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小农女:抓个〕〔林逸〕〔洪峰〕〔陈青阳〕〔超级贴身王者〕〔傅暖容与〕〔最强神医在都市林〕〔我真的是土豪〕〔蒸汽后浪〕〔东宫藏娇〕〔从斗罗开始化形签〕〔美女总裁的特战兵〕〔刘备的日常〕〔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我不想当老大〕〔路易的奇幻冒险〕〔海贼之幻影〕〔天琴涅槃〕〔明王首辅〕〔大佬的小娇娇又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92章 都不容易(1更
    虽然这张脸满是沧桑,憔悴。

    双眼通红。

    正一脸痛楚,带几分扭曲的对着沈南川大喊……

    可是这张脸!

    哪怕,这张脸比她记忆里头的那张脸要显的老是十几。

    不,甚至是二十岁那般。

    可是,就一眼,顾海琼就看的心头大跳。

    这张脸,是她女儿的脸!

    是,一一的脸!

    这一刻,她直接就确定了一件事情:

    眼前这个正对着沈南川吼,甚至是要把他往外头赶的中年女人。

    是她的女儿!

    或者是说,是她前世遍寻不见的女儿!

    想到这里的时侯,顾海琼全身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她的女儿!

    她的……一一!

    她很想扑过去,走过去告诉她,你不是孤儿,你不是没有爸妈的。

    你有妈妈!

    你的妈妈她自从知道了你的存在之后。

    就一直在找你,无时无刻的不在想你!

    可是,顾海琼没走几步,身子再次被一股拉扯力给吸回去。

    看着离着自己几步远的沈南川!

    顾海琼气的想骂人。

    这个男人!

    怎么那么的烦呢。

    难道自己在梦里头都不能和前世的女儿亲近一二?

    都怪他!

    她心里头恨恨的。

    想要破口大骂,甚至,想要骂娘。

    可是她甚至都贴到沈南川的耳朵根在骂他,让他赶紧往前走几步!

    结果自然是没什么用。

    而且,顾海琼再次确认了一件事情:

    这个男人他不但看不到自己,还听到自己所说的任何话!

    心里头颓废失望痛苦的不行不行的。

    她想要扑过去捧着女儿的脸告诉她,她是她妈手里头的宝!

    可是,她走不过去。

    而且哪怕她真的走过去,也不行啊。

    说话听不到,看不到她的存在!

    另一侧。

    沈南川看着女人眉头紧紧皱起来,“我并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觉得你现在应该去看伤,你的腿不能耽搁……”

    “我不用你管!”

    女人很倔强。

    看着沈南川冷笑连连,“你们以前没有出现,现在也没这个必要,我活着还是死了都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现在请沈先生你走吧,别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还有,麻烦你回去告诉我那个娘,我感谢她生了我,但是她这么多年没有管我,所以我也不算是欠她什么……”

    “以后,你们就还是当没有我这么一个人!”

    “我不是你们的女儿。”

    沈南川额头上的川字紧紧的拧起来,

    “你是不是我们的女儿这事儿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的。”

    “我之前已经让人做了亲子鉴定,你就是我们的女儿。”

    “那你就当我死了。”

    “和以前一样,死了!”

    对方是根本不领沈南川的半点情!

    更别提什么给他面子了。

    顾海琼在一侧瞧着,没直接拿着扫把往外头赶沈南川,估计是因为那个女人腿脚不方便!

    此刻。

    她顾不得沈南川什么心思,也顾不得沈南川生气。

    只是站在一旁痴痴的看着这个女人。

    应该是二十七八,不到三十这样子吧?

    可是,瞧在眼里头看着好像有三四十岁的人!

    这孩子肯定吃了很多苦,招了很多罪吧?

    顾海琼心疼的直掉眼泪。

    嘀嘀嗒嗒的。

    她恨不得扑过去,捧着这孩子的脸告诉她,我就是你的妈妈。

    我没有不管你,我……

    可是她几乎用吼的。

    在场的几个人却是谁都听不到!

