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六渡之逆斩苍穹〕〔豪门重生,超模归〕〔重生80:肥妻喜临〕〔都市之最强仙尊〕〔帝世无双〕〔重生八零:极品亲〕〔魔改大唐〕〔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军事天才带着资治〕〔在平行世界当精灵〕〔华娱小生日常〕〔无限抽卡的漫威天〕〔冉冉岁将宴〕〔无敌奶爸在都市〕〔特种兵王闯花都〕〔透视医圣〕〔我的绝色武神老婆〕〔图腾神灵系统〕〔明朝小公爷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301章 一一吃醋(2更
    “期限呢,你什么时侯能把她送走。”

    顾海琼看着许连长,直接问他要日期。

    反正吧,这事儿已经闹了出来。

    而且,她和许连长两个人心里头都清楚,不管是自己还是许连长,两个人都对彼此没有了好印象。

    哪怕是他她们都坐在这里笑盈盈的说着话。

    彼此客客气气的。

    可是实际上,他们心里头都有了隔阂。

    这事儿,已经让两家的关系再也恢复不到从前!

    哪怕现在放过张兰呢。

    难道说,许连长就真的对自己心生感激了吗?

    不可能的事儿嘛。

    所以,她为什么要故作大方的委屈自己,还得不了好?

    她笑盈盈的看着许连长,“三天吧,三天时间,应该可以了吧?”

    三天?

    许连长扭头看了眼外头的天色。

    阴天。阴沉沉的。

    颇有种风雨欲来之感。

    而且照着这样子的天气,说不定一个不好就会有可能是下一刻小雪!

    眼前这个女人也是知道这天气的吧?

    但是,她却还是眉眼带笑的和自己说三天……

    顿了下,许连长只能叹口气,点头,“行,那就三天吧。”

    即然是这事儿定好。

    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

    直接站起身,“这次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只管说。”

    “许连长别因为这事儿对我们怀恨在心,一心想着给我们使绊子,想出这口气就行了啊。”

    许连长,“……”

    他看着顾海琼一脸的无语。

    这女人,这些话当着他的面儿就这么直接的说出来。

    她的脸皮得有多厚?

    可惜,他再怎么看,对面顾薄轩也只是笑呵呵的,眉眼里一片温柔!

    直到自己转身走出沈家小院。

    许连长才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

    好吧,他得承认,沈南川那家伙娶的这个媳妇,嗯,是厉害!

    不然的话,就这么同样的一件事儿,换成自己家的那个蠢女人,不知道得被吓成什么样了。

    他摇摇头心情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

    半响后。

    自嘲的一笑,这事儿,羡慕不来呐!

    沈家小院。

    王大妹脸上的气愤仍然是满满的。

    可并没有因为许连长答应把张兰送走而消失一丝半点的。

    她坐在小马扎上,看着顾海琼气呼呼的,“小顾你说,这事儿他是真的不知道吗?”

    顾海琼笑着看她一眼,“你说呢?”

    “俺可不知道。”

    王大妹摇摇头,突然又对着顾海琼哈哈大笑了起来,“管他知不知道呢,反正现在知道了就行了。”

    “嗯,嫂子说的对。”

    顾海琼笑呵呵的,看了她一眼,“嫂子喝水。”

    “哎哟,外头这是下雨还是下雪啊?”

    沈小玲从屋子外头抱着几件衣服走出来,是之前晾在风口,刚才瞧着天气不好收进来的。

    她一脚走进来,搓了下手,跺了两下脚,“这可真是到了冬天了,外头可真是冷。”

    “你刚才说外头下雨了?”

    “我瞧着好像又是雪……”

    沈小玲站在门口朝着外头看过去。

    这个时侯王大妹也朝着她身边挤了过来,站在她身边朝着外头瞅了两眼。

    最后她肯定的点点头,“是下雪。”

    “不过是这雪下的太小,还没落下来呢好些都变成了雨……”

    “小顾呀,你家的煤够吗,不够的话回头我让老马给你们家送些过来。”

    她扭头看向顾海琼,“还有柴伙,都收拢好了没有?”

