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明之剑〕〔回到古代当匠神〕〔天道罚恶令〕〔龙王大人在上〕〔特种岁月〕〔死灵神话〕〔大王令我来巡山〕〔重生美洲虎〕〔明朝富家子〕〔玩家信条之锦时少〕〔青眉煮酒〕〔崩坏神话〕〔一世兵王秦风〕〔南宋风烟路〕〔最强韩馥之三国崛〕〔相医战纪〕〔少帅的女娇医〕〔上神种田之后〕〔大美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595章 用心(1更
    顾海琼昨晚就听一一说过了事情的经过。

    心里头虽然有气吧。

    但在没看到这个班主任的时侯多少还是忍着些的。

    没办法,谁让她之前看到那封信都误解了一一?

    自己还是孩子的亲妈呢都想差。

    班主任对一一这个学生有所误会那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吧,她听着一一说的那些话也是心疼自家闺女受了委屈。

    可是怎么说呢,她只当是老师爱之深责之切。

    不过就是方式不对罢了。

    只是,在看到这位班主任,且听了她的几句话过后。

    顾海琼不知不觉的就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对面这老师的语气,可是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所以,她这一开口呢,虽然面上带着笑,可这语气,却也没了多少的热络!

    另一侧。

    乖巧可爱?

    吕老师一听这话吧,一下子就瞪圆了双眼。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海琼,“你女儿以前的确是乖巧可爱,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我可没看出她到底是哪里乖巧可爱来!”一边说一边想起了昨天一一对着她顶撞,让办公室里头几个老师都看了笑话的事儿。

    吕老师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

    她看了眼顾海琼,眉头抌了一下,“沈微同学的妈妈是吧,沈妈妈,你女儿在学校里头早恋的事儿,你知道吗?”话头在这里顿了下,她抬头朝着顾海琼看过去,语气里头隐隐带着几分的得意,以及冷笑:

    你刚才不是还气盛的很吗?

    你怎么不看看你闺女在学校里头做的什么事儿?

    “沈妈妈,沈微同学还小,我们当老师的和你们这家长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咱们都想着孩子能好好的,学习好,以后有个好前程,可是这些孩子们年纪小不懂事贪也就罢了,你这当家长的总得配合我们这当老师的吧?”

    “你们这当爸妈的也不管,撒手全都丢给我们这些老师可不行啊。”

    她这话呢,自以为说的是语重心长。

    仿佛真的对着顾海琼这个学生妈妈推心置腑似的。

    可实际上呢?

    那话里头淡淡的嘲讽以及倨高临上却是让顾海琼听了只觉得好笑。

    当然,更生气。

    因为对方眼里讥讽的是她家宝贝闺女!

    轻轻咳了两声,她很是认真的对着吕老师再次问了一句,

    “请问吕老师,我们家一一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您这么生气大怒?”

    “这样,您把她做的事情证据什么的拿出来,要是真的她错了,回头我就好好教育她!”

    吕老师听了这话眉头拧了一下,

    怎么着,要她拿证据?

    以为自己会冤枉她闺女么?

    听听她刚才那话——

    还乖巧可爱?

    吕老师一听这话吧,一下子就瞪圆了双眼。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海琼,“你女儿以前的确是乖巧可爱,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我可没看出她到底是哪里乖巧可爱来!”一边说一边想起了昨天一一对着她顶撞,让办公室里头几个老师都看了笑话的事儿。

    顿了下,她看了眼顾海琼,“沈微妈妈,你知道我找你过来是做什么的吧?”

    “不知道啊。”

    顾海琼语气看似温和,可实际却是疏离,以及隐隐的含了几分的不快!

    这个老师,这脾气向来都是这样的吗?

    “你即然知……咦,你不知道啊?”

    她眉毛挑了一下,顿了下到滚到嘴边的话给改下去,摇摇头,自己就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就你家闺女做的这事儿……”

    “吕老师,我能不能问个清楚,您给我句实话,我女儿到底做什么了?”

    顾海琼本来不想打断对方话的。

    只是吧,这个老师张嘴闭嘴你闺女做的这事儿,好像她家一一真的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

    就是真的做了这些坏事儿恶事。

    那过来管的也是警察,不可能是她这个班主任吧?

    她听不下去。

    开口的声音就有些凝重,以及不快,

    “吕老师,还是那句话,您能给我个证据吗?”

    “她早恋的事儿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传的沸沸扬扬的,你这个当妈的不去回头找你女儿问清楚,不去阻止她,倒是开口第一句在这里和我要证据?”吕老师的语气里头充满了疑惑以及不可置信,她看着顾海琼,好像觉得她这个当妈的怎么就那么的不靠谱?甚至,还似乎是在质问顾海琼,你这真的是亲妈么?

    别不是后的吧?

    深吸了口气,吕老师看着顾海琼一脸语重心长的开了口,

    “沈妈妈,你得相信学校相信我们这些当老师的,我们都是为了孩子好,不会害她们的。”

    “这事儿你要是不相信,你大可以现在就出去问问,看看外头那些学生是怎么说的。”

    顾海琼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看的时间有点长。

    看的吕老师心头火起,脸就黑了几分,“沈微妈妈,我可是沈微的老师,难道我还会说假话不成?”

    “我没有说老师你说假话。”

    顾海琼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对面,吕老师微怔,不觉得她在说假话,那就是相信她的话?

    心里头这念头还没转完呢。

    耳侧。

    响起顾海琼轻飘飘的声音,“只是,吕老师,身为老师,又是班主任,难道,你没听说过人云亦云这么一句老话吗?”

