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最强弃少〕〔六渡之逆斩苍穹〕〔豪门重生,超模归〕〔重生80:肥妻喜临〕〔都市之最强仙尊〕〔帝世无双〕〔重生八零:极品亲〕〔魔改大唐〕〔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军事天才带着资治〕〔在平行世界当精灵〕〔华娱小生日常〕〔无限抽卡的漫威天〕〔冉冉岁将宴〕〔无敌奶爸在都市〕〔特种兵王闯花都〕〔透视医圣〕〔我的绝色武神老婆〕〔图腾神灵系统〕〔明朝小公爷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19章 不同意?那就滚(3更
    “你也别哭了,哭也没用。”

    顾海琼扫了眼自己不远处的周槐,扬扬眉,“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哪,哪两个选择?”

    周槐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心里头咯噔一声。

    难道这事儿,不算完?

    可是他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抬头朝着顾海琼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这事儿是我家不懂事眼皮子浅的女人做的蠢事儿。”

    “不管顾小姐您要怎么说,我们都认……”

    最后一个认字。

    几乎是周槐从牙缝里头蹦出来的!

    心里头却是恼火的很——

    什么有钱人嘛。

    还是个厂长呢。

    肯定很有钱啊。

    你说说你,家里头钱那么多,他家女人就是随手拿她点吃的。

    竟然就这么不依不饶的!

    自己两口子就差跪下来求她了好吧。

    她竟然还不算完,还说什么给他们两个选择!

    真是越有钱的人家越小气!

    抠门!

    没人性!

    他在心里头恨恨的骂了几回顾海琼,回头又悄悄的骂自家女人。

    没眼力劲儿的东西。

    都被人家给追到这里来了啊。

    就差要跟着她回家了。

    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再说了,要是换成了他,一看到后头有人追过来。

    直接把手里头的东西全给丢了,扔了!

    到时侯不是自己手里头拿着的。

    谁知道那些东西是谁的?

    死不认账!

    就是村长都拿她们没办法吧?

    真是个蠢女人!

    没脑子!

    心里头恨不得把自家女人拖过来劈开她的脑子看看。

    里头是不是装的都是浆糊?

    耳侧,再次响起村长淡淡的声音,“顾小姐你说吧,不管是什么后果,都是杏花自己该得的。”

    村长这话说的有些带着气。

    但也是心里话。

    自己可不能因为这事儿而偏着她,得罪了顾海琼这个财神爷!

    当然,他也恼杏花给村子里头的人丢脸!

    这么一闹腾。

    以后人家顾小姐再用他们村子里头的人时。

    头一个想到的会是什么?

    不好的印象啊!

    真是……

    村长是越想越气,再加上刚才杏花可是当着他的面儿还反驳呢。

    好像自己跟着顾海琼等人是一伙的。

    冤枉她一样!

    这样的人,可不值得自己和顾小姐这些人翻脸!

    听在村长的话,周槐心里头一颤。

    村长这是……

    他咬了下牙,没让自己去看村长,更不敢想去村长心里头是什么意思。

    周槐只是朝着顾海琼露出一抹苦笑,

    “顾小姐您说吧。”

    “第一,你们回去好好盘问一下杏花,然后,把她这段时间给厂子里头造成的损失补偿回来。”

    顾海琼顿了下,一挑眉看向有些急着要开口说话的周槐,

    “你也不用帮着她否认,这事儿她干的绝对不是头一回!”

    具体做了多少回,从厂子里头拿了多少东西回来。

    顾海琼心知肚明,这两口子肯定心里头门清儿!

    哦,东西你吃了,便宜也沾了。

    这会儿事情暴露。

    不说帮着自己女人承担,一块解决事情。

    该认错的认错。

    该补偿的补偿。

    这个男人倒是好,上来打了顿自己的女人。

    然后又自己打自己。

    最后更是把自己和他娘老子的责任从这件事情彻底干净的摘出去。

    合着,这事儿就是一个女人自己做的?

    所以,现在她被发现了,她就该死,她就得一个人受着?

    想着这些,顾海琼着周槐她也没有半点的好气儿,“你们先给我写份字据,签名画押后回家自己给我算赔偿。至于另外一种嘛……”她对着一脸紧张愤怒却又不得不压着怒火的周槐觉得很好笑,做错事,偷东西的是你家的人吧,我现在当场逮到,你们不真心认错也就罢了,竟然还摆出一副愤怒不已的样子。

    怎么着,觉得她不应该这样较真的要他们赔偿?

    顾海琼看着这个样子的周槐。

    可真的觉得好笑至极!

    下一刻。

    她也真的就笑了出来,“第二种就更简单了,我现在就去报警,咱们有什么事情在,以及怎么个处理法,就让警察来呗。”她似笑非笑的瞟了眼神色一变的村长,笑了笑,“你们要是拿不准主意,不如回去请村长帮你们两个想想?”

    周槐看着顾海琼,眼眸深处充满了愤怒:

    他在想,这个女人笑的那么好看,怎么就那么的恶毒呢?

    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他们家日子那么难过,她那么有钱。

    自己也没让她送自己些吃的啥的,就那么多拿了几口东西怎么了?

    再说,自家女人还给她干了那么多天的活呢。

    辛辛苦苦的又是煮饭又是打扫的。

    拿她点东西怎么了?

    心里头愤怒,脸上的表情自然也就带了出来。

    可是,还没等他多说什么。

    村长平静带着威严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不用回去了,我现在就代他们做这个主了。”

    “哦,那村长是想选哪个方法?”

    顾海琼声音平静,“还有,周村长说出来的话,他们两个人能不能听,会不会服气?”

