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44章 多管闲事(1更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莫名的,顾海琼脑海里头浮出这么一句话。

    不过下一刻她自己也就觉得好笑了起来,怎么想起这诗来了?

    嗯,酸!

    她摇摇头,把脑海里头的这个想法抛到天边。

    看了看外头纷扬的雪花,顾海琼不再停顿,抬脚跑入了纷舞的雪花中。

    这会儿雪虽然瞧着大,可却是才开始下。

    要是自己在这里等下个半天啥的。

    看似是躲雪。

    可等到雪落在地下变的厚了,别说去哪的路都不好走。

    就是她回家估计都有点困难。

    顾海琼现在选择的就是速战速决!

    走在外头,风携裹着雪花,寒冽气息自各种钻进去。

    似是要穿透她的血肉。

    把她骨头、灵魂都给冻僵、冻裂似的。

    呼啸的寒风刮在脸上,刀割一般。

    跑到大街上的那瞬间,顾海琼几乎要转头回去。

    太tm冷了啊。

    这鬼天气!

    不过,深吸了口气,她紧紧抿了下唇,还是紧紧抱着手臂跑了出去。

    顺着之前来过的一条路径自朝着前头跑。

    直到,在一个小巷子跟前略停了下。

    脚步放慢,顾海琼放慢脚步走进去。

    最终,在靠巷子最里的一间小院处停了下来。

    她轻轻拍了两下门,没有人应。

    想着是不是下雪关了门,听不清?

    顾海琼正准备扯了嗓子喊呢,刚才被她拍过的门被一阵风吹了下。

    咣当一声打开!

    把她给吓了一跳,不过抬眼一看,院子里头没人!

    “有人吗?”

    “卢姐,卢姐您在吗?”

    顾海琼小心冀冀的站在院子里,雪地下留下她一串的脚印。

    可是前头走,后头立马有落下的雪给她覆盖!

    一直走到屋子门口。

    门好像还是虚掩的?

    隔着门,她能看到厚厚的棉帘,被风吹的叮叮当当作响。

    “卢姐,卢姐您在吗?”

    “卢姐……”

    顾海琼被冻的直跺脚。

    风呼呼的往她脖子里头灌,雪花落在她的肩上,头发上。

    冻的她全身直打哆嗦。

    如坠冰窟!

    足足等了有五分钟之久。

    顾海琼还是没有听到里头有动静。

    她蹙了下眉,难道,不在家?

    可是不在家这家里头门怎么都是开的?

    想到卢姐只有一个人在家,顾海琼心里头跳了一下,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站在门口,她盯着虚掩的门。

    以及,门后头垂下来的厚重棉帘。

    她就差想着找个硬币抛一下,正反两面,进,不进?

    最后,顾海琼还是决定先出去,找个附近的邻居之类的人一块过来。

    所以,在她又喊了两声,屋子里头的确没什么动静之后。

    她正欲转身出去喊人,再回来。

    就听到屋子里头咕咚,咣当几声的响。

    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顾海琼一下子收住了脚步,她站在门口,小心冀冀的又喊一句,

    “卢姐,是您在家吗?”

    没有人应她。

    不过,咳嗽好像更急了?

    而且屋子里头好像又传出东西掉在地下的闷响。

    顾海琼站在门口再也待不住,一咬牙,她伸手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不远处靠在里屋的门那里。

    卢姐正双手撑在地下,一脸通红,吃力的想要坐或是站起来。

    “卢姐你这是怎么了?”

    似乎是看到了顾海琼,不知道是觉得丢脸还是觉得激动。

    卢姐一咬牙,更迫切的想要站起来。

    可是她好像又没有力气,直接就摔到了地下。

    发出砰的一声响。

    顾海琼心里头恍然,自己刚才在外头听到的那几声动静。

    现在看来,都是卢姐自己摔的!

    心里头想着,顾海琼却是加快脚步,“卢姐你别动,我先扶你起来。”

    只是这一上手。

    顾海琼又是小小的惊了一下,好烫!

    这体温,最起码得奔了三十九度吧?

