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之极品亲〕〔六渡之逆斩苍穹〕〔农女有毒:王爷,〕〔网游之锦衣卫〕〔剑道乾坤〕〔拐个王爷去种田〕〔重生之田园帝师〕〔劫回缘:废材九阡〕〔我有无数神剑〕〔夏云果〕〔军团召唤〕〔手术直播间〕〔玄幻阅读系统〕〔天道制霸计划〕〔圣尊〕〔重生都市写轮眼〕〔七零佛系小媳妇〕〔我有一座诸天城〕〔无限剑神系统〕〔一品修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327章 救人(1更
    “老爷子,老爷子……”

    顾海琼也不敢太大声,一开始的时侯只是轻声的喊了两句。

    她也担心自己是多想了或是啥的。

    这可是在外头。

    又不是自己家。

    万一人家睡觉,就爱打呼噜或是发出这种古怪的声音呢?

    只是她这压着嗓子的几声喊出去,没听到这老爷子的呼喊,却让一直提着颗心的沈小玲噌的睁开了眼。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嫂子,你做啥呢?”

    小心的看了眼里头的一一,她给她盖了下被子。

    然后才抬脚下了地儿。

    因为都是下铺。

    沈小玲很容易就站了起来,她揉着睡眼朦胧的双眸,不解的看向顾海琼。

    “嫂子?”

    “怎么了?”

    两步迈过来,她看着顾海琼正盯着中铺的老爷子看呢。

    也不禁跟着看了过去。

    “嫂子,你不睡觉大晚上的瞅啥呢?”

    顾海琼听到她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幸好这是个老爷子。

    不然的话,要是在这位子上的是个年轻男孩子。

    就这丫头的用词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

    沈小玲也有些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默了默正想出声呢。

    就看到躺在那里一直没出声的老爷子突然再次发出了一种很是痛苦的闷哼声。

    把她给吓一跳,“嫂子,嫂子这没事吧?”

    “我也知道。”

    顾海琼果断的看向沈小玲,“你去找乘务员,就说这里有个老人生病。”

    “啊,好好,我这就去。”

    沈小玲抬脚要走,不过走了没两步又退回来,“嫂子,你可得看好她们啊,还有一一。”

    “行了,我一个人能行的。”

    “你赶紧去。”

    沈小玲点了下头赶紧朝着外头走。

    卧铺并不是那种封闭的小房间。

    顾海琼和沈小玲两个人虽然压低着声儿,但还是吵醒了另外的几个人。

    有人咕噜翻个身,声音里头带着浓重的睡觉,“嚷嚷啥呢,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休息啊?”

    “抱歉,我小点声儿。”

    顾海琼看了眼出声的另一侧上位的人。

    是个中年女人。

    好像,傍晚那会儿瞧着她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很

    不过顾海琼也没放到心上。

    “真是的,吵死人了,出个差晚上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

    女人的声音里头是压着的满满的不满。

    顾海琼扬了下眉,不过还是没出声。

    这个女人,想来在单位上应该是个有点地位,但却又不算大的什么头头吧?

    不然不会有这么个迎风涨的脾气。

    但是呢,这气质方面,却又注定她不可能会是那种高居上位的人!

    顾海琼的耳侧是那个老爷子有些痛苦的闷哼声。

    已经接近于呻——吟。

    她想了想,伸手去拍他,“老爷子,老爷子您醒醒……”

    “老爷子……”

    “烦不烦啊,搞什么啊,大半夜的你说你个女人非闹腾个什么?”

    那个女人霍的从铺位上坐了起来。

    掀起被子,她声音里头全都是怒气,“你不用工作,我们这些人还要工作呢,你这女人怎么这样不道德?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是休息的时间吗,打扰别人休息的人最可恶了。”

    “这位大姐,这老爷子有点不对头,我听着好像哪里不舒服……”

    顾海琼觉得现在也不是和人吵嘴斗嘴的时侯。

    也没这必要。

    她压低声,一脸的歉意,“大姐,出门在外的,谁都有不方便或是生病的时侯……”

    “老爷子,老爷子您终于醒了,您怎么样?”

    “头晕,心口疼,不不要紧,老毛病……”

    老爷子摆摆手,说话的力气有点困难,而且好像漏风似的。

    大喘着气。

    “您别动,您要拿什么我去给您拿啊。”

    “我……”

    老爷子的话在这里猛的停了下来。

    人也一下子再次痛苦的捂着胸口一个气儿的喘,说不上话来。

    “这样不行啊。”

    “老爷子你你还能动吗,能先下来吗?”

    顾海琼觉得这事儿可不能再耽搁下去。

    要是能行,赶紧的趁着人还能动,到下铺来啊。

    “我我……”

    老爷子想点头,可胸口的疼痛让他一个字说不出来。

    他就想着坐起来。

    结果人咕咚一声又躺回了床上。

    这次,还没动静了。

    把顾海琼给唬了一跳,“老爷子,老爷子您没事吧?”

