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谋爱:腹黑娇〕〔萌宝来袭:总裁爹〕〔末日乐园〕〔当死神遇见哈士奇〕〔仙之侠者悠然一世〕〔侯府小财迷〕〔无敌小刁民〕〔徘徊在等你的时光〕〔石上梦昙花〕〔喵殿万万岁〕〔重生五零巧媳妇〕〔异世穿书:炮灰修〕〔黄河诡事〕〔与妖怪的二三事〕〔资宋〕〔我的老千之路〕〔重生之商女王妃〕〔妖医倾城,鬼王的〕〔神兽召唤师〕〔重生七七:娇妻宠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12章 好想好想(3更
    “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韦昌说的很是认真,不过,他下一刻也轻声解释给卢媛两人道,

    “的确,目前看着我或者说的是严重了些,可是你仔细想想,我刚才说的那个情景会不会出现?”

    不管是卢媛还是顾海琼,两个人的脑子都不是笨的。

    相反的,她们转的还算快。

    只是稍稍一想,卢媛的眉头便拧了起来,

    “那咱们要怎么办?”

    要说以前的时侯,别说什么一个厂子,就是再大的事情管她什么事情?

    天塌了有高个的人顶着撑着呢。

    可是现在,这个厂子可也是她付出了大半心血的。

    她可不想承认自己看错了人。

    更不想白白付出这么多的心血,最后却是厂子倒了?

    韦昌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急什么,咱们慢慢来,总不能让人后来者居上吧?”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

    那他们这些人可是都直接可以找块砖头直接撞上去了!

    一顿饭罢。

    顾海琼觉得自己这顿饭是真的没白请啊。

    不但把餐馆那边的一些问题找了出来,而且,还让韦昌和卢媛两人及时得到了一回沟通!

    对罐头厂的以后。

    两个人心里应该又有了些不少的新看法吧?

    顾海琼不会去管这些,这是韦昌这个厂长,以及卢媛这个生产经理需要去做的事情!

    用人不疑。

    疑人不用嘛。

    她笑呵呵满腔信任的把这事儿交给韦昌两人。

    自己一门心思去想餐馆的事情。

    脑海里头隐隐有些念头,可是想来想去的,总是觉得不妥当。

    到底要怎么做好?

    她觉得想想吧,都觉得行。

    可是再一细想吧,好像又觉得不合实际。

    到底要怎么弄?

    顾海琼觉得自己这段时间都快要把头发给挠掉一大把!

    打电话的时侯,她忍不住和沈南川抱怨,

    “你是不是忘了还有这个家是吧,家你不要了,四个孩子你是不是也不想要了?”

    “行,你不要回头我带着她们就走。”

    “让你找都找不到!”

    对面,忙的脚不沾地,恨不得一个人当成两个,三个人来使的沈南川心虚的不敢出声。

    直到自家媳妇发飙说要带着孩子走。

    他才开始急,“媳妇,我真是走不开,我这边……”把差点从嘴边滑出来的话硬生生咽下去,他都快要急死了,头发都要白了,“媳妇,我这段时间是真的回不去!”

    “你这话都说了两三个月了!”

    “沈南川,我看你是不想回来了,在外头又有一个家了是吧?”

    “天地良心!”

    这也就是隔着电话。

    不然的话,沈南川觉得自己得被自家媳妇这话给气死。

    多冤啊他。

    可是现在,他还真的不能撂下这边的事情抬脚就回家来证明自己!

    沈南川急的,“媳妇,不问我把老江给你拽过来,你问问他,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集训,我都没出过军营半步!”这上头一个命令,他们执行的,别说脱一层皮了,简直就是好几层好几层的掉啊。

    当然,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和重要性……

    深吸了口气,他语气放的极低,“媳妇,再等等,等到明年八月,最迟的十月后,我肯定就没事了,到时侯我肯定有个大假,一定回家好好陪你和孩子……”

    “等等,你刚才说你们在强行训练?”

    “是啊,还得继续好几个月呢,我是真的走不开……”

    “最迟十月后有时间?”

    “是啊,媳妇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海琼直接打断他的话,“你是在准备香港大回归?”

    电话对面。

    沈南川听了这话差点吓的没把手里的话筒给摔掉到地下去!

    “你,你怎么知道的?”

    “媳妇,谁告诉你的?”

    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侯,沈南川语气里头满是凌厉:

    他们这支军队执行的是一些特殊特别任务!

    不是摆在明面上的那种。

    自家媳妇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儿?

    难道,是他队五这边出现了什么内鬼,泄露了机密?

