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婚妻惹人爱〕〔珍爱〕〔我家娘子已黑化〕〔北亭奇案〕〔医武兵王〕〔最强神壕〕〔别叫我歌神〕〔永生仙墓〕〔贴身战兵〕〔暴力甜妻:帝少不〕〔刘备的日常〕〔一世至尊〕〔大千界域〕〔仲夏夜的秘密〕〔凤策凰谋〕〔重生之先声夺人〕〔云倾〕〔魔女识途〕〔怒武天下〕〔山海奇航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612章 彪悍的施老太(2更
    “……”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对着顾海琼投来异样的眼神。

    那么,现在这视线可都投到了吕秀和施建国两口子的身上,

    这都什么人啊?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

    你被学校开除,你害得人家孩子受了委屈,还让别人家的孩子受伤进医院……

    她们想当然的以为是因为吕秀这个老师而受的伤。

    没有过多的想那个学生是受不了而不想活……

    然后,你儿子扎了人家的车胎。

    不应该赔吗?

    就赔这么些个破烂玩意儿啊。

    你这是把谁当傻子呢?

    “啊,我记得她,这是二中的那个老师,以前我邻居家的孩子在她班上读,听说老是挨打挨罚的,孩子三年读下来,那胆子小的啊,比老鼠还要小……我记得我那个老邻居也不知道为了啥还去学校里头闹了一回呢……”

    “对对,就是她。”

    “那次我跟着去的。”

    这是一个路过的中年女人。

    看热闹看了半响,突然反应了过来,这女人,自己见过啊。

    立马就有人指着吕秀议论纷纷了起来。

    施建国的脸胀的通红,

    丢脸啊。

    丢人!

    眼神满是阴霾的朝着吕秀瞪了过去,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就这事儿传出去。

    他以后还要不要去上班?

    越想越气,再加上感受着身侧不远处行人的指指点点。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猴子一般。

    “老,老施……”

    吕秀是想开口问问施建国,这事儿要怎么办啊?

    难道要直接把这东西放下就走吗?

    可是,瞧着这个女人的态度……

    她就是把这四个车轱辘都放在这里,怕是她也不会认。

    更不会考虑放过自家儿子啊。

    这些东西可也是她的钱买的!

    施建国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转了个身子气呼呼的拂袖而去!

    走了!

    他走了!

    吕秀有点傻眼,那,那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办啊?

    顾海琼的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的瞟一眼吕秀,“我如果是你呢,赶紧把这些破玩意儿给人家退回去,打哪买的退回到哪去,然后花了多少钱说不定都能退回来呢,对了,要是真心想赔我车胎呢,你们最好去正规的车厂配件处买,这是我车子的型号,千万记得照着这个买哦。”

    “不然到时侯又是白花钱白出力气呢。”

    顾海琼把刚才写好的一个字条神色淡定的塞到吕秀手里。

    转身离开。

    她的事情可是多的很,哪有什么美国时间陪着她在这里闹腾啊。

    那都是闲人爱做的事儿!

    等到顾海琼一走,吕秀是再也待不下去。

    又羞又怒的她本来是想着抬脚走人的。

    可是走了两步又停住,

    还有地排车呢。

    转过去,她架起地排车,歪歪扭扭的朝着胡同外头走了出去。

    很快把行人给抛到了身后。

    直到回头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吕秀走出大半条街,才咣当一声把车子放到地下。

    累死她了!

    就这么一会儿,握着车辕把手的双手都勒出红痕子了。

    生疼!

    车子落地发出好大的一声响。

    倒是把吕秀自己给吓了一跳,回过神,她又嗷的一声惊呼。

    刚才车把掉到地下,竟然砸到了她脚后根。

    这会儿疼的她直抽抽!

    她气的单脚跳了一会儿,一时看到地排车和车上的几个车轮胎。

    气不打一处来啊。

    想也不想的抬脚就踹了过去,结果就是脚又不知道碰到了哪。

    疼的她嗷嗷的直叫唤!

    好不容易拉着个地排车回到家。

    屋子里头。

    施建国坐在椅子上看都没看她一眼,低着头自顾喝他的茶。

    “老施,那啥,这事儿你说到底要咋办啊。”

    “咋办?”

