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凡〕〔全国首富〕〔挣脱迷茫〕〔女总裁的贴身强兵〕〔武帝重生〕〔生死帝尊〕〔名门儿媳深深吻秦〕〔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金钱掌控〕〔点道为止〕〔横推三千世界〕〔木叶之最强肉遁〕〔重生王者归来〕〔奶爸小文人〕〔法师在东京〕〔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捡宝〕〔余生有你,甜又暖〕〔蜜蜜宠婚,总裁老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263章 有人推我(1更
    孙妈妈捂着胸口,“你赶紧和娘说,你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不是假的,啊?”

    她看着孙晓红,几乎要吼起来。

    可是又不敢大声儿。

    外面院子里还有沈妈妈母子几个呢。

    就怕让人家听到这话。

    到时候不得闹离婚?

    她们孙家可还不起那些聘礼钱!

    而且孙妈妈思想都是老一辈的,在她们这些人的想法中,女人怎么能离婚啊,要一辈子会被人瞧不起的,别说孙晓红,就是自己整个孙家,都会被影响啊。

    她可是还有儿子呢。

    而且儿子的事业才刚刚有点起色。

    万一因为着死丫头的事被影响到……

    这么一想,孙妈妈自然是坚决不能让孙晓红离婚的。

    “你给我老实点啊,好好的和人家北军过日子……”

    “这孩子对你不错了。”

    孙晓红撇撇嘴,没出声儿。

    “行了,你现在和我一块出去,好歹的都是一家人,是你婆婆,难道你还想一辈子不来往,想着你们婆媳两斗个你死我活的不成?”

    孙妈妈瞪着孙晓红,低声训着她,“你都结婚生孩子了,还想个啥?外头那些男的,他们就是哄哄你,你个没脑子的,谁还会真的要你个结婚生孩子的二手货啊?”

    “到时候你这事捅破了,你就是破鞋!”

    “要往前放放,可是要浸猪笼的啊。”

    “闺女啊,你就听娘的话,好好和北军过日子,啊?”

    孙晓红只是对着她娘撇撇嘴,“这会是为我好了,知道着急了?当初你们把我给卖了换我哥哥前途时也是为我好,都是为我好呢。”

    她这话说的阴阳怪气的。

    听的孙妈妈也是忍不住又气又怒。

    这死丫头。

    这是要和她这个当娘的算总账吗?

    “行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就在孙妈妈心头又气又急,又有点摸不清孙晓红的心思时。

    孙晓红撇撇嘴抬脚走了出去。

    外头。

    沈妈妈本来都要带着大宝回去的。

    一直和沈北军嘀嘀咕咕的。

    说的无非就是孙晓红这个儿媳妇的不好。

    沈北军眼尖,先看到西屋子里出来的孙晓红,眼一亮,“媳妇你醒了?大宝没事的,就是吓了一回……”

    孙晓红嗯了一声。

    就这么一声儿。

    顿时让沈北军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他噌的一下站起身。

    连身边的沈大宝都被他给放开。

    快步走到孙晓红跟前儿,脸上的笑,傻子似的,“媳妇,咱们回家吧?”

    孙晓红白他一眼,“那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啊,媳妇?”

    “还不给我去拿东西?”

    “好好,我这就去拿。”

    孙晓红冷眼看着沈北军走向另一个房间,她自己则是把沈大宝拽到了跟前。

    “怎么跑到河边去了?”

    “你是想吓死你妈我是吧?”

    孙晓红伸手在他脸上拧了两下,脸色有点黑,“不是说让你别去那边?”

    “不听话。”

    “妈,是有人推我的。”

    沈大宝这话一出口,孙晓红的脸唰的冷了下来,

    “谁推的你?”

    “和妈说。”

    “妈这就带你找人去。”

    可惜,沈大宝只是摇头,“我,我在后头没看到……”

    “你……蠢死了。”

    孙晓红瞪了他一眼,又拉着沈大宝问了几句。

    确定他是真的记不得没看到人。

    这才又伸手在他脑门上戳了几下,“笨蛋。”

    不过,虽然骂了自己儿子。

    可是心里头却是把这事儿记了起来:

    敢把她儿子往河里头推?

    回头她非得找出来,和这人没完!

    小半个小时后。

    孙爸爸慢腾腾的回到家。

    看着坐在院子里头发呆的自家老伴,他挑了下眉,

    “你这是做什么呢,怎么的,想啥呢?”

    “没什么,你回来了?”