    “嫂子,嫂子,乘务员说问找车长,去问下有没有医生啊。”

    顾海琼一听这话就急了,这怎么还去找车长,再去找医生?

    绕这么一大圈的。

    这可是人命关天啊。

    “嫂子?”

    “你在下头给我看着孩子,我去看看老爷子。”

    沈小玲一听这话脸色一紧,“嫂子……”后头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意思顾海琼却是清楚的很。

    这万一的出点啥事儿。

    到时侯再牵连上自家嫂子?

    “没事儿,我就看看。”

    顾海琼不是医生,的确不敢乱动。

    她从一头的梯子上爬上去,摸了下老爷子的鼻息。

    心里头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她想到刚才这老爷子说心口疼,不舒服。

    这好像,明显是晕厥?

    一咬牙,顾海琼伸手用力的按在了老爷子的胸口……

    一下一下又一下。

    顾海琼的手都按麻了。

    还是没什么动静。

    下面的人不少被惊醒,一个个或坐或下的围过来。

    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暗自嘀咕起来。

    “这不是人没了吧?”

    “天呐不会吧,这这,咱们好不容易出趟差,我可是咬了咬牙狠狠心才买了卧铺位子,这这遇到了这事儿,岂不是晦气?”

    这话是生气的。

    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狠着心买了趟卧铺票。

    怎么就碰到了这事儿?

    也有人看着顾海琼撇嘴,“瞧她能耐的,看着吧,这事儿肯定没好儿。”

    “可不是呢,这么些人都看着呢,就她能。”

    忙活了半天人没救过来。

    这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啊。

    人家属知道了,肯定和她没完!

    她们在这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沈小玲听的是又气又急。

    恨不得把他她们的嘴给堵住!

    又一脸着急的想过去把顾海琼给拽回来!

    不过她也不敢去打扰顾海琼。

    毕竟,这人命关天。

    然后又扭头朝着不远处的过道看过去:

    这乘务员怎么还不过来?

    正想着呢,就听到不远处有焦急的声音在喊,“让让让让,我是医生,快让我过去看看……”

    “哎,你做什么呢,你是医生吗你?”

    乘务员最先走了过来,越过人群,乘务员就看到顾海琼的动作。

    不禁就急了起来,“下来下来,这医生在呢。”

    顾海琼心里头也是慌的很。

    她这动作完全就是凭着前世偶尔记住的一些情节依样画葫芦。

    能不能起作用?

    甚至会不会起一个相反的作用……

    她这心里头都没底儿呀。

    这会儿被乘务员这么一说,她也不禁就想停下来。

    不是医生来了吗?

    应该比自己更专业吧?

    不过下一刻她就看到本来一直躺在那里没什么动静的老爷子突然哼了两声。

    然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虽然那脸色还是很虚弱,可是那眼神却是慢慢有了焦躁。

    看到顾海琼后微微怔了下。

    然后,老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头一歪,竟然再次晕了过去。

    “醒了,又晕了,这……”

    顾海琼有点迟疑,这下是该继续还是怎么做?

    “这位女同志,你下来我看看。”

    “好,对了,之前老爷子好像说是老毛病,吃药就好……”

    顾海琼从一侧跳下来。

    沈一一不知道什么时侯醒过来,还坐了起来。

    看到顾海琼下来,她过去抱住了她的手臂,“妈妈……”

    “没事没事,把你给吵醒了?”

    顾海琼拍拍自家女儿的头,“天儿还早呢,再去睡吧。”

    沈一一摇摇头,抱着顾海琼的手臂没出声。

    “没事,老爷子只是晕了过去,他这应该是心脏不好,还好啊你们没移动,不然的话……”

    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

    他也是刚好出去学习回自己的医院,没想到路中间就遇上了这事儿……

    “这位女同志,你做的很好啊,怎么着,你是哪家医院的护士吗?”

    “不是,我我就是以前听说过这法子……”

    再多的话顾海琼也没想着继续说下去。

    这话,说的越多越错啊。

    难道她要和这些人说,她前世里头看到有人这样按着心脏做过急救。

    说这是啥心啥的复苏?

    下头的人听到医生的话后本来看着顾海琼的眼神都多了几分的赞赏。

    没想到,这女同志瞧着文文弱弱的竟然真的把人给救活了。

    而且还是个护士?

