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202章 不再忍耐(1更
    病房里头的骂声传出来。

    是沈妈妈。

    隔着紧闭的病房门,顾海琼不用看就晓得,沈妈妈骂的,肯定是沈小玲!

    不过那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她不是早就提醒过她,实在不行就找借口理由的跑吗。

    怎么就站在那里由着老太太骂?

    当然,顾海琼也就是想想。

    里头的人家可是亲母女!

    血浓于水呢。

    她心里头再怎么为着沈小玲好,再怎么觉得自己是对的。

    说的太多。

    万一沈小玲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儿?

    或者是,嫌她烦?

    这几年里头她对于沈小玲已经是问心无愧。

    该说的该做的该提醒的她都做了。

    余下的,也就看沈小玲自己能不能醒悟,以及立的起来。

    “爸爸,里面有人在吵架。”

    对于骂人吵架这些话,沈一一是真的不陌生。

    军区大院里头虽然住着的都是军嫂,可素质却是良莠不齐。

    素质不一。

    再加上三个女人一台戏。

    那么多的女人住在一块,磕磕碰碰的自然有。

    偶尔也会红脸,吵架扯皮的。

    这也幸好是军区大院。

    自己的男人都是军人,不敢动作太大影响了自家男人的名声啥的。

    不过私底下吵嘴相互看不顺眼这些肯定有。

    好巧不巧的,沈一一看到过呀。

    再加上有时侯去镇上,或是县城那边。

    这丫头见的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只是看了眼她爸,

    “爸,里头有人吵架。”

    沈一一瞪着大眼,一脸的好奇:

    这里也有人吵架啊。

    这人好大的声音!

    “爸,这人谁啊,她骂人呢,她说脏话!”

    就抱着沈一一在门口站了那么一下儿。

    沈一一已经凑到沈南川的耳朵跟儿前,对着她爸嘀咕和咬起了耳朵。

    听的站在父女两人不远处的顾海琼好笑又好气。

    不过,她舍不得凶女儿。

    只能冲着男人瞪眼:看看你娘干的好事儿!

    沈南川摸着鼻子苦笑了两声。

    伸手去敲门。

    不过他手才一碰到门上。

    那门被人从里头打开。

    露出病房里头的几个人:

    沈妈妈正伸手点指着沈小玲骂。

    沈爸爸半靠在病床上。他的另一侧床头,躺着孙晓红母子两个!

    而且瞧着那样子,竟然都是睡着的!

    这让站在病房里头的顾海琼看的大为奇观:

    母子两个可真厉害啊。

    刚才沈妈妈那么大的声儿,她们也睡的着?

    不过转而顾海琼也就恍然:

    沈大宝是不是真的睡着她不知道。

    可是孙晓红这个人嘛……

    应该,是装的吧?

    再看一眼沈妈妈,刚才她这么大的声音,估计也是故意的吧?

    呵呵笑了两声。

    这对婆媳啊。

    “大哥,嫂子……”

    沈小玲抬头看到门口出现的人,眼底闪过一抹欢喜。

    沈南川看了她一眼没出声。

    倒是他怀里头的沈一一,朝着她甜甜一笑,“姑姑。”

    “一一乖。”

    身后,顾海琼把沈一一牵到手里,“别乱动。”

    带着她和沈小玲站到了一起。

    “姑姑。”

    沈小玲朝着她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一一冷不冷?”

    “不冷的。外头好玩儿。”

    看着她双眼晶亮,一脸高兴的样子。

    沈小玲抿了下唇,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却也没再说什么。

    倒是沈一一,大眼古噜噜转了两下。

    突然往前走了两步,“你是坏人,欺负姑姑,大坏蛋!”

    女孩子脆生生的声音在有些沉默的病房中想起来。

    打破这一室的沉寂。

    “坏人,大坏蛋……”

    沈一一的声音还在继续。

    却是把她身边的顾海琼给唬了一跳,这孩子!

    赶紧伸手把人拽到身边,“一一,怎么说话呢,不能没礼貌。”

    “可是她是坏人!”

