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刷的深渊很有问〕〔万古神话〕〔辉煌从菜园子开始〕〔最佳上门女婿胡杨〕〔浮世轮回〕〔史上最强血脉〕〔万古灵神〕〔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法神是女王〕〔太古圣王〕〔地球至强男人〕〔我家皇妃是炮灰〕〔快穿:反派BOSS,〕〔诡扯〕〔武修为帝〕〔升级世界的旅途〕〔重生学霸千金要逆〕〔帝姬传奇之华都幽〕〔超级小神医〕〔先秦的星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16章 算计(2更
    老话说的好,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

    刘家两口子白天你抓我挠的彼此弄个大花脸,等到了晚上睡觉没一会儿就钻了一个被窝。

    全民运动半个小时过后。

    刘建松开陈三兰,想了想粗着声音问她,

    “你妹妹过来,真的说马三要去深圳吗?”

    “他们老板让他过去做什么?”

    “还是罐头厂销售吗?”

    陈三兰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自家男人的心思,才刚缠绵过,心情好,听到自家男人的话后忍不住撇了下嘴,

    “你还不知道那个马三啊,没胆子没能力没本事的,也就是遇到个女人瞧着他顺眼……”

    “你说那女人是不是真的瞧上了马三,才这样提拔他的?”

    刘建低头看了眼身边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

    蠢女人!

    脑子里头就知道这些乱七八遭的想法。

    什么瞧上瞧不上的?

    人家虽然是女人,可人家却是大老板!

    生意做的又是厂子又是饭店的。

    听说人家的男人还是个军官,又有四个孩子……

    怎么可能瞧的上马三那样的男人?

    就是想找……嗯,也得找个自己这样长的好看的嘛……

    刘建心里头自己夸了自己一顿,自己在心里头否了他媳妇的话。

    不过,他却并没有打算和她说这些。

    只是语气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这事儿啊,谁能说的清啊,那啥,你妹过来都和你说了啥?”

    “她说怕马三在外头胡来,不想让他去……”

    “就他那样的还有女人能看的上?”

    刘建这话听的陈三兰心里头高兴,她转头亲了口刘建。

    吧唧一声。

    在他半边脸上印了不少的口水。

    可把刘建给嫌弃的。

    黑脸,“你搞什么,不害臊!”

    “我害什么臊啊,我亲我自家男人我怕啥?”

    陈三兰本来正高兴呢着,一听刘建这语气,咪着眼看向他,

    “刘建,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敢在外头给我有花花肠子,老娘我弄死你!”

    刘建一下子黑了脸,“胡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量你也不敢!”

    陈三兰生气过来,一下子理智回到了脑子里头。

    她盯着刘建,“你怎么那么关心马三这事儿,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那啥,我就是问问。”

    “这不是你妹妹妹夫的事嘛,我不问你说不定哪天又说我不关心你家人。”

    刘建这话听着是没啥问题。

    可是这么些年的夫妻,两口子睡一张床上。

    陈三兰能不知道他这性子吗?

    双眼睁圆,“真没啥别的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

    刘建语气里头多了抹怒气,不过下一刻他又懒得说似的转过了身子,

    “行了行了,我懒得和你说话,睡觉。”

    “我还不稀得理你呢。”

    两口子各自哼了一声,转过身睡下去。

    第二天早饭过后。

    刘建和陈三兰说了一声就如常般走出了家门。

    不过今天他没有和别的时侯一样出去熟悉的人家找事情做或是去和人摆龙门阵喝酒聊天啥的。

    而是直接就去了马三家。

    马三不在家。

    是马三媳妇接待的。

    打开院门,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人时。

    马三媳妇还被吓了一跳呢,“姐,姐夫?你怎么来了啊,不是,我是说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办法啊。

    刘建这虽然不是头一回登马家的门。

    可上一次登门,是三年前还是五年前?

    平时人家根本就不过来!

    马三媳妇想到昨天自己在刘家听到的那声响。

    再看看眼前破天慌出现的人。

    她心里头就不禁咯噔一声,难道,她姐姐出啥事了?

    “姐夫,我姐她呢,没和你一块过来吗?”

    “她在家里头有事情,马三呢,在家吗?”