    他还在胡思乱想,一脸肃杀的准备回去再重新肃清一遍。、

    不为一万,就怕那万一啊。

    要知道这即将到来的事情,可是整个国家,是全国人民的大事,重要一刻!

    他这念头还没转完呢。

    耳侧,话筒中传来顾海琼诧异的声音,

    “我自己猜的啊,你刚才说什么又是训练又是等到八月十月的。”

    “你都说这么明显了,我还能猜不到吗?”

    沈南川,“……”心里头有股子无力感,一拳打在棉花上,出不去收不回的那种憋气感,了解一下!

    对面,顾海琼倒是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开了口,

    “行了行了,你自己忙吧,我刚才也就是一时心烦,和你抱怨几句。”

    “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好好训练,工作。”

    “可别因为家里头这些事情而分神。”

    要是别的事情或者是沈南川在外头闲着却不回来。

    顾海琼自然有发飙甚至是生气愤怒的理由。

    可是现在……

    人家是正事啊。

    她得做个懂事有分寸,善解人意的军嫂!

    “媳妇,对不起,我以后肯定补偿你。”

    挂了电话。

    沈南川走出去,一屁股坐到了操练边上。

    看着不远处一群人在热火朝天的训练,耳侧军哨嘹亮。

    他心里头的某些想法一点点被点燃。

    噌的站起来,他一声大喊,“刘大宝,过来……”

    话喊到一半后沈南川猛的闭嘴。

    那声音如同被人一刀切。

    噶然而止。

    在中间停断的干净利落。

    下一刻他自己按了两下眉心,苦笑了下,哪里还有什么刘大宝?

    不远处。

    卢远和江政委互看了一眼。

    两个人都不想在这个时侯往前凑!

    卢远,“江政委,您是政委,您过去看看?”

    “屁话,你还是贴身警卫员呢,你别和老子扯犊子的,赶紧过去看看去。”

    江政委一瞪眼,抬脚踹向卢远,“这是命令,你敢抗命不成?”

    卢远,“……”他这个时侯一点都不想过去招惹自家旅长!

    不过,不想去也没办法。

    “老大,那个,江政委找你!”

    丢下这么一句话,卢远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江政委,赶紧往后撤!

    沈南川的思绪被打断。

    那一瞬间,犀利如刀子般的眼神落在卢远身上。

    虽然就那么一眼。

    可是,却足以让他全身血液都瞬间都僵住!

    直到他退出好几步。

    离着沈南川老远,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沈南川。

    他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手心里,后背上全是冷汗!

    看着一身寒冽气息不散的沈南川朝着江政委走过去。

    卢远心里头叹了口气,头这是还没走出大宝离去的阴景吧?

    想想,何尝是沈南川。

    就是他们这些人,哪怕再过去几年时间,想起来这件事情,也是一件伤心事吧?

    他不敢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另一侧。

    沈南川拧着眉头看向江政委,“有事?”

    “嗯,你把这个看看。”

    江政委随便找个理由把沈南川给敷衍住,扭头朝着不远处训练的队伍看过去。

    下意识的想要找那抹身影。

    只是下一刻。

    他眼底闪过一抹叹息,自己,又何尝不是牵着放不下?

    另一侧。

    沈南川看了下时间,“收队。”

    几分钟后。

    一股恼的人嗷嗷叫着往食堂跑!

    江政委拍了拍他的肩,“行了,咱们也去吃饭吧,下午还一堆的事情等着呢。”

    “嗯,走吧。”

    扭头又看了眼身后。

    沈南川终于在心里头又一次的确认:

    那个身影,是真的没了!

    可不管如何怎么接受不了,不管如何放不下。

    不管是沈南川江政委卢远等人。

    还是远在聊北市的沈小玲。

    都只能咬着牙,努力把这股子思念和牵挂化为动力。

    用心尽力的把属于自己的这份日子过好。

    还得是加倍的。

    用沈小玲的话那就是,她得让自己娘俩儿过的好一些,更好一些。

    她得帮着把刘大宝那一份的好日子。

    一块过起来!

    时间如同墙上的时钟,一圈又一圈。

    又如同太阳的日出日落。

    从不会因为某个人或是某件事情而停止,或是停下它们的脚步!

    春去,夏来。

    时间进入六月后,整个大地好像一个大蒸笼。

    而头顶悬着的太阳则是火。

    炎炎烈日下。

    蒸笼一点点的热起来,热起来。

    最终,朝着炙烤的驱势!

    六月底。

    太阳火辣辣的顶在头顶上。

    哪怕是傍晚时分,虽然因为落日西斜,即将褪下白日的喧嚣,而迎来带有几分神秘的夜。

    可是,那份属于白日的炙烤以及炽热燥意却是不减半分!

