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65章 一回和二回,三回四回(1更
    直到吃晚饭的时侯,孙晓红还没有出现。

    沈北军就有点急,“娘,你真不知道晓红去哪了啊,不行,我得去她娘家看看去。”

    那女人一生起气来东不管西不顾的。

    肯定又气的回娘家了。

    他下午也是喝的太多,竟然直接就睡了过去。

    等到彻底清醒过来的时侯竟然就天黑了。

    沈北军把面前的饭碗推开,看向坐在另一侧的大宝,

    “儿子,你和我去找你妈不?”

    “我不去我姥家。”

    大宝撇了下嘴,哼哼着,“我讨厌他们家。”

    这话听的沈妈妈眉开眼笑,“对对,咱们才不去他们孙家呢,就那一家子能有什么好人?有啥好去的啊。”说着话她伸手在沈北军手臂上拍了一下,语气不善,“你要是去的话你就自己去,别叫着我大孙子去啊。”

    “外头这风吹的,我大孙子受寒了怎么办?”

    “那我自己去。”

    沈北军的眉头拧了一下,不过,还是站起了身子。

    得把媳妇找回来啊。

    不然时间拖的越久,到时侯事情就越大!

    他朝着屋子外头走。

    沈妈妈在后头忍不住的喊,“你穿多一件衣裳,外头冷。”

    沈北军没出声,一头扎进了夜色中。

    农村的人本来就睡的早。

    如今正是冬天,哪怕是没睡,也都早早的关门闭户。

    沈北军走在村子里头的小路上。

    深一脚浅一脚的。

    夜色很黑。

    头顶上几颗星子廖若无几的高悬夜空。

    他走了几步,被一阵风声给吓了一跳,硬着头皮往前又走几步。

    最后一咬牙,在一堆木柴处寻了个棍子握在了手里头。

    眼看着就要出村儿。

    沈北军的心里头扑通扑通乱跳,脚步也是越来越重。

    他怕啊。

    这黑灯瞎火的。

    他一个人走夜路……

    正想着呢,就听到不远处竟然有呜呜的哭声!

    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有哭声?

    而且,还是女人的声音!

    沈北军吓的,跳起来扭头就往回跑!

    不过跑了几步,他又硬着头皮往回走了几步。

    那哭声又呜呜的响起来。

    最后沈北军发现,那声音是从一个柴火垛后头传来的。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棍子,一脸的发狠,

    “谁在后头,给我出来!”

    “出来!”

    “不然我可就打了啊。”

    对方好像也是被吓了一跳,嗷的一声尖叫。

    在这除了风声再没半点别的动静的夜色下,沈北军差点被这尖叫声吓破胆儿!

    “你你别喊,你到底是谁,在这里想要做什么?”

    这三更半夜的。

    大冷的天。

    一个女人躲在这里哭?

    沈北军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甚至还以为自己的酒没醒。

    喝醉了看花眼听错了声呢。

    对面。

    女人本来一声尖叫的。

    不过,顿了下过后,满是愤怒带恨的声音响起来,

    “沈北军?”

    “沈北军你个混蛋人,你还敢出来,你过来做什么,你给我滚。”

    媳妇?

    “媳妇你怎么在这,媳妇,媳妇你刚才吓死我了。”

    猛不丁回过神的沈北军长松了口气。

    是人就好!

    呸,他媳妇怎么就不是人了?

    千哄万哄的,一个劲儿的伏低做小,“媳妇,媳妇你在这做什么呢,我这不是来找你嘛,刚才你在这里哭,可把我给吓死了,走走,媳妇你肯定饿了吧,冷吧,快穿上我的衣服,咱们先赶紧回家去。”

    孙晓红本想极有骨气的说一声不回。

    顺便把沈北军给骂走。

    可是……

    她这会儿是真的又冷又饿!

    而且,娘家那边……

    上次她回家,她娘可就和她说了,让她别没事就回娘家!

    因为她新娶进门的嫂子正在待产!

    她哪里能不气。

    可是没办法。

    坐在柴火垛这里可是哭了半天了。

    又气又惊又怕!