    顾海琼干脆伸手捂了她的嘴,省得这丫头再说出什么惊人气人的话来。

    沈妈妈脸唰的一变。

    眼神可凶了。

    扭头瞪向沈一一,“你个死丫头,我可是你奶奶,你是我孙女,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吗?”

    “肯定是你那个娘教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可怜的孙女儿呀,我就说怎么就和我这个当奶奶的一点儿都不亲……”

    “人家可是说过的,血浓于水啊。”

    “现在看来,哪里是孩子啊,都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顾海琼听着沈妈妈的指责,直翻白眼。

    这个女人!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惯了吧?

    闭着眼说话的吗?

    “娘,你什么时侯看到小顾教一一说你坏话了?”

    “你要是看到了,你和我说。”

    “她们要是做的不对,我媳妇孩子我自己来管。”

    “可是娘,你要是没听到,你别胡乱说啊。”

    “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沈妈妈被沈南川这几句话给气的,直翻白眼。

    她倒是想找出个啥地点啥的,说自己就是听到顾海琼教孩子说她坏话了。

    可是!

    想来想去,她还真的想不到自己该说哪里。

    没办法,人家顾海琼和孩子根本没和她住一块呀。

    多年不在家。

    这带着孩子回来还是和沈南川兄妹两人一块来的。

    哪怕是来医院。

    也都是在沈南川的眼皮子底下。

    她总得说个靠谱的吧?

    不然真的随口瞎编……

    这大儿子听了估计又得和她黑着脸的闹腾!

    所以,沈妈妈瘪着嘴动了两下嘴皮子,然后一声哼,把脸扭开了去。

    沈南川直接看向了床上的沈爸爸,“爹,分家的事情我已经和村支书说了……”

    “你,你咋就先说了?”

    沈爸爸怔了下,接着就有些不高兴,“这是咱们自己家的事儿,干啥子和外头人说。”

    “也不是什么外人。”

    沈南川语气平静,“村支书是我三叔,你和我娘不都说兄弟一家吗。”

    沈爸爸,“……”好吧,按着自家老伴说的,兄弟一家,枝村书是他亲弟,的确不是外人!

    这个大儿子。

    看来是铁了心的分家啊。

    他摇摇头,想了想看向沈南川,“你是真的要分家,不能改?”

    “我已经和三叔说好了,我们明天晚上的火车,我明天早上再回去一趟,去镇里把户口分出来。”

    “户口?”

    顾海琼本来靠在病房门口低声和沈一一说话的。

    听到这话也不禁诧异的看向沈南川,“什么户口?”

    “你和一一的,单独列出来。”

    最初结婚的时侯,他也没想过那么多,而且那次回来结婚隔天就有任务。

    他是紧急回的部队。

    所以,顾海琼的户口还是在顾家的。

    而一一的户口,则是最初他上户口的时侯挂到了沈家爸妈的名下。

    回来的时侯沈南川还没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现在……

    他对着顾海琼点点头,转头看向沈爸爸沈妈妈,“即然是分家,我们这一家的户口自然是要单列的,至于别的,你们要怎么样随你们。还有,我原定的条件不变,一个月三十块钱,你们要是能接受呢,那咱们就按着这样子的办,要是不能接受,嗯,那我明天就先回去,咱们以后再说吧。”

    反正户口他明天是一定要弄出来的。

    这次家里头这几个人的态度和所为,让沈南川觉得,这事儿呀,越快越早越好!

    “哥,三十块钱会不会有点少了?”

    沈北军心头有些不舒服,好嘛,他倒是好,嘴皮子一说,直接把爹娘就丢给他了。

    这以后是不是养老就全靠他一个人了?

