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273章 你就给我编(2更
    夜半。

    外头死寂一片。

    哪怕这个时侯有岗哨,那也是尽量放轻动作。

    务必不要吵到大院里头的这些家属。

    可就是这样,沈小玲这会儿听着外头,整个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

    棍子被她死死纂着。

    手心里头全都是冷汗。

    沈小玲贴在房间后头,大气不敢出。

    外头,到底有没有人?

    还是她刚才听错了?

    双腿发软。

    她死死的咬着唇,瞪的溜圆的双眼在黑暗中如同两盏灯。

    在发亮!

    她甚至都想好了,只要有人朝着这边过来。

    或者是想要撬门什么的。

    她就拿这棍子往死里头拿!

    心里头转着念头,七上八下的,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直到,凌晨第一拨的起床哨响起来。

    耳听着外头陆续响起来的哨声、跑操声以及训练声。

    然后是家属院这边陆陆续续起床或是孩子们的嬉笑和尖叫声响起来。

    沈小玲的一颗心扑通一声落到了实地。

    下一刻。

    随着她手里头的棍子咣当落地。

    她整个人也跟着砰的一声跌坐在地下。

    看着紧闭的房门,她大口大口的喘气。

    吓死她!

    身后的卧房内。

    沈一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姑姑,姑姑……”

    声音带着哭腔儿。

    失魂落魄的沈小玲一下子回过了神。

    她猛的抬手,狠狠用力擦了下自己的眼泪,站起来的时侯脸上已经挤出抹笑意。

    “一一醒了啊,还有点早呢,要不要再睡会儿?”

    沈小玲走进里面的房间,笑呵呵的看着沈一一,“姑姑去给你做早饭呀,你想吃啥和姑姑说。”

    “吃面条。”

    短短几天,沈一一好像长大了不少。

    她自己手脚麻利的穿好衣服下地,然后咚咚跑去洗脸刷牙。

    把自己收拾好。

    沈一一又跑到厨房门口,“姑姑,我帮你烧火……”

    “我们一一真是长大了呢,姑姑马上就好,一一在院子里头等等啊。”

    说到院子里,沈小玲下意识的想到昨晚半夜的事情。

    心头猛的一跳。

    她直接改口,“一一,你在房间里头等着姑姑,咱们马上就吃早饭,啊?”

    “好的。”

    沈一一回到屋子里头搬个小马扎坐好,等着吃早饭。

    厨房。

    沈小玲则是一边煮面条一边想着昨晚的事情。

    早上的时侯,她打开门,发现院子里头的确是少了点东西。

    她之前晒了两天的白菜少了两颗,还有腌好切成块的萝卜干,也少了半簸箕!

    这就证明,昨晚家里头是真的有人过来的!

    一颗心沉甸甸的。

    会是谁?

    就为了拿几颗白菜,半簸箕萝卜干么?

    要是昨晚进来的人想要进房间找东西,那她和一一……

    沈小玲不敢再想下去。

    肚痛子直打转。

    在沈一一的跟前还不敢露出半点异样。

    笑呵呵的让她吃早饭,然后,她把沈一一送到学校后,回过头,沈小玲又一次的把自家院子里头翻了个遍。

    最后,她在自家一角的扫帚上发现一块手指头长宽的布条儿。

    肯定不是家里头几个人穿的。

    而且,瞧着也像是新挂上去的,难道,是昨晚那个人不小心挂破的衣裳?

    她想了想,把那个布条纂在了手心里头。

    因为心里头装着事情,沈小玲并没有去镇子上头。

    而是自己坐在院子里头发呆想事情。

    这事儿,要不要去和江政委说说?

    偷东西可是属于生活作风!

    是违反部队纪律的大事儿!