    相反的,好像随着太阳的藏起来,月亮一点点的展露。

    这大地无端端的多了抹燥湿以及闷热!

    二二三三四四被许爱从外头接回来,才进家门口,两个当姐姐的一溜烟朝着屋子里头跑。

    “热死了热死了,风扇风扇,姐姐你让开啦。”

    她们两个说的是一一。

    一一比她们三个小的早放学,早早写完作业,正坐在风扇底下和小五玩呢。

    看到这两个跑过来。

    一一抱着小五挪了下地方,“看看,你这两个姐姐回来了,好像鬼子进村似的,哼的满大街都知道你们放学了。”真是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喊的。小五才不怕自家大姐这话呢,朝着二二两个咧了嘴,没心没肺的笑,

    “二姐,三姐,抱抱……”

    “你别过来啊,我一身汗,等会再和你玩。”

    两个小家伙热的不得了,这会儿才没人想抱小五。

    被推开的小五也不以为意,回头拿了自己的布娃娃往一一手里头塞,

    “姐姐,玩,娃娃。”

    “好好好,小五自己玩呀,姐姐在这看着你好不好?”

    门口,许爱已经拎着块毛巾走了进来,看到二二三三两个就站在风扇下头吹。

    不禁脸色一变,“你们两个赶紧过来,说了多少遍了啊,才从外头回来一身的汗,不能就这样站在风扇底下吹,过来我给你们擦擦,然后去换身衣裳去。”她把两个一脸不情愿的小丫头拉的离着风扇远一些,一边帮着她们擦身上的汗一边哄,“我给你们在井水里头冰了西瓜,你们两个先擦擦汗,回头换身衣裳咱们吃西瓜好不好?”

    “好。”

    “吃西瓜喽。”

    正在和一一玩着的小五听懂了这话。

    她以为是马上就要吃西瓜的,小身子一扭,咚咚几步跑到平时吃水果用的那个小桌旁。

    伸着两只小手,噘着个小屁股使劲儿把小桌往门口拽。

    因为以前吃西瓜多是在门口吃!

    只是小桌子太重。

    她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小脸儿憋的通红都没能拉动半分。

    沈一一瞧的,乐的不行不行的。

    哈哈大笑,“许姨你看小五,哈哈,我们小五真能干,知道帮着拉桌子了。”

    才说着话呢,那边因为拉不动桌子的小五哇的一声扁嘴哭起来。

    许爱和沈一一则是看的大笑。

    “好了好了,我们小五乖,姐姐帮你拉桌子啊。”

    最后还是一一走过去,帮着小五把桌子拉出来,然后,伸手戳戳她还挂着泪痕的小脸,

    “这么小就知道吃东西要搬桌子,真是个鬼灵精。”

    “妈妈也是这样说姐姐的。”

    三三突然从一侧跑过来,笑嘻嘻的抱住沈一一的手臂,

    “妈妈和姑姑都说,姐姐小时侯最淘气,鬼灵精。”

    “现在你说小五也是,那她是不是也很淘气啊?”

    三三眨着漂亮的大眼,肉嘟嘟的小脸蛋上写满了天真可爱,

    “姐姐,小五肯定是最最淘气,最最捣蛋的,比我和二姐还要淘气捣蛋。”

    沈一一,“……”你为了让自己显的没那么淘气,要不要把人家小五贬低成这样?

    看了眼还在那里咧着嘴傻笑,一门心思等着吃西瓜的小五。

    沈一一默默的给这个妹妹掬了把同情的泪水:

    还好,你不懂!

    顾海琼和钱玉沈小玲还有卢媛一块回来的。

    韦昌开车送她们过来。

    一车女人。

    唯独司机是个男的……

    韦昌有时侯想想,自己都觉得老天爷是真的挺神奇的呀。

    换成以往,哪怕是几年前。

    如果有人说他会去给个女人工作或是办事儿。

    他肯定打死都不会相信啊。

    说不定还会和人家黑脸!

    自己可是个男的,怎么能在个女人手底下干活赚钱?

    肯定不可能啊。

    他是个男的,男的!

    可是如今呢?

    不过是几年时间,时间把他所有的棱角给磨平。

    为了生活,或者是生存吧。

    他却义无反顾的来见顾海琼……

    当然,他最初过来的时侯,江政委是和他说过的,你先过去看看。

    如果真觉得不合适,再回去就是。

    为了让他走上这么一趟。

    江政委都曾给他打了保票,如果他过来后看了一眼还是不想在这里做。

    那么直接就可以回去。

    江政委给他报销来回车票!

