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天丹皇〕〔代号桃园〕〔瓷界无痕〕〔笙笙入我怀〕〔末世之复仇战魂〕〔凉城空余心〕〔重生之谁主浮沉〕〔秦时次元聊天群〕〔美利坚传奇人生〕〔网王之菩提结〕〔魔妃曲之来世了尘〕〔萌狐悍妻〕〔甜妻开挂了〕〔我家夫人病好了〕〔穿越星际皇帝旅团〕〔放开那只妖宠〕〔囚神之待魂之玉〕〔危险老公小娇妻〕〔万古神帝〕〔超品兵王楚炎苏梦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39章 买卖(2更
    顾海琼白了他一眼,“我还用你多说啊。”

    这个时侯人心还没那么浮动。

    不管是做什么,那多认真啊。

    要是她这里质量不过关。

    这厂子怎么开的起来?

    沈南川看着自家媳妇脸上多变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

    “是我说错了,回头晚上我好好给你陪不得。”

    “就今天晚上。”

    本来顾海琼还没多想的。

    被他那么重复了一句,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红了脸。

    “不正经!”

    沈南川哈哈大笑,心里头却是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话题总算是过去了!

    两个人接着说刚才的事情,这次换成了沈南川在问,

    “你想好要从哪一步开始了吗?”

    此刻,他的眼底多了抹忧色,“这开罐头厂可不是闹着玩的呀,而且和你之前的餐馆,还有什么人才市场可不一样。”那些完全就是找个地方,拉个架子有人基本就能行了,可是自家媳妇嘴里头说的这个啥罐头厂的,可是比前头两个要麻烦多了,即得需要人,还得需要一些懂行的人,还要拉货备货什么的。

    “这些你都想好了没有?”

    “我都想过了。”

    说起自己想了好长时间的事情,顾海琼一下子来了精神。

    “三个孩子明年就可以送到幼儿园了吧?”

    “还有点小吧?”

    沈南川有些心疼,“明年就送,会不会有点小?”

    “到时侯再说吧。”

    对于这个话题,顾海琼可不想和沈南川多商量!

    按着这个男人的心思,最好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放在家里宠着哄着才行!

    有本事他在家里头待孩子啊。

    所以,顾海琼刚才那话也就是和他说一声,或者是打个预防针。

    事后主意肯定还是她自己拿!

    她直视着沈南川,“现在第一步是找人,得先把罐头做出来才行。对了,你有这方面的技术人员吗?”

    “我可以回头帮你问问。”

    他记得,有个孩子好像他哥还是姐的是在什么农科所?

    也不知道和自家媳妇嘴里头的罐头有没有关系。

    不过不管有没有关系。

    先回去问问再说。

    “行,那你就先回去帮我看看。”

    这可是自家男人。

    顾海琼自然没必要和他客气。

    当然,她也不会把希望就寄托在沈南川一个人身上就是。

    顿了下,她接着说自己的想法,“余下的就是工作人员,这个好招,到时侯等一切都准备好,提前招工就行,除了这两者,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就是水果来源,这个可就得好好考虑和选择……”

    事实上她心里头已经有了几种选择。

    不过,因为她这边什么都没有准备,还不知道能不能行。

    所以也就没有做其他的。

    现在嘛……

    她笑了笑,看向沈南川,“暂时想起来的就是这些了,再有就是注册什么的,这些我觉得只要我规规矩矩的按着规定办事,肯定能批下来的。”

    “嗯,等我回了部队也帮你问问这相关方面的事情。”

    “好啊,回头我弄好了请你吃罐头。”

    沈南川失笑,“好,那我等着。”

    晚上,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

    饭后沈南川和几个孩子玩儿,顾海琼等人则是各忙各的。

    直到大家都睡下。

    沈南川和顾海琼两人也合衣躺在床上。

    一转头。

    看着窗外如银的月色,沈南川声音低闷,

    “真不想走。”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顾海琼翻了个身,让自己从他怀里靠的舒服些一,把眼慢慢闭上。

    沈南川等了一会没等到回应。

    然后一低头,就看到怀里头如同个小猫儿般的女人蜷缩了身子。

    睡着了……睡……着了!

    他的手在她长长睫毛上轻轻摸了一下。

    看着她的睫毛如同蝶冀般轻轻颤了下,眼皮更是抖了抖。

    把沈南川吓一跳,嗖的收回了手。

    好半响才缓过神的沈南川又看了眼低着头睡觉的顾海琼。

    眼底全是暖暖的笑。

    一夜无话。

    第二天凌晨五点,沈南川起来去车站。

    顾海琼送他走后没了睡意。

    五点半。

    坐在窗前,看着外头一片的漆黑。

    她的眼里有瞬间的茫然,不过下一刻便充满了笑意。

    眸光晶亮如星!

