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乱晋我为王〕〔最佳娱乐时代〕〔我的帝国〕〔闪婚独宠:总裁大〕〔乡村极品小农民〕〔重生之娇妻追夫记〕〔荒野王座〕〔都市绝品玄医〕〔今生唯有许诺〕〔超强瓷婚:超拽新〕〔重生之长姐持家〕〔才女成长策略〕〔无极往生门〕〔腹黑娇妻:总裁大〕〔九劫道生〕〔武林纪元〕〔真摘星拿月〕〔崩坏神话〕〔异界火影战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393章 商标被盗用(2更
    杨睿是一个小时后醒过来的。

    他噌的一下坐起来,看着四周的环境怔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是,哪?

    好半天,直到外头有孩子的笑声自门缝里飘进来。

    他才慢一拍两拍的反应过来,

    这是,顾小姐家!

    而他本来是来推自己的自行车的。

    可是顾小姐请自己进来吃饭,他刚好肚子饿的不行……

    但是,他竟然睡着了?!

    杨睿看着因为自己站起来而滑落在地下的毛毯。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他竟然睡着了!

    啪。

    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

    杨睿啊杨睿,你可真够缺心眼的!

    屋子外头。

    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女声,“嫂子,杨警官还在睡啊,那他什么时侯醒?”

    “不急,让他先睡一会儿吧。”

    这声音是顾海琼的。

    淡然带笑中含着暖意,“昨晚忙到现在,当时那种情况咱们都吓的不行,他们警察肯定更忙……”

    “可是咱们一会儿要做晚饭呢。”

    “急什么,晚一会儿不要紧的。”

    两个人一来一往的说着话,听着声音似是离着厨房越来越远。

    杨睿深吸了口气,抬脚走出去。

    厨房的门吱哑一声响。

    把不远处的顾海琼和沈小玲两个人给吓了一跳。

    回过头。

    沈小玲看到站在门口的杨睿瞪了他一眼,“你怎么都不带出声的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抱歉,下次不会了。”

    杨睿朝着沈小玲一脸歉意的笑,然后才看向顾海琼,

    “顾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睡着了……”

    “我嫂子是好心留你吃饭,你倒好,直接吃着吃着睡着了!”

    沈小玲对着杨睿翻白眼,“行了,你现在饭也吃了,觉也睡了,车子在那,总可以走了吧?”

    “我现在是该走了。”

    看了下天色,眼看着就要朝着五六点奔。

    杨睿不敢再耽搁,六点半还有个会呢,这种特殊时侯他可不敢缺席或是迟到!

    不然的话准得挨削!

    再次和顾海琼道了谢,他骑着自己那辆全身上下都叮当作响的车子渐渐远走。

    沈小玲撇了下嘴,“嫂子你看看,不就是一辆破车子嘛,除了铃铛不响哪哪都响的破车子,他竟然当成了宝贝,还特意过来推,好像生怕咱们不还他宝贝车子似的。”

    “果然是小气!”

    顾海琼,“……”

    她看了眼沈小玲,扬扬眉,有些想笑,不过想想,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只是顺着她的话点点头,

    “可不是小气嘛,下次咱们再不和这样小气的人打交道了。”

    沈小玲张了张嘴有心想要附和。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又改了,

    “其实,好像他也不是真的很差……”

    顾海琼失笑。

    不远处,几个孩子朝着她们跑过来。

    沈小玲很快把这个话题给抛开,一心一意和孩子们玩了起来!

    沈南川是正月十五出事过后第三天知道的这个消息。

    是二二不小心在电话里头说漏了嘴。

    二二和三三两个抢着电话里头说,东一句西一句的。

    两个人说的唧唧喳喳的。

    什么又是炮竹又是火的,又说什么砸脚,人摔了警察啥的。

    电话另一头。

    沈南川几乎没被吓的魂儿都要丢了!

    “你们妈妈呢,让你们妈妈过来接电话!”

    沈南川的声音里头带着怒气。

    当然,他气的更多的是他自己!

    顾海琼倒是没想到二二和三三两个人会学话。

    接了电话还笑呢。

    电话里头沈南川几乎在咬牙,“你还笑!”

    “啊,怎么了,为什么不能笑?”

    难道这人要听她哭?

    “我问你,正月十五是怎么回事儿?”

    沈南川的话一出口。

    顾海琼不由自主的呀了一声,“谁和你说的,二二和三三?”

    这两个丫头!

    她就一句没叮嘱,没想到这两个小丫头转头就学了话!

    感受着对面沈南川的怒气。

    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这些人,顾海琼放轻了声音,

    “这不是没事嘛,过去了的事儿,说不说的有什么?”

    “等到有事儿就晚了!”