    只是下一刻听到顾海琼自己嘴里头说出来的话。

    有人无语,有人就没忍住吃的一声。

    合着,这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当然了,也有人心善,觉得人家碰巧又怎么了,最起码的人家敢出手帮这个忙啊。

    这样想的时侯,就有人一下子想起了之前说起过的顾海琼的身份。

    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难怪是军嫂啊,这军嫂的觉悟就是高。”

    “对对,咱们的军人好啊。”

    “这军嫂当的好。”

    顾海琼坐在床边,一手轻轻拍着有些哼哼的二二和三三,一边听着这些议论。

    忍不住的轻轻扯了下嘴角:

    几个小时之前还一个劲儿的讨伐她,说她没觉悟,思想不对。

    这几个小时过后就把她夸的花儿一样!

    瞧瞧,这就是人的嘴啊。

    上下嘴唇一动一掀的,她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谁又去顾忌之前带给别人的那些不舒服,难受或是难过啥的?

    摇摇头,顾海琼索性都懒得去理那些人了。

    专心去照顾身边的孩子。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啊,这出门在外的,都看好自己的东西,贵重东西记得贴身放着啊。”

    这是那个乘务员。

    年轻的女孩子声音清脆,百灵鸟儿似的好听。

    她这么一说,顿时围观的人便散去了不少,当然,也有人远远的站着。

    透气或是看热闹。

    那个中年医生也没有离开,就坐在下铺的一侧和沈小玲等人说话。

    他看着顾海琼,对于她刚才的行为再次给了夸奖,

    “你这女同志胆子挺大的嘛。”

    “你就不怕出点啥意外,或者是因为你这行为让老人家的病情加重?”

    中年医生看着顾海琼的眼神带着几分笑意。

    只是那语气吧,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许的审视!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沈小玲本来正揽着一一,想让她再睡会儿呢。

    一听到这话,忍不住一眼瞪了过去,“我嫂子可是救了人的,她是做好事儿!”

    “对对,我没有否认你嫂子做好事啊。”

    医生的语气平和,只是,他看着顾海琼却又一次的坚持问出来,

    “你之前一点不担心,不怕吗?”

    顾海琼看了他一眼。

    想了下,点点头,“担心,也挺怕的。”

    “那你还是去做了?”

    中年医生的声音这个时侯有些许的玩味儿。

    听的顾海琼也是没能忍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她想了想,还是轻轻一笑。

    点头。

    “有些事情啊,怎么能因为害怕就不去做?”

    “再说了,我的本心是好的,而且当时,不是也没有医生吗?”

    她看着中年医生,反问了一句,“如果我之前没有那么做,你说,等你过来的那个时侯,你能有把握救的下这老爷子吗?”

    医生顿了下。

    想想。

    然后他很是实诚的摇摇头,“没有。”

    “如果没有你之前的那一番抢救,我想,这会儿老爷子的命很大的可能是保不住。”

    他这么说还是有些保守的。

    事实上,在他心里头,自己来的是晚了。

    要不是眼前这个女同志插手,自己也没办法能把人给救回来的。

    “这不就得了?”

    顾海琼声音轻快,眉眼弯弯的笑,“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中年医生看了眼顾海琼。

    有心想接着问,万一呢,万一人没救过来呢?

    不过抬眼看着她脸上的笑容。

    中年医生唇角掀了下,把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侯。

    中铺上的老爷子哼哼了两声,手撑着铺位坐了起来。

    “老爷子您醒了?”

    顾海琼和中年医生都站了起来。

    “老爷子您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儿。”

    老爷子摇摇头,一脸的歉意,“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从中铺起身要下地。

    中年医生赶紧扶住他。

    顾海琼也往后退了两步,“老爷子您慢点儿,坐这里。”

    老爷子也没客气,坐在下床靠着一侧的栏杆喘气:

    就这么下床的几步动作,就让他半天喘不过气来!

    “对了老爷子,您觉得怎么样?”

    中年医生看着老爷子的气色,松了口气,“瞧着这脸色还行……”

    “没什么大碍了,我这是老毛病,你们别担心。”

    他说着话就要站起身子。

    却被顾海琼给拦下,“老爷子您是想拿什么东西吗,是您的行李?要不我帮你拿……”

    她是怕老爷子这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这口气儿。

    万一再折腾回去了?

    可不是得不偿失嘛。

    “行,那就再麻烦这位女同志……”

    “我姓顾,老爷子您称呼我小顾就行。”

    老爷子轻轻笑了两下,点头,“行,那就叫你小顾。”

    “麻烦你帮我把那个包拿过来,里头有我的药……”

    顾海琼赶紧伸手去拿。

    不过那包靠的有些里,她伸手掂了两下没够到。

    中年医生长手一手捞了过来,“老爷子是这个吧?”

    “对对。”

    哆嗦着手拉开拉链,摸出一瓶药。

    老爷子拧了几下瓶盖没拧动。

    还是顾海琼给他拧开,“老爷子,这是水,温着的,您赶紧吃药。”

    “小顾啊,这次的事情,真是谢谢你。”

    老爷子把药吞下去,又缓了会,脸色稍好了些后。

    他慢慢坐起来,朝着顾海琼看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