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帝尊〕〔超级正能量女友〕〔圣恩隆宠,重生第〕〔真爱守卫战〕〔踏星〕〔兵王弃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医品太子妃〕〔燧灵记〕〔灭尽天下修仙者〕〔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重生1988:做个女〕〔重生八零之勒少又〕〔邪剑书生〕〔新纪元119年〕〔二爷,大房有话说〕〔我开挂的后半生〕〔半缘山河半缘君〕〔天劫乐园〕〔皇帝培养手册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619章 小脾气(1更
    顾海琼才吃到嘴里头的东西差点喷出来。

    抬头瞪了眼一一,大人的事儿你孩子掺合个什么劲儿?!

    一一吐吐舌,对着她妈妈扮个鬼脸。

    妈妈被人欺负了。

    她肯定要保护妈妈的!

    另一侧,四四则是直接回头瞪了眼沈南川。

    把沈南川给瞪的莫名其妙,

    “儿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四四对着屋顶翻了个小白眼,瞧在沈南川眼里头可真是可喜极了!

    和自家媳妇生气或是闹别扭时的小神情那简直是一模一样!

    四四懒得理他这个缺根筋的亲爹。

    紧紧绷着小脸,满脸凌厉的怒瞪柳如烟。

    没出声,可他眼里脸上全身上下写满了不喜欢,以及不想看到这个人!

    沈南川可不是瞎子。

    更不是傻子。

    即然自家姑娘儿子都不喜欢这个人……

    他也不想看到她。

    所以,张口就撵人,“你怎么还站在这里不走?”

    “我……你们慢慢吃,我,我先走了……”

    柳如烟红着眼圈,咬着唇转身走人。

    离身的时侯还故意回了下头。

    眼泪挂在长长的睫毛上。

    晶莹剔透。

    要掉不掉的。

    嗯,看的顾海琼都忍不住的心生怜惜呀。

    不过可惜的很,人家可不是想要让她看的!

    只是,更可惜的是,柳如烟想要让看到自己这副模样的男人,正低着头哄自家闺女儿子呢。

    对于她的离去那是丝毫不放到心上!

    柳如烟再也忍不住,扭头跑出了食堂后,站在不远处的树下。

    眼泪啪嗒嗒的就掉了下来。

    可她又怕人听到。

    不敢哭大声。

    捂着嘴呜呜咽咽的哭了大半天才回自己的宿舍!

    眼圈红红的。

    自然有同宿舍的女孩子就看了出来,不禁关心的问,

    “烟烟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柳如烟心里头的戾气差点就这样涌出来。

    不过,却被她给强行压下去。

    她咬了下唇,对着身侧的女孩子努力的挤出一抹笑,

    “没,没什么,我刚才在外头不小扭了下脚,疼的。”

    “啊,那你的脚没事吧,快让我看看。”

    女孩子把手里头的水盆放在一侧的地下,撩了袖子就去掀柳如烟的裤腿。

    把她给吓了一跳。

    一边往后缩脚一边猛摇头,

    “不用不用,我已经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你你是去洗衣服吧,赶紧去吧,另一会停水停电。”

    柳如烟刚才本来就是随口找的理由。

    哪里敢让对方看啊。

    对方看着柳如烟坚持,便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还是对着柳如烟叮嘱着,

    “这扭伤你也别小看啊,初初瞧着没什么,说不定就是哪里的筋骨什么的错了位,你赶紧去床上躺着,要是等我回来还觉得疼的话,咱们就先去卫生室找点药油擦一擦,要是还严重你明天就得请假去医院瞧瞧去……”

    “我听你的,你快去吧。”

    柳如烟恨不得拿东西堵住对方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的嘴。

    她这会儿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说那么多做什么啊。

    烦不烦?!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女孩子离开。

    柳如烟咣当一声关上门,并且从里头紧紧的栓上。

    整个人扑到床上,脸埋到被子里头呼呼的哭了一大顿!

