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22章 杨过路妹(3更
    韦昌和顾海琼虽然没有太多的相处。

    但怎么说也是他的老板。

    自然是了解几分的。

    看到她在那里沉吟,而且盯着一处看……

    他眼神一闪,“顾小姐?”

    顾海琼摇摇头,把手里头的登记册合上,“把这个册子带着,咱们先回办公室。”

    “行。”

    韦昌是厂长,要拿什么东西自然是可行的。

    他和仓库管理员说了一声,然后带着东西和顾海琼一块回去。

    办公室门口。

    卢媛正揉着眼四处找她们呢。

    看到两个人过来。

    她两步走过去,“你们去哪了,我怎么睡着了?咦,这是什么?”

    “困的话就再去睡。”

    顾海琼看她一眼,摇摇头,“你看看你那眼,都成黑眼圈了。”

    “刚才不是咪了一会吗?”

    卢媛摇摇头,“这会儿不困了,我一会中午吃点东西再去睡。”

    她这么说,顾海琼也没再坚持让她去休息。

    三个人再次回到办公室。

    卢媛拿过韦昌手里头的东西,看了两页有些疑惑,

    “这好像是仓库登记的那个本子?”

    “你们把这个拿过来做什么?”

    韦昌摇摇头,“顾小姐让拿过来的。”

    “小顾?”

    两个人都齐齐把视线落到了顾海琼的身上:

    心里头都在暗猜,难道,顾小姐发现了什么线索或是不对头的人?

    可是转而一想。

    也不对啊。

    顾海琼这个老板向来是致力于当一个甩手掌柜的!

    所以,没事没啥的,她甚至都半个月一个月不过来这边一趟都是正常的。

    她怎么会知道哪个员工是谁啊。

    又哪来的发现不对劲?

    这么一想,卢媛心里头就有些急切了起来,“小顾,你到是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都急死个人!

    顾海琼坐下来,又看了眼登记册上的那个名字,想了想,然后才开口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或者其实就是我多想了。”

    她这一番开场白,把卢媛给急的,“这都什么时侯了啊,你不是说咱们一点点的排除么,你这说出来总比咱们之前找不到半点的线索或是蛛丝马迹的强吧?”

    这倒是。

    当然,这也是顾海琼心里头想的。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把这个册子拿过来,做为她们现在查实的一部分了。

    看着两个人,她把自己刚才压到最底下的那份员工资料拿出来,

    “你们两个看看这个。”

    卢媛有些狐疑,“这是……员工资料?”

    “咦,这份是我帮着她填的……”

    不少人进厂的时侯不识字或是不认字的。

    卢媛那两天空闲的时侯就帮着她们做登记,填表格。

    当然,最后签名肯定是她们员工本人。

    她一目十行的看完。

    然后眼神落在最下角的签名上:

    歪歪扭扭的,字很丑。

    杨过路妹!

    对,这个人她还是有印象的。

    倒不是这个女孩子长的太丑或是长的很好看有什么特色啥的。

    卢媛能记得这么个人,主要是缘于她这个名字!

    过路妹!

    想想,这女孩子的爹娘得多不喜欢她这个女儿啊。

    竟然就取这么个名字!

    她看看手里头的资料,再看看顾海琼,仍然是一头的雾水,

    “小顾,这没什么啊。”

    就是一个女孩子的资料而已。

    有什么问题吗?

    韦昌却是不这样认为:

    顾海琼即然把这份资料特别的拿出来。

    那么,肯定有她的原因!

    或者就是,这个人有什么不对的。

    这么想着的时侯,他已经伸手把资料从卢媛手里拿了过去。

    一目十行的看完。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侯,他也是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不过,他的注意力却是被另一个地方给吸引:

    杨庄村!

    杨庄村?

    杨,过路妹……

    杨庄村?

    韦昌的视线上移,他看到杨过路妹的父亲一栏,杨大宗。

    略一沉吟,韦昌的脑海里头猛的浮起一道身影。

    杨杏花!

    好像,这个人也是杨庄村的?

    他又仔细看了一遍手里头的资料,这次,眉头终于皱了起来。

    “顾小姐,这个人,是杨杏花的堂妹?”

    顾海琼看了他一眼,“我也不知道是我多想还是怎么的,但是现在咱们即然都找不到别的原因,她又偏偏在那段时间出现在仓库,而且待的时间也有十几二十分钟……”

    “我现在就去找她去!”

    卢媛一下子来了精神。

    整个人气愤的紧,“如果这事儿真是这个女孩子做的,我非得,我非得……”

    她非得了好几回也终究是没说出个什么狠话来。

    倒是把顾海琼给逗的乐了起来。

    “行了,没那个心肠还非得逼着自己说狠话。”

    卢媛白她一眼,“我这不是生气嘛。”

    “你生什么气啊,说不定人家是清白的,我这不过是多心呢?”

    卢媛张了张嘴,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是啊,万一人家这女孩子什么都没做。

    她们这里义愤填膺的。

    岂不是先就直接给人家定了罪名?

    这样可不好!

    韦昌看了两个人一眼,“行了,这事儿我来处理。”

    他是这里的厂长。

    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依靠着顾小姐出面。

    而卢媛则是生产经理。

    至于马三,几乎都不怎么待在厂子里头的。

    这件事情他绝对是出面的第一人选!

    顾海琼对着卢媛点点头,“就让他去吧。”

    韦昌拿着那份资料走了出去。

    办公室内。

    卢媛看着顾海琼叹了口气,“你说,这人怎么那么的矛盾呢?”

