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帝尊〕〔超级正能量女友〕〔圣恩隆宠,重生第〕〔真爱守卫战〕〔踏星〕〔兵王弃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医品太子妃〕〔燧灵记〕〔灭尽天下修仙者〕〔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重生1988:做个女〕〔重生八零之勒少又〕〔邪剑书生〕〔新纪元119年〕〔二爷,大房有话说〕〔我开挂的后半生〕〔半缘山河半缘君〕〔天劫乐园〕〔皇帝培养手册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657章 我保了(2更
    顾海琼笑着看她一眼,“我没事。”

    顿了下,她想到沈小玲不会就这样相信,便笑着加了一句,

    “是工作上的事情,我最近有些别的想法,不过拿不准主意。”

    她这么一说。

    沈小玲倒是没有多问,毕竟在她眼里头吧,顾海琼在生意这上头是真的挺有想法的。

    当然,在她看来呢,她这个嫂子也就是负责想。

    然后就是找人说出来。

    架子搭起来。

    大家各司其职后,她这个嫂子好像就觉得功成身退!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卢媛几个人在她耳朵边的抱怨,嗯,其实也没说啥,就是嘟囔自家嫂子这个甩手掌柜当的好,很趁职呢,不过,她却是觉得自家嫂子这样挺好的,要是事事都不放心,不松手的自己把控着。

    那嫂子得多累啊。

    她当时是怎么和卢媛姐几个说的?

    哦,对了,她是问卢媛几个,想要个时时刻刻盯着她们,不让她们有半点松懈和偷懒的老板。

    还是想要一个现在和她嫂子一样通情达理,很有人情味的老板。

    两两一比。

    要怎么选择傻子都知道吧?

    果然,自打那以后,卢媛几个从没有再因为顾海琼这个老板东跑西走的见不到人而说上半句。

    哪怕是多年以后。

    甚至是她们的整个生意集团彻底上了正轨,走上国际!

    顾海琼这个老板在外人以及集团下面那些人眼里头,这都是神秘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个人!

    可是没办法。

    有着卢媛韦昌这一批独当一面的人死心踏地的帮着!

    那个时侯,好些人都在酸着说顾海琼好命,好运什么的,不然,怎么就遇到韦昌这些人有能力又忠心的跟着她?甚至,有些顾海琼的商场对手还暗中操控谣言,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话题,说什么一个女人怎么就能让那么多人对她忠心耿耿,不离不弃的,这样的话多说了几遍,传来传去的,到最后可是变了不少的味儿!

    再加上那个时侯有人重金想要挖顾海琼的墙角。

    可惜,除了几个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人心动,被人给甜言蜜语的哄走之后。

    卢媛韦昌马三这些老骨干。

    没有一个人动!

    凭你开出了天价,不去就是不去!

    用魏无风的话那就是,有些东西呢,是肯定有价的,而钱也是一个好东西。

    但是呢,钱却绝对不是万能的!

    他们和顾海琼那么多年的宾主尽欢,怎么可能会是钱能比的?

    更何况,要说钱……

    他们这些年跟着顾海琼赚的还少吗?

    谁也不缺!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灯影摇摇。

    顾海琼和沈小玲又说了些话后看着天色不早,就让她赶紧去睡。

    回过头,她自己又看了几份资料也躺到了床上。

    脑海里头翻过来复过去的,全都是沈南川的影子。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想起最后那次和柳如烟的谈话,顾海琼的心情沉甸甸的。

    能不担心吗?

    她不怕沈南川被处分,降职什么的。

    哪怕是被勒令退伍呢。

    她也觉得没什么好太过在意的。

    可是这中间掺杂了一个柳如烟……

    这个女人的心思很简单明了,她要的是沈南川!

    要是自己刚回来那会儿,她要就要呗。

    给你就给你!

    可是现在不行啊,这可是自家几个孩子的亲爹!

    给了别人,那孩子不是没爹了么?

    还有,她现在暂时也没想着换男人啊。

    那就自然是她的男人。

    顾海琼觉得自己这会儿不想换男人,怎么可能让?

    脑子里头昏昏沉沉的。

    直到快天亮才睡下去。

    第二天醒过来已经是天光大亮,隔着窗子,外头是几个孩子的欢呼大笑。

    坐起来,下地。

    顺便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半多。

    将近十点了。

    自己竟然一觉睡到了这个时侯……

    洗脸刷牙。

    收拾好自己推门走出去,外头一阵风刚好吹起来。

    让睡的晕晕沉沉的顾海琼顿时清醒了那么一丝丝。

    她深吸了口气,笑着看向不远处正在玩跳房子的三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是谁输谁赢了,小五正在抱着三三的手臂不放,两姐妹嘻嘻合合的就玩到了一块儿……

    “妈妈你醒了啊。”

    “妈妈,你赖床了,老师说,赖床不是好孩子!”