    沈南川在电话里头磨牙,想顺着电话线爬过来。

    掐着这个女人的脖子问问她。

    什么叫有事儿?!

    难道真的等到有事了再和他说?

    那都晚了八百年了好不好!

    顾海琼一开始还好声哄着,等到了后来眼瞧着沈南川还在那边生气。

    直接也就翻了白眼,“你行了啊你,还没完了是吧?”

    “本来都吓的够呛,你要是再说我的话,我可挂电话了啊。”

    沈南川被这话噎了一下:这女人,还长胆子了!

    不过下一刻。

    他还真的就苦笑了起来。

    可不就是长胆子了吗?

    家里头大大小小的事情,她就从来没有指望过自己吧?

    几次遇到危险的时侯。

    他都在哪?

    “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在你们身边,我刚才也不应该和你生气的……”

    电话这头。

    顾海琼听着这些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看看,这可真的就是不骂不行!

    好好的和他说不听。

    非得让自己骂一顿!

    “媳妇,媳妇你还在听吗?”

    半响没听到顾海琼的声音。

    沈南川还以为顾海琼被他的话给气跑了呢。

    “在呢,你那么大声做什么,有话赶紧说啊,我听着呢。”

    “媳妇,要不你和孩子们随军吧。”

    沈南川的声音满是焦急,“和以前一样,住在军区这边,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危险了。”

    哪怕是真的有事儿。

    他也能就近赶到啊。

    不像是现在……

    顾海琼顿了下,眉毛轻轻挑起来,声音有些轻,

    “你说的是认真的?”

    “沈南川,你真这么想的?”

    她一连问了两遍。

    最后,沈南川反倒是先叹了口气,“行了,你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自家媳妇什么都好。

    就是脾气倔!

    不过,有本事的人都这样吧!

    谁让他家媳妇厉害?

    这一通电话沈南川本来只是想着报个平安的。

    可是没想到扯出正月十五的事情。

    电话一打打了大半个小时。

    回头挂了电话。

    他一个人气闷的走回了办公室。

    路上遇到江政委。

    瞧着他脸色不对,江政委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

    “是不是又被弟妹骂了?”

    “要是我说啊,你没必要往心里头去啊,弟妹也就是随口说说……”

    沈南川看了他一眼,闷不作声的进了办公室。

    看着江政委,他突然苦笑了一下,

    “我有时侯想想自己吧,突然觉得挺tmd操蛋的啊。”

    江政委,“……”

    这是受啥刺激了啊,连粗话都出来了!

    “十五看花灯,出事了,人挤人,火烧起来,她们几个孩子都在里头……”

    沈南川的话听的江政委脸色一变,直接就站了起来,

    “怎么样,人没事儿吧?”

    “你还坐在这里,倒是赶紧回去看看啊……”

    不过惊吓过后。

    江政委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沈南川,心也跟着平复下来。

    要是家里头那几个谁出点什么意外。

    沈南川可就不是坐在这里和自己发牢骚!

    “都没事儿。”

    江政委虽然心里头想到了这个,这会儿从沈南川嘴里头听到结果。

    还是松了口气。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那啥,你也别想太多了,干咱们这一行啊,就是这样子的!”

    江政委拍拍他的肩膀,苦笑了下,“这么些年了,还不习惯吗?”

    “是习惯,可是,也难受!”

    江政委哪里不晓得他的心情?

    想当初,自家儿子受伤,媳妇一个人背着一个抱着一个往医院里头跑!

    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哪怕是知道,他也不能回!

    两个人又说了半响的话。

    各自沉默着,突然就笑了起来。

    最后,江政委起身,“行了,去训练,一个大男人的,可不能太矫情!”

    “嗯,我去看看那群小兔崽子!”

    江政委哈哈笑,“看到你,他们准得哭!”

    两个人走出办公室。

    再次恢复一身威严肃冷的气息。

    之前的颓废也好,落寞或是难过伤心也好。

    好像都不是在他们身上出现过似的。

    “全体都有,一队二队散打,赢的休息五分钟,输的……”

    沈南川的声音顿了下,一脸肃然的开口,

    “输了的负重跑十公里!”

    他这话音刚落地。

    就听到一队二队的人嗷嗷叫着往前冲。

    生怕自己落后一步就输了似的。

    负重十公里啊。

    会累死个狗的!

    训练场上,随着一声声的口哨声响起。

    顿时就陷入热火朝天的训练中。

    江政委在一侧走过。

    摇头轻笑,这些个小东西啊,就得有这么个人在后头拿鞭子抽着!

    不打不走!

    ……

    顾海琼这边,正月十五的事情好不容易才过去。

    孩子们正式开学。

    顾海琼等人也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轨道!

