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首辅家的小娇娘〕〔潜农在田〕〔亿万枭宠:宋医生〕〔一夜蜜爱:神秘老〕〔我的重生不一样啊〕〔重生之绝世废少〕〔朱颜祸妃〕〔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青丝化雪〕〔小妖易躲,道士难〕〔长生十亿年〕〔王爷你作弊〕〔第一好婿〕〔翻天之美人计〕〔虎山行〕〔嫡锁君心〕〔校花之最强狂人〕〔她被反派攻略了〕〔极品萌宝:霸道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34章 无奈(2更
    彭娣的面色还算好。

    站在顾海琼的跟前,有着正常的拘谨和不自在。

    倒是顾海琼,帮着她端了杯水,示意她坐下来说话,

    “是有什么事情吗,你别急,慢慢说。”

    能让她这雨停了一下子就跑出来的事情。

    应该是对她很重要的吧?

    一杯水喝了一半。

    彭娣心里头的勇气是鼓了又鼓。

    倒最后,她一横心,闭着眼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顾,顾小姐,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她说这话的时侯脸有些红。

    紧张到了极点。

    生怕顾海琼会拒绝她,又有些惭愧自己的心思。

    人家之前都帮过她一回了。

    这次,自己就这么冒冒然的跑过来,不是凭白给顾小姐添麻烦吗?

    可是她想起自己的来意……

    咬了下牙,神色里头的恍惚和惶恐慢慢的褪去。

    化为了一派的坚定。

    顾海琼把她这一番的脸色变幻瞧在眼里。

    直到她抬眼朝着自己看过来。

    她才微微一笑,“你就是想要让我帮忙,也得说出来看看什么事情啊。”

    “如果我能帮的,一定会尽量帮。”

    自己虽然同情彭娣。

    但是,不可能她说什么自己都会傻傻的答应。

    天下值得同情或是让她觉得怜悯的人或孩子多了去。

    难道她都要帮吗?

    她就是有这个心,也是分身乏术!

    彭娣心里头略有些失望。

    不过,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自己和人家非亲非故的,能帮她一回已经是人情。

    凭什么帮她第二回?

    虽然心里头苦笑,但彭娣脸上的神色和心情还是摆的很正。

    她一脸的诚恳和感激,

    “顾小姐,我也不是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想让您帮我想个法子,我想离婚。”

    听着她这话,顾海琼差点没把才喝到嘴里头的水给喷出来!

    她瞪圆了双眼,看着彭娣,“你说什么?”

    离婚?

    让自己帮着她离婚?

    她没听错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顾海琼的心思,彭娣一脸苍白的点头,

    “您没有听错。”

    “我也是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就想着看看您能不帮帮我想想。”

    “我想和那个男人离婚。”

    彭娣这次是真的用尽了自己这一辈子身上所有的勇气!

    不然……

    她也不会坐在这里,和顾海琼把自己的想法果断的说出来!

    “你这么长时间,一直,待在你婆婆家吗?”

    想起医院里头见过一面的那个老太太。

    顾海琼再看彭娣的眼神,怜悯更多:

    这个彭娣,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当初在医院的时侯,我想来是想着听您的话,离开他们家的。”

    彭娣低着头,有些不敢去看顾海琼。

    似乎是在怕她会质问或是会责怪自己,这么多长的时间啊。

    你明明都看清了那个男人不会帮你。

    看透了那个老太太不会把你当成真正的家人或是儿媳妇来对待。

    你竟然还在那里一待这么久?

    她怕,在顾海琼眼里头看到这些责问!

    顾海琼并没有出声。

    就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看着她,等她心里头准备好,继续往下说。

    此刻。

    院子外头是沈小玲许爱以及几个孩子们欢快的笑声。

    屋子里头,是一个女人沉默而难堪的心思诉说。

    抬眼看看外头。

    再看看坐在自己跟前的彭娣。

    顾海琼有一种一门之隔,屋内自成一个世界的感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直到。

    彭娣把手里头的一杯凉茶饮尽。

    她才抬起头,一脸苦笑的看向顾海琼道,“我以为留在那里,好歹是给孩子一个家,虽然孩子的奶奶重男轻女,可是这年头,农村哪个上了年纪的人不是喜欢儿子不爱女娃啊,我甚至都想好了,以后我好好疼这孩子,只要他们家的人大面儿上过的去,别饿着孩子苛待孩子就行……”

    “可是顾小姐,终究是我太天真了。”

    说到这里的时侯,彭娣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突然就泪流满面。

    “前些天,我女儿住院,差点就没挺过来,可是她们家里头一个人都没问过半句!”