    施建国一声冷哼,看她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

    “可是可是,难道就这样不管儿子了吗?”

    吕秀看了眼施建国,没敢大声。

    她顶怕施建国的。

    这个家里头,别看她以前在学校里头人模人样的。

    把班里头的学生批的一怔一怔的。

    哪怕是和她一块当老师的同事呢,也是对着她笑呵呵的唤一声吕姐。

    或者是,吕老师!

    可是在这个家里头,她是不敢和施建国顶的。

    这个男人他不打你也不会骂你。

    掉头就走!

    我就让你找不到人!

    嗯,哪怕是找到了呢,只要你不认错,不把我给哄好。

    那我就不甩你。

    我就不回这个家,我生气,我看到你就烦!

    吕秀弄不过人家啊。

    那怎么办?

    只能忍。

    忍来忍去的,这个家里头这些年来就形成了习惯。

    从来都是施建国占上风,说了算!

    哪怕是这会儿她心急如焚。

    也只能是干着急,搓着手来回的转圈圈……

    “你能不能别转了?”

    施建国把手里头的水杯直接就砸到了地下。

    转来转去的,人都转晕了!

    “我这不是担心儿子吗,你可是当人亲爹的,你怎么就那么大的心,儿子都被关进派出所了啊,好几天了,你竟然都一点都不关心,姓施的,你和我说,你外头是不是有人了,你在外头养别的女人儿子了,所以不在乎我儿子了是不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施建国脸都黑了。

    瞪着吕秀的眼神好像淬了毒,冰冷极了,

    “是我儿子不假,可是儿子是你教的,你把我儿子给教成了什么东西?”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他恨恨的拍了下桌子,怒视吕秀,“这样丢脸的儿子,不要也罢!”

    吕秀一听这话,整个人觉得天旋地转。

    晕的。

    他真的不想要这个儿子了?

    愤怒的话还没说出口呢,门口,一道尖锐怒到极致的声音响起来,

    “你敢!”

    “我就说我大孙子怎么几天没见人,原来是出事了啊,好啊,你们两口子倒是一致,把我老婆子都瞒着,你们是看着我老了,觉得我眼瞎耳聋,不中用了,所以大事小事都想着瞒我是吧?”

    “你现在还敢说不要我的大孙子……”

    “施建国我打死你个狠心的玩意儿!”

    施老太太也是下过地,在生产队里头着实做过活,挣过工分的人。

    这会儿被自家大儿子的话给气到。

    想也不想的对着他就下了死手。

    把个施建国给气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娘,娘,妈,你要是再打我可不干了啊。”

    “好啊,你还想还手是吧?”

    “你还手,你还啊,你打我,反正我大孙子没了,你打死我得了!”

    施老太太是一边哭一边打。

    而且手下的动作那是真的没留情,能使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的拍。

    你说一点都不疼吗?

    那是不可能的。

    可施建国嘴上说着不干,要跑,可他妈都六七十岁的人啊。

    他要是真的跑了。

    把老太太给气坏了,他弟他姐那几个能饶得了他才怪!

    到最后老太太还是自己打的累了。

    自己停了手。

    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她气喘嘘嘘的直喘粗气。

    累的。

    另一侧,施建国剜了一眼站在那里没动的吕秀,

    “你傻怔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娘去倒杯水去?对了,娘爱喝甜的,多加一把红糖……”

    吕秀狠狠的在心里头喘了口气。

    喝甜的,我还爱喝甜的呢。

    谁不爱喝甜的啊。

    可是红糖不要钱啊……

    想归想,可她还是气哼哼的去端了红糖水过来。

    老太太喝了一口便嫌弃的放下,“老大家的,你这打哪买的糖啊,怎么一点儿都不甜?”

    “别不是被人给骗了吧?”

    吕秀扁了扁嘴,“那我下次不去她那买了。”

    她不想再说糖甜不甜的事儿。

    只是红着眼圈看了眼施老太太,“娘,您看施全才这事儿……”

    “对了,我大孙子!”

    施老太太瞪了眼吕秀和自家儿子,哼哼着,“说说看,我大孙子到底怎么了,我刚才听你们说,他在哪两天没回来,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儿?”