    如果这人被查到,肯定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沈一一倒不是狠不下这个心。

    主要是,她就手里头这仅有的一点布条,还不知道能不能算作证据……

    是谁都不知道啊。

    咬着唇想了半天,最后,沈小玲觉得这事儿还是不能就这么的算了。

    眼看着天就要到中午。

    她收拾了下心情煮好午饭,然后把沈一一接回来两人一块吃完饭。

    哄着她睡了个午觉送去学校后。

    沈小玲自己回到家,在院子里头寻摸了半响,找了一堆的材料连削带劈的。

    到最后,竟然被她弄了个四不像的夹兽器!

    万事开头难。

    等到了下午四点多,沈小玲又利用翻出来的铁丝等之类的东西连着做了几个夹兽器。

    沈一一回到家的时侯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现。

    九点半。

    沈小玲把沈一一哄睡。

    她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听到外头有轻轻的敲门声。

    三长两短。

    是刘大宝。

    她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隔着门就听到刘大宝有些关心的问询声。

    “刘大哥我没事,谢谢你。”

    “嗯,我就在附近,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

    “好。”

    直到听着沈小玲的脚步声走远。

    然后是关门声。

    站在门外的刘大宝又站了那么一会儿,然后才转身朝着回头走。

    只是他走了一半。

    便又立马回头走,直接把自己隐入了暗影之中。

    想到昨晚沈小玲说的事情。

    他就一脸的后怕。

    越想越怕,到最后,他啪的抬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半夜过来这边看看?

    当然,这事儿也怪不得刘大宝。

    如今团里头沈南川这个正团不在,所有的事情都是江政委一个人。

    而他自然是可着下头几个能用的人使劲儿的用。

    刘大宝就是那几个能用的人之一。

    这段时间他可是被江政委指使的,脚不沾地儿!

    也就是偶尔白天过来,远远的看一眼沈小玲,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没想到就是他这种疏忽。

    竟然差点出事儿……

    隐在暗处的刘大宝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最好那个人今晚再过来。

    他非得把她逮个现行不可!

    管你是谁,这事儿,他绝不会轻易辜息!

    夜色一点点的深下去。

    沈小玲是半坐在床上的,她的身边是熟睡中的沈一一。

    小丫头睡的很熟。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哼哼了两声,说了两句梦话。

    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妈妈两个字儿却是被她用高嗓门喊了出来。

    沈小玲赶紧拍她两下,“一一乖,睡觉啊。”

    呼吸渐渐平稳。

    沈一一应该是再次安稳的睡过去。

    在床上坐了一会,沈小玲最终有些坐不住,站到了地下。

    隔着窗子,她看着外头的院子里。

    没什么月光。

    天上只有几颗星子,大院门口有隐隐的灯光照映到自己这边来。

    可以看到昏黄的树影,一片斑驳。

    她咬着唇,想着自己白天和刘大宝说好的事情。

    这个时侯刘大哥应该守在外头了吧?

    也不知道昨晚那个人会不会继续过来?

    昨晚只是少了一颗白菜,还有些萝卜干……

    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

    今晚,还会继续过来吗?

    白天的时侯沈小玲查看过自家的院子,来人是从院墙的西边跳进来的。

    那个院墙的外头是一块大石头。

    可以踩着往上爬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小玲觉得自己有点困意。

    想了想,她正打算去床上睡觉。

    就听到院子里头呀的一声惊呼。

    这声音好像是压着嗓子,忍着痛,满是惶恐和惊慌。

    沈小玲嗖的一下跳到了地下。

    想也不想的往门口那里冲。

    不过,她站在门口的时侯,硬生生的忍下。

    手按在门栓上。

    几分钟后。

    直到她听到几声怒喝,“谁在那里,站住别动……”

    “不准动,站住……”

    “啊,别打别打,是是我……”

