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321章 醒悟(1更
    孙家的女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她看着那个女人,抬手指着她,嘴唇都是抖的,“你你,你胡说八道!”

    “之前明明是你和我说的。”

    “还和我一块骂,还说什么要拉着我去找人去……”

    “你怎么现在反悔了啊?”

    “你你不能这样的啊。”

    相较于她一脸的激动以及愤怨,对方这个女人却是脸色平静的多了。

    “孙家嫂子,你这是啥话啊,俺和你可是一块骑车子回来的,哪里能看的到后头的事儿?”

    “再说了,小顾这么好的人,咱们院里头谁不相信她的人品啊?”

    “俺可没这样说过啊。”

    “这位首长,小顾啊,这事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我可以保证,真没说过。”

    “……”

    她在那里说的平静。

    孙家的女人却是气的全身直哆嗦。

    瞧着那样子,要不是她还有些理智,知道这里不是地方。

    估计都得扑过去打对方一顿!

    顾海琼站在一侧,心里头略一想,便大概猜出了这事儿的脉络。

    然后。

    她又把眼神落到了不远处那个干事身上。

    看着他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比的脸。

    她忍不住呵的一声轻笑:

    这会知道尴尬了?

    真是……活该!

    不过,她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眼神从气的如同泼妇骂街般的孙家女人身上落到她一旁满脸惊惶,却双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力图朝着孙家女人以及自己和钱干事解释的那个女人,顾海琼忍不住扯了下嘴角。

    要说一开始她对着孙家这个女人很生气的话。

    那么,现在知道这中间还有这么一个人。

    顾海琼觉得,自己对后头出来的这个女人的印象,更深一点呢。

    当然,这个印象深,是指负面儿!

    “行了行了,都给我闭嘴。”

    钱干事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桌子。

    然后他下一刻脸就猛的变了,手缩回来的时侯还在半空中甩了两下。

    刚才拍桌子太用力。

    手疼!

    心里头把个孙家的女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脸上则是保持着平静,一本正经的看着三个女人,“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儿,特别是你,孙家的,你你这里当成了什么?这是办公室,不是你们女人买菜逛街的菜市场!”

    “首长,我我……”

    “首长,我冤枉啊。”

    孙家女人最后估计是发现自己摘不清了。

    这会儿又被钱干事特意点名的黑着脸一说。

    又惊又怕的。

    估计也有些绝望。

    最后,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哭声顿时就让钱干事一个头两个大了起来。

    最怕女人哭啊。

    可是他又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慌张。

    暗自吸了口气。

    他哼哼着开了口,“行了,有啥事就说,别哭了,这事儿这不是还没结果吗,现在也只是初步的调查一下,我们还要再研究决定的,你也先别哭了,只要你说的是实话,不管结果是怎么样,组织上不会冤枉你的。”

    说这话的时侯钱干事的眼神也是似有似无的瞟了眼孙家女人身边的那个女人。

    钱干事儿这会虽然没开口。

    但是,他和顾海琼心里头的想法却是有几分的大同小异。

    要不是那个孙家的女人说谎话。

    那么,这个女人就肯定有问题!

    不过他心里头也清楚,这些个女人之间能有什么真正的问题啊。

    不外乎就是那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琐事儿!

    钱干事这会儿是真心有点后悔自己之前怎么就一时脑热了呢。

    接下这么个破事儿?

    看着三个女人,他又撩下了几句官话,说劝导也好,说威胁吓唬也成。

    反正就是让几个女人好好想想。

    想起谁说假话或是又想起了什么之前没看到的话。

    再回来找他。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吧就一句话:

    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

    不过,钱干事最后把顾海琼给留了下来。

    直到孙家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离开。

    钱干事看着站在那里一脸平静的顾海琼没啥好气儿,“顾海琼同志,你说说你,就不能少让组织上操点心吗,你知道我们有多忙吗,还得给你们调解。”

    “钱干事,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

    顾海琼看着眼前有些黑脸的钱干事,没忍住直接翻了个白眼。

    知道这人不乐意看到自己。

    当自己想看到他啊?

    哼。

    她暗自撇了下嘴,语气淡淡的,“今个儿这事儿本来就和我没关系。钱干事即然口口声声说代表组织,那我还想问一句呢,现在组织上处理事情就是这样的草率吗?”

    顾海琼的话一出口。

    钱干事的脸就有点红,再开口,语气有些许的不自然,“这事儿是我的疏忽。”

    他也没想到,孙家的女人口口声声的证据证人的竟然是这样。

    “所以,你可别怪我啊。”

    顾海琼笑呵呵的,“再说了,我可是随时随地相信组织的,而且,我还想着组织把这事儿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呢。对了钱干事,这事儿什么时侯能查出来?”

    “你急什么急,行了,赶紧回家去吧。”

    瞧着钱干事的脸色,顾海琼倒是笑了起来。

    回到家里头。

    沈小玲正担心着呢。

    看到自家嫂子回来,她赶紧看过来,“嫂子,没啥事吧?”

    “没什么,就是组织上叫我过去问几句话。”

    听了这话后沈小玲也没有多想。

    回头继续和三个孩子玩了起来,伊伊呀呀嘻嘻哈哈的。

    顾海琼摇摇头,正想说什么的时侯。

    门外传来一道有些迟疑的女人声音,“小顾,小顾在家吗?”

