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352章 最低价(3更
    “啊,你干什么?”

    沈一一平时经常跟着锻炼的好处可就在这会儿体现了出来。

    小家伙身子一蹲,噌的往一旁跳了好几步。

    身上只是沾了一点点水。

    而身后。

    幸好后头顾海琼几个人还站的远一些。

    当然,也不是一点都没泼到身上。

    被沈南川抱着孩子转身护到顾海琼的跟前。

    水都泼他后背上了!

    “沈南川,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后背上的衣服湿渌渌的,有水在往下头滴。

    他却是朝着顾海琼咧嘴一笑,“真没事儿。”

    被他一手一个护在怀里的二二和三三连根头发丝都没被碰到。

    门后头。

    估计有人已经是意识到自己泼错了人。

    啊的一声惊呼过后。

    顾海琼等人还没来得及往门后关注的时侯。

    就听到咣当一声响。

    那门,竟然当着几个人的面儿直接关上!

    顾海琼帮着沈南川拧去衣服上的水,可后背上湿了好大一片。

    “这怎么办?”

    “这里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啊。”

    顾海琼的眉头轻蹙了下,换来沈南川的低笑,“不要紧。”

    他之前在部队里头训练的时侯,衣服哪天是好的?

    水里泥里土里风里雪里的。

    哪处没闯过,没滚过?

    以前的时侯可没有人关心他衣裳是干还是湿,担心他会不会感冒!

    心头暖暖的。

    沈南川看着自家媳妇,语气温柔,“媳妇,真没事儿,这种天气,风稍稍一吹,很快就干了的。”

    “嗯,也只能是这样了。”

    顾海琼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着,但心里却是暗自想着:

    回头到家了得给这人吃片感冒药!

    “妈,这人家怎么这样啊?”

    沈一一紧绷着小脸,气呼呼的,“他们明明泼了咱们一身,竟然连声对不起都不说!”

    “太没礼貌了!”

    “妈,我得找他们去,让他们和咱们说道歉!”

    一边说一边还没等顾海琼和沈南川说什么呢,沈一一抬手就要去砸门。

    小丫头可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凭什么泼她啊。

    要不是她跑的快,刚才那水估计得泼她身上脸上了。

    看看她爸,后背上都是湿的。

    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只是,她这手才伸到半空中。

    那门吱哑一声再次被人给打开,一点点的,最后,露出门后的人。

    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这会儿正缩头缩脑,满脸懊恼和惧意的伸着头朝外头看。

    一眼看到站在门口好像要敲门的沈一一时。

    沈一一还没怎么样呢。

    她竟然吓的啊的一声尖叫,咣当,又把门给关了起来。

    沈一一气的,“哎,你个女人,是不是你刚才泼的我们,你给我打开门,你得给我们道歉。”

    “开门,你个坏人你……”

    “……对不起。”

    房门被那个女人再次打开。

    女人的身影一点点的朝着外头闪,最后露出她整个人。

    身上的衣裳瞧不出原本的颜色。

    眼圈红肿着。

    满脸的憔悴,此刻正努力挤出一抹笑,朝着沈一一几个人笑了笑,

    “我,我刚才不知道是你们,真的很对不起……”

    “哎,你这人,你怎么那么坏啊,你不知道是我们,难道你就能随便泼人吗?”

    “你看看你把我爸衣服都给泼湿了!”

    沈一一气呼呼的指责着,“你还关上门想跑,你这人太坏了。”

    “你,你赶紧给我爸爸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沈一一小脸板着,虽然还没有消气儿。

    但是!

    她刚才可是口口声声让人家道歉来的。

    如今人家这对不起都说了啊。

    还说了好几遍。

    显的可有诚意了。

    然后,接下来,小丫头就站在那里不知道要说啥好了!

    顾海琼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家女儿的样子不禁好笑了起来。

    她摇摇头,上前两步,“一一,怎么说话呢,没礼貌。”

    “我才不是没礼貌呢,明明就是她做坏事!”

    沈一一嘟了下小嘴,不过,被她妈一眼看过来,小家伙不情不愿的跑到了沈小玲身边儿。

    拦下了沈一一之后。

    顾海琼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刚才那是我女儿,那孩子向来淘气,被我们给惯坏了。”

    “不是不是,是我不好……”

    女人摇摇头,伸手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一下,勉强笑着,

    “你们是来我们村找人的吧?”

    “我们就是来找你们家的。”

    顾海琼看着对方笑了笑,直接了当的开口道,“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我们来的不是时侯。”

    “找我们家?”

    女人的声音满是疑惑,“你们是?”

    “我们是听到你们家木匠活做的好,过来看看的。”

    开口的是沈南川。

    他站在自家媳妇跟前,身子高大魁梧,板着个脸站在那里不怒自威。

    给站在门口的女人一种无形而强烈的压迫感。

    然后,女人笑着摇摇头,“那你们来的可真是不巧了,我爹前几天手伤了,做不了什么活了,你们,你们还是找别家吧,对不起啊,你们赶紧走吧。”话罢,女人咣当一声把门再次关了起来。

    这下,连沈小玲也不乐意了起来。

    “嫂子,这女人怎么这样啊?”

    “谁知道,估计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吧。”

    瞧着那个女人刚才脸上的表情。

    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而且她刚才不是说手受伤了吗?

    不过,这些事情顾海琼不打算去理就是。

    她笑了笑,扭头看向沈南川,“白来一趟了,行了,走吧。”

    “嗯,回。”

    沈南川点了下头,一行人正准备转身走人。

    身后的门突然又打开。

    这次走出来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年人。

    瞧着应该是六十左右的岁数。

    背有些佝偻。

    却是语气急切的唤住顾海琼等人,“等下,你们几个要打什么东西,是家具还是啥子?”