    这个声音,有点陌生,又好像有点熟悉的样子。

    不过,沈小玲已经不想再听下去。

    逮到了这个人啊。

    挺好的。

    她现在不用出去的。

    事情关系到她们家,明天一早,江政委肯定会让人来找她的。

    果不其然的。

    第二天她这里才把沈一一送到学校。

    还在回家的路上呢。

    就被江政委派过来的卢远把她给叫了过去。

    一路上,卢远是忍不住的义愤填膺,“我说玲妹子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说你好歹的也得和我说一声呀,你怎么能只和刘大宝那个小混蛋说,不告诉我一声?我来帮你逮坏人啊。”

    “竟然敢欺负到咱们团长和我们大妹子身上来。”

    “简直是找死。”

    他一边走一边说的,磨拳擦掌的。

    满脸的怒气。

    那动作夸张的,逗的沈小玲扑吃笑了起来。

    她对着卢远翻个白眼,慢腾腾的开了口,“我这没告诉你,你不是也知道了吗?”

    “哎,这不一样啊。”

    卢远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起来,“我这是从别人嘴里头听来的。”

    而且,直到政委让他过来叫人。

    他在外头拽着人一打听,才知道的这件事情!

    而且最可气的是,刘大宝那丫的昨晚竟然把人给逮到了。

    都不和他说一声儿!

    真是的,有异性没人性,太不够意思了!

    “怎么不一样呀,反正不都是知道了嘛。”

    沈小玲笑了笑,突然话题一转,“对了,卢大哥,知道是谁了吗?”

    “这个,那啥,你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

    沈小玲瞧了眼卢远,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好。”

    她觉得,卢远这个表情,有点不对呢。

    十分钟后。

    沈小玲脸色平静的站到了江政委跟前,“政委,您找我吗?”

    “嗯,坐下来说话。”

    “谢谢政委,我,我不坐了,您就这样说吧,我听着。”

    沈小玲并不是不紧张。

    只是,现在她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靠自己。

    再说了,这事儿不怪她!

    这么一想,她立马就挺直了胸口,一脸平静的看向了江政委,

    “政委您找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你还是坐下来说吧。”

    江政委指指一边的椅子,神色平静,再次出口的话却是容人拒绝,

    “坐下。”

    沈小玲,“……”好吧,她坐下。

    “昨晚的事情,刘大宝都和我说了,这事儿,你之前知道的吧?”

    江政委的话听的沈小玲眨眨眼。

    又眨眨。

    然后,她一脸无辜而可爱的朝着江政委回望过去,

    “政委,昨晚的什么事情啊,我昨晚和一一睡的挺好的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江政委,“……”

    他顿时就想到了刘大宝那个臭小子和他说的话:

    晚上睡不着呀。

    想着团长两人都不在家,家里就一姑娘一小孩子的,不放心就过去那边转转。

    没想到就发现这个女人翻墙。

    他作为军人,对方翻的又是他们团长的院子。

    肯定是要立马过去把人给扣起来啊。

    想想那小子满口胡咧咧的话他就想抽刘大宝一回!

    这会儿这丫头又来个一问三不知。

    简直是……

    他瞪了眼沈小玲,“你不知道,为什么墙底下放了夹兽器,把人脚都给扎穿了?”

    “啊,啥,谁脚扎穿了?”

    沈小玲一脸的诧异不解和震惊。

    她看着江政委,眼珠都瞪的圆圆的,“江政委,不可能呀,我那只是放在我们家院子墙角底下夹老鼠的,毕竟前晚就有一颗白菜和一些萝卜干被老鼠给偷着拉走了,我这不是没辙么,就想着弄个夹鼠器,可是没想到没起作用,当时那东西滚番在一侧,我还以为是老鼠自己跑掉了……”

    “可是怎么着,我放在自家院子里的夹鼠器就夹到了人?”

    沈小玲故意瞪圆了双眼,满脸的吃惊,“天呐,江政委,难道说,老鼠成精变成人了吗?可是不对呀,咱们建国后不许成精的,而且现在可是新社会,破除四害,不能讲迷信……”

    “江政委,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江政委看着眼前的沈小玲,气的乐了起来。

    臭丫头,你就给我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