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卫高手〕〔对你依然如初〕〔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愿你一世无忧〕〔默默此情相诉〕〔我不想当老大〕〔在我变成猫后〕〔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大侠萧金衍〕〔崛起黎南〕〔逆袭〕〔崛起〕〔黎南〕〔凌霄之上〕〔超神从主播开始〕〔扛着AK闯大明〕〔总裁大人,又又又〕〔陈遇〕〔全球制造〕〔花掉1000000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81章 到底是谁(1更
    沈爸爸还坐在那里哀声叹气的。

    村长却是一下子来了精神,“哥,老哥,你看谁来了,南川,南川回来了。”

    “啥,谁来了?”

    沈爸爸头一回的时侯没听请,直到村长又说了一遍。

    他才猛的抬头。

    就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那道身影。

    激动的沈爸爸噌的就站了起来,因为不小心,嘴巴子还磕到了他手里头拿着的旱烟!

    他却是不管不顾。

    甚至连手里向来是轻易不离手,哪怕是睡觉都得放在自己炕边上的旱烟都给丢了出去。

    大步朝着沈南川走了过去。

    “川儿,你可回来了,你娘,你娘她……”

    “你要是再不回来,怕是真的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娘了啊。”

    沈爸爸说完这两句话后,看着自己大儿子身上的气势,一时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还是村长的情绪条理一些。

    也或者是宠观着清吧。

    他看着父子两个人,果断的招呼他们,“也别站在外头了,都进屋说话。”

    “南川先进来,一路上渴了吧,叔给你倒杯水。”

    如果是换成了别人。

    村长别说主动开口倒杯水,就是理不理人都是两说!

    他是什么身份呀。

    村长!

    一村之长哎。

    可是眼前这个是沈南川。

    人家可是自外头来的,瞧瞧这一身的气势。

    光站在那里,就那啥眼神往你身上一瞟,默不作声的,看的你腿肚子都发软!

    再说了,人家沈南川可是军人啊。

    光荣而伟大的军人!

    保家卫国啊,这是值得尊敬的。

    他给远来回家的大侄子倒杯茶怎么了?

    沈南川看了眼坐在小板凳上抱着个头一声不吭的亲爹,忍不住拧了下眉毛。

    “三叔你也坐,我不渴。”

    说是不渴,但他还是接过了村长递过来的水。

    三个人都坐下。

    沈南川才声音平静的开了口,“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在电话里头也没听清楚,我娘这好好的,怎么会……”他娘那个性子其实还是挺好了解的,是,自大也好霸道蛮横也好,对着自己家里头的这些人更是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可是!这些却都是有一个前提,那都是生活在她身边的人。

    是对她没有什么大威胁,她自以为完全能撑控得了的人!

    就比如说他,或者是自家媳妇,以及小玲等。

    他娘为什么那么的闹腾?

    还不是心里头觉得自己这些人就应该无条件的认着她,由着她?

    听她的话!

    最好是那种指东不敢打西,他娘说今个儿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他们都得立马随声附和的那种!

    这是他娘对他们这几个人的掌控。

    可实际上,对于外头,以及一些她掌控不了的人……

    沈妈妈是真的没有半点的办法啊。

    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和沈北军的媳妇,也就是自己那个弟妹一来二往的闹腾这几年。

    却是拿对方半点法子没有!

    就她那点子胆子,手段,怎么可能会杀人?

    这事儿他这一路上是想了又想,满是疑窦!

    此刻,看着他爹,沈南川索性就直接开了口,“爹,三叔,我的时间紧急,虽然这回了家,但在家里头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你们谁知道事情的经过,一字不漏的和我说一遍,还有,沈北军呢,他怎么不在家?”

    家里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都牵扯到自己亲娘杀人了啊,稍一不好那就是要没命的。

    沈北军这个亲儿子竟然不在家?

    心头怒意闪过。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些的时侯。

    沈南川看向沈爸爸和村长,等着他们和自己说出关于他娘杀人这件事情的真相!

    村长叹了口气,看向了沈爸爸,“哥,你和孩子说说?”

    事情他是知道了不少。

    而且也看着警察把人给带走的。

    可是,具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真不知道啊。

    “我,我也不清楚,是,是你弟,他,他说的……”

    沈爸爸坐在那里垂着头,声音发闷,“老大啊,你娘不会被杀头吧?”

    他可是问了不少的人。

    人家可是都说了,杀人偿命,欠债就还钱!

    想到这里,他的声音愈发的困苦,“老大,你可一定得救你娘啊。”

    “她可是你娘。”

    沈南川看了他爹一眼,拧了下眉头,“沈北军说的?”

    “也,也不是沈北军说的,是是他媳妇……”

    是那个孙晓红?

    下意识的,沈北军的眉头就轻轻拧了一下。

    不过,他也没继续再想。

    只是看向他爹,“在哪里,出事的是谁,是咱们村子上的吗?”

    “不是不是。”

    这事儿村长知道。

    他赶紧率先开了口,“不是咱们村子里的人,是镇上的,听说叫啥何啥的,哎呀,反正就是一个男人,听说还是啥老师呢,是吃国粮的啊,听说家里头条件可好了……”他吧啦吧啦的说了一通。

    这些自然都不是沈南川想要听的。

    眼瞧着村长还要继续再说。

    沈南川果断打断他的话,“村长,我现在只想知道人死了没有,还有,我娘为啥和对方起的争执,她又是怎么杀的他,拿什么杀的对方。”按着村长刚才的话,那个人可是个男人啊。

    而且好像还正当壮年。

    他娘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啊。

    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儿。

    自打沈小玲能分担家里头的事情。

    后来自家媳妇又嫁进来以后。

    再有他从部队月月寄回来的津贴费用。

    他娘还真的没怎么做过事,干过太重的活儿!

