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凡〕〔全国首富〕〔挣脱迷茫〕〔女总裁的贴身强兵〕〔武帝重生〕〔生死帝尊〕〔名门儿媳深深吻秦〕〔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金钱掌控〕〔点道为止〕〔横推三千世界〕〔木叶之最强肉遁〕〔重生王者归来〕〔奶爸小文人〕〔法师在东京〕〔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捡宝〕〔余生有你,甜又暖〕〔蜜蜜宠婚,总裁老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57章 委屈(1更
    最后,沈小玲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医院。

    而杨睿则带着那几个人直接回了派出所。

    至于结果怎么样。

    又会怎么处罚他们这几个人……

    沈小玲懒得问!

    而且,她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开口问。

    有啥好问的啊。

    她又不是彭娣!

    只是,让她好笑的,是那个被张艳男人带回家的一男一女。

    那个女的看着杨睿真的要把她们往派出所带。

    而沈小玲却抱着孩子直接走人……

    哪里能乐意?

    嘀嘀咕咕的,就差没直接开口质问杨睿:

    凭啥都是一样的人,就非得把她们两口子给带走啊?

    她这还没说啥买孩子的事呢。

    而且,孩子现在被那个女人给抱走了!

    这警察不是偏心是啥?

    杨睿冷笑了两声,“你不是来买孩子的吗,之前不是你自己承认的?”

    “可可俺这不是没买吗?”

    女人觉得自己挺委屈,挺冤枉的。

    怎么能这样呢。

    要抓也得把那个女人给一块抓啊。

    “人家是孩子的家人,是孩子她妈让过来帮着抱孩子的,为什么要抓人家?”

    杨睿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行了啊,你们几个,赶紧的给我进来把这事儿撸清楚了,特别是你们两口子。”

    他说的自然是张艳两个人。

    听到他的话后,一路上一直想往后头缩,尽量想让自己没什么存在感的张艳脸色一白,

    “杨,杨警官,我我那不是把孩子给你们了嘛,这事儿和我们家没关系啊。”

    “有没有关系的你们去派出所说,法律会告诉你们有没有关系,有没有犯罪。”

    杨睿看了几个人一眼,“行了,前头就是派出所,走吧。”

    “真,真的去啊?”

    “警察同志,俺知道错了,俺能不去吗?”

    跟着张艳男人回来的那个男人一脸的不安,甚至还拍了自己脸一巴掌,

    “你看啊,警察同志,俺这就是进来啥也没说呢,怎么也不能就这样把俺给抓起来吧?”

    “谁说抓你们了?”

    杨睿被这两口子磨的有些头疼,看了他一眼后才出声道,

    “就是让你们过去做一下口供,把事情经过讲一讲。”

    “没人想要抓你们。”

    “不抓我们?”

    女人的声音里头一下子充满了高兴和欢喜。

    不过下一刻她又疑惑了起来。

    “你不会是骗俺的吧?”

    把她们两口子骗到派出所,然后就直接把他们关到小黑屋里?

    她这样想的,也就这样问了出来。

    听的杨睿那是一腔的无语。

    他深吸了口气,“真的就是过去录口供,哦,口供就是问你们话,警察问你们啥就说啥,一定要实话实说,知道吗,不然的话肯定把你们关起来!”

    被杨睿这么一吓唬。

    那个女人是点头如倒蒜一般。

    哪还有什么不肯说的?

    派出所内。

    那真的是问什么说什么!

    等到杨睿把这件事情理清,顺便让他们四个人都按手印签名。

    他才去的医院。

    医院里头,彭娣和孩子都睡了过去。

    母女两个人相互依靠着,小女娃的脸紧紧贴着彭娣的手。

    彭娣稍稍动一下,小女娃就立马紧张的睁开了眼。

    等到看清眼前的人是自己熟悉的妈妈。

    才慢慢松口气。

    这副情景看的沈小玲眼圈发红,“嫂子,这孩子太可怜了。”

    顾海琼听了她的话之后扬扬眉,笑了笑没出声。

    可怜吗?