    一个月就给那么丁点的钱……

    病房门口。

    顾海琼语气幽幽,“我们四个人在那边,一个月还花不了三十呢。”

    她说的自然是三大一小的吃饭和日常花用。

    偶尔还包括沈一一出去买点零嘴什么的。

    至于她两个店里头的花用……

    自然是不可能算到家里头这些花费上来的。

    要说起来,顾海琼还得多愧了沈南川的提醒。

    要不他,顾海琼都想不起来单独把那两个店面的收入做账。

    毕竟她弄那两个店铺,开头的想法一是觉得有点闲,二来也是真的想为家里头多赚点钱。

    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等再大一些,不管是上学还是别的。

    可她这个当妈的手里头却拿不出钱来?

    自己小时侯的日子,顾海琼一点都不想让自己女儿再重复一遍!

    而且,有着前世记忆的顾海琼吧。

    她比这个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晓得以后这个世界的发展方向!

    发展的太快。

    而在这其中,金钱,则成为了最为重要的一环!

    顾海琼不会觉得钱是万能的。

    可是没有钱?

    你却是寸步难行!

    此刻,她看着沈北军呵呵两声轻笑,“家里头菜可以自己买,油是自己榨的,别的物价什么的,也没飞涨吧,为什么在你嘴里头,三十块钱就不够两个老人一个月花用了?还是说,你不过是觉得,这三十块钱不够你们一家几口花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北军的语气有些不善。

    他看着顾海琼,眼底有着戾气闪过:

    这个家里头就是她在闹腾!

    要不是她,他哥的钱还月月往家里头寄。

    他们家里头的日子不知道过的多自在,他也不会和晓红三天两头的吵架……

    他瞪着顾海琼,冷笑了两声,“瞧着你这意思,我哥养我爹娘,你很不乐意吗?”

    “当儿子的养自己爹娘,你凭什么反对?”

    “都是你在背后给祸祸。”

    “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哥把他的钱都给你,让你一个人给花了吧。”

    顾海琼听着他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沈家这对母子啊。

    可真真是,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熟练到了极点!

    她甚至还扭头看了眼沈南川,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这人,可真是这一家子奇葩里头的一个好的!

    嗯,这样想想,她这运气还算是挺好?

    沈南川哪里不晓得自家媳妇想什么?

    瞪了一眼她。

    然后看向沈北军,“身为儿子,养爹娘自然是正常,可是,沈北军,你自己问问你自己,我那些年的钱,是真的都养了爹娘吗,怕是,养的最多的是你这个爹娘的小儿子,我的亲弟弟吧?”

    “当时一没有分家,二你也没结婚。”

    “那些钱我给了娘,她要花在你身上我也说不出什么来。”

    他现在就是说也说不出个啥来。

    就他娘那性子,还能从她手里把钱要出来?

    他摇摇头,“我也没图你一声好,更没图你心里头觉得我这个大哥做的不错,可是沈北军,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我养爹娘是应该,也可以,可是你?你一家三口,我没这个义务,更没这个必要。”

    以前他是一个人不在乎。

    现在他拖家带口呀。

    自家媳妇还那么会赚钱。

    他要是再不想办法努力挣钱养家养媳妇养孩子。

    不是成了吃白饭的了?

    被媳妇养?

    实在是有困难,或是情况特殊的时侯。

    沈南川不介意自家媳妇把她的钱拿出来用在这个家,用在女儿身上。

    可是他的钱都给了自己爹娘。

    连带着养他弟弟弟妹侄子一家……

    自己一家三口,却让自家媳妇赚钱来养?

    沈南川觉得自己脸皮没那么厚!

    想想都脸红!

    “爹,你的伤我已经端过医生,对方说恢复的很好,余下的就只是休养,再过个两天三天的就能出院,不过我是不能再待了……”

    “你不能待那你就走。”

    “让你媳妇,还有你妹留下来看着你爹。”

    沈妈妈心里头生气,说话都带着情绪,气呼呼的,“你有事儿,你媳妇不可能也有事吧?”

    “还有沈小玲,你爹都病了你不在家里头照顾你跑出去做什么?”

    “难道你就非等着你爹死了,你回来奔丧吗你?”

    沈小玲听着这话脸色一白,“娘,我没有……”

    就是病床上的都拧紧了自己的眉头。

    这老太婆。

    这是在咒自己?

