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297章 人心难测(1更
    张兰的脚步一下子就粘到了地下。

    她敢走吗?

    这事儿要是真的闹到自家男人那里……

    不不,哪怕是只要让这个男人在大院门口胡乱的嚷嚷几声啥的。

    这以后她还有脸吗?

    这整个大院里头她就不用做人了啊。

    而且,自家男人那性子……

    让他听到点什么风声啥的。

    不知道他会发疯做出点什么事情!

    张兰站在地下,一时间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拿不定主意。

    过去?

    回去?

    王大妹看着她这个样子,呵呵冷笑两声,“你是过去还是不过去?”

    “张兰我告诉你,躲的过初一你躲不了十五。”

    “当初你做坏事想着恶心人的时侯,你就该想到自己被发现的后果了。”

    张兰用力的咬着唇。

    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听到王大妹这话之后。

    她猛的抬起了头,满脸诧异无辜的看向王大妹,“嫂子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什么时侯做什么坏事了?嫂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她眼珠转来转去的,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可嘴上却是死不承认,“嫂子,你看咱们这相处这些年的,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不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咱们这处的就一家人似的。”

    “我怎么会做啥对嫂子不好的事儿?”

    “嫂子,你肯定是误会了。”

    张兰说这话的时侯一本正经的。

    整个脸庞充满了认真,以及诚恳和真挚。

    如果王大妹不是提前知道了张兰所做的事情,或者是刚好她自己找到了张兰做这事的铁证。

    她肯定会被张兰这话给梦过去的。

    再不济,也得心里头打个突突。

    可是现在,她看着张兰这一番的表演,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张兰啊张兰,你怎么这么的没皮没脸呢?”

    王大妹看着张兰,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震惊。

    别说,她现在看着一脸真诚好像真是自己误会她了的张兰,真心觉得:

    哎,以前的自己,可真是眼瞎啊。

    怎么就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值得相处的?

    “你以为你自己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就没人知道吗?”

    王大妹摇摇头,看着张兰呵笑两声,“你觉得自己聪明,把别人都当成了傻子呢。”

    “这世上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

    她看着张兰站在那里不出声,突然就懒得再说什么,“行了,你要是回去你就回去,反正呢,我是找到这人了,而且我们已经通知了卫生所那边,还有,这人已经承认是你指使的,听说你还差人家五十块钱呢,张兰呀,你这欠钱的毛病怎么就不改改呢?”

    “你要是不去,那我们就只能是带着他找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至于这人是谁……”

    王大妹咧嘴朝着张兰笑了笑,没出声。

    只是她这一笑却是比直接说出来还要让张兰心惊啊。

    “马嫂子,我……”

    “你什么都别说了,看到了吧,人就在那里,我小顾,也没外人,你要是过来呢,咱们有话好商量,要是不来,嗯,你可以想想小顾的脾气啊,我希望到时侯你能承受得了这个后果。”

    这一番话说的可是有商有量。

    嗯,再外带着威胁。

    要是让不远处的顾海琼听到这些话的话。

    肯定会直接朝着外头那些人问一句:

    是谁说人家马家嫂子性子直,只会大大咧咧脑子不会转弯的?

    瞧瞧人家现在这话。

    可不就是把个张兰给吓蒙,眼看着就要把人带到沟里头去吗?

    她对着张兰摆摆手。

    示意她想怎么样做随她,然后,王大妹抬脚朝着不远处的顾海琼走过去。

    身后。

    张兰站在原地咬着嘴唇,看着王大妹的身影一步步的走远。

    她要怎么做?

    回去大院里头?

    耳侧顿时就响起王大妹刚才的话,躲的了初一,你还能躲的过十五?

    再想想刚才她和自己说的话:

    找个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哪个是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自己男人,上头的首长?

    不管哪一个,对她来言那都是没什么好啊。

    一咬牙。

    她抬脚跟着王大妹走了过去。

    心里头抱着希望呢,刚才这女人不是说了,只要她过去了,凡事好商量吗?

    她们都相处那么久的时间。

    自己平时做事啥的可都是很勤快的。

    这几年下来,自己在那个餐馆里头做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自己好好说几句话,好好和她们两个人说说。

    说不定,这事儿能就这么的算了呢?

    基于这样的心理儿。

    张兰是快步跟上了王大妹,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直到站在顾海琼的跟前。

    等到靠近了,走到跟前儿。

    看清站在顾海琼身边的那个男人时。

    张兰心里头咯噔一声。

    之前那点子仅有的侥幸顿时化为了无有。

    同时,她又在心里头暗自骂了起来:这个蠢货!

    答应自己的时侯怎么说的?

    明明说好的绝对不会让人发现的。

    更不会告诉别人。

    这才多久啊。

    竟然让顾海琼和王大妹给逮到,并且带到了自己的跟前来?

    瞧着张兰脸色不好。

    中年男人的脸色更不好看。

    他可是恨不得把张兰给打一顿,这个女人!

    要不是她,自己会惹来这么一场祸事吧?

    直到现在他可是清楚了,自己招惹的这两个女人,可都是军嫂!

    是军人的媳妇啊。

    人家可都是有后台的。

    自己这么个光棍儿,他……惹不起啊。

    当然,从看到张兰从那个大院里头走出来,他就知道,张兰和顾海琼两女都是这大院的。

    都不是他能招惹的人物!