    刘建抬眼看向自己这个小姨子,眼神里头还是毫不掩饰的轻视。

    说白了,他就是瞧不起马三一家!

    你说说以前这一家人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就现在这两年吧,你们家日子算是越来越好了吧,你就不能好好的收拾收拾自己?

    看看那身上的衣裳,补丁叠着补丁的。

    这要是和他们一家人站到一块,说是他刘建家的亲戚,是他小姨子。

    简直就是丢人丢大发了啊。

    不过,刘建看不起是看不起,但绝不会和马三两口子多说些什么的。

    倒不是他有这个修养。

    而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当然,这两年随着马家人的生活变好,虽然刘建心里头想法一样。

    但态度却是多少改变了些。

    一如昨天马三媳妇这去的时侯,他会主动开口说话……

    一如现在。

    他对着觉得全身哪哪都是碍眼的马三媳妇,脸上却是堆出一抹笑,

    “马三在吗,我找他有点事儿。”

    “不在啊。”

    马三媳妇看了眼自家姐夫,想想,“姐夫,我姐她,没事吧?”

    “她能有啥事?”

    刘建并没有多说,在问清马三是去了郊区的工厂之后。

    他想了想,索性也搭了公交车一路找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刚好是孙壮。

    他可不会因为刘建说出自己和马三是亲戚而有半点的放松。

    一本正经的,“我们马经理才刚回来,这会儿估计正在开会,你要是想找人的话就在这里等会呀。”

    “我不能进去等吗?”

    刘建觉得自己这好歹也是经理的亲戚啊。

    怎么就这样的待遇?

    不让进厂子,在门口等?

    “你看,我真和你们马经理是亲戚,我是他姐夫,我……”

    “你是谁也不行,这是我们厂子的规矩。”

    孙壮想也不想的拒绝,“你要么在这里等着,要不你就自己在外头守着吧。”

    “……我在这里等着,麻烦大兄弟你给我找找人?”

    “行,我这就过去看看散会没有。”

    刘建看着孙壮高大的身影,硬生生把火气憋了回去。

    他不是才入社会的楞头青。

    自然知道什么时侯能发火什么时侯不能说混话。

    不然也不会混到现在还能让家里头的日子过的像那么几分样儿。

    而且,刘建清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

    看着孙壮招手叫了个人在这里守着,他自己则朝着厂子里头走去的背影。

    刘建默默在心里头念着:

    这就是个看门的,看门的。

    嗯,他是什么身份呀,经理的姐夫,嗯,他不和一个看门的一般计较!

    马三几个其实也就是正常的在碰头说工作。

    孙壮在外头一晃,几个人都看到了。

    没办法,这块头太大。

    不容人忽略啊。

    卢媛开门朝着外头看了一眼,“孙壮,有啥事吗?”

    “那啥,外头有个人说是马经理的姐夫,有事找马经理……”

    “我姐夫?”

    马三下意识的挠头,“不会啊,我没姐啊。”他就两个妹妹,后头他爹娘又生了个儿子,因为是老年得很子,又是老小,所以疼的眼珠子似的,别说是他下头的两个妹妹,就是他这个当老大的在他爹娘眼里头都不及这个弟弟的千分之一!

    所以,打哪来的姐夫?

    马三觉得肯定是外头有些人想要见他随口胡说的。

    想也不想的摆手,“我连姐姐都没有打哪来的姐夫?你回去和他说,让他别乱认亲戚。”

    孙壮在外头哎了一声转头就走。

    嘴里头还自己念叨着呢,就说看着那人不像是个好的!

    果然是个假冒的!

    孙壮手长腿长的,步子迈的大,没两步就回到了门口。

    另一侧,坐在椅子上正想继续说话的马三猛不丁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哎了一声。

    韦昌和卢媛两个齐齐朝着他看过来。

    卢媛还笑,“怎么了,你不会是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姐姐来了吧?”

    “不是突然想起来,是真的有。”

    “就是不是我的,是我媳妇的娘家姐姐。”

    马三挠挠头,看着卢媛和韦昌两人一脸无语望着他的眼神:

    虽然没说话吧。

    但分明是在说,这事儿你也能给忘了?!

