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安童司振玄〕〔我把聊斋带给全世〕〔抗战之烽火漫天〕〔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奶爸至尊〕〔九零美发人生〕〔我的首席翻译老婆〕〔骄记〕〔豪门重生之悍妻当〕〔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玄天龙尊〕〔水墨云清〕〔世纪第一宠婚:吻〕〔御用狂兵〕〔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镇魂风云录〕〔王牌大高手〕〔都市终极魔少〕〔雪落关山〕〔千亿爹地宠妻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199章 不同意呀
    “六十块。”

    沈南川语气平静,似是根本没看到沈北军的吃惊和诧异。

    他甚至还当着家里头这几个人的面儿算了一笔关于在老家吃食花用的账。

    反正就是零零总总的。

    甚至还包括买一些吃食之类的。

    最后,这六十块钱竟然还有余!

    他笑着看一眼屋子里头几个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的人,一扬眉,“这些东西的价格可都是我亲自去县城市场问过的,一我没有讲价,二来,这里毕竟是县城,等到镇子上村子里头,这又能多少的省上一些钱……”

    “爹,娘,你们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外头市场上问问这个菜价什么的。”

    “哥你怎么能这样啊,这些钱够干什么的?”

    “我都说过了,你拿五百……”

    “没有。”

    沈南川是想也不想的摇头拒绝。

    他看着沈北军眼神幽幽,“五百块,我是养咱爹娘呢还是连着你们一家三口都一块的养?”

    “沈北军,你自己混吃等死我不想管你。”

    “可是麻烦你别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别把我当个傻子来对待。”

    他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啊。

    竟然给五百?

    也真愧他是狮子大开口的说!

    “那不干,这事儿我不管,这家我不分。”

    沈北军头摇的波浪鼓一样,看着沈南川反正就是一句话:

    要不你给我五百块钱。

    要么,这个家就不分!

    “当真不分?”

    “不分!”

    沈北军想也不想的点头,一脸的坚定。

    就是不分!

    他哥还能真的打他一顿不成?

    就是坐在病床上的沈爸爸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当然,他没想是小儿子和自己老伴说的那样让大儿子每个月拿个五百块回来。

    可是,这五百没有,怎么可能一百两百也没有?

    六十块钱啊。

    说起来瞧着像是挺多的。

    可是架不住……

    沈爸爸的眼神在沈妈妈和沈北军两口子的身上扫过去。

    心里头叹了口气。

    有种无力感:

    两个儿子,他怕是一个都管不住了吧?

    “爹娘,沈北军说不分家,那也行,这欠条上的钱可是他打给我的,还有他按着的手印呢,那也就是说符合法律程序的……”

    “你,你想要做什么?”

    “放心,怎么着你也是我弟,不到最后我是不会去告你的。”

    “只是呢,我现在告诉你这件事情,是想和你说,以后,这些钱,咱们就慢慢的抵。”

    “哦,对了,先就从我往家里头每个月寄的钱里头来抵消吧。”

    “不过这钱有点多,估计得有个几年才能抵的完。”

    沈南川类似自言自语的算了几下。

    抬头看着沈妈妈和沈北军几个人直接道,“这次我回去后就会调离原岗位,我会从我每个月往家里头寄的钱里头把这些钱扣出来,直到扣完,到时侯我会往家里头再继续寄钱的……”

    “也就是说,往后几年,除非这个钱扣完,我才会往家里头寄钱。”

    “不过爹你放心,这次余下的医药费就当是我这个大儿子孝敬您的了。”

    他看了眼病房里头的几个人。

    起身要走。

    身后,沈妈妈不敢置信的尖叫声响起来,“沈南川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说,你这往后几年都不往家里头寄钱了,一分也不寄?”

    “对啊,不寄。”

    沈南川看着他妈脸上的愤怒。

    心里头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娘,你一直没和我说往年我往家里头打的那些钱都用到了哪,现在,明明你和我爹有两个儿子,可是你们是怎么纵着沈北军的?行了,这事儿我也不说了,这是你们自己的权利。”

    给了老两口的钱。

    他也就没想着再重新拿过来。

    事实上,他也拿不出来吧?