    这好不容易盼来了沈北军,她也就是嘴上硬撑了几下。

    哪还敢真的不和他回?

    这一刻,连之前沈北军打她的事情都被孙晓红暂时性的遗忘!

    回到家。

    两个人自然是直接就进了她们居住的东厢房。

    沈北军一脸的紧张,“媳妇你冷吧,快钻被窝里头暖和一下。”

    “对对,你等下,我去给你端水洗洗手洗洗脸啊。”

    “不是,你还是先把这碗水给喝了……”

    他转身出去沏了碗红糖水。

    一脸宝贝似的捧起来,“媳妇,你赶紧喝了,去寒的。”

    看着他忙活来忙活去的。

    孙晓红想起了之前他打自己的那阵儿。

    忍不住心里头犯起了嘀咕: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会儿他喝醉了?

    她双眼瞪着沈北军不放。

    沈北军张罗好一切,正想问她饿不饿,是想吃点什么呢。

    抬眼看到孙晓红眼神幽幽望着她的样子。

    心里头不禁就是咯噔一声。

    “媳媳妇,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

    他怕!

    结结巴巴的,他想转话题,“媳妇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啊。”

    “沈北军你过来。”

    “啊,怎么了,媳妇……”

    沈北军一步三挪的凑过去。

    他觉得自家媳妇这会儿的精神有点不对头啊。

    得小心点儿!

    孙晓红一抬头,露出脖子上的一圈红痕。

    “你看到这里没有?”

    “这是谁干的,哪个王八蛋掐的,媳妇你和我说,我这就去找那个王八蛋去!”

    敢欺负他媳妇?!

    简直是活腻歪了!

    谁干的?

    孙晓红冷笑了两声,看着他,“那你得问问你自己啊。”

    “这些可都是你之前回家时打的我。”

    她指着自己的脖子上,手臂上还有腿上的几处擦伤。

    眼神里头全是愤怒,“都是你打的。”

    “沈北军你有本事把你自己打死啊,你现在就动手啊。”

    孙晓红气呼呼的瞪着一脸傻眼的沈北军,恨不得伸手在他脸上挠两把!

    之前被沈北军的凶狠给吓到的情绪在这一刻好像又没了。

    她觉得,之前那会儿肯定是沈北军喝醉了啊。

    喝醉的人嘛。

    什么都不知道呀。

    说不定他还以为打的是别人呢。

    这么一想,孙晓红愈发的理直气壮了起来,

    “你竟然还敢打我,沈北军,你长本事了是吧?”

    “你看看你,这日子咱们没法过了。”

    沈北军先是整个人都懵了。

    他什么时侯打自家媳妇了啊?

    可是媳妇身上那些伤……

    他一脸的茫然,“媳妇,这些真的都是我打的你啊?”

    “不是你难道还是鬼?”

    孙晓红瞪着眼,气哼哼的,“难道是我自己打的自己不成?”

    “不是不是,媳妇,我怎么可能会打你?”

    “我就是打我自己都不能打你啊。”

    眼看着孙晓红一脸怒容瞪着自己。

    沈北军扑通跪到了地下,“媳妇,我那会儿肯定是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肯定是以为打的别人呢,媳妇你别生气了,要不你打回来,你打我吧,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边说一边朝着孙晓红跪行了两步,伸手拿了她的手,在自己脸上啪啪打了好几下。

    孙晓红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

    同时,她也想起之前沈北军打她时的那几巴掌!

    心尖尖都跟着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生怕沈北军下一刻就恼羞成怒,然后打自己!

    不过下一刻孙晓红就放了心。

    沈北军仍是跪在那里,一脸伤心痛苦难过的求自己原谅呢。

    她心里头闪过一抹得意:

    现在这个样子,真该把那老东西叫进来!

    让她看看她自己的好儿子,到底是怎么个德性!

    真以为他舍得自己,敢打自己啊。

    那不过是这混蛋喝醉了!

