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安童司振玄〕〔我把聊斋带给全世〕〔抗战之烽火漫天〕〔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奶爸至尊〕〔九零美发人生〕〔我的首席翻译老婆〕〔骄记〕〔豪门重生之悍妻当〕〔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玄天龙尊〕〔水墨云清〕〔世纪第一宠婚:吻〕〔御用狂兵〕〔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镇魂风云录〕〔王牌大高手〕〔都市终极魔少〕〔雪落关山〕〔千亿爹地宠妻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18章 可恨之人(1更
    食堂那边。

    杏花一路跑回食堂。

    靠近门口的时侯她还小心的打量了几回。

    嗯,没人!

    然后,她从自己身上摸索了一会儿。

    应该还是有些紧张的。

    掏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一串的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熟不知她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套完全落入不远处站在一角的顾海琼三人眼里!

    直到她走进去。

    卢媛再也有些忍不住,不过好歹还晓得问下顾海琼。

    “咱们进去吗?”

    这样进去肯定逮个正着啊。

    到时侯看她还怎么狡辩!

    顾海琼看她一眼,声音悠悠的,“你现在进去,看到她拿那些东西又能怎么样?”

    她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进来收拾或是怎么的。

    人家没带出厨房的门啊。

    卢媛一想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可还是生气!

    韦昌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低声解释着,

    “咱们一会等她把东西带出来,然后跟她走一段时间再逮人。”

    这样的话她就是想抵赖也不行啊。

    哪怕是她真的把那个周村长搬出来,也没用!

    盗窃这样的事情。

    放在哪个地方也都是严重的事啊。

    别说只是一点饭菜什么的。

    这是性质问题!

    再说了,这个女人可是不止一次这样往家里头拿东西!

    之前都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就你聪明。”

    卢媛听了这话朝着韦昌翻个白眼:

    她又不是傻子。

    又不是听不懂人话。

    还用得着他来帮着翻译啊。

    哼!

    卢媛扭头,一脸傲娇的不想去看韦昌。

    韦昌同样是一脸的无奈。

    这个女人,嗯,工作上能力什么的都还好。

    可就是这脾气……

    他摇摇头,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她!

    倒是另一侧的顾海琼,把他们两个人的互动瞧在眼里。

    忍不住微微一笑:

    其实,卢媛平时的性子虽然古怪了些,嘴巴刁了些。

    但是!

    她可不是那种逮谁忿谁人啊。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和韦昌两个人,闲下来就没个完?

    好像互看不顺眼似的。

    哦,不对,是卢媛单纯的看韦昌不顺眼!

    “出来了出来了。”

    “她出来了。”

    韦媛的声音压低,示意顾海琼和韦昌两个人往前面看——

    不远处的食堂门口。

    杏花正在锁食堂的大门。

    她的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布袋子。

    就好像两块废布缝在一起,然后又缝了两根袋子那样的布口袋。

    鼓鼓囊囊的。

    她先是四下转着头看了下。

    还是没看到人。

    然后应该是松了口气,锁门的同时,她纂紧手里头的布袋子转身就走。

    一开始只是脚步走的快一些。

    应该还是怕有人看到。

    等走了那么一会儿,她的步子是越来越快。

    到最后,小跑了起来。

    一路朝着前头不远处的村子里小跑着冲过去。

    身后。

    顾海琼还没说什么,卢媛却是直接看向了韦昌,

    “你不是当过兵吗?还不赶紧紧?”

    韦昌,“……”他当过兵,和赶不赶紧追人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心里头想着,可脚下步子却是加快。

    朝着前头的人就走了过去。

    对于他来言,哪怕是杏花小跑,可他腿长脚长的,步子加快些。

    追这么个人也就是眨眼的事儿。

    所以,当看到韦昌不过是走出去十几步就把杏花给拦下时。

    顾海琼倒是觉得没什么:

    他们这些军人,可是真的经过很多训练的。

    是真的和一般人不同。

    倒是卢媛,她眼神微微一闪,露出一抹诧异。

    这个韦昌,脚步那么快?

    当然,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

    快不快的。

    和她可没半点关系!

    前头。

    杏花看着突然就站在自己前头的韦昌,吓了一跳。

    “韦,韦厂长,您您这是要去哪吗?”

    她把手里头的布袋子纂了纂。

    往怀里头放了放。

    抱紧。

    然后一脸不自在的笑,“是,是去找我们村长吗,呵呵,那啥,他这会儿应该是在村办公室,对对,就是那里,那边啊……对了,我家是这边的,我我要赶紧回家了啊,韦韦厂长,再再见啊……”

    “你跑什么跑,往哪跑?”

    “站住。”

    卢媛在后头跟过来,眼看着都这个时侯了这女人还想着跑。

    不禁更气了起来。

    不要脸!

    偷拿了那么多的东西,吃的。

    被发现了还能这样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

    这要是她,早羞的跳黄河去!