    她就那么一个人在医院里头熬了三天三夜!

    眼都没敢合一下啊。

    她甚至不敢困。

    因为孩子在挂水,她会觉得疼会不时的想去抓!

    她得盯着,得看着不能让她的小手去抓。

    还不能让药水打完,不能让针鼓了……

    等听到医生说孩子好了,可以出院的那一刻。

    她直接就一头晕了过去。

    可就是这样,那个家都没有人来看她们母女两人一眼!

    等到她醒过来,谢绝了医生让她留院观察的好意,她抱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家。

    可是家里头等着她的是自家婆婆的怒骂。

    一开始婆婆骂的时侯还指桑骂槐的。

    可是到了后来,她家婆婆那就是直接指着她的脸怕。

    骂她是个生不出蛋的鸡!

    看着口水都喷到自己脸上的婆婆。

    看着怀里头神色焉焉,满脸惊惶失措,吓的紧紧缩着身子往她怀里头钻的女儿。

    彭娣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年的隐忍啊。

    可真的就是一个混蛋!

    简直是太混蛋了啊。

    她骂的是自己!

    还忍什么?

    她也没和老太太吵,回到屋把她这两年来一点点积攒的一百多块钱拿在身上。

    抱着孩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婆婆当时还以为她是和她怄气,离家出走。

    追着她身后很久,扯着嗓子喊,有本事你别回来!

    嗯,这次,她是真的不打算再回去!

    这些话从她嘴里头淡淡的说出来。

    顾海琼听着,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

    这个社会,对女人总是多了那么几分的残忍!

    当然,社会在进步。

    大家的思想也在逐渐的往前走。

    不然的话,哪来的彭娣一心想着要离婚?

    换成以前。

    这绝对就是逆来顺受的啊。

    甚至就是前世的自己,在她那个婆婆手底下生活那么些年。

    不也是觉得这就是常态?

    没办法,村子里头的女人家家都是如此的。

    而她那会的眼光,也就局限在一个村子里头。

    能有什么想法?

    一门心思想着吃饱,想着睡个好觉!

    收回那些久韦的心思。

    顾海琼眸光微敛,她神色淡淡的看向彭娣,

    “你想要离婚直接离就行了,用不着找我给你出主意吧?”

    以着她那个婆婆满脸的不待见她。

    再加上彭娣生的是个女儿。

    想来,她那个婆婆一听她说离婚,估计会恨不得立马把她给扫地出门吧?

    “我不知道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换亲?”

    换亲?

    顾海琼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

    自然知道这种在一些农村颇为流传的结亲方式:

    两家都有女儿,两家都有个儿子。

    你家的儿子娶我家的闺女。

    我家的闺女嫁你家儿子。

    这样的方式在一些吃不饱穿不暖,特别穷的地方更为流行!

    因为穷。

    因为没钱。

    因为这整个家里头穷的,都只有人,只有女孩子!

    顾海琼抬头看向彭娣,“你娘家人不同意?”

    “嗯,我婆婆自然想让我赶紧走,可是,她却放了话,要让我娘家把我嫂子给送回来。”

    彭娣一脸的苦笑,“我嫂子才有了二胎,听说还是个儿子,我娘我爹他们哪里同意?”

    为了这事儿,她娘找到她,就差没把口水吐到她脸上来!

    骂她不争气。

    骂她不懂事儿!

    反正就是骂骂骂。

    最后更是直接就下了狠话,你哪怕是死呢,也得给我死在他们家!

    到时侯,她们说不定还能因为自家闺女好好的没了,在她这个婆婆家沾点便宜呢。

    “我也不想拆散我哥和我嫂子,但是,我也想离婚。”

    彭娣一脸认真的看着顾海琼,“顾小姐,我,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就想着请您过来给我想个办法。”

    “你让我给你想办法?”

    顾海琼看着她猛点头,突然就有些好笑,“可是不管是谁帮你想的办法,只要你坚持离婚,你爹娘你哥嫂那里,你都绕不过去吧?你不怕以后回去的时侯她们会不给你好脸色看?”

    “我哪里还能回的去?”

    本来她在那个家里头就没什么存在感。

    唯一的作用估计就是给没娶上媳妇的哥哥换了门亲事吧。

    如今又因为她而闹的大哥大嫂不和。

    她爹娘哥嫂都得恨她。

    回去?