    最后,顾海琼蹲在一侧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是她的女儿啊。

    自己捧在手心里头疼着宠着,含在嘴里怕化放在手里怕晒着的姑娘。

    这一辈子,竟然吃了那么多的苦!

    想想,她恨不得回头把那个沈家老东西给一刀捅了去!

    “你好好准备一下,我现在回去让人过来接你去大医院。”

    沈南川的警卫员跑进来和他说了几句话。

    瞧着那样子,应该是什么紧急的事情。

    沈南川的眉头又紧了几分,最后,他果断的下了结论,

    “这事儿不是你说了算的,先治好伤,等回头你再想做什么再说。”

    “我不去!”

    沈南川只是扫她一眼,转身走人。

    很明显的,应该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去,也得去!

    对于这一点儿,顾海琼自然是支持。

    有伤了肯定得治啊。

    为什么不治?

    就因为赌气,因为不待见这个人,所以连自己身上的伤都不顾?

    这孩子,没心眼儿!

    眼看着沈南川转身要走,顾海琼急了起来。

    他这一走,自己是不是也得跟着走?

    她才看到这一辈子的女儿,还没看够呢,还没告诉她,自己就是她的妈妈!

    她一点儿都不想走!

    可是下一刻,她不由自主的被拉着转了身子,眼看着就要离开。

    顾海琼着急了起来。

    想也不想的就往后头拽……

    砰的一声响。

    她身子朝着不远处的墙壁飞过去。

    疼的她眼前一黑……

    砰。

    顾海琼睁开眼。

    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下,刚才身上的疼痛是因为她从床上掉到了地下!

    梦里梦外。

    哪个是梦,哪个是梦外?

    坐在地下的顾海琼环顾四周,看着熟悉的房间,家具摆设。

    她一时间有些茫然了起来。

    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如果之前那只是一场梦,那么,为什么真实的让她现在心头还在狂跳?

    还有上一回,她梦到的头七……

    最初的时侯她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可是过了那最初的茫然。

    顾海琼哪里还不晓得,那个头七,是她的!

    有时侯想想,她自己都觉得惊异:

    她竟然梦到了前世她自己的头七!

    而且,还能看到沈南川因为自己的去世而那么的伤心?

    在她的记忆里头,沈南川可是一直都淡淡的,高高在上的那种。

    对她,嗯,没什么不好。

    可是实在的,也是真的没什么好!

    没想到,自己那一死,竟然还得到了他的几颗眼泪?

    要不是顾海琼有了重新得回来的一世。

    她说不定会觉得,嗯,这样的结果挺好的了啊。

    最起码他还为自己哭了不是?

    可是现在……

    她想着这些诡谲又古怪的梦。

    只觉得心里头一团乱麻之余,针扎般的疼!

    特别是这一次的事情。

    她找了好久的闺女啊,瞧着那脸上的憔悴,得吃了多少的苦?

    顾海琼都不敢再往下想!

    心口好像有一把刀在搅!

    好半响。

    她才深吸了口气,慢腾腾的从地下爬起来。

    躺到床上。

    她才觉得自己全身酸疼,好像骨头里都透着倦意。

    最后,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肯定是这一晚上的惊险闹的。

    看,都把她给吓的做了这么一个诡谲的梦!

    不过,真的是梦吗?

    梦里头的那个,那张脸,明明就是二十几岁的一一啊。

    最后,顾海琼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这一次没有做梦。

    但是人明明是睡着的,脑子里头好像又装了好多的东西。

    来回拼命的出现。

    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最后,顾海琼是被窗外几个孩子给吵醒的。

    睁开眼。

    天光大亮。

    顾海琼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来。

    头疼欲裂!

    简单的梳洗,换了身衣裳走出去。

    沈小玲等人都早早就醒了,看到她出来,许爱笑着走了过来,

    “醒了?怎么脸色那么差,要不你还是再回去睡一会儿吧?”