    “还没吃饭吧,我帮你弄点吃的。”

    孙爸爸点点头让她自己去弄。

    他则坐在小马扎上自己给自己倒了半杯二锅头,也不搭什么菜。

    直接端起来。

    滋溜就是一口。

    等到孙妈妈把热好的饭菜端出来。

    孙爸爸这边已经是半杯白酒下了肚。

    “又喝那劳什子的东西,整天喝这马尿。”

    “哪天喝死你。”

    孙妈妈气的想伸手去夺,却被孙爸爸绕开了去。

    瞪了她一眼,“你知道个啥?”

    “来来,你也坐下来,陪我一块喝点儿。”

    “好事儿,大好事啊。”

    孙爸爸对着孙妈妈招手,“你过来,我和你说,咱们儿子的大事就要成了。”

    他这话听的孙妈妈眼皮子一跳。

    “啥,真的?”

    “真成了?”

    孙妈妈也顾不得去理会孙爸爸的酒。

    瞪大了眼坐在他旁边,一迭声的问着,“是不是真的成了,升了吗?”

    “咱儿子现在是经理了?”

    “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

    孙爸爸哈哈大笑,又滋溜喝了两口酒,“总算是没白折腾这些天啊。”

    “那些钱没白花。”

    他一边抹了下嘴巴,一边咂巴着嘴吃了口菜。

    一脸的兴奋。

    “老婆子我和你说呀,只要咱们儿子过去这一关,那他可就是真正的国家人。”

    “是这个。”

    他伸了个大拇指,一脸的笑,“当官的呀,以后啊,咱们家也有个吃国粮的人喽。”

    “阿弥陀佛。”

    “可真是菩萨保佑。”

    孙妈妈高兴的紧,陪着孙爸爸说了会子话,孙妈妈看着孙爸爸吃饭的当,想起之前家里头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开口道,“对了,今个儿沈家那边来人了,我让晓红和他们母子还有大宝一块回去了。”

    “回去了?”

    “那丫头不是不要回吗?”

    孙爸爸喝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听到这话一脸狐疑的看向孙妈妈。

    “大宝出事了。”

    “差点在前头河里溺死。”

    这一吓,孙爸爸身上的酒劲儿都去了几分。

    “怎么回事,不是都说了,不准孩子去前头河里吗?”

    “他自己偷着溜去的呗。”

    孙妈妈摇摇头,也是有些心有余悸,“这孩子,说是自己偷溜过去的,后来又和晓红说什么有人推的他,我寻思来寻思去吧,肯定是他怕人打他,然后才这样随口一说的……”

    “这也不一定。”

    孙爸爸摇摇头,不过,他也没有再和孙妈妈多说什么。

    半响后。

    他笑了笑,“行了,那是他们沈家的事情,和咱们没关系。”

    “以后你好好劝着点那丫头,让她别老是动不动就回娘家。”

    顿了下,他看着孙妈妈拧了下眉头,“影响不好。”

    说到影响……

    孙妈妈欲言又止。

    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把之前自己和孙晓红两人的对话说了一遍。

    最后,她看着孙爸爸自己嘀咕道,“我总是觉得咱们晓红有点不对头,她虽然说是骗我的,可是,我觉得不对劲儿呀,老头子你说,她不会是真的在外头有人了吧?”

    正喝水的孙爸爸听到这话端着水杯的手紧了下。

    扭头瞪她一眼,“这话是你这当娘的说的吗?还有,不管是真还是假,这事儿你就给我烂到心里头。”

    “她说没有就是没有。”

    孙妈妈白了他一眼,“好像就你个明白人似的。”

    她能不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吗?

    一个不妥。

    可是连着她们孙家的名声都要赔进去的。

    “对了,咱们思达什么时侯回?”

    “估计这段时间都回不了。”

    孙爸爸看了眼孙妈妈,“你没事儿别老让他回来。”

    “工作重要。”

    “行了行了,我知道。”

    老两口一边说话一边嘀咕,最后,孙爸爸回屋去歇着,孙妈妈则去了灶间洗碗筷。

    大宝落河的当天晚上。

    某个院子里。

    一个女人拧着眉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人,“你可真是没用,你多大的人了啊,让你去对付个孩子都不行,笨死了。”

    “嫂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呀……”

    “我,我以为那孩子已经没救了才离开的。”

    谁tmd的能想到,那孩子那么命大?

    “行了行了,没人看到你吧?”

    女人脸上满是不耐烦,看着面前的男人全是不屑。

    真是没用。

    做这么点儿的小事儿都不行!