    “这边的天气你们也都是知道的,这雪一开始下,怕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停不了。而且要是真的下顺了,估计这年前大半都得是雪天……要真是这样的话,你们这个冬天可就真的走不了,到时侯这整个冬天的东西可都得收拾利落了,不能冻到孩子啊。”

    “嫂子放心,我家里头都有备着呢。”

    顾海琼笑着点头,“要是哪里不够的我就再和马大哥说。”

    “对对,可千万别和嫂子客气啊。”

    她看着顾海琼一脸憨憨的笑,“你马哥这人啊,精细费脑子的活儿做不了,可他却是一把子的好力气,让他弄点什么东西出点力啥的,找他准行。”

    顾海琼加沈小玲两人,“……”这可真是亲媳妇!

    送走了王大妹。

    顾海琼和沈小玲两个人坐在屋子里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嫂子,这雪要是真的下下来的话,那咱们今年就不能搬家了啊?”

    顾海琼看了眼沈小玲,笑,“怎么着,想年前搬走?”

    “才没有呢。”

    “我就是问问。”

    沈小玲摇摇头,抬眼打量着四周:

    房间很小。

    厅也很小。

    她睡觉的地方更小。

    可是,就这么一处到处都是小小的小院,却给了她这一辈子仅有的几年的温暖。

    而且让她的人生发生了从头到尾的彻底大改变!

    宛若新生!

    从前的她。以及,现在的她。

    而这个院子就是她的新生起点!

    其实仔细想想,沈小玲是打从心眼里头舍不得这个小院。

    与顾海琼和沈一一母女两人只是把这里当成了家,舍不得搬离的不舍有些不同的是。

    沈小玲对这个小院充满了一种感激,感恩!

    她的美好人生,是在这里开始的!

    这个小院代表着她的新生,代表着她美好生活的开始。

    这么有意义的院子呀。

    她哪里舍得离开?

    可是不走,不行……

    “其实,嫂子也舍不得离开啊。”

    顾海琼笑着拍拍沈小玲的手,看着沈小玲眼底浓浓的不舍以及怅然,她似是了解般轻轻一笑的安抚着她,“别难过了,咱们这次走了自然又是要从头开始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呀,而且,走了也不代表以后就不回来了啊,等以后,你真的想了,到时侯咱们就一块再回来,或者你带着一一她们几个过来。”

    “让一一看看她小时侯生活过的地方。”

    “让二二三三她们几个看一看她们出生的地方。”

    “你想想啊,到时侯她们几个大的小的都围在你身边,唧唧喳喳围着你说个不停的样子,多好?”

    沈小玲被自家嫂子这些话一说。

    她咪着眼想了想,不禁轻轻的翘了下嘴角。

    好几个孩子围着她呀。

    姑姑长姑姑短的听着她说一些关于这个小院,关于她们小时侯在这个小院里头的事情。

    嗯,那场面想想都觉得美成了一副画儿!

    一副,满是人间烟火气的画儿!

    傍晚去接沈一一的时侯。

    雪已经下的大了起来。

    沈一一把沈小玲带着的雨披抱在怀里,然后一个人踩着才略过地皮的雪往前头跑。

    雪花纷舞。

    欢笑着的沈一一如同个小精灵般在雪地里蹦跳、旋转。

    起舞!

    别说是跟在她身后的沈小玲。

    就是大院里头的一些家属军嫂什么的都跟着笑了起来。

    有人便忍不住的夸道,“这丫头啊,长了一副好嗓子好身段,长大了啊,肯定是文工团的好同志。”

    “哟,这可说不定,说不定人家这孩子不乐意当兵呢。”

    “怎么说话呢,这可是沈团长家的娃,怎么会不喜欢当兵呢?”

    “我瞧着这孩子呀,就是块当兵的料儿。”

    她们在这里七嘴八舌的议论。

    沈一一却是一阵风般的旋了出去。

    她伸出手,接着半空中的雪花儿,往往因为她手心的温度。

    那雪花才落到手心便立马化为了点水渍!