    沈妈妈却是说顺了嘴,一时没留意这些。

    只顾着骂沈小玲痛快了,“你哥是军人有正事,你们两个女的不会有事吧,你们两个留下来看你们爹。”

    “我这一把年纪的人,老骨头都要散架了,这些天也累的够呛。”

    “我得回家好好歇两天去。”

    沈妈妈一脸夸张的扶着腰,“哎哟,我这两天的腰啊腿的,疼的啊,可厉害了,我这老寒腿也犯了……”

    听的顾海琼扑吃一笑。

    沈妈妈狠狠瞪她一眼,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硬是没理会顾海琼。

    “不行,她们两个都不能留下。”

    沈南川拧着眉头看向他妈,“你要是不想照顾我爹,那我就去找医生请个护士来看着好了,一天顶多花个一两块钱的事儿……”

    “那你就去找啊,反正我累了,我要回家歇着。”

    沈妈妈好像是在和沈南川赌气一般。

    反正就是一句话,我要回去歇着,我累坏了,我不要在这里了。

    其实,顾海琼在一侧瞧的想笑。

    自己这个婆婆在这里,她又能做了多少事儿?

    或者说不定她真的一个人回家去。

    沈南川给个护士点钱,让他们谁帮着照顾下啥的。

    沈爸爸还会更好受自在一些呢。

    “行,那这事儿就这样定了。”

    沈南川直接看向沈爸爸,“爹你放心,我一会和护士长说好,让她们盯着你这边。”

    “……”

    沈爸爸张了张嘴没出声。

    倒是沈妈妈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扭开了头,“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娘我现在连让你媳妇留下来照顾我和你爹几天都不行是吧?她一个女人家家的,不过就是在家里头看孩子,有什么事儿不能多待一段时间?”

    “哦,其实呢,一一现在都放在幼儿园,白天都不用我看的。”

    “所以,在你的想法里,那我就是一天到晚等着吃饭,什么事情都不做只花你儿子钱的混女人?”

    “你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儿子的钱以前都是给我的,现在都被你给花了。”

    “是啊,是给我花了,我承认啊。”

    顾海琼笑盈盈的,语气悠悠,慢慢的,一字字的盯着沈妈妈的脸开口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嫁给了沈南川,我就是他的媳妇,是他的女人,我花我自己个儿男人的钱,吃我自己男人的,我又没在外头偷人偷汉子,我做错了吗?没错吧?”

    一连两个‘没错吧’问出来。

    沈妈妈脸气的乌黑,“你……”

    “还是说,你是嫉妒我,嫉妒我有自己男人的钱可以花,可是公公却没赚到钱给你,你心里头不平衡?”

    “婆婆,你这思想有点危险,不利于你和我公公的家庭团结哦。”

    “这想法,要不得啊。”

    在场众人都听的无语,脸色各异。

    沈南川嘴角抽了抽:

    就知道自家媳妇对他娘的忍耐度到了极点!

    现在看着,果然是如此……

    沈妈妈气的全身直哆嗦,指着顾海琼的脸抖了半天,“你不要脸!”

    “我哪里有,婆婆,我不要脸这话是从哪里说起,我是给你们沈家丢脸了还是做什么对不起沈南川的事儿了?或者,我是给你儿子戴绿帽子了?都没有啊……”她一摊手,笑盈盈的,“婆婆,这话你不能乱说啊,你儿子会当真的,万一他当真,闹着和我离婚我可不就惨了?”

    “离了好。”

    “就该离。”

    沈妈妈气的已经是语无伦次。

    恨恨的盯着顾海琼,早知道,当年她就是选个瞎的瘸的也不把这个女人给娶进来!

    ------题外话------

    分家给钱,嗯,经过各位宝贝和我百度(虽然没有查出什么太有用的资料)后,看了看当时的生活水平,嗯,决定改成三十块钱一个月,前面的六十我会改过来的。所以亲们,等明天编辑会审核修改过的版本。你们就能看到是三十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