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87章 不是我(1更
    沈南川一眼望过去。

    那人正晃着身子往自家里头走呢,被沈南川这么一盯。

    全身不自在。

    他猛的抬头,朝着沈南川这边望了过来。

    眼神在沈南川身上扫过去。

    落在沈南川身边落后一步远的那个男人身上。

    他拧了下眉头,没什么在意的继续走过来,“哎,我说你怎么在这,我娘可是说了,家里头没钱借给你。”

    “不是,那啥,我不是借钱的……”

    “那你是来做啥的?”

    沈南川已经朝前两步,站到了他的跟前,

    “是我要找你。”

    “你?”

    年轻的男人应该也就二十出头。

    一瞧那脸上的桀骜,估摸着也又是一个被家里头人给惯坏的。

    这会儿对着沈南川翻了个白眼,哼哼两声,“你又是我们家哪个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啊,我可告诉你们,我家没钱,谁来借钱也不借了。什么白面玉米面红薯面的,统统都都没有!”

    “我说大哥哎,你还是赶紧哪来的回哪去吧。”

    他一边说竟然还一边抬了手,看那样子竟是要朝着沈南川的肩膀拍过去。

    沈南川自然不可能让他拍到自己。

    身子一侧,轻易的避开他的手。

    同时他自己却是一抬手,就势搂住了年轻男人的肩!

    当然。

    这是落在刚才一路带沈南川过来的那个人眼里的。

    他站在一侧,看到的自然就是沈南川把手搭在对方的肩上。

    然后搂着他。

    两个人不知在低声说着什么。

    可是事实上呢?

    沈南川如同铁臂一般钳住对方。

    任由对方怎么愤怒的挣扎,以及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挣出沈南川的手臂。

    可就是挣不开。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走,那边说话。”

    沈南川的声音压低,钳着他往前走,想着避开人群。

    对方倒是想要大声喊来着。

    沈南川可不给这个机会,“你要是喊的话,我可不一定做出什么事情来。”

    同时,他一只手轻轻换了个方向。

    在年轻男人脖子上轻轻作了个掐的动作……

    “……”

    身后,那个带沈南川过来的男人略一迟疑,也抬脚跟了过来。

    只是跟过来后他却并没有靠近。

    远远的看着沈南川,他脸上充满了迟疑和犹豫,以及些许的忐忑。

    刚才这一路上走过来。

    最初的时侯他是真的以为沈南川是警察来的。

    可是现在他在后头瞧着,忍不住心里头有一点的犯嘀咕:

    这人,真的是警察?

    然后他再一想想,好像,这人没和他说过自己是警察?!

    不管他心里头怎么想的。

    另一侧,沈南川已经在那人用力挣扎,最后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的过程中轻声开了口,

    “你不用担心,我就是想问你件事儿。”

    “啥,啥事?”

    年轻的男子脸色有点发白,一脸紧张,带几分颤音儿的看向沈南川。

    这个男人好大的力道!

    他刚才可是把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可这男人就那么手轻轻一搭!

    他这一身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硬是挣不开他这一只手!

    要是让他知道沈南川用这一只手不知擒拿过多少的敌对手,除掉过多少的对手。

    以及,任务对像。

    估计这年轻的男人得吓的两眼一翻晕过去?!

    “啥啥事,你你说,我我知道的肯定说。”

    年轻男人脑海里头却是飞快的转动起来,自己好像,没招惹这么一个人啊。

    而且,他都不认识这么个煞神!

    “我听他说,你前几天亲眼看到了那个老太太伤人的事儿,是不是真的?”

    “啊,我我……”

    “我说什么我,看到就看到,没看到就没看到。”

    沈南川的脸色微沉,伸手指了下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就是他说的,他说是你亲眼看到的,他之前在包子铺描述的有声有色,说全都是从你这里听过去的。”

    我靠!

    这个王八蛋,简直是想害死他!

    看这事儿过了,他怎么和那王八蛋算账!

    狠狠的瞪了眼对方后。

    年轻男人心里头倒也是松了口气:原来是为了这事儿!

    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找自己。

    他也就没那么惶恐了。

    沈南川平静的看着他,“你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看到什么就说什么,说实话!”

    “是是,我一定实话实说,把我看到的什么都说出来……”

    不是,他根本就什么都没看到啊。

    他要说什么?

    抬头看到沈南川深幽似是不见底般的眸子。

    年轻男人恨不得抬手抽自己两耳刮子:

    让你再嘴欠!

    让你再嘴上没有把门的,只想着吹牛,胡编乱造!

    瞧,这下好了吧。

    报应上门!

    思来想去的,他哪里还敢再胡说八道啊。

    所以,下一刻,沈南川就看到自己拎在手里头的年轻男人朝着他抬头。

    一咧嘴。

    然后,然后,对方竟然嗷的一声对着他哭了起来!

    哭……哭了……

    哭了!

    沈南川那叫一个无语啊。

    你说说,你是个男人啊,你看到就看到,没看到就没看到啊。

    你个大男人你哭什么哭?

    还是说,难道他沈南川长的就这么凶,和个老虎似的。

    能把个大男人大白天的给吓哭?

    沈南川的眉头微皱,“别哭了,说话。”

    “我,大哥啊,你可别听那个人瞎说啊,我我就是站在门口,隔着老远呢,听人家说的……”

    “大哥啊,你放过我吧。”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沈南川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这里再看一眼对方。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他以为自己是来灭口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光天化日,大白天的杀人灭口?