    直到发泄完。

    她才坐起来,自己端起水盆洗了把脸。

    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通红的双眼,她咬了下唇,眼底闪过一抹坚毅,

    自己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

    另一边。

    饭后的沈南川正带着顾海琼和孩子在随意的逛。

    才吃了晚饭。

    正是最休闲的时侯。

    走到哪里都有三三两两的人。

    不见了平时训练的紧张和严肃,倒是有不少的人看到二二几个都跑过来逗上几句。

    三胞胎啊。

    可稀罕可稀罕的了啊。

    二二几个也是胆子大,落落大方的打招呼。

    甚至一时兴起的,二二还跑到几个掰手腕的人跟前跟着凑了回热闹。

    结果当然是二二败北。

    不过小丫头是半点不服输,吡牙咧嘴的,

    “叔叔我现在还小呢,你等着的,等我大大,等我长大了到时侯再来和你掰手腕。”

    那个时侯她肯定赢!

    好几个人哈哈大笑,其中那个赢了二二的年轻小伙子重重点头,

    “好啊,我等着二二长大。”

    “你等着,我一定会长大了来找你的。”

    二二的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认真。

    听的站在不远处正和沈南川说话的顾海琼眼角抽了抽。

    这话听着,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啊。

    想想,嗯,你等着我啊,等我长大了就来找你,到时侯我嫁给你。

    好啊,我一定等着你过来……

    顾海琼赶紧把自己脑海里头脑补的画面给打断。

    不能再想了啊。

    不然,她估计要冲过去把二二给拽过来了。

    好不容易和一行人告辞。

    顾海琼手里头牵着一步三回头的二二,时不时的拧她一下耳朵,

    “你给我老实点好不好?”

    “有点女孩子的样儿!”

    真是的,她有时侯想想吧,真心觉得二二和四四好像是互换了性别!

    一一这个大的就不说了。

    说起来都是泪。

    可是二三四这几个,一母同胞啊。

    三三是个女孩子的样儿。

    娇气些,任性些。

    这些她都可以理解。

    四四和二二这姐弟两个好像完全换了性子。

    一个从小就踏实安静安稳。

    另一个呢,整天的嗷嗷乱叫唤,再大些,说招猫逗狗是假的那纯粹是因为顾海琼家里头没猫没狗!

    不然,估计那丫头真的都得给提拎着出去每天训几圈!

    你看看这才多大会呀。

    她竟然就和一伙小伙子打成了一团。

    拽着人家非得继续玩什么掰手腕,比力气啥的。

    你也不看看你这小身板。

    风一吹就跑好不?

    人家和你玩,那真的就是逗着你玩!

    二二被她妈扯的耳朵有点头,忍不住嗷嗷叫起来,

    “妈,妈,疼,疼啊。”

    “爸,沈南川,你还管不管你媳妇了啊,她要谋杀你女儿了。”

    顾海琼加沈南川,“……”

    “怎么说话呢,再敢乱说话回头我收拾你!”

    顾海琼好笑又好气,想再拧一下的。

    结果小丫头趁着她刚才松手,一溜烟的跑到了沈南川的身后,

    “爸,你媳妇真凶!”

    顾海琼被气的啊,嘿,这死丫头!

    晚上十点半。

    几个孩子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海琼和沈南川两个人却是没有了睡意。

    搬了两张小马扎,一人端了杯水,坐在院子里头说话。

    “媳妇,那个女人……”

    “你之前说的工作,就是她吗?”

    顾海琼打断沈南川的话,温和带笑的抢先开了口,

    “也难怪她会过来和我道歉,门口的时侯她的确是听到了我说找你,不过不知道她当时是心情不好还是怎么的,好像还训了一顿执班的小同志呢,说什么人家违反纪律,又说二二几个闹腾会吵人耽搁来往进入的车子什么的,我当时还以为她是你们这边的什么领导呢,还吓了一跳没说不能过来探亲呀。”

    “想着是不是最近才改的规定呢。”

    “你听她乱说呢。”

    沈南川一脸的不以为意,“性子难缠,也不知道有几分真本事,上头弄过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媳妇,你别生气啊,我已经批评她了,要是下次再这样,就让她去站岗。”

    顾海琼对着他哼哼两声,“真不知道人家为什么来的?”