    沈南川走后第一天,顾海琼觉得自己心里头好像有点空落落的。

    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不过,这种情况也就维持了半天时间。

    等到了傍晚,她的心思立马被几个孩子给充满!

    第二天,她开始了自己之前的准备工作。

    找人找技术,甚至是找设备找货源!

    哦,对了,还得找地方!

    顾海琼是打算往大里头做的,总不能还和之前餐馆一样随便弄个房间吧?

    地方得大。

    要铺的开她预想的这些东西才行啊。

    顾海琼忙碌着,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好几个人来用。

    沈小玲和钱玉等人也半刻不得闲。

    别看都是女人,忙着呢。

    人家外头都喊什么现在的女人顶得半边天。

    沈小玲觉得,她和嫂子就是在撑着她们这一大家子的整片天!

    眼看着就是腊月。

    顾海琼这边还没什么头绪,晚上几个孩子睡着,她坐在桌子前头拿着个本子写写画画。

    上头乱七八遭的。

    写了些字划了些字,写了划划了写的。

    乱的紧。

    如同她现在脑海里头的思绪。

    最后,她有些烦躁的丢了手里头的笔:

    想做点事情怎么就那么的难?

    顿了下,顾海琼又发狠,她都活了两辈子的人,就弄不过这劳什子的什么专家!

    是的,找了个专门钻研水果技术的农科专家。

    据说很厉害。

    是沈南川给她介绍的。

    可是可惜的是,顾海琼登门去了两回,人家都直接拒绝掉。

    是个中年女人。

    据说家里头不缺钱,不缺啥的。

    不过,瞧着好像是一个人住,没什么人在身边。

    而且和顾海琼这个所谓登门就是客的人说话也没什么客气的。

    甚至连门都没让顾海琼进!

    前前后后都月余了,顾海琼连着两次吃了闭门羹。

    心里头自然也憋着股子火。

    想要放弃。

    可一时间她又没想到别的人……

    倒不是没有,但是这种人才难找啊。

    而且说穿了顾海琼其实并不是想找什么真正的专家之类的。

    就是想找个对各类水果懂行,具有一定专业知识的人!

    能在她们做罐头的时侯给予一定的指点。

    可惜那个人却始终不肯吐口。

    她有些焦躁的抓了两把头发,不过,下一刻她就平静了下来:

    再去一趟。

    要是实在不行,她就放弃。

    然后,自己着手尝试,一回不行就两回,三回。

    她还就不信做不出好吃的罐头来!

    第二天,顾海琼本来是想着吃过早饭再去一趟隔壁市的。

    没想到她这里还没出门。

    马三一脸高兴的进来,“小顾,小顾,郊外有个空地,以前是一家小型的食品厂,前两年维持不下去就废了,空了这么几年,现在村人想着把那空地租或是卖掉,你要不要去看看?”

    “去。”

    顾海琼想也不想的点头。

    安顿好三个孩子,顾海琼是偷着跑出去的。

    没办法,这丫头现在越长越大,有心眼了啊。

    颇有种恨不得时刻粘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这就让每天出门的顾海琼痛苦极了。

    每天出门,耳侧老是回荡着二二嗷嗷的哭喊!

    也不知道这会那丫头找不到自己,有没有哭起来?

    眼看着马三说的地方一眼可望。

    顾海琼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头的各种想法给抛开。

    集中精神跟着马三走向了他所说的那处空地。

    转了一圈,顾海琼就发现这地方不大。

    但也不算是小。

    她看向带着他们转圈的中年男人,“请问您是……”

    对方呵呵一笑,“我是这地方的负责人。”顿了下,他又给顾海琼解释道,“就是这块土地能做主的人。”

    “我姓周,你叫我老周就行。”

    老周又看了看顾海琼,然后他把疑惑的眼神看向了马三,

    “马三,这就是你嘴里头说想用这块地的人?”

    怎么是个女的啊。

    瞧着这年纪轻轻的,哪来那么多钱用他们的地呀。

    别不是哄他们玩的吧?

    “周哥,是真的,这是我们老板,姓顾。”

    知道老周有些没看上顾海琼,也是有点怀疑她,马三赶紧解释。

    顾海琼一直在四周观看着没出声。

    直到这会儿又一圈转下来。

    她突然停了脚,看向正在另一边和马三说话的老周,

    “周大哥,你这地的权力完全在你们手里吗?”

    “在啊,肯定能在的。”

    老周怔了下就笑了起来,“你不用担心,我老周从不会骗人的。”

    “这地我说能作主就是能作主。”

    顾海琼扬扬眉,“那我就先问一句,这地周大哥是想租,还是想卖?”

    咦,这女人还想买下来不成?

