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帝尊〕〔超级正能量女友〕〔圣恩隆宠,重生第〕〔真爱守卫战〕〔踏星〕〔兵王弃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医品太子妃〕〔燧灵记〕〔灭尽天下修仙者〕〔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重生1988:做个女〕〔重生八零之勒少又〕〔邪剑书生〕〔新纪元119年〕〔二爷,大房有话说〕〔我开挂的后半生〕〔半缘山河半缘君〕〔天劫乐园〕〔皇帝培养手册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342章 执拗(2更
    俞山的脸色惨白。

    这一刻,对于他来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都是一种困难!

    终于,他的身子在沈南川犀利的眼神下晃动了两下。

    不过随即就被他给快速的稳住。

    “旅长,俞山到。”

    沈南川似是才看到他,又好像透过他,不知看到了他身后虚空中的谁。

    如鹰般的双眸盯着他半响。

    沈南川的声音最终平静下来,“出列,向后转,十五步,原地休息!”

    随着这一串的指示。

    俞山本来已经转过身抬脚往前走。

    只是……

    原地,休息?

    然后他再看看前头不远处,那是山脚下唯一的一颗树。

    俞山的眉头瞬间拧的死死的。

    脚步停下来,如同粘到了地下。

    一动也不动。

    身后,沈南川看着他的背影,一声冷哼,“怎么着,没听到?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旅长,我有问题不明白。”

    俞山索性转身,啪的行了个军礼,双腿并拢,双手并垂于两侧裤缝处。

    “说。”

    沈南川朝着远处连打了几个手势,示意余下的人按着命令继续。

    他自己则浓眉一扬,神色颇是威严的看向俞山,

    “给你一分钟时间,计时开始,一……”

    “旅长,为什么让我出列?!”

    俞山看着沈南川,神色里头透着一股子的偏执和固有的执拗。

    “别人都在那里训练。”

    “他们是军人,我也是军人,我为什么要单独搞特殊化?”

    “我是他们的战友,我和他们一样的。”

    说这几句话的时侯,俞山几乎是咬着牙,一字字从牙缝里头挤出来。

    他的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水从脸上渗下来。

    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上!

    他却是不管不顾,只是一脸倔强的看向沈南川,

    “旅长,你这命令我不服。”

    “不服也得服。”

    “除非你的职务爬到老子头上去!”

    沈南川冲着他冷哼两声,眼神愈发的犀利,“那样,你说啥老子就听啥!”

    “现在,我才是你的长官,我的话,就是军令。”

    “给你两个选择,一,服从,二,还是服从。”

    “俞山,前走十五步,原地休息,现在,立刻,马上!”

    俞山被沈南川这一番话气的,脸红脖子粗,“旅长,你这是公报私报,我要和政委说,你不公平。”

    “结束这次的实地训练,你随时可以去找政委。”

    “现在,按我的命令,执行。”

    沈南川已经不再去看他,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几个人连换了几种手势。

    让自己的命令得以顺利的执行下去。

    俞山几乎是咬着牙,“是,我现在就去。”

    脚下的步子好像有千斤重。

    他走一步,似乎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自己的同伴,战友都在强行训练,自己却在树萌里头休息?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眼看着就要走到树荫处,俞山垂在腿两侧的手紧紧一握拳。

    他猛不丁的转身,抬脚朝着不远处在泥潭里头翻滚跌爬的队友跑了过去……

    沈南川都没能来得及拦住他。

    气的脸都黑了。

    这混小子!

    牙根痒痒!

    恨不得立马把人给拖过来,抽上几军棍!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

    俞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是他自己的了。

    手脚四肢明明都有。

    可是他却没有一丁点的感觉。

    趴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喘气。

    如果这会儿有什么词儿能形容他的话,肯定会大多数人都会说:

    这是一条自己跳上岸,因为缺水而频林死亡的鱼!

    他足足在地下躺了五六分钟。

    才咬着牙,在同伴的搀扶下僵着身子起身。

    另一侧。

    沈南川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

    一声收队,他抬脚走人。

    俞山和几个战友走在最后,远远看着自家首长快步走远。

    苦笑了一声,“我这次肯定把头给气坏了。”

    “可不是?”

    其中一个同伴看了眼左右,声音压低,“你没看咱们头这半天身上的低气压,狂风暴雨不足以论呐。”

    那简直就是冰天雪地。

    是冰雹!

    还是杀伤力巨大的那种。

    “头现在没心情理你,等回头你可自己小心了啊。”

    俞山点点头,却是紧紧的纂了下拳头没出声:

    都是他这个身体!

    晚饭结束。

    紧张而重负荷的一天强行训练暂告一段落。

    说是暂时结束。

    那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的突发集合哨会在哪一个时间点响起来!

    回到宿舍。

    所有人都近乎是贪婪般的享受着这一天当中难得的些许休息时间!

    而俞山却是在床上翻来复去的。

    没有半点的睡意!

    最后,他霍的坐了起来。

    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一横心,抬脚下床。

    沈南川正在办公室和江政委说话。

    江政委看着他,忍不住笑,“怎么着,又被谁给气到了?”

    “这些刺头,一个个的不是都这样吗,好好的收拾几回,看谁还敢再挑刺儿。”

    就是连江政委的脾气都被一些人给挑了起来。

    可见,他和沈南川这段时间所遇到的事情,绝非是一般的顺利。

    “和他们没关系。”

    沈南川想起之前演练场上的那一幕。

    忍不住眉头拧了起来。

    俞山!