    肯定是可怜的。

    可是,全国那么大,整个国家比她惨的孩子有的是!

    顾海琼觉得她越是看的多,想的多。

    越就没有了当初动不动就同情怜悯激动甚至是愤怒等情怀。

    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成长。

    亦或者是,进步?

    “我把你那边的院子,答应租给她们母女两个人一间。”

    只是一间。

    顾海琼看着沈小玲道,“你明天或是后天的有空问问马三,看看这市里房租是个什么价,可以按市价或是适当的压低一些收她的钱,不过你也知道她现在是没钱的,所以我答应让她先欠着,每个月写欠条,等找到工作有了工资分批还……”

    “你没意见吧?”

    毕竟房子是沈小玲的。

    虽然自己之前一时心软,直接就做了这个主。

    不过,还是得和小玲这个主人说一声。

    而且房租也得让她自己说。

    收多收少的,她这个房主自己看着办!

    “嫂子,做什么还要收房租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让她们母女两先住着呗。”

    沈小玲觉得彭娣也没钱啊。

    哪怕是欠着呢。

    等她出院,找到工作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也不容易啊。

    再加上她之前欠了不少的钱吧。

    母女两人的生活。

    不得处处要钱?

    自己要是再收这个房租,不是雪上加霜吗?

    顾海琼扫了她一眼,“小玲,你得记住一件事情,永远别用最大善意和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人心,都在中间打个折,就比如现在这事儿,你如果让她住进去,直接说不收钱,那一时半会的会感激你,可是以后呢,时间一长她会会觉得就成了理所当然?”

    “甚至,等你以后觉得她可以自立或者是这房子你另有她用想要往外赶人时。”

    “她会不会觉得你不让她继续、永远住下去就是不近人情?”

    “不,不会吧?”

    沈小玲的语气有些迟疑,可是她却也想起了这一路上见过的不少的人或是事情。

    斗米恩。

    升米仇!

    这事儿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吧?

    这么一想,她就立马打消了自己之前的心思。

    “嫂子,我听你的。”

    她看着顾海琼,双眸灼灼,“我会和她把这个钱说清楚,也会让她分期还,但是,她如果真的还不出来或是真有困难了,到时侯再另说。”不管是她沈小玲,还是她嫂子,都不是那种不给人半点活路,直接就把人往死路里头逼的人啊,特别是自己嫂子,沈小玲觉得呀,她家嫂子的心,软和着呢!

    等到杨睿过来。

    站在门口看了彭娣的伤势后。

    他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不该把那个男人放那么快的!

    “这事儿你也没办法,得等彭娣醒了看她自己怎么说。”

    民不告,官不究!

    这是古代的话。

    但放到现在,也多少有一定的道理啊。

    如果彭娣这个挨打的人都选择息事宁人,选择不告打人的凶手。

    他们派出所自然没有立场在这件事情上去抓人。

    或是做出什么处理结果!

    又说了孩子的事情。

    杨睿把自己之前在派出所问出来的又给沈小玲和顾海琼两个人转述了一遍,最后,他看着两女道,“幸好去的急时,要是再晚那么半个小时十几分钟的,这孩子说不定还真的就被卖了!”

    “这件事情应该谢谢你。”

    顾海琼对着杨睿道谢。

    就是沈小玲再怎么不乐意,也跟着顾海琼对着杨睿说了声谢谢。

    如果是她一个会接孩子……

    肯定得出事!

    “有啥好谢的,都是为了老百姓和孩子。”

    杨睿被两个人这么认真的一道谢。

    脸有些红。

    他想了想,看向顾海琼,“顾小姐,这边还有事情不能在这边待着,等到她醒了,你帮我问问这事儿她想要怎么做,我也会派我们的警员过来问询她的意见。当然了,要是她坚持要告,对方一个故意伤害罪以及拐卖儿童未遂罪是肯定跑不了的。”这两个罪名,不管是哪一项都是重罪!