    就他妈这性子,估计也只有沈北军能从他这个妈手里头哄出点钱来吧?

    “现在,要么分家,要么就按着我刚才说的办。”

    他不想再这样闹腾下去了。

    站起身子,他看着病房里头的几个人,笑了两下,“你们好好商量吧,今晚这病房里头那么多人,想来也不少我一个,那我就回去看我媳妇女儿去了,她们可是心心念念想着我回去呢。”话罢,沈南川头也不回的离去。

    病房里头。

    沈妈妈几个人面面相觑。

    几个人的脸色都难看的紧。

    不过,打破这份寂静的却是沈北军。

    他啊了一声,满脸怒气的看向病床边上的沈妈妈,“娘,这事儿你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啊。我大哥他这简直是欺负人嘛他,爹,你刚才怎么也不说说他啊,哪里有这样分家的?”

    “不这样分那又怎么样分?”

    出乎沈妈妈等人意料的。

    沈爸爸突然朝着沈北军开了火。

    他黑着一张脸,看着沈北军,“你哥好歹的还一个月拿六十,六十能买不少东西了吧?足鸣我和你娘吃的好穿的好。他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的?”

    “爹你怎么能这样说,六十块钱够干啥啊,都不够给你和我娘买药的。”

    “呵呵,你这是诅咒我和你娘天天吃药啊还是怎么的?”

    “……”

    他爹这是做什么?

    怎么好好的对着他喷了起来?

    “你骂他做什么,你明知道北军他又不是这个意思。”

    沈妈妈不乐意了起来。

    瞪了眼沈爸爸,“你好好的别老是骂他啊,再说了,他说的哪点错了?”

    “咱们这个大儿子啊,他现在就是变了啊。”

    变的连她们这对爹娘都不想认。

    不听话。

    可是,沈妈妈尽管再气愤,但是面对着这样强势的沈南川。

    她是还真的没辄儿!

    最后,只能苦瓜着脸看向沈爸爸,“老头子,你说这事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依着他吧。”

    这个家啊。

    瞧瞧现在这个样子,分不分的也没啥区别。

    “这怎么能行?”

    “他可就拿六十块钱啊。”

    这点钱够干啥的?

    “你现在一个月拿几块钱不也照样过日子?”

    “还有,你要是不同意,以后这一个月几块钱可就没有了啊。”

    沈爸爸心里头门清儿,刚才大儿子说的那些话。

    都是真的!

    他说要是不分家,那以后不往家里头寄钱那肯定就是真的不寄。

    甚至,他说回去就调离自己原来的岗位。

    是怕自己这个老伴再跑过去胡闹吧?

    看看,大儿子这是把自己所有后路都给堵死!

    他把这些分析给病房里头的几个人听。

    最后,沈爸爸看着有些傻眼的沈妈妈竟然还难得的笑了笑,“这事儿就是这样的,要怎么做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说了也不算。”最后这句话沈爸爸说的虽然带着不少的赌气成份,可他说的却也是事实。

    家里头,沈妈妈说了算啊。

    当然,看似自己这个老伴儿说了算。

    事实上吧。

    他这个老婆子啊,就是被自己小儿子牵着鼻子走的。

    不过这些,他说出来也没有罢了。

    沈南川回去招待所。

    顾海琼还觉得挺意外呢。

    “你怎么没在医院里头待着?”

    她看着沈南川有些奇怪,“小玲来了,你怎么也回来了?”

    这行事风格。

    不像是沈南川干的事儿呀。

    “嗯,今晚沈北军他们一家都在那里。”

    听着这话,顾海琼忍不住笑了起来,“不会是你娘把你给赶回来,说有沈北军就行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

    顾海琼觉得,她这个婆婆可真的是脑子里头装的……

    嗯,全都是屎!

    “没有。他们要让我带他们来招待所,我没带。”

    沈南川在刚才回来的路上就拿稳了主意,之前病房里头的闹剧不能瞒着顾海琼的。

    所以,趁着顾海琼这么一问的当。

    他直接把自己之前在病房里头提分家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却没好意思开口说他娘和他弟想要一个月让他出五百块钱。

    “沈北军不会同意的。”

    就沈北军那性子。

    再加上一个孙晓红。

    怎么可能会把照顾和赡养沈爸爸沈妈妈的担子扛在肩上?

