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万界仙帝〕〔巅峰制作人〕〔魔法师的位面旅行〕〔暗色之夜〕〔诸天剧透群〕〔星际奶爸〕〔逃婚王妃很逍遥〕〔极品狂妃,太子麾〕〔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极品小村民〕〔总裁宠妻有技巧〕〔都市最强弃少〕〔最强花都兵王〕〔我有一座冒险屋〕〔九龙拉棺〕〔一胎二宝:爹地追〕〔倾世血凰〕〔影帝重回十八岁〕〔快穿:我家宿主超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215章 晕倒了(2更
    被个外人用着震惊的眼神定定的看着。

    沈小玲的脸噌的通红。

    哪怕不用抬头呢,她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前不远处刘大宝灼热的视线。

    沈小玲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好像不受控制。

    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停!

    甚至,连呼吸都带着火热,烧的她嗓子眼生疼的那种。

    她呀了一声,一脸惶恐的转身朝着屋子里头跑了过去。

    再待下去。

    她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或者,整个人要被熔化。

    直到站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头,把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坐在床头的沈小玲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滚烫。

    外头,响起刘大宝和顾海琼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沈小玲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下意识的就想朝着屋子外头走。

    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她身上还穿着刚才的裙子呢。

    赶紧的停下脚。

    三五两下手忙脚乱的换下来。

    然后,她咬了下唇,又伸手在自己脸上胡乱搓了两把才吱哑一声打开门。

    院子里头。

    刘大宝正和顾海琼说话呢。

    其实他是被沈南川派过来拿个东西的。

    是他昨天放在家里头的。

    接过顾海琼给他的东西,刘大宝的双眸四处的扫。

    没看到想要见到的人。

    眼底飞快的滑过一抹失望。

    那丫头,竟然跑回屋子里头去了?

    正想着呢。

    不远处的小房间里头有开门声响起来。

    刘大宝几乎是唰的一下把头转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沈小玲依旧脸蛋红扑扑的走了出来。

    不过身上的裙子已经换了下去。

    一身寻常布料的衣裳,穿在她身上有些许的宽大。

    “小玲……”

    “刘,刘大哥……”

    沈小玲看着刘大宝,脑海里头想起门口的那一幕。

    有些不敢正眼看过去。

    顾海琼倒是没注意她们两个,只是笑道,“小玲,你帮我去送下大宝,我去给一一倒水去啊。”

    “啊,好,嫂子,我我……”

    她本来想说她去给一一倒水去的。

    不过抬头看到顾海琼已经转身走进了屋子里头。

    便把话这给咽了下去。

    扭头,对着刘大宝咬了下唇,她有些不敢看他,

    “刘,刘大哥,走吧,我送你出去……”

    “谢谢小玲。”

    刘大宝收回自己的视线,轻轻一笑,抬脚主动朝着门口走过去。

    身后,沈小玲磨磨蹭蹭的跟着。

    小院外头。

    刘大宝转身。

    就看到低着头一个劲儿朝前走的沈小玲。

    他心头涌起一股笑意,故意回头走了两步,停脚。

    然后……

    嗯,然后,沈小玲就一头撞到了他,怀里。

    “小玲,你走路都不抬头的吗,撞疼我了。”

    “啊,对不起,刘大哥对不起啊,没撞到你吧,哪里撞疼了?”

    刘大宝忍着笑,单手扶住沈小玲的手臂。

    抬眼,就看到眼前女孩子鼻尖一片通红,应该是刚才撞的。

    分明疼的眼泪都在打转转。

    要掉不掉的。

    可一听自己的话,就立马一脸着急忙慌的朝着自己看过来。

    担心自己哪里撞坏了撞疼了。

    他心头涌起一抹歉意:

    刚才,明明是自己想逗她一下的……

    “我没事,你忘了我是军人了啊,我这身子,可是铁打的。”

    他故意自夸了两句,然后才一脸担心的看向站在那里满脸不好意思的沈小玲,

    “你呢,撞哪了,是不是鼻子疼?”