    好在,最后,他慢慢的溶入到了这里,接受了自己在个女人手底下干活的事实!

    当然了,这也和顾海琼的完全放手有关。

    你看看,如果顾海琼是个掌控欲强,又事事爱斤斤计较,甚至念念叨叨的女人。

    估计以着韦昌这隐在骨子里头的倔脾气。

    怕是早就甩手不干走人了吧?

    一到屋子里头。

    风扇呼啦啦的转着吹。

    几个孩子正一人抱着块西瓜在啃。

    就连最小的小五,也自己戴了个肚兜,拿了块特意给她切的细长条的西瓜在啃。

    吃的一脸一鼻子一嘴巴的西瓜汁。

    都要流到小肚子上了。

    一进门,沈小玲瞧着朝着咧着嘴笑的闺女,都有点不敢认。

    惨不忍睹啊。

    她看了眼小五,很想就这么掉头转身离去。

    这不是她闺女啊。

    她能不要或是换一个吗?

    “韦大哥你坐,我再去抱一个西瓜去。”

    因为家里头有孩子。

    再加上也实在是不差这几个钱。

    所以,才一入暑,顾海琼直接就用批发价买了不少的西瓜存起来。

    顾海琼才一动,许爱和一一都站了起来,

    “小顾我去拿。”

    她笑呵呵的,“知道你们回来肯定热,我之前在井水里冰着呢。”

    一一也朝着外头跑,“我去抱我去抱。”

    顾海琼笑着拦下许爱,“让她去就好。”

    孩子呢。

    不能太惯着。

    一些该干的,能上手的差不多的就让她们自己去。

    省得以后一个个养的不像样!

    两个大西瓜吃下去。

    顾海琼看着要起身离开的韦昌笑,“你这个时侯回去也没饭吃了,干脆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

    “是啊韦大哥,吃了饭再走吧。”

    这天那么热。

    在家里头随便吃一口,回到宿舍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

    二二和三三这会儿已经开始缠韦昌。

    左一个伯伯右一个伯伯的。

    还有小五,向来是跟着二二三三两个姐姐行动的。

    索性直接伸着小手拽着韦昌裤腿往上爬。

    韦昌生怕她摔了,看着她稚嫩小脸,阳光天真的笑,眼底闪过一抹怅然。

    不过下一刻他笑了笑,伸手把小五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好。

    小丫头则是乐的咯咯直笑。

    “行了,你在这里和她们几个淘气包玩会,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

    顾海琼笑着看眼韦昌,抬脚走了出去。

    韦昌想想,也就没有执意要回去。

    钱玉和沈小玲把桌子收好。

    地方空出来后。

    韦昌看看几个孩子,索性陪着她们玩起了小游戏。

    小孩子很好哄。

    随便一个故事或是什么好玩的事儿就把她们给逗的咯咯直乐。

    一屋子的笑声中。

    晚饭正式开始,又在笑声中结束。

    饭后。

    韦昌起身告辞,顾海琼也没送,只是让他自己路上开车小心。

    许爱把院门从里头栓死。

    落锁。

    直到九点半,几个孩子先后睡着。

    院子里才总逄是恢复了几分属于正常夜晚的那份宁静!

    坐在院子里。

    有蝉鸣,有不知名的虫儿在唧唧叫唤。

    抬头,是挂满繁星的夜空。

    一眨一眨的。

    似乎是淘气的孩子在和你打招呼!

    看着看着。

    沈小玲突然眼圈一酸,扭头去看顾海琼,“嫂子,你说,这天上的星星有大宝吗?”

    “肯定有。”

    顾海琼看她一眼,语气认真,“大宝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和孩子,他一定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抽了下鼻子,声音里头带起几分浓浓的鼻腔。

    夜色下。

    沈小玲的眼眸璀璨若星。

    她带着些许的晶莹,朝着顾海琼灿烂一笑,

    “所以,我和小五一定会过的很好的。”

    “我要让那个混蛋看看,没有他,我和孩子一样能过好!”

    “而且还是过的很好,很好的那种。”

    “我要让他看着,我要让那个混蛋看的一脸的羡慕,让他后悔怎么就那么的走了呢,我要让他后悔自己没留下来陪着我们,后悔不能陪我们走过这么好的精彩的好日子!”

    说到最后,沈小玲的声音已经是有些咬牙切齿。

    一字字几乎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

    “嫂子,他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

    沈小玲的声音轻颤,突然一转后再开口却是带了哭腔,

    “嫂子,我想他……”

    好想,好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