    她看了眼不远处正在跳房子的几个孩子,笑道,“玩的正高兴呢,之前每人吃了一碗小米粥,还吃了一个水煮蛋,一个包子,我和小玲看着就行,你要是不舒服就再回去歇歇。”

    “有点头疼,估计是昨晚的事情闹的,没事儿。”

    顾海琼摇摇头,自己抬脚往厨房里头走。

    先找点东西垫下肚子再说。

    吃东西的时侯,沈小玲走了进来,“我想着几个孩子昨晚都被吓了一跳,就没有出去,在家里玩一天,让她们也缓缓。”她抬头看了眼顾海琼,眼神里头闪过一抹担忧,“嫂子你脸怎么那么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儿,是有点头疼。”

    顾海琼摆了下手,喝了半碗粥,勉强又吃了一个包子就放下了碗筷。

    “嫂子,是不是昨晚着凉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去医院,我再去睡一会儿,你看着她们几个。”

    顾海琼坐在小马扎上,觉得自己的头轰轰的响。

    好像要炸开似的。

    难受!

    她最后有些撑不住,对着沈小玲摆手,“中午我要是没醒别叫我。”

    不知道是那场梦还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反正顾海琼觉得她现在是有点撑不住,就想着一头栽到床上。

    好好的睡那么一天两天才行!

    “嫂子你放心吧,你赶紧去睡,她们几个我看着。”

    顾海琼和几个孩子说了句话,回头屋子里躺到床上,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似的。

    累!

    身体累,心累。

    脑子更累!

    迷迷糊糊的,她又睡了过去。

    睡梦里头,思绪仍然是繁杂无绪。

    但是,却是再也没有梦到什么前世,梦到前世的那些人或是事儿!

    一觉睡到半下午。

    顾海琼是被饿醒的。

    肚子咕噜噜直叫唤!

    她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眼外头偏西的太阳,扬了扬眉。

    竟然睡那么久?

    洗了把脸,打开房门。

    院子里头很清静,一个孩子都没有。

    难道是出去玩了吗?

    正想着呢,兰阿姨从一侧晾衣服回来,笑着看向顾海琼,

    “小顾醒了啊,午饭给你在锅里头留着呢,我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兰姨,她们几个呢?”

    “才睡下。”

    兰阿姨笑呵呵的走进厨房,帮着顾海琼把午饭端出来,这才笑呵呵的开口道,

    “小玲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们给哄睡。”

    “光故事啊,都好了好几个!”

    顾海琼笑着摇摇头,“你们就是一个个的宠着她们几个。”

    “瞧着这会儿脸色倒是好些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兰阿姨看了眼低头吃东西的顾海琼,有些关心的问。

    “不用,之前应该是没睡好。”

    顾海琼摇摇头,“这会儿已经很好了。”

    二十分钟后。

    顾海琼把碗筷放下,要去洗的时侯兰阿姨抢先拿走,

    “你赶紧去歇着,这些小事儿我们来就好。”

    她一边手脚麻利的去洗碗,一边才想起来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儿,

    “许爱也是有点咳,刚才我让她自己出去买药了,应该一会就能回来的。”

    “怎么不去医院看看,自己买什么药。”

    顾海琼摇摇头,不过想着许爱应该只是轻咳,先吃两天止咳药也好。

    和兰阿姨说了一声,顾海琼站到了院子里。

    抬头看着天空上悠悠飘浮的白云。

    她咪了下眼。

    仿佛,从白云里头看到一张有些陌生,却又熟悉的不得了的脸!

    那是梦里的一一。

    一阵风吹过来。

    白云被吹散,那张脸也不复再见!

    半响后。

    顾海琼摇摇头,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什么梦能梦到前世的人或是事情啊。

    肯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心底深处悄悄浮起一抹疑虑,却又转眼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肯定是这样的!

    “顾小姐,顾小姐……”

    “这里,这里,是我,杨睿!”

    门口有人在敲门,还时不时传进来声音。

    杨睿?

