼看着这一大车的春联就被堆放在屋子里头。

    然后陆续有人过来批发,给钱。

    而她们几个需要做的就是点数,核查,对账。

    然后就是收钱。

    记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着不远处放钱的口袋。

    王大妹觉得自己好像和作梦一样。

    就这样,真的坐在家里头就能赚钱了?

    腊月十六的中午。

    送走了最后一批赶过来批发的人。

    王大妹扭头看着这一车子的春联好像去了有一半之多。

    她忍不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扭头看了眼坐在身边的张兰,“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张兰白了她一眼,伸手在她腿上拧了下。

    疼的王大妹哎呀一声,“你还真的掐啊,哎哟,疼死我了。”

    “这不是你让我掐的吗?”

    张兰看着她笑,“怎么样,感觉到疼了没有,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

    “真不是在做梦。”

    王大妹拍着自己的大腿,一脸的兴奋,“哎哟,没想到啊,咱们坐在这里也能赚钱了。”

    张兰看着她傻乐的样子摇摇头没出声。

    赚钱的是人家小顾。

    不是坐在这里查账点数记帐数钱的自己两个人。

    不过,想想这一两年她跟着也挣了不少。

    家里头的生活可是因为自己拿回家的这钱而改善了很多。

    张兰的心情也就平复了下来。

    有什么好想的呀。

    谁让自己的脑子笨,想不出这么多赚钱的主意?

    而且,张兰自己也得承认,哪怕是她看到了,想到了,要不是有王大妹这么个敢冲敢闯的。

    估计她也不敢轻易迈出这一步的。

    更何谈是自己弄这些东西?

    人家小顾后头有个无条件支持她、相信她的沈团长。

    自己背后可没有!

    小镇上这边顾海琼是直接交给了王大妹两个人。

    不管是收钱还是往外头批货什么的。

    她是全部放权!

    至于她自己?

    则是完全把注意力放到了县城这边。

    和她最初知道钱伟上头有人找他,把那印刷机器收回去的时侯一样。

    机器卖没卖的顾海琼是不知道。

    可是,她却是知道,县城里头出现了几家卖春、福字的!

    面对着顾海琼,钱伟觉得自己很是不好意思。

    “小,小顾呀,这事儿真不是……真和我没关系……”

    “我我也不知道对方会做这个。”

    钱伟越说越觉得心里头懊恼。

    那些人,怎么能这样啊。

    这些东西可是人家小顾先弄起来的啊。

    你们要是真想卖,你们倒是和人家小顾说一声啊。

    这不过份吧?

    可是他们一声不响的把人家的买卖给截了过去。

    而且,之前还吓唬自己……

    他是越想越觉得心里头憋着一股子的火儿。

    没地方发。

    对着顾海琼吧,又觉得不好意思,都是他的错。

    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唐三丫可是为了这事儿这几天没少劝自己男人。

    事情都这样了,你再憋气有什么用?

    再把自己给气坏了。

    照着她的意思,还不如以后好好做事,咱们尽心尽力的给小顾做事。

    不是在这事儿上咱们对不起人家小顾么?

    那咱们就弥补。

    在别的事情上弥补回来好了。

    钱伟听了进去。

    可是,心里头还是不自在呀。

    最开始的时侯,顾海琼是清楚钱伟心里头不舒服。

    但没想到他会纠结那么些天。

    而且还成了个心结似的存在。

    直到唐三丫找到她。

    面红耳赤的求她去劝钱伟的时侯。

    忙的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的顾海琼才晓得这事儿竟然成了钱伟的心结儿?

    这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再一想钱伟这性子,她也就不觉得有什么。

    所以这天中午在忙活完一阵过后。

    她特意找到了钱伟。

    “钱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机器的事儿很不好受?”

    顾海琼看着一脸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钱伟,选择了单刀直入。

    “其实,你并不用这样想的,他们这样做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儿。”

    最初她弄这个的时侯,想的也就是赶个早儿。

    就前头那么两三年的工夫。

    事后等到别人都反应了过来,越来越多跟风的人存在。

    这东西本来就薄利。

    人一多,市场却就那么些个地方……

    不会赚什么钱的。

    只是她没想到,有人竟然和钱伟多年没怎么联系的领导联系起来。

    还从中间截了她一回胡。

    最初的时侯顾海琼听到这事儿自然是有些生气的。

    不过,后来冷静下来,她也就觉得没什么。

    这人啊,谁不是自私的?