    她摇摇头,咬着唇看向顾海琼,“您能帮我吗?”

    彭娣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怎么样。

    可是,她都想了这些天了,想来想去的,无非就是一个过不下去吧。

    哪怕是在这个家里头。

    她的日子不也是一样过不下去?

    所以,真心没什么区别!

    顾海琼想了想,看向她,“你现在住在哪,有工作吗?”

    “没有,和一个朋友挤着住……”

    说到住处,彭娣也是满脸的不自在。

    她带着孩子是真的走投无路。

    到最后,勉强有一个朋友收留了她。

    可是人家有家有业的。

    自己还带着个孩子……

    她住在人家家里头,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把自己给缩起来。

    最好是找不到半点存在感的那种。

    顾海琼叹了口气,“这样吧,你给我留个地址,我回头帮你想想。”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这事儿。

    不过想想,答应就答应了吧。

    反正那样的男人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就当是日行一善。

    “对了,孩子她爹怎么说的,他同意孩子跟着你吗?”

    “他听他家里人的……”

    听家里人的……

    也就是说,是听他娘一的话……

    “你和他说过要离吗?”

    “说过的,不过,他说他做不了主,得看他娘怎么说。”

    彭娣平静的声音里头满是涩意。

    她是真的没办法,不然,也不会走上这一步……

    “其实,你有没有试试从这个男人身上入手?”

    顾海琼看着她,想了想声音放的平和,“毕竟你们两个结婚几年,又有了个孩子,你好好和他说说,看看他的态度能不能改变一下,或者,你给他些钱都是可以的……”虽然说自己带着个孩子要离婚,为了男人答应去办离婚给钱会让人觉得窝囊啥的,可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就摊上了这种事情?

    破财消灾。

    总比带着个孩子一闹再闹的要好吧?

    “我,我没想过这些,而且,而且我也没有什么钱。”

    对着顾海琼,彭娣不自觉的就说了真心话。

    她哪里有什么钱啊。

    能在外头咬着牙撑到现在,也无非就是心里头那一口气罢了。

    顾海琼看着她这个样子,摇摇头,“你这样下去哪里能行?”

    “就是真的离了婚,你和孩的以后你想过没有?”

    “难道你们能就这样一直挤在你朋友那里吗?”

    一直挤在朋友那里?

    彭娣想也不想的摇摇头,这肯定不行的。

    且不说这两天朋友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很难看。

    就是她朋友的家人,都恨不得把她给撵出来吧?

    “对了,你孩子呢,你没有带过来吗?”

    顾海琼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这都说了半天的话了。

    还没看到彭娣的女儿呢。

    “才下了雨,我怕把她抱出来着凉,就放在我朋友那边了……”

    说起自家女儿,彭娣也是有些担心了起来。

    她站起起对着顾海琼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知道自己是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很对不起,我,我以后会报答顾小姐的。”这话说的彭娣自己都有些脸红,一时间不敢去看顾海琼的脸。

    自己都这个样子了。

    还有什么好感谢,好报答的啊。

    不过,该说的话,该有的态度她肯定是要说出来的。

    且,彭娣说的都是出自肺腑的真心话!

    “我还是建议你别的先缓缓,带着孩子先立住脚,手里头有些钱能维持你们母女两人的日常生活再说别的……”顾海琼顿了下,直言道,“你这样老是挤在你朋友那里,不是办法。”

    人家能帮你一天两天,帮你一个月两个月。

    难道还能真的帮你一年两年不成?

    不可能的事儿!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一时没找到什么工作……”

    原本她在百货大楼也算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可是后来有了孩子,再加上她婆婆闹腾。

    自然也就待不下去。

    如今,她一个人再加上个时刻不能离身的孩子……

    更没什么人愿意用她了。

    顾海琼想了想,心里头闪过一个念头,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彭娣道,

    “你先回去,我这边也帮你想想,如果有什么合适的工作就和你说。”

    “谢谢您。”

    彭娣再三的道谢。

    眼看着她就要离开,顾海琼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递了一百块钱过去。

    “这些钱你拿着,就当是借我的……”

    “顾小姐这怎么能行?”

    彭娣是想也不想的摇头,上次的钱她都是分了好久才一点点还完的。

    就她现在这个样子。

    真的就是吃了上顿愁下顿的。

    这些钱拿到手里头容易,可怎么还?

    顾海琼看她一眼,提醒她,“你可以先不用,然后用这个钱和那个男人去谈判,当然,你不能把这钱一开始就拿给他看,你告诉他,自己愿意出钱,只要他拿着户口本去签字离婚,这钱就给他!”