    她却是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她一般的性子。

    不然的话,那这世上那么多的人,都是一个样的性格一样的做法。

    那还要那么多的人做什么?

    不然的话,怎么就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的哈姆雷特?

    而且,其实要是细细说起来,杏花这种贪婪或是一心往家里头搂食物的性子。

    多少和以往她所经过的年头有关。

    饿肚子的滋味儿。

    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杏花小的时侯经常饿肚子,她那时就想,要是能有吃的,她肯定要大吃大吃。

    顿顿吃饱饭就是她前些年的梦想!

    真的就是梦想。

    做梦都想的那种。

    现在,虽然家里头日子稍好,而且能吃饱喝足。

    过年过节的还能买顿肉什么的。

    可是,杏花的一些性子早早养成。

    骨子里头对食物的紧张以及想据为已有的那份心思却是再也改不了!

    一开始的时侯,她只是想着,那么多的肉啊,那么多的好吃的。

    自己不在这里吃,拿回家吃也一样啊。

    再后来,她把剩下的一些饭菜带回来。

    这个时侯的她还是理直气壮的,放在这里放坏也是坏啊。

    食特可不能浪费!

    再再后来,应该是觉得没有人管?

    她的胆子越来越大。

    每天想着怎么能从食堂多拿一些肉食之类的食材回家!

    可东西就那么多。

    她能拿的不多啊。

    绞尽脑汁的,她慢慢的就想出给每个人少打那么一点饭菜。

    那么多的人呢。

    她一个人就少带那么口两口的。

    谁会发现?

    最开始的时侯的确是没有人发现的。

    可是后来,随着她的胆子越来越大。

    怎么可能会没人发现?

    甚至,食堂里头另外干活的那两个女人都曾变相的提醒过她。

    可是没办法,杏花真的和周村长有些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

    她们两家人的生活都指靠着村长呢。

    能得罪吗?

    最后,两个女人都变的沉默了起来。

    当然,她们还是没敢往自己家里头拿东西。

    万一被发现了呢?

    她们却是不知道,也正是她们的这份胆小,才让她们没有在杏花的事情被发现后一块跟着走人!

    那些都是过段时间的话且不提。

    当下。

    杏花被卢媛的话说的吓的,差点跳起来。

    捂紧了怀里头的布口袋。

    她扭头,脸上的笑容写满了不自在的正想说话。

    然后这一转身就看到了卢媛身边朝着她笑的顾海琼!

    就那么一眼。

    差点让杏花把手里头的布口袋给吓的丢出去!

    “顾,顾小姐,卢,卢经理……”

    “呵呵,那啥,那啥你们也都一块过来找我们村长吗?”

    “他他在那边呢,我我得先回去了啊。”

    她也顾不得再说啥,扭了身子就想着撒腿跑。

    顾海琼眼眉一挑,还想跑?

    想也不想的一抬脚。

    直接对着杏花就踹了过去。

    你就说说杏花这人有多么的紧着她怀里头的东西吧。

    “啊,我的菜!”

    她一声惊呼,这整个人都朝着地下摔过去了。

    她还紧紧抱着怀里头的东西不肯放手!

    卢媛看着她这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小顾你看看她,真丢人。”

    顾海琼却是抿了下唇没出声:

    看着杏花的年龄,应该也是挨过饿的那一批人吧?

    这样的人在经过那几年顿顿吃不饱,吃了上顿就愁眉苦脸想下顿的几年生活过后。

    都或多或少对着食物有些想法吧?

    而杏花……

    应该是那类比较偏执的人?

    这是年头惹的祸!

    虽然想是这样想,但是,顾海琼可不会心软:

    以往的经历是苦了些。

    但却不能是你犯错或是做坏事的原因!

    不然,这天下不得大乱?

    她看着坐在地下有点傻,更是紧张害怕的不得了的杏花,直接道,

    “你是自己交待,还是我现在去把你们村长叫过来?”

    卢媛更是在一起气呼呼的接话道,“叫什么村长啊,直接去叫警察。”

    “等到警察过来把她给带走。”

    “让她们村子里头的人都知道她是因为偷咱们厂的肉菜才被警察带走的。”

    “让整个村子里头的人都嘲笑她,瞧不起她!”

    “我看以后她还敢不敢偷!”

    不得不说,卢媛这话才是杏花心里头最害怕的事儿。

    她猛的抬起头,朝着顾海琼几个人一边哭一边喊,“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不能……”

    ------题外话------

    瑾瑜《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风华绝代的厂花vs他的小对食医妃

    世人皆知东厂厂公韩征权倾朝野,心狠手辣,能小儿止啼

    是人人都避之不及的“九千岁”、“立皇帝”

    只因一时心软,留下了下属献上的故人之女小对食

    自此麻烦不断,破例不断,却渐至上瘾

    韩征:这小丫头不知道我是太监?再撩下去,可就要出事了!

    施清如:我管你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我这个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上辈子的仇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上辈子对我有恩的你,这辈子我自然也该以身相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