    他坐在那里难得的走神。

    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儿这样正大光明的走神儿。

    这让江政委有些好奇,正想继续问沈南川今天的训练到底出了啥差子时。

    办公室门外。

    一声带着几分忐忑的报告响起来。

    “报告,旅长,俞山报到。”

    “进来吧。”

    江政委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天到晚前来找他和沈南川两个人的不知道有多少。

    这个俞山他有印象,好像是个技术兵?

    不过,身子骨好像有些弱?

    最开始的时侯他远远瞧着,小伙子唇红齿白的。

    他还以为是个姑娘家呢。

    这会儿看到俞山白着脸走进来,江政委甚至还关心了两句,

    “这脸色有点不对啊,回去可得好好休息。”

    就这么句话。

    他却是没想到直接换来沈南川的勃然大怒,

    “休息什么休息,人家可是厉害的很呢,连军令都敢不听的人,身子骨就是铁打的,根本不用休息。”

    沈南川是越想越生气。

    眼神里头凝聚着狂风暴雨般的寒冽,“你现在能耐了啊,连军令都可以置之不理,本事见涨啊。”

    “……”

    江政委被沈南川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通话砸的有点懵。

    等等,这家伙刚才黑着一张脸。

    瞧谁都不顺眼,颇有一种找人大打出手的架式。

    难道,是被俞山给气的?

    他咪了下眼,扫了眼沈南川,然后就垂下了眸子。

    这事儿,不管如何他现在是不能插嘴的。

    而且……

    随即,江政委直接起身,“刚才的事情就那么定下来,我先回去看看,对了,你这边赶紧把手头上的事情收拢一下,回去看看弟妹她们。”他家里头那个女人带着两个活蹦乱跳能打酱油的孩子都一个劲儿的骂他呢,咬牙切齿的,每回他往家里头打电话的时侯听着那声儿,怕是想从电话里头顺着线爬过来咬他两口!

    更何况是弟妹带着四个孩子。

    其中三个是不能跑不能说话得随时需要照顾的小娃儿?

    也幸好是有个沈小玲。

    他看了眼沈南川,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啥也别说,自己走了。

    眼看着江政委走了出去。

    沈南川的眼神落在俞山的身上。

    看着他站在那里挺的笔直的身子,他冷哼了一声,“你还来做什么?”

    “出去。”

    “我这里不接受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不听军令,擅自行动的人!”

    这帽子扣的可是有点大。

    俞山的脸更白了起来,“旅长,不是您说的这样,我,我……”

    “你什么你?”

    “难道你入伍的时侯没有发过誓,军令就是一切?”

    “我说过……”

    俞山闭了下眼,再睁开,他的眼底全是固执,“旅长,可是那和今天的事情不一样。”

    “没有半点不同。”

    沈南川挑高了眉,神色里头全是冰冷,“在我看来,都是军令,你没有服从!”

    “旅长,我和他们一样,我也是一名军人!”

    “我的战友能做到的事情,我也一样能做到。”

    “我不需要您的特殊和特别照顾!”

    特殊和特别这四个字儿被俞山给咬的加重。

    他几乎是磨着牙,怒吼着沈南川,“如果说您说我没有服从军令,那么,我也可以说您是擅自徇私!”

    “我也是军人中的一员。”

    “我为什么就要原地休息?”

    “那些训练我能撑的下来的!”

    “然后呢?”

    沈南川冷笑着看向他,“撑不下来的时侯呢,万一呢?”

    “以你的生命为代价,就为了这些训练?”

    他看着俞山,声音愈发的平静,“万一你的身体撑不过,倒下去,你觉得自己很光荣?”

    “回旅长,是的。”

    “当我入伍的那一天,我就有这个心理准备。”

    “我是军人,保家卫国,牺牲个人生命在所不惜!”

    “呵,俞山啊俞山,这话可真是伟大,是吧?”

    “是不是连你自己听着都觉得很感动,觉得自己伟大光荣?”

    沈南川看着俞山一脸倔强,半点不肯认输的样子。

    用力的闭了下眼。

    记忆深处,多年前出现的那个同样神情倔强,同样一本正经半点不肯退认的年轻稚嫩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

    最终,却又一点点的,慢慢的消逝。

    就在沈南川的眼前隐入虚处!

    这一刻。

    沈南川霍的睁开眼,他的眸光灼亮,嘴唇蠕动着,甚至轻声喊出了一个名字!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

    如同昙花一现。

    快的俞山都不曾注意!

    半响后。

    沈南川神色漠然的看向他,“你别忘了你是特招进来的,你更别忘了你体现的价值在哪里!”

    “如果你不记得你自己的职责,那么,我只能打报告,把你遣返回乡!”

    沈南川这话一出口。

    俞山身子猛的一颤,他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沈南川,

    “旅长,你要把我开除?”

    “不是开除,是遣返。”

    沈南川看着他,神色淡淡,“不听军令,不遵守纪律,目无尊长,分不清轻重主次。”

    “这样的你留在部队也没什么用!”

    俞山几乎要吼起来,“我没有!”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特殊化,有什么错?

    “现在应该是你的休息时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现在马上回去休息。”

    沈南川看他一眼,声音漠然,“还有,回去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了,明天给我写份检查。”

    “下周一集训总结你自己读!”

    “反省期间,关禁闭!”

    俞山,“……是。”你是旅长,你说了算!

    他行了个军礼,挺直着身子朝办公室门外走。

    一脚门外。

    一脚门里。

    俞山就那么一头栽到了地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