    “怎么了,你发的哪门子的感慨?”

    顾海琼扫了眼卢媛,觉得这人,有点不对劲呀。

    卢媛叹了口气,“从这个名字上头就可以发现这个女孩子肯定是不受家里头人看重的,说不定还会嫌弃她是个女孩子,我是觉得这挺可怜的一个女孩子啊。”

    “我也不知道是我是怎么想的,我是即希望这事儿是她干的。”

    她们就能就此找出原因了啊。

    不用再瞎子抹黑似的到处乱转悠,时间精力人力的乱耽搁。

    可是!

    她心里头又有些不想是这个女孩子做的。

    这样,她就能安安份份的继续在厂子里头做事。

    多少的赚些钱。

    家里头的人哪怕是瞧在这份工资的份上。

    想来也会对她好一些吧?

    顾海琼听她说完这一番心思,忍不住也沉默了下。

    最后,她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以前怎么样,苦难也好悲惨也好,都不是她现在或是今后做坏事的原因!”路都是自己选的,你走了什么样的路,那么,当那个路的尽头,因果出现,你哪怕是跪着,也得受下!

    卢媛看了她一眼,嘴唇掀了两下没出声。

    道理她都懂。

    可是,心里头,还是有些怅然啊。

    “上次杏花那回可不见你这样多愁善感。”

    顾海琼笑着看了眼坐在那里有些心神不属的卢媛,摇摇头。

    都是同样的做错事,坏事。

    怎么的就突然有了双重标准?

    可见,这人心啊,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五指还有长短呢。

    她和卢媛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出声说什么。

    直到,门口韦昌走进来。

    卢媛看到他进来,噌的一下跳了起来,“怎么样,是不是她?”

    她此刻的表情正如她之前和顾海琼所说的那样。

    希望是那个女孩子。

    可是,又不希望是她!

    矛盾!

    韦昌看了她一眼,似是有些诧异她这么着急做什么。

    不过,下一刻他对着两个人摇摇头。

    卢媛虽然有些失望。

    但心里头却也是着实的松了口气:

    不是那个女孩子!

    她以后也就能安安份份的在这里继续做事了。

    这样也挺好的。

    只是下一刻,韦昌平静的声音在屋子里头响起来,

    “她前几天请了病假,说是生病了,一直没来。”

    “请了病假?”

    顾海琼的眉头皱了下,眸子里头闪过一抹幽芒。

    会是,巧合吗?

    倒是卢媛。

    她一下子跌到了椅子上,怎么这么巧?

    半响后。

    韦昌看着顾海琼和卢媛道,“我打算过午后去他们家走一趟。”

    他笑着看向卢媛,“你是睡觉还是和我一块去?”

    “我自然是和你一块去。”

    卢媛是想也不想的附和韦昌,睡什么觉啊。

    她一点都不困!

    现在,她只想赶紧把这事儿给解决掉!

    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个女孩子做的。

    也好让她心里头少一桩心事。

    顾海琼看她们两个人一眼,“你们两个用什么样的名义过去?”

    “哦,这个我刚才在路上想好了,厂子里头的领导关心员工,去探望生病的员工。”

    他看着顾海琼一笑,难得的脸上多了些许的狡黠,

    “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

    “挺好的。”

    顾海琼呵呵一笑,“记得带点东西过去。”

    “我就不和你们一块去了啊。”

    “有什么结果和我说一声。”

    顾海琼觉得余下来的事情这两个人完全能搞定。

    用不着她再跟着过去呀。

    午饭是在食堂吃的。

    因着杏花的事情,现在食堂的几个工作人员那是没人敢有半点的大意!

    为了以儆效尤,韦昌可是直接打了份通告贴出来!

    开除杏花,罚款赔偿!

    谁还敢再做傻事?

    等到吃完饭,顾海琼看着她们两个要出去,她便直接让她们走。

    两个人是骑自行车去的。

    顾海琼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又回厂长办公室看了些资料,其间又给沈小玲打了两个电话说了些财务上的事情,眼看着就要到三点多,韦昌和卢媛两个人还没有回来,她便也不打算再待下去,就和门口值班的孙壮说了几句,让他转告韦昌,回来给她打电话她便去了外头不远处的公交车站。

    车子一路晃悠着进城。

    顾海琼在三小学校的附近下车转了几圈,买了些生活用品。

    五点。

    把几个小的接上,母女母子四人一块坐车回家。

    公交车上。

    三个双胞胎永远都是那一道最为奇异的风景。

    每每都迎来很多人的注目礼。

    三小神色自若,抬头挺腰的或站或坐。

    顾海琼看着身边几个小的,眼底闪过一抹的骄傲。

    这是她的孩子!

    下车的时侯,二二还搀扶了一位在她后头下车的五十多岁的老爷子。

    “爷爷您慢点,我扶您呀。”

    “小心这里有点高,别摔了爷爷……”

    二二的动作换来不少人的称赞,那个老爷子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直夸二二是个好孩子。

    小丫头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脸上都要笑出一朵花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没得到夸奖的三三则是不乐意了啊。

    三三是一路噘着嘴回到家。

    还和二二闹了几分钟呢。

    不过这些都是她们姐妹之间的事情。

    顾海琼向来是不理的,只要不真的打架,她就由着她们!

    把买的东西放下。

    让三个小的换了身衣裳吃点水果写作业。

    她自己则正想着去厨房看看,就听到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来。

    电话接起。

    耳侧,响起卢媛焦急的声音,“小顾,杨过路妹自杀了。”

    顾海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