    她看着钱伟笑道,“其实,就是没出这么一回事儿,我也是打算最多明年再做一年,说不定明年都不会再继续,所以说,钱大哥你真的没必要因为这个而自责……”

    “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县城弄这么一个批发点吗?”

    “为什么?”

    钱伟有些憨厚的摇摇头,他不知道。

    “因为,我想隔应下那些人啊。”

    顾海琼笑盈盈的,语气平静而自然,听的钱伟先是一怔。

    接着他就反应了过来。

    顾海琼嘴里头说的那些人,应该是指买了机器直接印春联的人。

    想通了之后,钱伟更加担心了起来。

    “小,小顾,万一把那人给惹急了……这样不好吧?”

    在钱伟的心里头,那可是领导啊。

    当领导的,可都是大人物啊。

    能接触到领导。

    能和领导搭上关系的,肯定也不是什么一般的人啊。

    小顾她一个女人家家的。

    还是不好惹这些人吧?

    他看着顾海琼,想多劝几句,“其实,你刚才不是说了明年都想放弃了吗,这事儿,不如就随着他们去……”

    说出这话的钱伟就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只是,除了这样,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顾海琼。

    这都过了大半辈子的日子。

    他就是那个在生存温饱线上挣扎的小人物。

    一只蚂蚁似的。

    现在,他更是发觉,自己竟然连人家小顾这么个女人都不如!

    对上那些所谓的领导什么的。

    他更是担心啊。

    即替顾海琼担心,又替自己的以后忧着一份心:

    现在的他可是一家人的花费嚼用都着落在了顾海琼的身上。

    估计,从来没有这一刻的希望,顾海琼这个女老板好好的,最好这餐馆能永远的开下去。

    钱伟觉得自己也不想着赚钱什么的。

    能让他养家糊口,能让两个孩子读书,给媳妇一个月买点药就成。

    要是顾海琼知晓他此刻的想法。

    肯定会不置可否的一笑:

    看看,这无论多么老实可靠的人,临了临了,真的到了利益当头。

    这最后选择的,还不是自己,以及自己一家吗?

    他想的是自己家的日子。

    想的是餐馆能开下去,能让他家日子好过。

    却不曾想餐馆赚钱,让她也赚钱?

    人心,而已。

    “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不知道这些的顾海琼只是歪了下头,笑呵呵的,可那眼神却是看的钱伟心头发毛。

    “都是卖东西嘛。”

    “难道,这市场上还能被他们给全包了?”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独占这么个市场。

    只是,被人在中间用这种方式截胡。

    顾海琼认。

    但是,认了,忍了,不代表她心里头痛快呀。

    她用自己的方式给自己出口气。

    不行吗?

    钱伟,“……”他只是担心顾海琼,觉得没必要特意和对方扛上。

    “你前几年不都是在几个镇子,还有村子里头吗?”

    “是啊,不过,这不是打算明年不做了嘛,所以,今年能多卖点就多卖点喽。”

    顾海琼知道钱伟的性子。

    不打算和他再多说。

    只是看着他直接道,“钱大哥,放心吧,我心里头有数。”

    钱伟也不好多说什么。

    只是和顾海琼谈了这么一回之后。

    他明显是解开了些心结,可人却是又添了桩心事啊。

    对于自家男人这个样子。

    唐三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还好,随着马上就是年节,事情越来越多。

    钱伟的注意力也被转移。

    看的唐三丫欣慰起来:看来,这忙碌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大年二十三。

    这天是周末。

    顾海琼已经有一星期多没好好陪女儿。

    因此,昨天晚上她是被沈一一委屈可怜的小眼神看的,心虚的不得了。

    想也不想的答应第二天在家里头陪着她。

    晚上睡觉。

    生怕她妈跑了的沈一一那是直接抱着顾海琼的手臂不放。

    哪怕是睡着了呢。

    顾海琼只要一动,她立马就睡不安稳了起来。

    看的顾海琼心酸不已。

    早上六点不到。

    她习惯性的睁开了眼。

    看了眼窗子外头黑漆漆的天空,顾海琼下意识的就想起床。

    然后,她这边身子才稍稍一动吧。

    沈一一唰的一下子睁开了眼,“妈妈……”