    “就是就是。”

    顾海琼抽了下嘴角,对着三个小的咧了咧嘴,哼哼两声,

    “哪来的那么多话啊,要是不想玩就回房间写作业去!”

    “才不要呢。”

    三三猛摇头,“我们才刚刚玩的,晚会再去写作业,二姐小五是吧?”

    “舅妈你是恼羞成怒!”

    这话说的顾海琼扑吃一乐,挑眉看着小五,“你竟然还知道这话啊。”

    “小顾醒了啊,吃早饭吧?”

    “有小米粥吗,我喝一点就好。”

    马上就要吃中午饭了,这会儿要是吃的太多,午饭就不用吃了。

    “给你温着呢,你是在厨房吃还是我给你端过来?”

    顾海琼已经笑着朝厨房那边走过去,

    “端什么端,我就在那里吃。”

    一边说一边人已经进了厨房。

    院子里头,二二三三和小五三个则是小脸紧张的凑到了一块,

    “快点快点,该谁了?”

    “咱们得赶紧的啊,一会妈出来了肯定要咱们回家去写作业去。”

    “对,舅妈越来越小气。”

    二二和三三两个丫头齐齐点头附和。

    这让走在一侧路过的兰阿姨忍不住有些好笑,

    这小气两个字儿,是这样用的吗是吗是吗是吗?!

    顾海琼吃过早饭走出来,三个小的还在玩,不远处靠门口的小桌子上,四四正在写作业。

    她走过去看了两眼,小家伙一笔一画写的很是认真。

    看到她走过来,四四扬着小脸一笑,

    “妈妈。”

    “乖,作业写多少了啊,也别老是写,和你姐还有小五她们多玩会儿。”

    “别累坏了脑子。”

    一边说一边瞪了眼不远处的二二几个。

    心里头不无幽怨,你看看,明明都是一样从她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啊。

    那两个整天的吧除了吃就是玩!

    哦,还有就是带着小五这个小的玩儿。

    至于写作业……

    得天天需要别人提醒还不行,必要的时侯她得用上河东狮子吼!

    可四四却是得天天担心他自己写的多,想的多。

    会不会累到脑子……

    哎,果然是龙生九子,个个都不同!

    中午陪着几个小的一块在家里头吃过饭,顾海琼压着她们去午睡。

    她自己正想着是不是趁几个小的睡着去做点什么时。

    二点半左右,韦昌的电话打了过来。

    隔着电话,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

    “顾,顾小姐,你有没有看到卢媛,她去你那边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卢媛不是在上班吗?”

    早上她说不去工厂那边,还特意打了个电话呢。

    是卢媛接的。

    当时那女人还很高兴的和她说话呢。

    她压下心头疑惑,“卢媛去哪了,你找她吗?”

    “她她出去了,我我找她点有事儿……”

    “即然她不在你这边那就算了,算了啊,顾小姐我挂电话了。”

    话罢,韦昌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掉。

    耳侧是一片嘟嘟的忙音。

    顾海琼扬了下眉,摇摇头并没有当一回事儿。

    直到晚饭过后,眼看着就要到八点。

    电话再次急促的响了起来。

    是厂里头另一个女孩子打过来的,是卢媛的助理。

    声音里头带着满满的焦急,

    “顾小姐,我是小李,那啥,是韦厂长让我打过来的,他让我和您说一声,卢姐,卢姐好像不见了。”

    顾海琼差点没把手里头的电话给丢出去。

    “什么叫不见了?”

    “早上的时侯不是还在厂子里头吗,她出什么事情了吗?”

    小李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下,然后她压低声,

    “顾小姐,这事儿本来不该我说的,不过这次韦厂长做的太不对了,他竟然为了一个生产线上的女孩子和卢姐吵架,最后还把卢姐给骂了一顿,卢姐气的哭着跑了出去……直到现在还没回……”

    “简直是胡闹!”

    顾海琼的声音里头难得的动了怒。

    另一头,助理小李被吓了一跳,这可是她头一回听到顾海琼生气的说话声!

    “顾,顾小姐,我我,我不是不想和您说,只是,只是这事儿……”

    这事儿她觉得是自己顶头领导的私事。

    而且另一个人又是韦厂长。

    她哪敢轻易说?

    一个不好可就变成了越级打小报告什么的。

    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份满意的工作啊。

    小李也就是今年才二十,被顾海琼这么一声胡闹吓了一下,握着话筒的手心里头全都是汗,

    “顾小姐,我……”

    “现在谁去找了,你们韦厂长呢,他在哪?”

    顾海琼觉得要是这会儿韦昌就在自己跟前,她第一个就得对着他一通破口大骂!

    早和他说过了,要是真的没想这事儿。

    那就拒绝的干干脆脆,果断利落的。

    这样即不答应人家又不想让人家失去最后一点想法的算什么?