    她却偏偏乐此不彼!

    银铃似的笑声在整个大院上空响起,回荡。

    远远的,站在门口的顾海琼就听到自家大丫头那欢快的笑声。

    她摇摇头,还没来得及多想呢。

    门口冲进来一身寒意的沈一一。

    肩头和眉梢脸庞上还带着些许的雪花呢。

    小丫头却是在看到沈一一的瞬间眼前一亮,欢呼一声朝着她怀里头扑过来,

    “妈妈,我好想你哦。”

    “坏丫头,想用这个来讨好妈妈,然后让妈妈不罚你没披雨衣的错是不是?”

    “啊,那个,妈妈,我不是没披雨衣,我真的是忘啦。”

    沈一一水汪汪的大眼咕噜噜的转着。

    好像是会说话一般。

    半响,她对着顾海琼嘟了下嘴,“都怪雨衣,她都不提醒一一的啊。”

    沈小玲刚好进屋听到这话。

    忍不住扑吃一笑,“一一,你之前二话没说抱起雨衣就跑,我追你都追不上好不好?”

    还怪雨衣。

    这丫头,再让她这样满嘴歪理的说下去。

    估计自家嫂子又要黑着脸收拾她了。

    果然的。

    顾海琼一听沈一一这话忍不住皱紧眉头狠狠朝着她瞪了过去,“说什么话呢,沈一一,你给我再说一遍?”

    “啊,什么再说一遍?”

    “哦哦,妈妈我好想你哦,我也好想妹妹和弟弟。”

    沈一一眼珠转了几下,双手抱着顾海琼的手臂撒娇,晃个不停,“妈妈,你现在一天到晚就和妹妹还有弟弟待着,你都不陪一一了,妈妈你是不是又不爱一一了?”

    女孩子的眉眼精致。

    乌黑锃亮的大眼里头却是带着丝丝的小心冀冀,以及忐忑和不安。

    似乎,她是生怕顾海琼会说出不爱或是她不想要听到的结果。

    顾海琼抬头,刚好看到自家女儿眼底深处收敛的那一抹不安。

    心头微微疼了下。

    下一刻,她伸手把沈一一抱在怀里头。

    一只手轻轻在她额头上点着,“又说胡话了是吧,不管是你还是妹妹和弟弟,都是妈妈的心头宝,是妈妈的最爱,你们几个啊,就是妈妈这一辈子的财富。是妈妈最宝贵的宝贝!”

    “妈妈怎么会不爱你呢?”

    沈一一歪了下小脑袋,“那妈妈为什么只和弟弟妹妹玩,都不和一一玩儿,也不陪我说话唱歌了?”

    以前只有沈一一自己的时侯。

    顾海琼所有的精力都在她的身上。

    再加上顾海琼压在心底深处的那一抹歉意和内疚自责。

    以及,满腔想要在这一世弥补自家女儿的心思。

    这些爱,让沈一一生活在极是强烈的爱为名的生活环境中。

    可现在却不同了啊。

    家里头又一下子多了三个孩子!

    哪怕顾海琼是真的对着几个孩子一碗水端平。

    可在沈一一这丫头的眼里头,属于她的蛋糕,被人给平分了啊。

    虽然这平分的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妹妹。

    可是,沈一一也是个孩子,不乐意或是觉得失落肯定是有的。

    一如此刻。

    她抱着顾海琼的手臂不放,“反正我不管,今天晚上我就要和妈妈睡。”

    话罢,她也不等顾海琼说什么,嘟了嘴,小脸上满满的委屈,“我都好久好久没和妈妈一块睡了啊,你看,我十个十个的手指都要数不过来了,再加上十个的脚趾也数不过来!”

    顾海琼,“……”

    她硬不下心肠忽视自家女儿小脸上浓浓的委屈。

    只能点头,“好,咱们今晚和弟弟妹妹一块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