    “没,没有,一点不疼。”

    “真的。”

    被刘大宝这么一看,沈小玲觉得自己全身那种怪异感又涌了上来。

    好像整颗心不受控制似的。

    扑通扑通的狂跳。

    “刘,刘大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

    沈小玲说完这话扭头就朝着屋子里头跑。

    看的身后的刘大宝想叫人都没来得及!

    他只能盯着她跑远的身影,半响后笑了笑,才转身离去。

    第二天是周一。

    一大早把沈一一送到学校。

    顾海琼直接回到了军区大院,在家里头洗洗拆拆的。

    冬天不穿的厚衣服该收拾的收拾。

    然后把屋子大扫除了一回。

    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大半天。

    中午的时侯沈南川也没有回来,顾海琼索性就一个人擀了些面条煮了吃。

    然后她躺在床上咪了一会。

    听着外头有动静声。

    睡的咪咪糊糊的顾海琼吓的全身一个激棱坐了起来。

    “谁在外头?”

    “媳妇,是我……”

    沈南川挑了帘子走进来,一脸的歉意,“吵醒你了?”

    “我回来放点东西。”

    沈南川看了眼顾海琼,突然皱了下眉头,“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好看?”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一边说他一边抬脚走了进来。

    弯腰。

    伸手轻轻抚在了顾海琼的额头。

    他的指腹满满的都是茧。

    带着些粗糙感,在顾海琼的额头上轻轻抚摸了两下。

    他蹙眉,“也没有发烧呀,是不是肚子疼?你,来例假了吗,我我去给你弄点红糖水……”

    这是顾海琼偶尔有回听院子里头的老大嫂说的。

    说什么女人在每月例假那几天,虚弱不说,有时侯还会肚子疼,全身不舒服。

    沈南川本来没想这些的。

    可这会儿看着顾海琼满是倦怠的脸,以及躺在那里神色焉焉的。

    他真的就是突然福至灵心。

    一下子想到了这个。

    想到自家媳妇肚子疼,而且还全身不舒服……

    沈南川心疼的不得了。

    同时也是满满的庆幸,幸好,他刚才回家一趟。

    不然的话,自家媳妇不得在床上躺一天?

    他这里转身就要走。

    结果,却被顾海琼给伸手拽住。

    “怎么了媳妇,你再忍忍,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顾海琼,“……”忍个屁啊,她什么都没有,没有发烧没来例假。

    她只是觉得有点累。

    所以就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

    然后,迷迷糊糊的以为家里头见了外人呢。

    被他给吓了一下!

    哼哼两声,她撇嘴,“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想喝白开水,你帮我去倒一杯啊。”

    “啊,好好,我这就去。”

    直到把水放到自家媳妇手里头。

    沈南川还一脸的不放心呢,“媳妇,你真的没有,不舒服?”

    “没有,真没有。”

    顾海琼白他一眼,“我刚才那是睡的半梦半醒的,被你在外头给吓的。”

    沈南川嘿嘿的傻笑,“那下次我尽量轻点呀,不吵你。”

    “行了,你不是还得回团里吗,赶紧回吧。”

    顾海琼不想再看他,直接朝着外头赶人。

    不过她起身想要下床的时侯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怎么发现你这段时间好像比平时忙了不少?”

    虽然吧,和平时的时间相差无几。

    毕竟平时沈南川就没几个时间是在家的。

    可是,以前在家的时侯没那么多事呀。

    现在这段时间倒是好,只要是家,有时侯半夜都得被人给叫过去。

    她看着沈南川,眼底闪过一抹忧色,“不会是又有什么任务吧?”

    “不是任务。”

    沈南川顿了下,看向顾海琼,“不过,这件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和你说……”

    “行行,这是你们的秘密,你赶紧滚。”

    动不动就拿秘密,拿部队纪律来打发她。

    可讨厌可讨厌的一个人!

    被自家媳妇再次嫌弃。

    沈南川只能摸下鼻子,“不过媳妇,我只能和你说,要是这事儿成了,是好事儿。”

    好事儿?

    顾海琼鼻子皱了下,翻个白眼,“行了,我也懒得猜你的谜语,你快去忙吧。”

    “那你记得什么事情都别做啊,外头那些衣裳什么的,你等着我回来再收。”

    “我等你回来收?”