    “不养也没事,那我就一分钱不出。”

    沈南川的语气说的自在极了。

    倒是让顾海琼有些好奇,“你这话说的,到时侯你就不怕你们家那个老太太和你闹腾?”

    闹腾?

    那她也得找的到他人!

    不过,这些话沈南川却是没和自家媳妇说。

    只是有些歉意的开了口,“家里头的钱我没经过你同意,就直接和他们说,以后每个月给寄六十块……”

    “媳妇,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顾海琼斜眼睇他,“哟,这会儿想起自己家里头还有个媳妇,还有个闺女要养了?”

    “一直记着呢。”

    沈南川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

    走过去,伸手握住顾海琼的手,语气是从不曾有过的认真,“我这半年的工资翻了差不多两倍,再加上津贴,足够咱们家自己用的。当然,和媳妇你赚的钱肯定不能比。”

    身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一心想着保家卫国,养家养媳妇孩子的男人。

    沈南川想要承认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不如自家媳妇赚的钱多。

    脸上有点烧的慌。

    不过,这是事实。

    可不是他不想承认或是否认就不存在的。

    看着顾海琼,他一脸的认真,“我是想着就家里头这几个的性子,咱们以后能不回来就不回来,这钱我也是尽量的拿……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想办法多挣钱回来的。”事实上就像他们这些军人,虽然工资基本是个死的,可有时侯出任务什么的,都是有奖励的。

    这些钱以前他基本都没支取过。

    自然也就没算过自己得了多少的奖励金。

    他都是直接就让江政委转为了团里头的后勤资金……

    以后,他还是和江政委说一声,把这一部份钱拿一些回家。

    没办法,他现在一家三口,和一个人不一样啊。

    “行了,你说出去就说出去了。给了六十不是还有一百多二百的嘛,够我们娘俩花用了。”

    顾海琼这说的是真心话。

    她本来就不怎么爱花钱,沈一一这才上幼儿园呢,更花不了几个钱。

    而且幼儿园都是免费的。

    除了吃喝,基本没用到钱的地方似的。

    “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吗。”

    要是真的能用一个月这几十块钱买老家的清静。

    顾海琼是真的同意。

    可惜。

    她看了眼沈南川,有些迟疑,“是不是他们没同意?”

    “嗯,不过我和他们说了,要是不同意,那就用这个抵。”

    他把沈北军亲自按的手印的借条递给自家媳妇,眼里头全是笑意,“要是明天真的这事儿不能成,那回去以后就先不往家里头寄钱,看看他们怎么说。”他觉得以着他娘那性子,估计,不禁吓吧?

    要知道一个月六十块钱。

    和一个月一分没有。

    谁都会知道怎么选啊。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夜已深。

    沈南川站起了身子,“你和小玲还有一一睡没问题吧?”

    “没事,你再去开一间房吧?”

    “你不用管我,我出去凑合一晚就行。”

    以前出去执行任务。

    哪里没有睡过?

    只是他身侧的顾海琼听了这话却是忍不住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伸手拽住他的手臂,“不缺这一间房的钱。赶紧去。”

    “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去找服务员说去?”

    “可别,外头可冷着呢,我去就行。”

    沈南川刚才回来的路上可是灌了一肚子的冷风。

    这会儿耳听着外头的风声越来越大。

    哪里舍得让自家媳妇大晚上的再跑出去外头?

    “我去我去。”

    “真的去,不是哄我?”

    “真去。”

    沈南川举着手,就差赌咒发誓了。

    他看着顾海琼突然就笑了起来,“我入党时就这么宣誓的……”

    听到他这话。

    顾海琼也不禁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

    沈南川走了出去。

    顾海琼坐在椅子上没有第一时间回床上去睡觉。

    脑海里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乱哄哄的。

    理不出头绪来的那种。

    门外。

    再次响起沈南川压低的声音,“媳妇,你睡了没?”