    高烧!

    “你,你是……”谁啊。

    好不容易被顾海琼扶着躺在床上,卢姐沙哑而吃力的挤出这么两个字儿。

    余下的字却是如同卡到了嗓子眼儿。

    整个人都有些晕迷起来。

    顾海琼赶紧给她先喂了些水,也顾不得别的,先翻了面前桌子上的两个抽屉。

    没有药!

    她拿着毛巾,端了湿水,给卢姐擦脸,又把毛巾湿缚在她的额头。

    可是看着晕晕沉沉身在床上意识不清的卢姐。

    顾海琼的眉头紧紧拧起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

    这烧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这温度,要是不吃药不去医院……

    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她看着闭了眼嘴里不知道嘀咕什么,甚至还哭了好几声的卢姐。

    也就是犹豫了那么一瞬间。

    她便果断的起身走了出去,得找人把卢姐送到医院去才行!

    好不容易敲开一家邻居的门。

    听了顾海琼的话之后,也不过是犹豫了下,便果断的随着顾海琼洷了卢家。

    是一对年轻的夫妻。

    女的也就比顾海琼小上那么两三岁,二十多的样子。

    圆脸。

    一笑两个酒窝,给人一种很阳光爱笑的感觉。

    看到床上的卢姐,摸了下她的额头。

    不禁被吓了一跳,“怎么烧的这么厉害?”

    又扭头去看顾海琼埋怨,“你是她的家人吧,这自己家人烧成这样你都不知道?你这人可真是……”

    “我就是她的朋友,刚好过来有事找她。”

    顾海琼这句话听的那个年轻女人不好意思了起来。

    她一脸讪讪的看着顾海琼,“你你不是她的家人啊,那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

    哪怕是道歉呢。

    她也是给人一种无比可爱的感觉!

    顾海琼摇摇头,笑呵呵的看了眼年轻的女人,这姑娘,真可爱!

    原本是说顾海琼和那个姑娘抬着卢姐一块出去的。

    可是瞧瞧外头那风雪。

    再看看明显烧的不醒人事的卢姐……

    向来热心的吕巧回头瞪了眼自己身边的丈夫,“你这人,是不是男人啊,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人给背起来?”

    “啊,我来……背?”

    谢阳指指自己的鼻子,再指指床上被顾海琼和自家媳妇裹的棕子似的病人。

    忍不住摸了下鼻子!

    那么重!

    不过,眼看着自己媳妇朝着他眼巴巴瞧过来的眼神。

    再加上顾海琼那一脸怀疑‘你能行吗’的眼神。

    小伙子一抬手,大步朝着床边走过去。

    真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

    就这么着,大雪中,顾海琼等人一路跑一路拦车,几乎跑出去一半的路,才拦到一辆好心司机。

    把她们一路送到医院。

    顾海琼倒是想回头给人家司机一些辛苦费。

    年轻的司机脸涨的通红,坚决不要。

    最后更是逃似的把车子开跑。

    顾海琼只能回头去病房,医生已经在给病人输液。

    看着年轻小两口脸色难看,“你们这怎么回事呀,这病人烧那么厉害,竟然才送过来?”

    “看看这嘴唇烧的,都要起泡了。”

    年轻的小伙子觉得自己冤枉死了。

    这哪是他的家人啊?

    你说这大雪天的,他和自家媳妇在家里窝着,说说话吃个烤花生聊个天看个雪的。

    多好?

    突然被人打断,冰天雪地的他背着个人一路跑医院也就算了。

    竟然还被医生指着鼻子骂!

    他正想要解释,身边的年轻女人却是一脸乖巧笑容的点头,

    “医生您说的是,是我们不对。”

    “我们以后会去注意的。”

    医生这才瞪了眼她身边的男人,“看看人家,学学人家的态度。”

    这话把小伙子给气的,噎的慌!

    还没等他这口气窜上来呢,就看到医生朝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那脸是什么脸色啊,还不如个女同志!”