    力气方便这两人就不成对比啊。

    “村长,爹,这些你们都得和我说清楚,我才能知道我娘最后能怎么样啊。”

    沈南川不是不担心自家亲娘。

    可是,他爹对他寄与一腔的重任,觉得他这个大儿子一回来。

    肯定能把人给救回来啊。

    自家儿子那是啥?

    军人!

    不都说军人是最值得敬重的人嘛。

    保家卫国。

    他儿子那么有本事,自家亲娘出事肯定能帮上忙的呀。

    和沈爸爸对沈南川这个儿子一腔厚望不同。

    沈南川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和严重性:

    要是他娘真的犯了杀人罪。

    别说指望着他去把他娘给捞出来。

    就是他估计这辈子也就等着退伍吧!

    他皱了下眉头,“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们听沈北军他们两口子说的,而你们,谁也没亲眼看到?”

    “可不是嘛。”

    村长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那天下午回来,你弟弟吓的那个样儿,一路跑回咱们村,嗷嗷的喊啊,听了他的话,我和你爹都差点没吓死,等到我和你爹赶到镇上的时侯,人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而你娘却被警察给带了去……”他知道的也就是这样了,至于真的怎么动的手,为的啥,他是真不知道。

    “你们没有看到我娘吗?”

    “没有。”

    沈爸爸抱着头,声音嗡嗡的有点让人听不清,“人家不让见。”

    “沈北军呢。”

    “他在哪?”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不在家去哪了?

    “他,他送他媳妇和孩子去娘家了,这不是怕孩子给吓到吗。”

    沈爸爸下意识的给小儿子解释。

    生怕沈南川会怪沈北军,“这事儿不怪你弟,他,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事儿的……”

    “肯定是你娘。”

    “她那性子你还不知道嘛,就她那张嘴,哎,这下好了,惹大祸了吧。”

    沈爸爸抱着头一直蹲在那里。

    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什么的那种感觉。

    嘟囔着,忽然又眼巴巴的抬头看向沈南川,“老大,你得救你娘啊。”

    “这个家没了你娘可就没家了啊。”

    沈爸爸的话沈南川并没有接。

    他只是略坐了下,便看向了他爹,“沈北军去多久了,他什么时侯回?”

    “他他,你娘出事他就去了,说说是很快就回来……”

    沈爸爸看了眼自家大儿子,没敢多看他的眼神,移开了。

    自家老伴出事这都过去两三天了。

    小儿子也走了这么久。

    说是很快回来……

    真想回,还能这么久回不来?

    抬头看到自家大儿子那似了然的眼神,沈爸爸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响后。

    他有些迟疑的开了口,“老大,那那啥,这事儿,和你弟真没关系……”

    “爹,我不管有没有关系,这事儿他和他媳妇都是在场的证人,而我娘又是行凶者,我这个大儿子回来问清楚事情真相也是应该的。”沈南川深吸了口气,站起了身子,“三叔,麻烦您陪我去一趟镇上吧?”

    他得去镇出事的人家看看。

    光说杀人,到底是伤还是死,还是怎么的。

    这中间的区别可是天地之差!

    另外,镇上的派出所他也得过去一趟……

    不管如何吧,这事儿,他得先见他娘一面儿!

    “行行,大侄子你不要休息一会儿吗,你这一路上赶的也够累的,要不……”

    “没事儿,我不累。”

    沈南川站起了身子,朝着村长道了谢,然后才扭头看向仍旧蹲在那里六神无主的沈爸爸,他压下心头诸般的情绪,沉声道,“爹,你现在马上去孙家村儿,把沈北军和他媳妇一块叫回来,哦,他们那个儿子叫大宝是吧,都带回来,等我回来的时侯我有话要问他们。”

    说到沈北军的时侯。

    沈南川的声音甚至没有带出半点的异样情绪。

    沈爸爸本来就木纳,自然是没有听出什么来。

    可是站在一边的村长却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沈南川,这个大侄子,竟然一点没生沈北军那小王八蛋的气?

    要知道他早上过来的时侯从沈爸爸嘴里听说沈北军一去没回的事儿还生气呢。

    沈南川这才回来,竟然一点不怪?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

    这是人家兄弟两个人的事儿。

    沈爸爸也跟着大儿子站起了身子,他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犹豫,

    “那啥,儿子,这,这样不好吧?”

    他爹这话的意思是说去孙家村找人,不好?

    这话说出来。

    别说沈南川听的眉头一下子紧紧皱了起来。

    就是村长都忍不住哈了一声,“老哥哥,你这是什么话,家里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这当儿子的回家怎么了,再说了,这事儿他不是比咱们清楚吗,南川可是为了这事儿回来的,不问清楚的话他怎么知道怎么做?”

    不愧是村长。

    不过三言两语的,就把当前的局面给说出了个五六分。

    想到自己这个族哥这大半辈子的性子。

    村长索性直接道,“要不这样,我派两个人去一趟,把北军叫回来?”

    “行,那让他们和我爹一过走一趟吧。”

    沈南川语气平静,“等事后我再好好谢谢三叔和叔伯兄弟。”

    “说啥话呢,咱们可都是一大家子。”

    不管这事后道谢的话是真还是假的。

    可人家说了出来。

    他这当村长的听着,心里头高兴啊。

    所以,村长想也不想的点头,“行,那我这就找两人去。”

    等到村长走后。

    沈爸爸看着沈南川却是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沈南川扬了下眉,“爹,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我我也没说啥,就是就是想告诉你,这事儿,这事儿真不管你弟的事儿,北军北军他没杀人。”

    就这么一句话。

    沈南川几乎是瞬间咪了眼,“爹,你都知道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