    “这么说来,你是觉得我是在污蔑沈微同学了?”

    吕老师被这话给气的声音都变了调。

    怒瞪着顾海琼,“真是可笑至极,我身为她的班主任,我污蔑她,她不好对我有什么好处?”

    看着眼前的顾海琼。

    吕老师觉得很是生气。

    不止是被顾海琼这一番话给呛的生气。

    心里头气的还是以前自己的所为:

    她可真是瞎了眼啊。

    竟然把沈微当成了班里头的种子生!

    就她有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当妈的,自己要是早知道沈微她妈妈这样的性子。

    肯定不把那么多的心血放到这样的学生身上:

    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可不想自己给多年后的社会上培养一个品行不端的人!

    想到这里,吕老师愈发觉得自己是理直气壮。

    她是在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人才的啊。

    深吸了一口气,自喻为一身正气的吕老师苦口婆心的对着顾海琼劝着,“沈微同学的妈妈,你可得知道,现在这孩子可都是国家的未来,是祖国的花朵儿,你这个当妈的疼爱孩子是一回事,可咱们不能溺爱啊,溺爱就等于是杀害!”话到这里,她是愈发的理直气壮,“你看看你现在,可不就是等于在害她吗?”

    “是,沈微同学是挺聪明的,学习呢也还好。”

    “可是你觉得她这样一分神分心的,还能把几分的心思放在心上?”

    “沈微妈妈,你可不能因为一时的溺爱而毁了孩子啊。”

    “她们可是祖国未来的主人!”

    顾海琼听着这些话吧,嗯,怎么说呢,有点想笑!

    自己就是问她要个证据,要个她家一一做错事情的事实!

    怎么就给自己扯出为么一大套?

    什么有的没有的……

    她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轻轻笑了笑,“吕老师,您说的这些话呢,我都懂,但是,这和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关系?”顾海琼抬眼朝着一脸义正词严的吕老师望过去,“您刚才说一一做错了事情,顶撞老师不礼貌,早恋还强词夺理,犯了错不承认,总结起来就是一件事儿,两个字儿,早恋是吧?”

    吕老师听的点头,可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沈微妈妈,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啊,这可是生活作风问题,是……”

    顾海琼觉得要是自己再由着这个女人说下去。

    她有股想要拿针把对方嘴给缝住的冲动!

    这吧啦吧啦的。

    都说给谁听呢,感动她自己呢吧?

    而且……

    她咪了下眼,语气沉下来,“吕老师,什么生活作风问题,您这说法也太严重是了吧,别说我们一一没有早恋,就是真的有……她们才多大点儿啊,知道早恋是什么吗,她们还是孩子呢,能懂什么,不过也就是觉得好玩儿罢了,您这当老师的不去正确引导她们,还在这里字字句句的严厉斥责……”

    “说句不好听的,吕老师,您就不怕自己这态度,反倒是把孩子们的逆反心理给逼出来吗?”

    “您可是老师!”

    最后一句的言外之意,你可是老师,这些话,还用得着我来说吗?

    吕老师的脸一下子铁青。

    眼角余光先是扫了下不远处的另一个老师。

    那是她的死对头,一班的班主任。

    对方果然是一脸的兴灾乐祸!

    她脑子一热,噌的站了起来,“沈微妈妈,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老师还是你是老师,我这次叫你过来是好好商量沈微同学的事情,你看看你这个态度,你让我这个老师怎么和你好好说?”

    “咦,吕老师,你这话说的……”

    顾海琼眉毛都没动一下,语气淡淡,“我刚才好几次和您问我们家一一早恋的证据,你却总是顾左右而言它,难道,你是没有?空穴来风?吕老师,你可是老师啊,不会和外头那些不明是非的孩子们一般,也不会如同市井菜场那些大妈大嫂般一般的随口八卦几句便都信以为真了吧?”

    “你这样,我可是会觉得你这个班主任当的,不舍格呢。”

    “你你……”

    吕老师瞪了眼顾海琼,弯腰,从自己柜子里头掏啊掏的。

    摸出一团东西。

    抬手对着顾海琼砸了过来,“沈微妈妈,你不是和我要证据吗,我本来是考虑到你们这些当孩子家长的心思,怕你们着急上火而想着把这事给瞒下,没想到你却不信我的话,现在我就给你证据,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这一刻的吕老师语气很是不快。

    眼神一扫,嘴角就那么对着顾海琼撇了一下,

    “这就是证据,你要是认字的话就自己看吧!”

    顿了下,她终究是没能忍住心头的那股子憋气,冷声道,

    “这可是你闺女早恋和对方来往的书信,嗯,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吧。”

    扫了一眼顾海琼。

    吕老师一脸惋惜同情怜悯的摇头:

    自己本来是不想拿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沈微那个孩子学习还不错!

    这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然后自己和家长两方使劲儿,让她收心好好好学习。

    多好的事儿?

    可偏偏这个不省事儿的妈!

    想到自己在同事面前接连丢脸,可都是这对母女干的好事儿!

    吕老师就再也忍不住,她凭什么给她们两个留面子?!

    她只是当老师的。

    又不是当妈!

    她这个当老师的为人家孩子的前途着想。

    可这当妈的不给力,拖后腿。

    她可没办法!

    顾海琼站在另一侧,看着吕老师丢过来的东西,她忍不住蹙了下眉。

    又是一封信?

    怀着满是狐疑的心从桌子一角把那一团纸捡起来。

    轻轻展开。

    只看了两行,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面吕老师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沈微妈妈,你竟然还笑的出来?”

    怎么会有这样对孩子不负责的妈妈?!

    简直是,岂有此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