    顾海琼,“……”

    她只能故意装做随意的翻个身,“怎么了,妈妈翻个身,天还没亮呢,你再接着睡会儿。”

    “妈妈答应你了不走,真的。”

    “一一乖啊,再睡会儿。”

    “嗯,那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小丫头的后背,顾海琼就那么静静的躺着。

    陪着小丫头。

    然后,她就听到沈一一不知不觉睡过去的轻浅呼吸。

    又持续了半响。

    她才轻轻收回有些发酸的手。

    坐起身,小心冀冀的下地。

    屋子外头。

    沈南川看了她一眼,“你要是有事儿就去,她一个孩子,有我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

    可那语气吧,嗯,怎么听着怎么是觉得那么的勉强呢?

    顾海琼抬头看了眼沈南川。

    顿了下,突然开口道,“我最近,是不是真的冷落了你和一一?”

    “没有。”

    沈南川想也不想的摇头。

    开啥玩意呀。

    自家媳妇干的那可是正事儿。

    嗯,是正事儿,他就得支持嘛。

    而且,他可是男人。

    怎么能时不时的就想着粘自家媳妇呢?

    所以,沈南川是想也不想的否认,然后,就在顾海琼挑眉正欲再问的时侯。

    沈南川悠悠然平静的声音响起来,“不过咱们一一也就是个孩子,是想着能时刻看到自己妈妈的,不过媳妇你放心吧,这孩子嘛,粘人的时间统共也就是这么几年,她这都四岁多要五岁了,再等上个两年的,到时侯不管媳妇你在外头做什么,出去几天,我想她都能懂事的接受的。”

    顾海琼,“……”

    她扭头,吡牙冲着沈南川狠狠剜了一眼。

    有这么劝人,让人安心的吗?

    依着她看,这男人就是故意的!

    故意用一一来把自己往家里头栓。

    然后,他却是一脸无辜、我全心支持你的狡猾模样。

    想到这里,顾海琼冲着沈南川哼哼两声,“大狐狸!”

    然后她扭头去了外头弄早饭。

    不想再再这个男人!

    背后。

    沈南川嘿嘿一乐,自家媳妇,好像看出来什么了?

    不过他不管,反正他啥也没说!

    嗯,他就是什么都没说,他就是支持自家媳妇的。

    无条件支持!

    沈一一是七点半醒过来的。

    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身边是空的。

    然后一扭头。

    外头天光大亮啊。

    太阳刺眼。

    坐在床上的沈一一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

    哭的嗷嗷的。

    小脸儿都花了。

    沈南川刚好在外头,赶紧走进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哭什么呢?”

    “妈妈,我要妈妈……”

    哪怕沈南川平时再怎么得小丫头的欢心。

    可是妈妈呀。

    这地位,嗯,很多时侯不是一个爸爸的身份就能撼动滴。

    所以,沈一一直接把沈南川拿过来的衣裳给丢到了地下。

    “不穿不穿,我要妈妈穿。”

    “我就要妈妈穿。”

    沈一一哭的一抽一抽的,“妈妈答应我的,她说话不算数……”

    “呜呜……”

    “呜,她都有好些天没陪我,没去接我送我了……”

    “妈妈不要我了。”

    “呜呜,我,我再也不要妈妈了,坏妈妈……”

    一边扯着嗓子哭一边使劲儿的尖叫。

    因为情绪激动,小脸通红。

    到了最后,甚至把被子给踹了起来。

    满床打滚的哭。

    沈南川的眉头紧紧拧着,“一一,你妈妈她没走,她就是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骗人。”

    “爸爸骗人。”

    “你之前也说,妈妈很快就回来的。”

    可是每次妈妈回来她都睡了。

    等她醒了,妈妈又不在了……

    “我讨厌妈妈,也讨厌爸爸,你们都骗人。”

    “说话不算数。”

    听着自己女儿的指责,站在屋子外头的顾海琼紧紧的咬着唇。

    半响无语——

    她这么的急切的想要挣钱,想要让自己手里头多赚钱。

    到底是为的什么。

    或者是,想证明些什么?

    这一刻,她有些怀疑自己的所为。

    真的,值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