    小伙子,“……”

    “行了,好歹这可是你们家的家人吧,赶紧去把费用交了,再去把这些药拿过来。”

    对于医生的话,小伙子一下子提高了声音,

    “什,什么,还要去交钱?还得去拿药?”

    “你这是什么话?”

    医生才把针给扎好,一听这话眉头就拧了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想着不给钱让我们医院白治病吗?”

    医生勃然大怒,瞪着谢阳,一脸的义愤填膺,“你们怎么是这样的人?早知道我就不该给她打这个针!”

    他瞧着病人烧的实在是太厉害,赶紧把这烧退下去才行。

    没想到这年轻人的想法竟然是……

    “我可告诉你们,现在你这样耍赖可是要犯法的。”

    “我……”

    “我去付钱。”

    顾海琼的身影及时出现在病房门口。

    年轻小伙子从没这一刻看一个人这样的顺眼和欢喜过!

    他几乎高兴的跳起来,“对对,她来付,我都说了和我没关系嘛。”

    医生听了这话还想要瞪眼。

    顾海琼却是笑了起来,“医生,他说的没错,我才是这位病人的朋友,他们就是我找过来帮忙的。”

    “是,是吗?”

    医生听了这话有些尴尬,抬眼看看顾海琼,再看看轻哼一声,这会儿一脸傲娇的小伙子。

    自己呵呵和知了两声,“那啥,原来你们是做好事,学雷锋啊。”

    “呵呵,好,很好。”

    医生说了这几个好字之后眼神瞟到小伙子脸上的怒意。

    一时间他咽了下口水,神色有些窘迫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为好。

    还是圆脸的年轻女人因为担心卢姐的病而开口,

    “医生,病人没什么吧,她的烧得什么时侯退下去啊?”

    这话极大程度的缓和了医生的尴尬。

    也算是及时的给他递了个台阶儿!

    他朝着圆脸年轻女人看过去,因为之前说错了话有些自责的医生这会儿声音都缓和不少,“我刚才已经在液体里头给她加了退烧针,这一瓶药水打下去,应该会很快就见效的。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说她的病很重吗?”

    “暂时还不知道。”

    医生摇摇头,“她这病情瞧着来势汹汹,总得化验出来看看结果才能确定。”

    这个时侯顾海琼已经拿着一堆药和针,以及收费单走了进来。

    她朝着医生笑笑,“医生您看看,还缺什么吗?”

    “不缺了,就是这样。”

    医生看看顾海琼,再看看病人,扬眉,“你是病人的朋友,她家属呢,难道她没有家人吗?”

    这病人家属得是多大的心啊。

    都烧成这样了,竟然还是被个外人看到,送到医院来的?

    就凭着这人那高烧的劲儿。

    再晚那么一两个小时,不一定能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把脑子烧坏可不是没有的。

    顾海琼顿了下,有些许的歉意,“我也不知道她的家人在哪,我和她认识其实也没多久。”

    真没多久啊。

    自己也就是这几个月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和卢姐更是只隔着门见过两回面儿!

    她之前可是连卢家的院门都没进去过!

    医生默了下,摇摇头不再去问什么:

    左右,这人的医药费不欠医生的,其他的,他只负责看病!

    “行了,她这瓶药水打完,烧应该就能退了,等到她醒过来,我们还得给她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医生交待着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然后转身离去。

    病房里头,除了躺在床上的卢姐。

    谢阳两口子则是凑在一块嘀咕了几句,然后对着顾海琼告辞。

    “是真的谢谢你们两个。”

    对于这对年轻人,顾海琼是真心感激的。

    幸好有他们出手帮自己。

    不然的话,就她一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把人送到医院来!

    “不客气,助人为乐嘛。”

    圆脸女孩冲着顾海琼甜甜一笑,露出的两个酒窝可爱至极。

    她对着顾海琼摆摆手,“行了,我们走了。”

    “慢走。”

    看着两人走远。

    顾海琼转身,就看到病床上眉头紧皱的卢姐已经醒了过来。

    正双眼茫然的盯着她。

    看到顾海琼朝着她看过去,卢姐忍不住一声轻哼,

    “谁让你救我的?多管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