    他当这是画本子上的故事呢吧?

    “行了,我就是问你几句话,你要是再哭的话,我可真的不客气了啊。”

    “站直了,我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我我一定站直了,大哥你你问。”

    年轻男人一脸豁出去的表情。

    没办法啊。

    刚才他可是一直想跑,一直想给沈南川一个下马威或是啥的。

    敢这样找上家门的欺负他?

    活腻歪了吧。

    可惜,不管是力气还是什么,他就没有一样能赢的过对方!

    这会儿被沈南川一低吼。

    年轻男人想也不想的站直了身子,紧张的神色里头充满了认真。

    “你只是在门口,没看到院子里头发生的事情?”

    “没有,真没有……”

    “那你都听到了些什么,说出来听听。”

    沈南川看着他,平静的眼神里头透着犀利,“听到什么就说什么,别夸大,事实求是。”

    “是是,我一定有啥说啥。”

    年轻男人想了想,回忆了下那天的事情,然后才慢慢的开了口,

    “其实那天本来我们几个正在玩牌呢,就听到外头有人喊杀人了杀人了,等到我们出来,人都一窝峰的往这边跑,我们几个没事,玩牌正玩的烦呢,也跟着跑了过来……”

    “说重点。”

    “好好,马上马上,说重点……”

    年轻男人点头哈腰的陪笑,心里头却是腹诽不已。

    是谁刚才让他说详细的?

    他这说的,不是在交待事情开头嘛。

    哼!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陪着笑脸再次开口道,“等到我们过去的时侯,人已经围了好多,我们自然是想着往里头挤一下,看个热闹的,可是才靠近院子门口,就被几个从后头一路吆喝着的警察给拦了下来……”

    “这么说来,你什么都没听到?”

    沈南川的眉头紧紧皱起来。

    看着对方的眼神有些不善,“那他之前说你亲眼看到的,说捉奸,还说什么不是那老太太伤的人?”

    “你们两个谁的话是真的?”

    沈南川直接看向不远处的那个男人,“你过来。”

    “我我,我真的是听他说的啊。”

    给沈南川带路的男人哭丧着张脸,心里头恨自己,怎么刚才没偷着溜走?

    一心想着看个热闹。

    看看沈南川到底是谁……

    这下好了,又把自己给跳了进来……

    他生怕自己这话被年轻的男人给反驳,想也不想的大声道,“这些话可都是你亲口说的,而且说这话的时侯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你们这街道上好几个人呢,可不是我一个人听到的……”

    “我我,我那不是随口一说吗?”

    年轻的男人也想哭。

    一张脸垮下来,恨不得给沈南川跪下来,“我真的啥都没看到,也没听到多少……”

    沈南川看他一眼,语气波澜不兴,“那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

    “记得我要听实话。”

    “不然的话,你们两个就别想着回家了。”

    他这话一出口,那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脸都白了。

    其中年轻男人一脸恨恨的瞪着那个中年男人。

    恨不得扑过去对着他踹几脚。

    让你再乱说话!

    中年男人一开始还有点害怕,可这会儿时间长了,比起年轻男人倒是多了几分的镇定。

    这可是大白天的。

    这个男人哪怕他不是警察,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对他们做点什么啊。

    这么一想,他心头的惧意多少收敛了几分。

    只是冲着那个年轻男人一声轻哼,“我明明就是听你说的,当初还有好些人都围着你在问这事儿呢,谁知道你竟然什么都没看到,只是个吹牛皮的?丢人现眼。”

    “你……你才丢人现眼呢,都怪你。”

    “行了,你们两个是不是还要接着吵下去?”

    沈南川的声音一开口,两个人立马唰的站直了身子,齐齐朝着沈南川看过去。

    “都别吵了,你站一边,让他说。”

    沈南川让那个带路的男人站到一侧,由着那个年轻男人开始说自己那天在事后听到的事情。

    而随着他的述说。

    沈南川心里头慢慢勾勒出一副画面儿!

    最终,他把两个人给放开。

    为了安抚两人,沈南川又一人给了五块钱!

    不过他走了几步又回转。

    果然就看到那个年轻男人正一脸凶狠的对着那个给他带路的男人。

    似乎正在要他手里头的钱?

    沈南川眉头拧了一下,“你们在做什么呢?”

    “啊,没啥没啥,真没啥。”

    “你快和这位大哥说,咱们说话呢。”

    “对对,我们我们正说话呢……”

    中年男人的笑容有些勉强,不过他却也不敢不听那个年轻男人的话。

    谁让,自己家哪哪都不如人家?

    沈南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挑了下眉,“我过几天还会再过来的,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打架或是什么的,别怪我不客气。还有,这钱是我给他的。”

    “是是,是给他的。”

    “这位大哥你放心,谁要是敢和他要这钱,回头我抽死他。”

    沈南川只是看了年轻男人一眼。

    摇摇头,转身离去。

    说的再狠,也不过就是个纸老虎!

    不然,也不用自己就那么轻轻一吓唬,直接就什么都撩了!

    这要是换在部队,这小犊子肯定是第一个叛变的!

    沈南川把人给吓唬住,也不管对方怎么想,直接从镇上回家。

    然后,他就看到院子里头竟然有几名警察?!

    也没多想,出了这事儿,家里头有警察也是正常的。

    只是他走进院门这人还没站稳呢,一道身影从不远处扑出来。

    “哥,哥你救救我啊,哥,我真没杀人啊,是咱娘干的。”

    “真是咱娘干的!”

    是沈北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