    施建国抬头看了眼吕秀,那意思是,你说。

    吕秀想也不想的扭开了头,

    你妈,你说!

    这施老太太心思向来是阴晴不定的。

    她才不要触这个霉头呢。

    “瞪什么瞪,你媳妇那蠢样儿她知道个啥,你来说!”

    施老太太霸道的很,直接点名自家儿子。

    被嫌弃的吕秀气的想跳脚,

    你才蠢呢。

    你全家都蠢!

    不过,想想这会儿老太太的全家好像也包括自己……

    而且吧,这会儿虽然老太太骂了,但不用自己开口说话啊。

    嗯,她且就忍忍。

    另一侧,施建国拿他妈没办法,把这事儿三言五语的说了一遍,还没等他最后作总结呢,另一张椅子上,老太太嗷的一声,抬手指着吕秀和施建国两个人,手都是颤的,然后吕秀两人就看到她两眼一翻,直接就背过了气去。

    “娘。”

    “婆婆……”

    两口子又是掐仁中又是揉胸口的。

    老太太总算是缓过了这一口气。

    一抬头,看到在自己跟前的两俱乐部,施老太太气的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嗯,本来照着施老太太那动作吧。

    应该是打在施建国脸上的。

    不过他躲的快,而且还在背后伸手把吕秀给往前推了一把。

    然后就是吧,啪的一声。

    吕秀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

    吕秀,“……”王八蛋!

    她有点懵,反应过来之后,用着要吃人般的眼神瞪向施建国。

    结果施建国没在她前头啊。

    这一眼就被施老太太给看到,老太太冷笑了两声,

    “怎么着,不服气啊?”

    “我看我大孙子就是被你们两个蠢货给害的!”

    “娘,你这话说的儿子不服。”

    那是他亲儿子。

    虎毒还不食子呢。

    他能害自己亲生儿子吗?

    另一侧,捂着半边脸,连牙都觉得有点疼的吕秀猛点头。

    是啊,那可是她肚子里头爬出来的。

    她怎么可能会巴不得他好?

    “是啊娘,那可是我亲儿子……”

    “蠢货,你们两个蠢货!”

    老太太拍着桌子骂人。

    施建国,不包括施建国的两个弟弟,三个姐妹,为什么都怕施老太太这个亲娘?

    那是因为施老太太骂起人来谁都骂。

    六亲不认的那种骂。

    不把你骂个狗血喷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绝不罢休的那种!

    这会儿一看到老太太动怒。

    施建国也好,吕秀也好,二话不说大气不敢出的听着。

    还嘴?

    越还嘴施老太太喷的你越厉害!

    解释?

    在施老太太的字典里头,解释就是还嘴!

    我骂你的时侯,你就给我老实的站那听着!

    解释个球啊解释。

    解释就是还嘴,还嘴就是不听话!

    不得不说,施老太太的这一套理念那就是彪悍的代名词儿。

    可是,就是这样的施老太太,硬是拖着一个病老头,五六个孩子熬过了那个挨饿的年代!

    “我说你们两个你们还不服气,我问你们,钱重要还是我大孙子重要?”

    “人家也没多要你们的吧,坏了人家的东西原样的赔,你们有啥不服气的?”

    最重要的是……

    “我问你们两个,你们不服气,能把我大孙子给不服气回家吗?”

    两口子齐齐摇头。

    不能!

    “即然不能那你们两个蠢货还犹豫什么?”

    老太太气的心肝肺的疼。

    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没脑子的玩意儿?

    手边的茶杯抄起来,对着施建国和吕秀两个人砸了过去。

    刚好坐一块呢。

    施老太太才懒得理那杯子砸到了谁身上。

    砸谁身上谁倒霉!

    儿子?

    她不少这一个!

    发泄了一番,施老太太站起身,一脸的强势,

    “你们现在马上,去给我打听那车轱辘一个到底是多少钱,回来后拿着钱直接给人家送过去。”

    “娘!”

    这怎么行啊,那一两千块钱呢。

    “娘什么娘,我要是天黑之前看不到我大孙子,你们两个就也给我滚出这个家去!”

    这家院子是她一块砖一块瓦片的建起来的。

    惹老娘不高兴?

    儿子媳妇都一块给老娘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