    “没有,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顾海琼还以为他忘了什么东西呢。

    打开门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南川。

    手里头还拎着一串钥匙。

    “过来和媳妇说一声,喏,这是房间钥匙,就在这屋的隔壁。”

    他眸光灼灼的盯着顾海琼,眼里头全是情意。

    又好像是在说,瞧,我没骗你吧?

    顾海琼脸庞红了一下。

    白他一眼,“钥匙拿到了还不赶紧去房间睡觉去,还是说,你一点都不困?”

    “要是不困的话就去大街上跑操去。”

    沈南川委屈,“媳妇,我刚才说要出去凑合一晚的,是你不肯……”

    “滚。”

    把门关上。

    听着沈南川的脚步声消失。

    听着隔壁房间门响起来,又关上。

    顾海琼的眼底闪过一抹的笑意。

    回到屋子里头。

    她躺在床上,扭头就看到自家女儿憨态可爱的小脸。

    睡的正香呢。

    粉嘟嘟的唇嘟起来,还咂巴了两下嘴。

    然后,小家伙一个翻身。

    动作极是娴熟的抬腿,小腿小脚的在半空中踢两下,蹬两下。

    被子整个被她完全丢了出去。

    估计是觉得身上没有碍事的东西了。

    小丫头再次翻个身,满意的继续睡。

    顾海琼却是看的哭笑不得。

    这丫头,这论踢被子的速度,估计得成冠军了。

    小心冀冀的把被子给她盖上。

    沈一一立马身子又挪动了起来,是真的嫌被子碍事。

    顾海琼只能轻轻拍着她。

    直到小家伙彻底的睡熟。

    其间沈小玲都被惊醒了一回。

    顾海琼让她赶紧接着睡,自己把沈一一哄睡以后也不知何时沉沉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

    天空竟然难得的飘起了小雪。

    沈一一向来是醒的最早的那一个。

    六点刚过就咕噜坐了起来。

    然后就是用各种的法子去捣鼓顾海琼起床。

    事实上不用她去喊。

    每次在她醒过来的时侯顾海琼也几乎都醒了过来。

    不过就是没睁眼。

    想看看这丫头会怎么做,做什么罢了。

    这会儿小丫头的手才往她嘴边伸。

    她张嘴吧唧把小家伙的手指咬到了嘴里。

    还轻轻在她手指上磨了两下。

    逗的小丫头咯咯直乐。

    沈小玲也被两个人给惊醒。

    她穿好衣服下地。

    就看到门外竟然是一片的白。

    呀了一声,“嫂子,下雪了。”

    “下雪了?”

    那她们明天不是就走不了了?

    心里头转了两下,顾海琼没把这话说出来。

    她只是把整个坐在她身上的沈一一给拽下来,自己坐起身子,“一一,外头下雪呢,你要不要起来出去看看?”

    “好啊好啊,去看雪。”

    “去看去看。”

    沈小玲下意识的想拦着,“嫂子,外头多冷啊,再冻坏了一一……”

    不过话在这里她也就反应了过来。

    她嫂子在有些事情上,对自己这个侄子其实还是挺纵容的。

    就比如下雪看雪打雪仗这事儿。

    自己可是说了不止一回。

    顾海琼却每次都是笑呵呵的听了,回头仍旧把沈一一给放出去。

    用她的话那就是,孩子时侯不玩,什么时侯玩呀。

    沈小玲也不知道说好啥。

    而且,她竟然觉得自己嫂子的话好有道理!

    “姑姑姑姑,堆雪人,堆雪人啊。”

    听着自家侄女脆生生的声音。

    沈小玲却是笑起来,“一一,这雪太小,哪里能堆雪人?”

    她把沈一一抱起来。

    让她隔着窗子朝外头看,“你看看,这才一点点雪呢,一踩就没了。”

    “这样子的雪太少,不能堆雪人的。”

    “那要什么时侯才能堆啊。”

    “要到吃中午饭的时侯吗?”

    沈小玲,“……”这话,她没办法答啊。

    身后顾海琼给她解了围,“一一,你姑姑怎么知道雪会不会下大?”

    “过来把衣服穿好了,不然我一会不让你出去了啊。”

    沈一一乖乖的把手伸出去。

    头一扭,双眼亮起来,“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