    恨不得想拍自己一巴掌。

    你怎么没笨死啊你。

    让你再胡乱什么钱都想着赚!

    不过,相较于顾海琼和王大妹,中年男人更恨的,是张兰。

    这事儿是她带来的,没错吧?

    要不是她主动找上自己,自己吃饱了撑的没事去举报人家的餐馆啊。

    二来,张兰答应给他一百块钱,现在还欠着五十没给呢。

    这娘们儿欠他钱!

    对于中年男人来言,钱就是他的命啊。

    再有一个那就是,相较于顾海琼王大妹和张兰,他心里头更悚的,自然是顾海琼两个!

    真打啊。

    基于这样几重的心理之下。

    中年男人那是看到张兰后眼一瞪,直接就冲到了张兰的跟前,

    “你可算是出来了,欠我的那五十块钱呢?”

    “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成事后就给钱的,你这人怎么赖账啊?”

    “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躲到这大院里头我就找不到你了,赶紧把钱给我,咱们两清,不然的话,我就天天在这里堵着你,到时侯我让你门都不敢出!”男人瞧着张兰,嘴里头发着狠。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啥时侯欠你钱了?”

    张兰被男人的话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否认。

    背着顾海琼两个人,她是拼命的给中年男人使眼色:闭嘴,你给我闭嘴!

    可惜中年男人直接当没看到。

    他闭嘴?

    他倒是想闭嘴。

    可这会儿的情况下,他要是闭了嘴,说不定就真的一辈子再也张不了这个嘴!

    回过头。

    他看着顾海琼和王大妹直接道,“就是她,就是她给了我五十块钱,让我去举报的,还说事后会再给我五十,可是我事后一直找不到她的人,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躲到了这里来……”

    “这事儿真不关我的事啊。”

    “你们要是报账或是算账,你们只管着找她!”

    “和我没关系!”

    男人说到最后,都快要哭出声来了。

    他招谁惹谁了啊?

    “大姐,姑奶奶,我这可真的说的都是实话啊,就是她。”

    “我都说了啊,我我能走了吧?”

    中年男人心里头发誓,这次的事过后,他再也不赚女人的钱了。

    啥钱也不赚!

    “急什么急,这不是人还没承认吗?”

    顾海琼站在一侧看着中年男人对着张兰一通喷,眼看着他要跑,这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一句话制止了中年男人的离去。

    她这才扭头看向站在那里脸色奇差无比的张兰。

    好半响后。

    顾海琼轻轻的叹了口气,“就因为我没有把餐馆转给你,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们?”

    “你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是这样吗?”

    张兰的脸惨白着,“我,我没有……”

    “什么没有,分明就是你干的。”

    “就是你指使我干的。”

    中年男人冲着张兰一瞪眼,直接说出了地点,时间以及张兰那天穿的什么衣服。

    他每多说一句话。

    张兰的脸色就多难看几分。

    到最后,她猛不丁的冲着那个男人一声怒喝,“你闭嘴。”

    “你……”

    “不用你来说,我自己说。”

    张兰狠狠的瞪了眼那个男人一眼,一脸怒气的回头,看着顾海琼的眼神里头充满了恼怒,“我问过你的,我只是想用那个餐馆赚点钱,补贴些家用,我有什么错?”

    “我几次都想和你好好说的啊。”

    “可是你呢,你竟然是想都不想就把餐馆给了她。”

    “凭什么啊?”

    “我哪一点不如她?”

    张兰的语气里头多了几分的厉气。

    她抬手指着王大妹,语气森森,“你看看她,她会什么啊,在餐馆里做事的时侯除了低头做包子就是和面擀皮做包子,她除了这些还会做什么?你把餐馆给这样的一个人,我明明比她强多了,比她合适多了啊,你为什么不看看我,不想着我?”

    “你看看她,一身的肥肉,四肢发达的,脑子里头装的都是浆糊吧?”

    “我哪一点儿比她差了?”

    王大妹被张兰这一番话说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原来,在张兰眼里,自己就是这么个没用的存在?

    她看着张兰,张了张嘴,“张兰,愧我还把你当成好朋友!”

    想当初,是自己把她介绍到餐馆里头来做事的啊。

    没想到……

    再开口,王大妹的语气里头充满了黯然,“小顾,这事儿,这事儿你看着办吧。”

    可以说,王大妹的心情很低落。

    她想起了前段时间偷钱,偷东西的金二花。

    再看看眼前同样一脸狰狞厉色的张兰。

    王大妹的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儿。

    这些人,平时里头和她的关系都很好啊。

    整天在一块说说笑笑的。

    怎么掉过头来,竟然就都藏着这样子的坏心眼儿?

    就为了一个钱字儿?

    王大妹把头扭到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几颗树,心里头发堵。

    喘不过气来。

    顾海琼有些了解她的心思:

    对于王大妹来说,张兰这样的想法,让她很是难过吧?

    她张了张嘴,把想要劝说的话咽了下去。

    有些事情,得自己想通。

    只是安慰般拍了拍王大妹的手,顾海琼扭头看向张兰,“嫂子,我再最后叫你一声嫂子,这件事情,你是自己去主动承认呢,还是我们带着你和这个男人一块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