    马三有些尴尬,“那啥,这不是不怎么往来嘛,我们家以前没遇到顾小姐那会过的不好,所以……”

    他这么一说吧。

    卢媛和韦昌两个人都有些明白了起来。

    日子过的不好。

    家里头穷。

    被亲戚嫌弃,不来往了呗。

    这么一想,两人也就理解了为什么马三刚才没想起来的事儿。

    马三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我们两家都有三四年没来往了,应该不会是他吧?”

    “不过我出去看看啊,你们两个先说着。”

    万一是呢。

    不管怎么说可也算是正经的亲戚的。

    要是传到外头去,让人知道娘家姐夫找过来了,自己去说没姐姐没姐夫……

    别人不会以为因为两家没怎么联系而忘了这个姐夫。

    只会觉得他马三日子过好了,反过来不认亲戚之类的话。

    “行,那你过去看看吧。”

    等到马三离去后,卢媛收回视线,朝着韦昌笑,

    “我觉得来的人肯定就是马三这个姐夫。”

    “你怎么那么肯定?”

    韦昌虽然心里头也赞成她这话。

    不过,还是笑着看她一眼,“说不定不是呢。”

    “不可能。”

    卢媛看向韦昌,“穷在闹市无亲戚,富在深山有远亲,我觉得肯定是。”

    韦昌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卢媛顿了下,也觉得自己有些没趣,看了眼韦昌平静的脸庞,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

    她合上手边的笔记本,“我出去车间看看,你自己忙吧。”

    韦昌看着她离去,身子往后头的椅子上一靠。

    轻轻吁了口气。

    厂子门口。

    刘建听了孙壮说的话,忍不住气的鼻孔都要冒烟。

    “他说什么,没有姐姐更没有姐夫,让我有多远走多远?”

    因为愤怒。

    出口的话都有些变声儿。

    刘建是气的原地直转圈,火冒三丈高:

    好啊,好你个马三!

    这好不容易日子过起来了,就不认亲戚了是吧?

    他们刘家还没穷到他马家门口去乞讨呢。

    这就说不认识他了?

    刘建恨不得冲进去对着马三的脸指着他,一通的喷!

    不过,好歹的他当着孙壮的面儿把这火给压了下去,“那啥,要不你再回去说一声,就说我……”

    “姐夫。”

    不远处,马三看着被孙壮遮了半个身子的刘建,他是转个方向多看了两眼才确定。

    真的是自家媳妇娘家姐姐的男人!

    “姐夫,那啥,姐夫,真是对不起啊,我刚才是真的没想起是您过来……”

    马三也有些不好意思:

    你说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管别人过来是什么目的,或者是想让自己帮忙啥的。

    帮不帮是自己的事情。

    哪怕自己这大姨姐一家不是什么好亲戚,又是两口子双眼朝天看。

    可这避而不见或者说自己没这亲戚这些话……

    还是比较伤人的。

    “姐夫,真是抱歉啊。”

    “对不住了,我这里给姐夫陪个不是……”

    马三做的挺倒位的。

    是他的错就是他的错。

    不管心里头再怎么对刘建一家子不满。

    可论关系,自己的确得喊一声姐夫的。

    马三没把人往厂子里头带,直接去了食堂那边。

    也没什么人。

    两个人随便坐在一条板凳上,马三看向刘建,

    “姐夫,你找我是有啥事吗?”

    心里头却是暗自嘀咕,这刘建找他,就凭这人的德性。

    嗯,肯定没好事儿!

    刘建看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昨个儿你媳妇过去我家了,我听她说,你那个老板想把你调到深圳去?你决定好了没有,是去还是不去?我可和你说啊,这事儿你可不能头脑发热的只听家里头娘们的,你可是男人,是一家之主,得有自己的主意才行。”

    他在这里一脸为着马三着想的劝慰着。

    马三心里头却是咯噔一声:

    就知道女人靠不住!

    和她说了别和别人说,别和别人说,怎么转头就说了出去?

    也不知道顾小姐知道了会不会生自己的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杨某某的幸福生活〕〔一切从摸尸开始〕〔都市修真俗人〕〔我的师父是神仙〕〔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