    “嫂子你放心吧,我是瞧准了没人才过去的,谁也没看到我。”

    男人似是要显摆,一脸的得意,“就是那孩子我都没让他看到我正脸,谁也认不出我来的。”

    “行了,这是说好给你的钱,赶紧拿着走人。”

    那人点头哈腰的把钱拿到手里。

    只是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咦了一声,“嫂子,不对呀,之前咱们说的可不止这个数儿。”

    这才几块钱呀。

    当时他们说好的可是五十块钱呀。

    现在?!

    他掂量下手里头薄薄的十块钱,黑了脸,

    “怎么只有十块钱?”

    “十块钱给你不错了啊,我不着一分不给呢。”

    女人呵了一声,撇了下嘴,“你事情可是没给我处理完,我可能给你好多钱吗?”

    “再说了,你要是万一没收拾干净,让人找了过来。”

    “说不定都得影响到我。”

    “这钱就这么一点儿呀,赶紧的走,别占地方挡别人的道儿。”

    对方悻悻的离去。

    女人却是气的在屋子里头砸了好几样的东西才算罢休。

    那个小杂种。

    竟然没死?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么?!

    ……

    沈家村。

    沈家。

    沈妈妈拉着沈大宝的手虚寒问暖,半刻不停。

    到最后沈大宝听的都没了耐心,“奶奶你烦不烦呀,都问了半天了。”

    “好好好,奶奶不问了不问了啊。”

    说是不问。

    可沈妈妈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说你,好好的你去那河边做什么,这也是没事,要是有事你说你让你奶奶我怎么活啊,奶奶都立马就跟着你去。”

    “大宝啊,你听奶奶的话,下次可不能再去那河边了,知道吗?”

    大宝本来想跑开的。

    可一听沈妈妈这话,立马就不乐意了起来,“奶奶,我去河边不会掉下去的。”

    “没掉下去那今天怎么回事儿?”

    “不是掉下去了吗?”

    沈妈妈伸手在沈大宝额头上戳了一下。

    “傻小子。”

    “我才不傻呢,奶奶,我和你说呀,是有人把我推下去的。”

    沈大宝伸手把他奶奶的手推开,扁着个小嘴巴,气呼呼的,“我才不是自己掉下去的呢,是有人推我,我才掉下去的。我妈都不让我和你说这事儿呢。”他眼巴巴看着沈妈妈,一脸的得意,“奶奶你看,我不是自己掉下去的吧,以后我还能去河边的,是吧?”

    “不是,不是你说啥,谁把你给推下去的?”

    沈妈妈一下子就炸了起来。

    她猛不丁的坐直了身子,伸手紧紧抓住沈大宝的手,眼神咄咄逼人般看着他,

    “是谁把你给推下去的?”

    “你和奶奶说,奶奶这就帮你报仇去。”

    王八蛋。

    敢把她孙子推到河里头。

    她回头一准儿把那王八蛋给按到河里去不可!

    让他在那河里头待一辈子。

    不,几辈子都别想投胎安生!

    “我,我不知道啊。”

    沈大宝被自己奶奶这么一厉喝,吓了一跳。

    随后一扁嘴,哇的哭了起来,

    “奶奶,坏奶奶,你凶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沈奶奶却是一边拽着沈大宝不让他走,一边扯着嗓门高喊,“孙晓红,孙晓红你个黑心肝的女人你给我滚出来。你个没良心的,大宝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啊,他都要被人给害死了,你竟然都一声不吭的……”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狠心的娘。”

    沈北军刚好推门走进来。

    听着这话忍不住一阵阵的头疼,“娘,你这又怎么了?”

    好好的啊。

    怎么这转眼功夫,他就是出去买了点东西。

    回头家里这两个又骂了起来?

    “你问我?”

    “你进屋问你媳妇去。”

    沈妈妈气的狠极了,伸手在沈北军身上捶打了两下,“你娶的媳妇啊,虎毒不食子呢,我就没见过她这样狠心的女人。”

    沈北军,“……”

    一侧。

    沈大宝噌的跑到他背后,“爸爸,我和我奶奶说,我妈不让我说有人把我推下河的,我奶奶就生气了。”

    他抱着沈北军的腿,冲着沈妈妈绊个鬼脸,“爸爸,奶奶说以后不让我去河边了,可是我掉下去又不是自己掉的,凭什么不让我去河边儿呀?我不服。”

    沈北军唰的转身。

    “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