    她磨了下牙,冷哼着看向沈北军,“别以为你別醉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人不都说酒后吐真言吗,你当时打我那会可狠了,肯定是你心里头早就想打我,还有,谁知道你是真的喝醉还是假的喝醉啊,这会儿拿酒来找借口。”她一边说一边气呼呼的瞪了眼沈北军,“这事儿别想那么轻易的过去。”

    “对对,我好好给媳妇赔礼道歉。”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媳妇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他握着孙晓红的手,低声下气的。

    孙晓红是又累又冷的,眼皮都有点睁不开,也就懒得和他再多说什么,只是打了个呵欠看向他,

    “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打死我也不敢了。”

    沈北军想也不想的摇头,一脸的内疚自责,

    “媳妇你放心吧,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这一次我就后悔死了。”

    “你身上那些伤,我恨不得都发生在我身上!”

    “媳妇,你要是还不消气儿,你就打我一顿吧?”

    “真让我打?”

    “真打。”

    沈北军咬着牙,声音发狠,“用力打,使劲儿打。”

    只要能让自家媳妇把心里头的那口气消了。

    他一个男人皮糙肉厚的,挨几下怕什么?

    再说了,只要媳妇消气儿!

    沈北军这样想着的时侯,愈发肯定的点头,

    “媳妇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要是怕手疼的话我给你去拿鸡毛掸子去。”

    孙晓红冷笑了两声,抬脚踹到了沈北军的脸上。

    让他一尼股坐到了地下。

    瞧着沈北军那狼狈的样子,孙晓红倒是真的心情好了几分!

    “行了,我要睡了啊,你别烦我。”

    孙晓红躺到床上紧紧的抱住被子,闭着眼睡了过去。

    坐在床边上的沈北军看着她的睡颜半响没动。

    眼神沉沉。

    第二天早上。

    沈妈妈看到打着呵欠一脸睡意朦胧走出来的孙晓红自然是冷嘲热讽。

    就差没直接骂她不要脸!

    孙晓红对着她撇了下嘴,扭头冲着身后屋子里头的人喊,

    “沈北军,你磨蹭什么呢,不是说了给我去端洗脸水的吗?”

    “你赶紧的啊。”

    “那么磨蹭,是不是不想让我洗脸了啊你。”

    就这么三句话。

    直接完败沈妈妈!

    回到自己屋子里头,她气的把茶缸子用力砸到了地下。

    好在那粗瓷缸很是结实。

    被她这么用力往地下砸,也不过就是掉了一两块的瓷!

    沈妈妈气的在屋子里头来回的直转悠。

    “你说说你说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玩意儿?”

    昨天她还以为这个儿子总算是立了起来。

    打的好啊。

    看她再敢背着自家儿子出去外头鬼混。

    再敢做什么对不起她们沈家的事儿!

    可是这倒好,一晚上还没过呢,转眼又成了那个狗熊般的存在!

    “气死我了。”

    沈妈妈坐在炕头上,用力的拍了下炕。

    沈爸爸抽了口旱烟,眼皮撩起来看她一下,“行了,你也别操那个心了,他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儿,你不管不就行了?”在他看来,这都是沈妈妈自己找没趣和麻烦啊,打从开始就知道自己儿子喜欢人家,把孙晓红这个媳妇当成了心头肉一样的呵护,疼着。

    她还偏去一再的触这个霉头!

    你说你要是闹腾的过自己儿子,能收拾的了自己儿子还好。

    沈妈妈这分明就是倔不过沈北军啊。

    到最后,憋气郁闷郁结的,还不是沈妈妈这个当娘的?

    他摇摇头,都懒得多说!

    “哎,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啊你。”

    “我没办法。”

    沈爸爸瞧了眼沈妈妈,“你儿子非要人家,你管得了他吗?”

    “……”

    她要是管的了那个逆子。

    还用跑到他面前讨主意吗?

    瞪了眼沈爸爸,沈妈妈坐在炕边上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让咱们北军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头!”

    “你要做什么?”

    沈爸爸倒是想不理这些事情。

    可惜被沈妈妈的话吓了一跳,他一眼朝着她瞪过去,

    “你别没事儿找事啊。”

    到最后除了让她自己更加的狼狈,让这个小儿子更加讨厌他们老两口。

    要真是这样的话……

    到时侯他们老两口想要找地方哭都找不到!