    送孩子上学,开工上班。

    只是这种正常的时间没过两天,就被马三带回来的一桩信息给打破。

    马三看着顾海琼,一脸的焦急,“顾小姐,这事儿你倒是说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顾海琼想了想,把视线投到了韦昌和卢媛的身上。

    “你们两个也都听了,说说,咱们要怎么办?”

    韦昌身子坐的笔直,五指在桌子上轻敲几下,“我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好说的,一定得让对方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是在触犯咱们工厂的利益!”

    “你说的轻巧,现在小顾不是问你要怎么办吗?”

    卢媛听到他这话看他一眼,“我觉得,咱们还是得派人去把这事儿再落实一下,然后和对方接触一下,看看他们怎么说,如果能让他们直接撤出这批产品,不再用咱们家的商标的话,尽量还是私了的好。”

    马三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毕竟打官司儿这事儿吧。

    旦凡是老百姓听起来,都会觉得心里头有些不安!

    哪怕,如今的马三已经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手里头也算是有些钱的人!

    可是去法院,打官司啊。

    想想他就觉得心里头没底儿!

    顾海琼由着他们三个人各说其话,最后,她想了想,看着几人笑了笑,

    “你们觉得,他们即然盗用了咱们的商标,又折腾出那么多的东西,会轻易撤出去吗?”

    不说赚到多少钱。

    单就是那一批罐头的本钱。

    也得损失不少吧?

    顾海琼的话听的韦昌点头,“我也觉得对方应该不会私了。”

    “不过……”

    他摇摇头,抬头看向顾海琼,“我觉得咱们这事儿得做两手的准备。”

    “是得做两手准备……”

    顾海琼笑了笑,看着韦昌心里头有些欣慰:

    这个厂长,是真的没找错人!

    另一侧,韦昌已经对着马三几个人开了口,“就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这事儿咱们还得派人继续去落实,还得派人和他们对方去联络,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或者说看看他们背后的是什么人……”

    “那如果谈不拢呢?”

    马三这个时侯也反应了过来,“难道咱们真的要告他们?”

    “为什么不告?”

    卢媛看了眼马三,直接开了口,“咱们的商标和专利都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他们这样直接盗用咱们的东西,是犯法的,是不对的,如果他们能不顾损失在咱们提出抗议过后能直接撤出去,并且和咱们陪礼道歉的话,这事儿也不是不能商量,可要是他们坚持不承认自己有错,并且执意要用咱们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告他们?”

    商标和专利受国家法律保护这种事情马三不是头一回听说。

    之前罐头厂才起来的时侯。

    顾海琼就曾和他们说起过这事儿,并且还再三的催着他们去把这事儿尽快办下来!

    当时他心里头还觉得有些好笑。

    就想着这事儿国家还保护啊?

    而且,他也觉得吧,这些东西是自己厂子里头打出来的名头。

    谁会这样没道德的偷着用啊。

    这不是在抢吗?

    顾海琼当时只是笑着和他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现在看来,顾小姐是当时就想到这种情况了吧?

    他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顾海琼,心里头暗叹一声:

    难怪顾小姐是当老板的料儿!

    看看人家知道的这些东西,再看看他?!

    “马三哥,怎么了?”

    被马三古怪眼神瞧了好几眼的顾海琼有些疑惑。

    自己没说什么啊。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就是想起当初你让我们去报商标和专利这事的事情。”

    即然说了出来。

    马三的话顿了下,索性就直接问出了口,

    “顾小姐,你当时是不是就想到了这么一种情况?”

    顾海琼笑着看他一眼,点点头,“是想到了,不过,我也是想着以防万一罢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这事儿!

    韦昌作为厂长,最后直接作总结,“马经理,我和你一块去和对方联络下,看看他们怎么说如何?”

    “行,那我去订车票,咱们什么时侯走?”

    盗用他们商标的是附近的一个城市。

    不是他们本市。

    所以,他们两个要过去,只能坐火车。

    “就明天一早吧。”

    韦昌看了眼顾海琼,“具体的事情咱们再商量一下,开个会,我还得再交待一些事情……”

    他看着马三出去买车票。

    韦昌的视线落到了顾海琼的身上,“顾小姐,这两天怕是就得麻烦你一下了。”

    他不在厂子里头坐镇。

    卢媛肯定是不行的。

    就她那脾气,估计得把员工给骂跑!

    不然就是她自己先跑了!

    顾海琼想到这里,眼底多了抹笑,“你放心去,我这两天待在工厂这边。”

    “咱们正在上新货,你不在我是真的不放心。”

    哪怕是晚来一会儿,或是下午再过来呢。

    有这么个人盯着。

    他就能保证厂子里头不会乱!

    卢媛瞪了眼韦昌,“行了,放心走你的,厂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韦昌点点头,“我相信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