    老周心头微微诧异,不过面上却是笑呵呵的半点不变色,

    “要是租的话,自然是按年租的,每一年六千。至于这要是卖嘛……”

    他笑呵呵的,只是那眼神却是意味深长,“我可得回去好好想想,商量一下。”

    “当然了,绝不会高于市价就是。”

    顾海琼倒是没说什么。

    站在她身边的马三却是被吓了一跳,一年六,六千?

    那别说多,就是两年都得上万!

    他脸色紧张的看向顾海琼,这钱也太多了吧?

    顾海琼没看他。

    只是眸光带笑,“那行,这个地方呢,我也看了看,虽然不是很合意,但也能用,要不这样,周大哥你回头看看,商量下,不管是租还是卖,都给我个实价,我明天再来,你看怎么样?”

    “行,这样行。”

    老周想也不想的点头,这事儿他虽然说能全权作主,但价格这些,肯定是要好好想想,商量商量的。

    不过……

    他看着顾海琼又小心的问了一句,“你要是租的话,能租个几年?”

    要是一年两年的……

    谁知道,下一刻顾海琼看着他轻轻一笑,“如果是租,合同最低是五年。”

    “……好,我这就回去好好商量,明天上午十点半,咱们在这里再谈?”

    双方约好时间,一东一西的相聚离去。

    回去的路上。

    马三是一路的魂不守舍,心不在焉。

    一脸的欲言又止。

    直到回到家,顾海琼才扫他一眼,“你这一路上欲言又止的,有什么话直接说。”

    “小顾啊,那个,我就是觉得,那地方咱们要不要再找找,换换的?”

    不管地方怎么样,可是这一下子张口要六千……

    两年就是上万的钱啊。

    而且还是凭白就拿了出去。

    如果是五年……

    他都不敢想那钱是多少!

    这一辈子就没见过上万的钱啊。

    顾海琼瞧着他那一脸拧巴着的样子实在是觉得好笑,

    “你啊,想多了,他那地方不会是六千的。”

    人家一口喊出来。

    你自然得还价嘛。

    马三腹诽两句,那也便宜不了多少啊。

    不过,眼瞧着顾海琼主意已定,他自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只是回到家和自己媳妇嘀咕了几句。

    马三媳妇倒是想的通,“你就是个给人家干活的,可别多嘴,万一把顾小姐给惹的生气了,到时侯不让你在那里干了可如何是好?”现在她们一家几口可就指望着这点子钱呢,而且,顾小姐还很好说话,如果家里头急需用钱什么的,还肯给他们提前预支。

    这样的老板可不好找!

    “我知道,你放心吧。”

    马三陪了会儿孩子,一家人吃过晚饭,睡下不提。

    第二天十点半。

    顾海琼和马三准时出现在那个地方。

    而和老周一块过来的,还有另外的两名中年男人。

    看到老周和顾海琼打招呼。

    两人眼里都充满了浓浓的疑惑,这就是要租这块地的人?

    怎么是个女的?

    “顾小姐,都是痛快人,咱们就长话短说,这地呢,如果你要租五年,我们每年给你便宜一百块,你如果要卖的话,我们也不占你便宜,六万六,咱们大家都图个吉利,你看如何?”

    顾海琼扭头看着老周一脸我很厚道,我真没多要你钱的样子,微微一笑。

    如何?

    还真的不如何!

    她笑了笑,一时间倒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老周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最后只能移开了眼。

    顾海琼微微一笑开了口……

    ------题外话------

    推荐寒冬落雪文《裴少第一名媛妻》,30号pk,福利多多,欢迎收藏。

    不过就是顺应家里人的安排,应付性的相个亲。

    谁知道就被她截胡。

    “美女,你男朋友借我用一下。”

    刚刚坐着,就听到突然插入的声音,让他有些莫名。

    然后,他就被结婚了,在她前夫和她继姐的见证下。

    剧场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居然发现,他继女的血型和自己的是一样的。

    要知道,他是属于熊猫血的rh阴型血,这种血型,一般都是来自遗传的。

    偷偷采集血样做了dna,他差点气疯。

    女人,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裴逸曜将手里的亲子鉴定结果狠狠扔在了茶几上。

    啊,你就是当年那个吃霸王餐的家伙啊?

    那正好,你闺女,带走不谢。

    佑左左风轻云淡的转身。

    你,想走,没门!裴逸曜气急败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之郡主玩转古〕〔太古龙神诀〕〔猎户家的小悍妻〕〔沈浪苏若雪〕〔玩转电竞:大神萌〕〔极品农民混都市〕〔状元是我儿砸〕〔昭仪凤歌〕〔重生药王〕〔李教授的首尔悠闲〕〔覆手〕〔天道制霸计划〕〔超维术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