    “啥,我哪知道她是为啥来的啊,媳妇你知道?”

    顾海琼想了想,低低笑了起来。

    她才不会主动帮着那个女人说出她的心思呢。

    照着眼前这男人一根筋走到底的性子……

    估计啊,有那个女人好受的!

    不过……

    她咪了咪眼,语气带几分不善的看向沈南川,

    “你就没什么话要和我说?”

    “啊,啥话?”

    沈南川正心里头想着好事呢,一会儿能抱着媳妇好好睡一觉了啊。

    这回过头。

    灯影下瞧着,怎么自家媳妇的眼神带着杀气?

    再想想刚才的这句话……

    他绞尽脑汁的想,想来想去的,最后还是有些不解,

    “媳妇,我好像没瞒你什么事情啊。”

    除了柳如烟这个女人惹自家媳妇生气。

    他真的没惹自家媳妇!

    难道,还生柳如烟的气?

    哎,女人的心眼呀,果然是小!

    不过,小也没办法,这是自家亲媳妇,得哄啊。

    沈南川脸上陪满了笑,“媳妇,你要是还生气,那我回头想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走啊。”

    “她是什么人啊,竟然敢批评我家媳妇。”

    “真是岂有此理!”

    顾海琼踹了他一脚,“行了行了,你就装吧你。”

    “媳妇我没装,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也和你说的是真的,而且,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顾海琼瞪他,脸上的神情已经隐隐有了几分的威胁,

    “你不说是吧?”

    “行,不说的话那我可就自己问了啊。”

    “媳妇你问!”

    沈南川想也不想的坐直了身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就得瑟。

    一会儿看你哭!

    顾海琼心里头腹诽两句,声音温柔,

    “那个柳如烟,你就真没别的话和我说?和你真没半点关系?”

    眼看着沈南川又要急眼。

    她一挑眉,瞪他一眼,“你急什么啊你,我这关系说的又不是那些乱七八遭的关系,我是说以前。”

    “以前这两个字儿你总是能听懂的吧?”

    以前?

    他和那女人哪里有什么以前啊。

    沈南川哭笑不得,想也不想的摇头,

    “媳妇,我只和你有过以前好不好?”

    哪怕是最早,他因为没上心,更因为怕他妈唠叨而随便答应结了婚。

    自然是也就没想过把人往身边带的心思。

    但哪怕是那几年呢。

    他也从来都是没有过任何别的心思好不好?

    即然结了婚,自然就要负这个责的!

    他怎么可能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以前?

    越想越觉得好笑。

    不过,更让他高兴的是……

    “媳妇,你吃醋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

    顾海琼回他的却是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我从来不知道吃醋,只吃酱油!”

    “我问你,你即然和我说跟这个女人没有关系,没有以前,那照片呢,照片怎么算?”

    照片,什么照片?

    沈南川脑子里头蒙了一下,然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呀了一声。

    “呀什么呀,赶紧说。”

    “是不是在心里头想着编什么瞎话糊弄我呢?”

    顾海琼这话说的没啥好气儿——

    实在是没办法,她想起柳如烟这个人了啊。

    之前在岗哨那里,柳如烟是坐在车子里头的,又离的有些远。

    她那会儿也没仔细去看。

    所以也就没注意柳如烟长了什么样儿。

    虽然觉得怪异,但却也就是一笑而过。

    外头嘛,什么人什么怪脾气的人没有啊,她何必过多计较?

    可是!

    食堂里头那个女人就那么一脸温柔浅笑,满含歉意的出现。

    顾海琼抬眼一看。

    得,那么一张脸,她是真的想忘都忘不了!