    “在呢,谁啊,进来。”

    顾海琼赶紧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身后,二二三三看到她妈进来又出去,这一心想等着自家亲妈抱的两个妞立马嘴一咧。

    没什么先后的哇哇哭起来。

    最小的小四只是抬头有些茫然的看了眼自家两个姐姐。

    然后,朝着门帘那边看了看。

    没发现什么啊。

    又继续低头玩起手里头的玩具来。

    嗯,全程都是懵懂而带着属于他独有的慢半拍的几许迟钝的节奏!

    院子里。

    顾海琼看着走进来的女人不禁有些诧异的扬了下眉。

    有些意外。

    不过转而想想,好像又有些许的意料之中?!

    她笑了笑,“嫂子进屋说话啊。”

    “不了,这是孩子在哭吧?”

    “哎哟,我来的可真是不巧。”

    女人自然是听到屋子里头孩子的哭声后,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不好意思。

    “要不,我先回去,等晚会儿的再过来?”

    “别别别,嫂子你快进来。”

    顾海琼往屋子里头让。

    “不了不了,我不进了,就在外头和你说几句话。”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小顾呀,刚才的事儿真是不好意思,瞧瞧这事儿闹的,我也不知道孙家嫂子怎么就突然这样……小顾啊,但是你可得相信我,这事儿真的不是我说的,也不是孙家嫂子说的那样……”

    “嫂子,我相信你。”

    顾海琼的话听的对方双眼一亮,“小顾啊,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不会随便就相信别人的话,我……”

    “嫂子,这不是还有组织呢?”

    看着对方脸上明显的一僵。

    顾海琼笑了笑,“钱干事可是说了要调查的,这事儿啊,我自然是等组织结果呢。”

    “毕竟,咱们都是相信组织的,嫂子你说是吧?”

    “对对,咱们都相信组织……”

    对方是个聪明的。

    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什么好儿。

    便立马朝着顾海琼笑了笑,“那嫂子就先不吵你了啊,你看这孩子哭的,快进去看孩子吧。”

    “行,那我送送嫂子啊。”

    “送啥送,我自己走。”

    站在院子门口。

    顾海琼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轻轻笑了下,转身回屋。

    屋子里头。

    二二和三三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也还好,就是这两个在哭闹。

    要是最小的也跟着两个姐姐一块闹腾着哭。

    沈小玲怕是真的要跟着自家两个侄女一个侄子一块哭了。

    手忙脚乱的哄了这个哄那个。

    可惜哄半天的结果就是,哪个也没哄好!

    抬眼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顾海琼,她长松了口气,“嫂子你快来看看,这两个哭的嗓子都哑了。”

    顾海琼看着自家两个女儿哭的小脸通红,这会儿正泪眼汪汪瞧着她的情景。

    不禁又好气又心疼。

    两个小丫头都伸着小手小胖胳膊的朝着她扑过来。

    要抱抱。

    顾海琼赶紧走过去,一手一个把她们两个揽到怀里。

    坐在床边上。

    顾海琼的眼神却是朝着身边的小儿子身上望过过去。

    结果,她就看到小家伙只是抬头瞥了她一眼。

    然后人家沈小公子好像慢半拍的才看到他亲妈似的,朝着顾海琼咧嘴乐了乐。

    又然后,人家果断的低头,继续玩自己的!

    这让顾海琼瞧的啊,抽了抽嘴角,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搓败感。

    这孩子!

    隔了两天时间。

    钱干事再次把顾海琼和孙家女人还有那个女人找到了面前。

    他看着孙家女人直接道,“我已经问过和你们一块回来的那几个女人了,没人说看到顾海琼同志捡钱,还有,至于你之前说的她家里头买肉买玩具啥的事儿,那些钱都是顾海琼同志自己赚的,她镇上的餐馆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这根本算不得证据。”

    说句不好听的,这沈家的生活水平在这大院里头一直都是居高的啊。

    肉啊啥的。

    这有啥稀罕的?

    “这事儿组织上经过了郑重的研究后决定,错不在顾海琼同志身上。”

    顾海琼听到这话并没有半点的异样。

    这事儿本来就是这样啊。

    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本来就没捡这个女人的钱,她怕啥?

    只是顾海琼这样神色平静,一脸淡定,可不代表孙家女人也是这样啊。

    她听了钱干事的话之后猛不丁的瞪大了双眼。

    啊的一声尖叫,“啥,你说啥,不是她的错,难道是我的错不成?”

    “她,她本来就是在我们后头的啊……”

    “我……”

    啪。

    钱干事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

    他神色颇是威严的看向孙家女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着,不相信组织,怀疑组织吗?”

    “你要是真这样的话,那我……”

    “不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

    被钱干事这么一说吧,孙家女人吓了一跳,一张脸拧成了苦瓜般的存在。

    都要哭出声来。

    “我我相信组织……”她哪敢不相信组织啊。

    只是心里头还是憋屈的很。

    扭头,看到站在不远处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女人,她眼角一竖就想说啥。

    可是抬眼看到坐在对面黑着脸的钱干事。

    孙家女人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

    只是,却狠狠的瞪了眼那个女人。

    到了这会儿吧,孙家女人其实恼这个女人都要多过顾海琼:

    要不是她再三的在自己耳朵边念叨,嚷嚷着什么亲眼看到顾海琼捡钱啥的。

    她会这样的闹腾吗?

    对了,还有,最后让她来组织上告状的,可还是这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