    “我说的话他们自然得听。”

    村长此刻恢复了往日在村民眼里头威严的样子,看了眼顾海琼。

    说不上生气。

    心里头门清,这事儿怪不得人家。

    是他自己村子上的人不争气!

    只是,心里头也不可能高兴就是。

    当然了,换成谁,只要不是圣人,自家村子里头出了这么个事儿。

    谁也不会高兴。

    更何况刚才周槐又那样丢人现眼的演了一通?

    真以为人家顾小姐瞧不出这其中的猫腻啊。

    连他都看的一清二楚好不好?

    可真是……

    他暗自摇摇头,再次平静的开口道,“周槐,杏花,这事儿是你们做的不对,不管如何,杏花是你们一家子的,这个赔偿肯定是你们两口子出……”顿了下,他索性在心里头想了想,看向顾海琼道,“顾小姐,这事儿呢说起来也是个无头的公案,你说是她以前做过,但事实上呢,咱们也就看到她这一回。”

    “对吧?”

    卢媛一听这话瞪大了双眼,“周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着帮这个女人开托吗?!

    不可能的事儿!

    韦昌伸手拽了下她的袖子,却被卢媛狠狠一眼瞪过去,

    拽什么拽?

    然后她一甩手,顺势把韦昌的手拍了出去!

    韦昌,“……”

    顾海琼没看他们两个人,点头,“村长说的没错。”

    以前那些事情她的确是没证据。

    但是,如果村长想用这个借口就这么一口把这个女人干过的事情给抹去……

    顾海琼呵呵两声笑,表示没这可能!

    所幸,村长也没这样想。

    他只是本能的想着先用那话点一下顾海琼。

    好为着接下来说的所谓的赔偿数字做讨价还价的可能做准备。

    所以,看了眼顾海琼,他直接道,“我刚才看了眼她带过来的这些东西,估摸着能值个五块钱左右……”

    顾海琼扫了眼不远处的那一堆东西。

    再次点头。

    当然,那些东西比村长说的肯定要多上几毛或者是一块多钱的。

    不过,顾海琼也不以为意。

    本来她计较的就不是这些钱!

    村长再次开口道,“今天,就按五块钱来算,至于以前的,咱们就按一个月的,一天,三块,不,三块五……”话在这里停了下,他抬头看了眼顾海琼,发现她没有反驳自己的话,知道自己说的这些顾海琼还算是满意,便果断的接着道,“那就按一百一十块钱让他们两口子赔。”

    “顾小姐你看这样可好?”

    卢媛眉头拧着正想说这怎么可以,她不知道拿了多少个月了呢。

    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在食堂做了好久的。

    顾海琼却是抢在她先头开了口,“行,那就这样。”

    她这么一说。

    村长心里头暗自松了口气:

    最起码没坚持着叫警察过来!

    到时侯他们村子里头要是出个被警察带走的女人。

    还是因为偷东西?

    不知道被附近村子里头的人怎么笑话!

    一侧,周槐两口子却是铁青了脸,满脸的不愤:

    凭什么啊。

    她这样上下嘴一说,就让他们赔一百块钱?

    可是这话是村长说的……

    周槐有些不敢说。

    村长在村子里头还是有威信的啊。

    倒是杏花。

    她一听这话,差点跳起来,朝着村长就喊了起来,

    “村长,你凭啥让俺赔一百多钱啊,俺不赔!”

    她气呼呼,咋咋忽忽的喊,“俺不就是拿了她点子东西嘛,以前俺又没拿,俺俺这不是今天实在是饿了,想着想着拿回家吃嘛,俺也是厂子里头的员工,包吃的,俺俺凭啥不能拿回家里头去吃?”

    “反正俺不管,这钱俺不赔!”

    村长被杏花这一通不过脑子的话给气的。

    脸和锅底有的一拼。

    他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一把把杏花给掐死的心思。

    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垂着头没出声的周槐,

    “周槐,你也是这么想的?”

    被点名的周槐不敢不回村长的话啊。

    可是让他就这么亲口认下这么一百多块钱?

    别说心疼,就是心肝肺的,全身哪哪都疼!

    最后,他头也不抬的直接道,“我我都听村长您的。”

    村长听了这话,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生气的。

    如果这两口子是个明白的。

    能干出这么个蠢事儿?

    所以,他对着两个人哼了一声,却是抬头看向一脸愤怒的杏花,

    “你不答应,不肯出这个钱是吧?”

    “对,俺不出,俺就是不出!”

    凭啥让她赔钱啊。

    她都开厂子的人了。

    下一刻,村长平静淡淡的声音响起来,“那就从下个月的分红里头扣出来吧。”

    “不行,村长你不能扣,俺,俺……”

    “不能扣?”

    “我不能?”

    村长心里头本来就有气儿。

    这会儿被杏花再三的反驳,再加上这事儿本来就是她自己惹的麻烦!

    自己这里给她善后。

    她还这不行那不行?

    周村长的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即然是这样,那你就去做牢吧。”

    “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们村是绝对不能有做过牢的媳妇!”

    “村,村长……”

    杏花被村长的话吓了一跳。

    她瞪圆了双眼看着村长,“你刚才那话,那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村长神色淡淡,“如果你没听清楚的话,那我再和你说一遍也是一样。”

    “我们村不可能有做过牢的女人!”

    “如果你执意不赔偿,不同意我的话,那这事儿就更简单了,回头你就去和周槐两个人离婚,然后,这事儿即然是你被人家顾小姐给发现,并且人脏俱获的被逮到,那你就自己去承担这个后果吧。”

    他看着脸色瞬间变的惨白的杏花,一声冷笑,

    “到时侯可没人会再给你作主,让你去赔这个钱!”

    真是没脑子!

    不听自己的话,不同意他说的?

    那行,就给我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