    “估计得等到星星都给晒了。”

    这人自己平时什么时侯回家不知道吗。

    自己等他回来收衣服?

    沈南川,“……”

    “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

    等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彻底走出小院。

    顾海琼站在门口顿了下,半响后才默默收回眼神。

    脑海里头忍不住浮起刚才沈南川说的话。

    好事儿?

    能让沈南川说是好事的,只有那么几种情况:

    比赛得奖,出任务圆满胜利归来,军演大败对手。

    可是这几种都不构成什么保密的。

    而且,顾海琼最近也没听说有这几样的活动。

    抛开前头的几样。

    那么,余下来的也只有一种情况。

    事关沈南川自己。

    升职?

    接下来的半个月,沈南川是愈发忙的脚不沾地儿。

    沈一一自己都嘟囔,为什么看不到爸爸回家?

    顾海琼只能告诉她,爸爸在忙,忙完这段时间就好了。

    可是,这一段时间是什么时侯?

    或者连沈南川自己都说不清吧。

    再一次把因为早上起来又没看到沈南川而满脸失望的沈一一送到学校。

    顾海琼回头往家里头转。

    眼看着就家门口的时侯。

    遇到几个军嫂在说话。

    看到顾海琼,都笑呵呵的打招呼。

    其实大院里头的这些军嫂呢,说性子不好吧,肯定的。

    天南地北的,各有各的脾气和生活习惯。

    林子大了还什么鸟儿都有呢。

    更何况是人?

    但是,这眼看着大家在一起住了好几年。

    不是家人也怎么的比外头那些人有感情啊。

    再说了,部队可是时时把‘一家人’放在嘴边的。

    平时这些人,除非是真的彼此互相看不顺眼,或是有什么恩怨的,就比如顾海琼和朱团长杨连长太太那些人,这双方肯定是见面就脸黑呀,哪怕不直接争吵呢,那你看我我看你的,能顺眼?

    不针尖对麦芒的你刺我我刺你几句。

    也得明讽暗刺的酸对方几句呀。

    但除去这些人,顾海琼在大院里头平时的人缘还是比较不错的。

    一如这会儿。

    大家看到她走过来,都笑呵呵的打招呼。

    “小顾呀,这是去送一一了吗?”

    “小顾,不是我说你,你这阵子脸色可有点不好啊,别不是和沈团长闹别扭了吧?我可告诉你啊小顾,这男人啊,就不能惯,你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顿,看他以后还怎么敢欺负咱们女人,女人也是人,也能顶半边天的。”

    “是啊小顾,咱们主席他们可是说了的,现在男女平等。”

    顾海琼,“……”

    听着这些七嘴八舌的话,顾海琼表示自己听的挺想笑的。

    这些人劝人的方式还挺,嗯,可爱。

    “几位嫂子,我没事,就是最近觉得全身倦的很,一点不想动……”

    她看着几个人勉强笑了笑,“嫂子们在这里做什么呢,我看你们今个儿倒是聚的挺齐的?”

    “嘿,咱们这不是正在商量着下个月的义演吗?”

    “义演?”

    顾海琼最近是真的没什么心思去关注外头的事情。

    一来她是没那个体力。

    二来光忙着家里外头,还有沈一一都让她精疲力尽的感觉。

    这会儿被几个人一说义演。

    她整个人有点懵圈,“什么义演?”

    “就是听说来了支上头的文工团还有个啥明星的,来咱们这里巡回演出呢。”

    顾海琼,“……”这怎么能叫义演?

    她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几个人,正想再问什么。

    就觉得眼前一黑。

    身子软软的,朝着地下一头栽下去。

    “哎哎,小顾……”

    “小顾你醒醒啊,可别吓我们。”

    “哎哟,这可是你自己晕的,和咱们可没关系啊。”

    一群嘈杂声中。

    顾海琼彻底的陷入黑暗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时光深处的你我他〕〔妈咪,他才是爹地〕〔最强小白领〕〔重生之财气冲天〕〔重生之千金毒妃〕〔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天才医圣〕〔天阿降临〕〔我的清纯校花老婆〕〔我的师父是神仙〕〔我成了一条锦鲤〕〔像极了爱情〕〔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