    “行,那你就先去忙吧。”

    杨睿点点头正想离去。

    身后,沈小玲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醒了,她醒了……”

    醒了?

    杨睿和顾海琼两个人都朝着病房内看过去。

    就看到彭娣已经坐了起来。

    而她的身边,小女孩也咕噜一下随着她妈的动作从床上爬了起来。

    “妈妈……”

    看到门口顾海琼几个人进来。

    小女孩被吓了一跳。

    眼神里头有一抹惊惧闪过,哆嗦了下身子,紧紧朝着彭娣身上靠过去。

    “妞妞不怕,这是你沈阿姨顾阿姨,还有这位是……”

    她有些迟疑的看了眼杨睿。

    不认识。

    刚好杨睿之前过来的时侯又把警服给换了下来。

    沈小玲笑着上前逗着孩子,一边给彭娣解释,

    “这位是杨警官,之前我去接孩子,幸好有他帮忙,不然的话……”

    她摇摇头,抬眼看了眼彭娣,直接就转开了话题,

    “我之前呢,本来是想着瞒下你,不和你说的,不过我嫂子和杨警官却觉得事情和孩子有关,你是当妈的,不能瞒着……”顿了下,沈小玲一脸正色的看向彭娣,“你知道之前我过去接孩子的时侯,你那个男有和她男人想要做什么吗?”

    “做,做什么?”

    彭娣有些结巴,一脸的惨白,“难道她们在打孩子吗?”

    也不知道妞妞被打到了哪里。

    疼不疼。

    她觉得都是自己这个当妈的没用!

    一脸黯然的彭娣用力的咬着唇,“沈小姐,谢谢你,我……”

    “我还没说完呢,她们没有打妞妞,只是……”

    本来听到说没有打孩子。

    彭娣心里头松了口气的。

    只是一听沈小玲的只是这个转折。

    她那口还没完全松完的气息一下子就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儿。

    虽然没有出声。

    可是彭娣却紧紧的盯着沈小玲,似是无声的在问,她们在做什么,想要对孩子做什么?

    沈小玲呵的一声笑,“她们正找了人要把你的孩子给卖掉。”

    “而且,我和杨警官过去的时侯,你那个朋友的男人都帮孩子找好了卖家!”

    “就比我们晚去了五分钟不到的时侯。”

    她看着彭娣瞬间惨白的脸庞,扬扬眉,“你可以自己想想,如果我和杨警官路上因为塞车或是什么的晚到五分钟,对方当真把你的孩子给买走了,你现在可以想想那个场景和后果……”

    “沈小姐你别说了。”

    彭娣身子直发抖。

    她们怎么能这样?

    怎么可以?!

    不过,想想,对方都能诬陷她抢钱,偷钱了。

    为什么不能把她的女儿卖掉换钱?

    特别是,自己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哪怕事后她回去再和她们要孩子。

    得到的,顶多也就是一通打吧?

    “现在,你还准备息事宁人,准备当这事儿不存在吗?”

    这次出声的是顾海琼。

    她眼神平静,声音平静,“如果你还准备这样做的话,那么也没什么,你这个当事人和当妈的都一点不生气或是愤怒,我们这些外人自然没必要,杨警官也不用再强行给你出头……”

    “不不,我要告她。”

    “我要告他们!”

    不为自己。

    她得为自己的孩子讨回这份公道!

    杨睿看着她点了下头,“即然你选择了报案,那我回头就让人过来隶口供,不过,你得实事求事,不能夸张夸大不能带着自己的情绪说与事实不符的话,不然,你就是涉嫌妨碍案子,是报假警,也是要受处罚的。”

    “你吓唬人做什么?”

    沈小玲瞪了眼杨睿,回头安慰彭娣,“你别听他的,实话实说就好。”

    “嗯。”

    彭娣点了下头,再次对着杨睿道谢。

    病房里头只余下彭娣母女两人时。

    低头看着自家女儿的小脸。

    彭娣是一腔的庆幸:幸好,幸好没出事!