    “啊,真,真的就给他?”

    顾海琼扬扬眉,看着满脸吃惊,以及舍不得的彭娣,微微一笑,

    “如果是我,我会在他签字离婚之后直接让他滚蛋!”

    给钱?

    凭什么啊。

    有这钱拿在手里,她给自己闺女买好吃的,买件衣服,给自己吃顿好吃的不行啊。

    凭什么便宜那个男人?

    她看着有些怔然的彭娣,偱偱诱导,

    “他是孩子的爹吧,难道养孩子,给孩子花点钱不是应该的吗?”

    “可,可是……”她们都要离婚了啊,而且,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他离婚就给钱,这钱不应该给他吗?

    顾海琼失笑,真是个单纯的姑娘!

    她摇摇头,心底的黯色一闪而过:

    自己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份奇异而诡谲的经历,她何尝不是这般的单纯茫然而无知?

    “孩子也是他的,你就当这钱是他给孩子花的,天经地义。”

    顾海琼丝毫不觉得自己教彭娣事后后悔有什么不对的。

    和那样的男人,有什么好说的?

    给他钱?

    一分都是浪费!

    “我,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想您说的话的。”

    彭娣对着顾海琼再三的道了谢,一脸的认真,“顾小姐,您的钱我以后一定会还您的。”

    “嗯,我相信你。”

    如果不是相信她的人品。

    如果不是有以前彭娣哪怕是每个月还十块几块的这样的例子。

    顾海琼肯定不会想着帮她。

    哪怕是怕,也不会有主动借钱这么一出!

    等到她离去后。

    沈小玲让许爱在院子里头陪着几个孩子玩儿。

    也就是看着她们别再故意往水洼里头跳。

    然后她自己跑到屋子里头,“嫂子,彭娣过来做什么呀,我看走的时侯眼圈都是红的,哭了啊?”

    “让我想办法帮着她离婚的。”

    顾海琼说起来也是有些好笑,她帮过别人不少的忙,借钱什么的也不是一回两回。

    可是这被人求着,让她帮着别人离婚……

    这个忙,可还是头一回!

    沈小玲张张嘴,“她还和那个男人过呢?”

    “女人有了孩子,哪里能那么容易说分就分的?”

    对于这一点,顾海琼是感同身受。

    “嫂子,那你要不要帮她啊?”

    沈小玲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两下,语气里头带了几分的试探,“我瞧着,她这次好像比咱们去年最后一回见她,又瘦了不少呢。”整个人皮包骨头似的,要不是她主动站在自己跟前,开口说话的声音又是一样的,她觉得都不敢想像这么瘦的人会是彭娣!

    想想最早那会儿,她在百货大楼上班那个时侯。

    整张脸圆圆的。

    一说话先就笑了起来,让人瞧着多好看啊。

    可是现在……

    她摇摇头,心里头一声叹息!

    “嫂子,要不咱们就帮帮她吧?”

    顾海琼心里头默默的想了想,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这个忙要怎么帮。

    到底她又要做些什么。

    顾海琼觉得还得再想想。

    晚上的时侯,雨又嘀嘀嗒嗒的下了起来。

    不过不大。

    就那么一阵一阵的。

    兰阿姨瞧在眼里,心里头都愁死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夜渐深。

    雨是下一阵停一阵的。

    就这么的一夜过去。

    次日天光大亮。

    天色竟然难得的放了晴!

    兰阿姨是一大早就找到了顾海琼,“顾小姐,我得回家去看看。”

    那十几亩的玉米可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她得回去看看。

    如果田里头有水,还得往外头引……

    知道这些事情的顾海琼二话没说就点了头,还让沈小玲给她身上带了两百块钱,

    “先拿着用,回头不够了给我电话。”

    农民真的就是以地为天。

    不管是小麦还是玉米,都是半点耽搁不得!

    这一年两季的收成,可就指望着这些地呢。

    因为雨才停。

    顾海琼沈小玲钱玉三个人都没有出去。

    不过就是打了几个电话,钱玉倒是想着下午过去人才市场那边看看。

    午饭是许爱和沈小玲钱玉三个人包的饺子。

    一家正吃的香呢。

    电话响了起来。

    沈小玲靠的近,起身去接。

    没听两句她脸色就变了,“嫂子,是医院打过来的,说是彭娣被人打了,她应该是没办法,留的咱们这里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