    “你别管我。”

    沈妈妈瞪了眼沈爸爸,满脸的嫌弃,“你自己啥事也不做,就知道吃吃吃,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没用的老东西!连个儿子都管不好……”沈妈妈吧啦吧啦的骂,沈爸爸坐在炕边上连眼皮都不抬。

    直接当没看到听到!

    正月十五。

    沈北军又一回出去和朋友喝酒。

    回来醉薰薰的,一身的酒气。

    沈妈妈没在家。

    他一步三晃的走回自己屋子里头,关上门。

    朝着坐在床上盖着被子取暖的孙晓红扑过去,“媳妇,媳妇,亲亲……”

    孙晓红想也不想的把他给推开,“你走开,臭死了,别碰我啊。”

    就这么一句话。

    几乎是点燃了导火索!

    沈北军的眼立马瞪的溜圆,通红,恶狠狠的盯向孙晓红,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啥?”

    “嫌弃我是吧?”

    “说,你想让哪个男人亲……”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孙晓红重新扑了过去。

    孙晓红被吓了一跳,又要再次把人给推开。

    手却被沈北军直接给纂住。

    他满是酒气的嘴对着孙晓红的脸就亲了下去。

    孙晓红被薰的,想吐。

    她用力的扭着脸,想要去避开沈北军的嘴。

    老是亲不到的沈北军眼一瞪,想也不想的抬手一巴掌甩到了孙晓红脸上!

    然后,他满是酒气的嘴堵住了孙晓红的嘴。

    在她的脸上,脖子上留下满满的口水,酒气……

    孙晓红差点气疯掉。

    她抬脚想要去踹人。

    沈北军已经把她的衣裳给撕开,整个人压到了她的身上。

    孙晓红稍一挣扎。

    沈北军就是一巴掌,“你个臭婊子,我是你男人,不给我睡你想便宜别的男人啊?”

    没门儿!

    最后,孙晓红几乎晕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侯,身边沈北军逞大字型已经睡了过去。

    孙晓红嗷的一声尖叫,朝着沈北军身上撞过去。

    又撕又咬的。

    “王八蛋,你明明说不再打我的。”

    “沈北军你怎么不去死?”

    被疼醒的沈北军慢半拍的清醒过来,抬头看到孙晓红一脸的愤怒。

    正对着自己又咬又捶的。

    他不禁吓了跳,“媳妇,媳妇你怎么了,别打了,小心你手疼……”

    “我要你管,我今天和你拼了……”

    孙晓红的棉袄没穿好,扣子一开,露出胸前的道道青紫痕迹。

    沈北军的脸色瞬间铁青了起来,

    “你这身上怎么回事儿,谁弄的?”

    “哪个王八蛋,你说,我去砍了他!”

    “好啊,那你就去砍你自己吧,砍那个叫沈北军的王八蛋!”

    “是,是我?”

    沈北军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然后,他沉默了一瞬。

    想也不想的跪到了孙晓红的跟前。

    纂着她的手使劲儿往自己身上招呼,

    “媳妇你打我吧,你打死我得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

    “媳妇我错了,下次我要是再喝酒我就是王八蛋。”

    “媳妇,我真错了……”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啪啪直打自己脸的沈北军。

    孙晓红突然就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一下子无力的坐到了身后的床上。

    一脸的疲惫、茫然:

    到底是哪里错了?

    她却是不知道,这男人打女人啊,就好像和出去出轨偷吃找女人一样。

    有了一他就有二!

    说什么没有下回,你就等着第三第四第五回吧!

    沈家老院这边乱轰轰闹腾成一团的事情,丝毫没有传到顾海琼耳中半分。

    眼看着正月就要过去。

    除了照顾三个小的,每天接送沈一一之外。

    盘算了许久的顾海琼再一次的打起了外头街道铺子的主意!

    ------题外话------

    人在火车高铁上。下一更我会尽量早点。亲们别急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梦回大明春〕〔我开杂货铺那些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