    想当初,自己收到那张照片的时侯没有生气,也没有怀疑。

    不过,被恶心隔应了一回啊。

    这会儿那个女人竟然被调到了沈南川的身边来工作?

    顾海琼不得不多想!

    她看着沈南川一脸恍然的样子,似笑非笑的,

    “想起来了吗,来,和我说说,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哦,你们两个人的合影呢。”

    “我记得照片我好像给你寄过来了是吧,留起来了吧,放哪了,抽屉?”

    “嗯,也对,想起来了就拿出来看看嘛。”

    “多好的事啊。”

    顾海琼每说一句,沈南川的心就跟着紧一下。

    到最后,他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一根绳子给死死的捆住。

    勒的他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心里头发毛啊。

    自家媳妇这语气,这表情,瞧着这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他小心冀冀的,“媳,媳妇,那张照片我都和你说过了,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合影!”

    “我也没说是你们两个人的合影!”

    顾海琼瞪了他一眼,心里头没说出来的话是——

    那要真是他们两个人的合影,她绝对让沈南川好看!

    所以,她只是和沈南川在电话里头使了回性子。

    让他知道这种事情的重要性!

    可是没想到,自己这好不容易来一回探亲。

    他竟然又送给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

    看着沈南川一脸无辜,满脸紧张着急,就差没直接写上‘你听我解释’几个大字的表情。

    她磨了两下牙,想咬人!

    “你刚才说要解释是吧,那好,你说!”

    顾海琼觉得自己要是不把这事儿弄清楚,她一晚上都睡不好觉!

    还是那句话,对沈南川没什么怀疑。

    可这事儿在她眼皮子底下晃啊。

    而且,那女人……

    之前她没怎么想,从食堂的事情过后,顾海琼再细细一想。

    门口岗哨那边的事儿。

    这女人是故意的吧?

    因为听到自己说要找沈南川,猜出了她和孩子的身份……

    所以,故意说那么一通,故意挑衅自己?

    所以,故意在办公室用工作把沈南川给绊住。

    回过头再端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为了工作为了正事的无辜样儿。

    越想越觉得,隔应人!

    “媳妇你别气了,我真的问过她了,她也再三给我解释,还道了歉……”

    “那你说说,照片是怎么回事儿。”

    顾海琼越看沈南川越不顺眼,而且,她现在就一门心思想要弄清楚那张照片。

    不是两个人的合影。

    那怎么好好的,剪的一张照片上只有她们两个的身影。

    然后,照片跑到了自己手里头?

    “媳妇,她和我说她把照片给丢了,她说搬家的时侯还丢了一些照片,事后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因为不是丢的一张两张,所以找了一通没找到后就没再继续找了。”

    沈南川看着顾海琼,一脸的认真,

    “我仔细想过这事儿,肯定是哪个看我不顺眼,或者是看咱们两口子不顺眼故意弄出来的。”

    他一边说一边抬手握住了顾海琼的手,声音低柔带笑,

    “媳妇,我知道你紧张我,也很生气,不过媳妇,咱们的感情多好啊,这一辈子是谁也不能把咱们给分开的,管他们谁谁呢,以后咱们一家几口好好的过咱们自己的日子,让外头那些乱七八遭的人眼红去……”

    一边说一边伸手搂住了顾海琼的肩,唇已经贴到了她脸上,

    “媳妇,天儿不早了,咱们……”

    顾海琼伸手一推。

    把个没防备的沈南川直接给推的摔了个四仰八叉的。

    她也吓了一跳,“你怎么样,快起来……”伸手去拽人。

    却被一只带茧的手给用力一拽。

    整个人就那么朝着地下某人的怀里倒了下去。

    把顾海琼给吓了一跳,她又不敢太大声,生怕被别人给听到,

    “你做什么,放手!”

    “不放,死也不放。”

    月色如银。

    沈南川星海般璀璨的眸子里头倒映着顾海琼娇羞嗔怒的身影。

    下一刻。

    他蓦的起身,抱着人大步朝着房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