    一行人听到这话都停了脚。

    回头。

    顾海琼的眼神落在老人包着沙布的左手上。

    她挑了下眉,想起刚才那个女人的话:她爹的手伤了,不能干活……

    这是,那位木匠活计出名的老爷子?

    “老爷子,我们想打一套家具,还有两张木床啥的,东西是不少。不过……”

    顾海琼看着老爷子的手,语气有些许的迟疑,“老爷子您这手,能行吗?”

    “不过就是小伤,没问题的。”

    卫老爷子朝着她们憨厚一笑,“再说了,现在也就是谈一下,确定了以后不是还有挑木料啥的嘛,几天过后啊,俺这伤就好利落了,不会影响干活的。”他一边说一边紧张的看向顾海琼等着,眼里头的那份急切让顾海琼心里头有点明白:这老爷子估计是想挣她这份儿钱!

    不过想想也是。

    她这一套的组合东西做下来,再加上几张床。

    小板凳小椅子啥的。

    要是换个精打细算的老木匠,的确是能赚不少钱……

    这钱给谁赚也是赚。

    而且,她们这一趟过来本就是想着找对方打东西的。

    再说了,对方刚才的话说的也挺有道理。

    要是他的手伤真的只是小伤,几天就好的话,那还真的不耽搁这事儿。

    这么一想,顾海琼便看向了身侧的沈南川。

    两口子在半空中无声的交换了个眼神。

    最后,顾海琼笑着点头,“那老爷子,要不这样,我们进去和您好好说说,您看看这时间还有用料啥的,对了,我还带了几张图纸,要是老爷子能照着图纸做出来的话,我们可以多给您一点钱,您看成吗?”

    “行。”

    “行的,你们放心吧,我可是做了大半辈子的木匠活了,这方圆百里的,都知道俺呢。”

    老爷子一边说一边带着几个人往院子里头走。

    没走几步,顾海琼就注意到了另外的一件事儿:

    这老爷子的右脚走路好像有点不利落!

    不知道是和他手上的伤一起,还是,以前就有的老毛病?

    想想她前几天打听这老爷子事情的时侯,好像,没人说他是瘸子呀。

    难道,是才被人给打的?

    她垂下了眸子,暂时把这事儿压在心上,一脸笑意的跟着老爷子进了屋子。

    之前的那个女人正一脸焦急的站在房门口呢。

    看到老爷子带着顾海琼一行人过来。

    她又是着急又是无奈,“爹,你,你怎么能把他们带进来啊,你那手上伤着呢,还有腿……”

    “爹没事儿。”

    “都是小伤,不打紧的,啊?”

    老爷子抬头看了眼自家女儿,心里头叹了口气,摆摆手,“行了,别让客人笑话,快帮爹去给几位客人倒碗水去。”老爷子把自家女儿给支走,然后才不好意思的回头招呼着顾海琼等人,“女人家家的,心软,一说起啥来就激动,让你们见笑了啊。”

    “没事,老爷子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过几天再来。”

    “不用不用,老头子没事儿。”

    他笑呵呵的招呼着几个人喝水,“我们家没茶叶,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顾海琼笑了笑没出声。

    喝了两口水。

    顾海琼把碗放在桌子上,伸手拍开自己怀里二二塞进自己小嘴的手,又把她不老实要拽自己头发的另一只小手给固定在自己手里头,然后才笑着看向老爷子,“老爷子这屋子里头的桌椅,都是您自己打的吗?”

    “是啊,不过这都是老物件儿了,时间久了,和人一样,都老喽。”

    “那,如果我这里打两个衣柜,三张床,还有吃饭的桌椅……”

    顿了下,顾海琼把自己带过来的图纸递给老爷子,“老爷子您看,就按着我画的这款式打,可以吗?”

    “这,这是衣柜吗?”

    “这是……吃饭的桌子?”

    老爷子双眼盯着自己面前的几张图纸,越看眉头拧的越紧。

    这些款式,和他打了大半辈子的东西就没一样是相同的!

    “这衣柜怎么是三个门的?”

    “还有这门,怎么是这种左右推的?”

    老爷子一边看一边摇头,“我可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样子的衣柜啊。”

    “老爷子,您只看看自己能不能打的出来吧。”顾海琼笑着转开了话题,直接把老爷子问她的话给避开了去,“要是您能打的出来,那您就好好想想,看看得用多少时间,还有钱和木料方面您都给我预算个时间和大概的数字……”倒不是她不想回答这老爷子的话,主要是她也没办法说,不知道怎么说啊。

    难道让她和老爷子说,自己这是上辈子记忆里头的东西?

    估计这在场几个人都会把她当疯子!

    “可以的,我可以的。”

    似乎是生怕顾海琼说不让他打这些东西。

    老爷子捏着那几张图纸的手都紧了几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顾海琼,语气里头充满了急切,“只是,只是你这些东西可都得用不少的木料,而且这可都是大件儿,比寻常的柜子啥的可都大上一两倍都要多,这钱和手工费方面儿,怕是得不少一笔……”

    “没事儿,只要您能打的出来,价格实在就不是问题。”

    “我我初步算了下,差不多,差不多得三,三百八十块钱……”老爷子说这话的时侯一脸紧张的盯向顾海琼,生怕自己这开口的要价会把人给吓跑,眼看着顾海琼坐在那里没出声,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的深吸了口气,“三,三百块,这这可是最低价,不不能再少了啊。”

    老爷子一张老脸拧成了苦瓜样儿。

    心头却是在滴血。

    两百多,这些东西全打出来估计他的把棺材本都得给搭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