    “妈妈?”

    “嗯,没事,乖,再睡会儿……”

    小姑娘很听她妈妈的话。

    说让她睡一会儿,她就慢慢趴在彭娣怀里,闭上了双眼。

    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等到杨睿走后。

    又待了半个小时左右。

    眼看着这天就要黑下去。

    彭娣再次开口赶人,“顾小姐,沈小姐,你们今天帮我不少的忙,你们家里也还有孩子呢,赶紧回去吧,这里我能行的。”顿了下,她脸上满满的真挚感激,“你们帮我把孩子接了回来,几乎等于救了我们母女两个人的命,我现在也没啥能报答的,等以后的,我会好好记着,报答你们的。”

    “我们只是看着孩子可怜。”

    “没想着让你报答,你好好养伤,咱们尽量早点出院就行了。”

    顾海琼看着彭娣,觉得眼前这个是真的是个明白人。

    不然的话,不会瞧着天黑了一再的赶自己两人回家。

    又把道谢这些话都说到了明处。

    不管她以后有没有这个能力,会不会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记一辈子,感激一辈子。

    最起码的。

    她这里把话说了出来。

    让人听着心里头也舒服啊。

    她的眼神里头带着鼓励,“只要你们母女两个人好好的,别的事情早晚会过去的。”

    “是啊彭娣,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先养好伤再说。”

    “谢谢。”

    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彭娣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除了谢谢还有什么好说的!

    和外头的护士交待好。

    帮着打打饭什么的,然后顾海琼和彭娣说了一声便离开了医院。

    她们都有家,有孩子。

    不可能就这么什么都不管的陪着彭娣待在医院。

    一路上。

    沈小玲长叹了好几回,“嫂子你说,这女人怎么就那么的难呢?”

    想想自己,想想顾海琼这个当嫂子的以往在老家过的日子。

    再想想现今的彭娣……

    沈小玲总有种看到往日自己的感觉。

    如同日子在重复!

    “这算什么,等她熬过这段时间,孩子长大能上学了,自然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在顾海琼看来,只要彭娣肯踏踏实实的干活,做事。

    怎么着都能养活住她们母女两人的。

    “希望是这样吧。”

    离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下车。

    两个人脚步匆忙的朝着家里头赶过去。

    这会儿天都有点黑了。

    因为才下过雨,空气中除了股子清新通透。

    还泛着丝丝的凉意。

    沈小玲缩了下身子,“嫂子,这风有点凉,咱们赶紧往家跑吧。”

    “好。”

    顾海琼笑呵呵的跟着她往家跑。

    许爱开的门。

    她打开门就让到了一侧,“怎么回来那么晚?”

    “出了点事儿,她们几个猴子呢,淘气了没有?”

    顾海琼走在前头,也没怎么看就抬脚往院子里头走。

    一头撞入某个结实的怀抱里头。

    疼的,顾海琼鼻子直发酸!

    抬手想要去揉……

    手伸到一半,她猛不丁的反应过来:

    不是,这人……

    霍的抬头,瞳孔睁的溜圆,她眼眸紧紧的锁在身前这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上!

    鼻子一酸。

    泪就那么一下子掉了下来,“你,你还知道回来!”

    ------题外话------

    (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作者:空调

    她携带体内灵仙,复仇归来,步步算尽,却唯独算漏了自己的心。

    八年的养成,在林木兮二十岁法定年龄那天,一场举世无双的盛大婚礼,成就了历史性的一刻。

    据可靠消息称,婚礼结束后,郁七爷和小他八岁的娇妻三天都没出过卧室,至此,花边调侃,郁七爷遇上了小娇妻,变成了御七夜……

    林木兮腿软认怂:“七爷,作为您的妻子和医生,有必要提醒一下您,小欲怡情,大欲伤身呐!”

    您老的身子骨,就不能悠着点嘛!

    郁啟葉眉梢一挑,眸中化不尽的温柔:“喂饱你,伤不了身。”

    林木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