    顾海琼扬了下眉,抬脚走到了门口。

    打开门。

    一身警服的杨睿出现在她的跟前。

    “顾小姐,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倒是你,这衣服上还带着火烧的痕迹,你别告诉我你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回家吗?”

    杨睿咧嘴一笑,“没有。”

    “大家都没回,昨天的事情有点严重,不过好在都是些轻伤,不然的话……”

    他摇摇头,没再继续说下去。

    “顾小姐,我是来骑我车子的,你们昨晚那个人没事了吧?”

    “昨天我是实在没忙过来,不然的话肯定要送你们去医院。”

    “没事儿,不过车子你得等一下,小玲刚才带着她去买药了。”

    “那要不我明天再来推吧。”

    反正就是辆破车子。

    他也不担心人家顾小姐会把他那车子怎么样。

    顾海琼却是笑着看他一眼,“你还没吃饭吧?家里还有些吃的,白馍也是热的,先吃点,她们一会就回来。”

    杨睿本来也是想着回去随便啃两口馍就睡的。

    一路走过来,肚子真的就是咕噜噜直叫唤!

    这会儿一听顾海琼说吃的……

    他觉得自己都要饿的前胸贴后背!

    有心想要说自己不饿……

    不过话到了嘴边,他变成了傻笑,“那多不好意思?”

    顾海琼看着他失笑,“你要是不嫌弃就进来,我去给你端过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厨房吃就好。”

    顾海琼也没拦着他。

    厨房里头烧着火炉呢,倒是暖和……

    因为是给顾海琼留的饭菜不少,所以这会儿菜啊汤的什么都有。

    杨睿是真的饿坏了。

    两碗汤喝完,然后把半盆白菜炒肉片就着两个白馍吃下去。

    最后,她又拿了个馍就要那么直接啃。

    还是兰阿姨赶紧给他端了碟酱腌的小黄瓜!

    三个馍下去。

    杨睿站起身子,拍着自己的胸口,“可算是吃饱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真的就是从昨晚饿到现在。

    滴水未进的那种!

    后头一堆的人催着,盯着……

    更何况他们这些警察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一个不好,这整个市的官场都得大震荡!

    说不定都得包括他们这些公检法!

    最后,唯一庆幸的就是没出什么人命……

    不然的话……

    杨睿拿手背抹了下嘴,只觉得吃饱喝足,伸个懒腰。

    困的眼睁不开啊。

    如是,等到出去转了一圈再次回来的齐阿姨来厨房时。

    看到的就是直接趴到桌子上睡着的杨睿!

    她怔了下,这人,怎么就这样睡着了?

    “杨……”

    “别喊他了。”

    顾海琼在身后轻声打断兰阿姨的话,“估计是累的够呛,让他先睡一会儿。”

    两个人都走了出来。

    站在院子里,兰阿姨摇摇头,“瞧着这些警察在外头威风的不行,说什么是什么的样子,可是现在看看,这得累成什么样了啊。”说睡就直接就那么趴在桌子上就睡了过去!

    这还不是自己家呢。

    困成了这样。

    多辛苦?

    顾海琼摇摇头,凡事都得看两面儿!

    想了想,她回头去屋子里拿了条毛毯,“兰阿姨,你帮他去盖一下吧。”

    虽然厨房里头烧着火炉。

    但这天儿还算是冬天,可是冷的有些厉害。

    就那样直接趴在那里睡一觉。

    怕是得着凉!

    “我走进去盖被子,他都没醒。”

    兰阿姨觉得这些警察也有些可怜,顾海琼却是笑笑。

    做什么容易?

    她低头看了眼兰阿姨的脚,已经消了不少的肿。

    最起码的,今天能下地慢走。

    也没昨晚那么肿了。

    兰阿姨看到她的眼神也低头看了一眼,笑,“我就说不用去医院嘛,你看这不是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黎明之剑〕〔诸界末日在线〕〔三寸人间〕〔万界圆梦师〕〔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魔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武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