    简直就是……

    嗯,还是先别用渣男这个词了。

    不至于。

    “韦厂长和另外几个人都去找了,可是这眼看着都八点多九点了,一直没消息……”

    “我,我心里头有些担心……”

    不然的话,她肯定不会多这个嘴的啊。

    隔着电话,卢媛的助理有些想哭,

    会不会回头韦厂长把卢经理找回来,然后嫌弃自己多事多嘴的。

    就把她给开除了啊?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挂上电话,小助理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要哭不哭的一副有气无力样。

    后悔打这个电话了!

    另一侧。

    沈家小院。

    顾海琼直接站了起来,“我出去一趟,你们几个乖乖的听话啊。”

    这是对着几个小的说的。

    走到门口,她看向从院子另一侧走过来的小玲,

    “我出去办点事儿,你和许爱看着她们几个点,要是我回来的晚,就让她们先睡。”

    “行,嫂子你放心,我看着她们几个。”

    沈小玲点了头,眼看着顾海琼脚步生风般的朝着外头走。

    她突然才想起来,赶紧扯了嗓子问,

    “嫂子,这会儿都八点多了,你要去哪呀,事情很急吗?”

    “嗯,出去找个人,你在家看好她们……”

    顾海琼在院门口对着沈小玲摆了摆手,自己直接开着车子驶入了夜色。

    沿着中心街往前头开。

    视线留意着两侧的街道,店铺小摊,心里头却是暗自盘算着,

    卢媛能去哪?

    这一晚上,因为找卢媛而鸡飞狗跳起来。

    远在另一头的某处。

    几乎是和顾海琼开着车子找人的时间大致相同。

    一辆看似普通的黑色轿车缓缓驶入沈南川暂时居住的地方。

    而此刻,他的住所漆黑一团。

    距离他住处隔着不远的地方灯火通明,是一间大型会议室。

    里面坐着十几个人。

    议论纷纷。

    而他们议论的主题只有一个,如何处置或是安排沈南川!

    当事人沈南川坐在会议室最后面的一角。

    刚好是个阴影处。

    好像那些人说的不是他似的。

    他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眼神深悠而漠然。

    偶尔自他的眼底闪过一抹轻嘲!

    大半个小时过去。

    有人进进出出了好几回。

    应该是去报信,或者是和幕后的人商量了吧?

    沈南川看着那些人丝毫不顾忌自己的样子,以及你争我夺如同菜市场买菜的娘们儿一样的争利益。

    甚至,脸红脖子粗的。

    莫名的,他突然有些想笑!

    这些人呵,可真是……

    “好了,大家都静一下,现在我宣读……”

    沈南川眼神一闪,正想说话时。

    门外,一阵有些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来。

    听着那动静,应该是有人朝着这边走过来的……

    也不知道是谁。

    他眉头挑了下,并没有在意。

    就在这个时侯。

    有人突然扯了嗓门高声喊了起来,“沈南川在哪,沈南川,沈……”

    “哎,老太太,老太太您别这样喊啊。”

    “老太太,这是会议室!”

    “你让开,我管你什么会议室,我现在以老领导的名义命令你给我让开,我要见沈南川同志。”

    “立刻马上,现在就要见!”

    声音说到最后急切中透着霸道,以及被人拦阻不能行事的怒意!

    沈南川的眸光闪了下,

    这声音……没听过!

    “老太太,老太太您要不还是再等等,这不是老先生还没有到吗?”

    这个年轻的声音倒是有点耳熟。

    好像是这几天一直给他送饭的那个小同志……

    沈南川坐在会议室靠门口的地方。

    其实他要是朝外头走,也就是那么两三步的距离。

    不过,哪怕是听到外头那人直接喊着他的名字,他却仍然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

    这种时侯可不是好奇心重的场合!

    “你给我让开,他们都在这里面的是吧?”

    这声音几乎已经是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

    沈南川听的到,别人自然也是听的到。

    或皱眉或疑惑的朝着门口看过去。

    随着这齐唰唰的眼神注视。

    在沈南川的眼前,一位穿着唐装,身板挺的笔直,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发现在他的前面不远处。

    “胡闹,这是什么地方,小许还不赶紧把人给劝出去?”

    小许是外头那个一脸紧张想拦不敢拦人的勤务员。

    这会儿被自己顶头上司点名。

    不敢不动手。

    可又不敢动手!

    只能跟在老太太的身边,满脸的紧张无措和尴尬,

    “老太太,老太太您看这开会呢,要不咱们再等等……”

    “哪怕是等老先生过来再说也行啊。”

    来人正是吕老太太。

    她听了小许这话,看都不看他一眼,抬脚迈过了门坎。

    眼神如同巡视般在会议室众人的身上扫过。

    最后,她的视线如同胶着一般粘到了沈南川的身上,

    他,他……

    老太太的嘴唇一直在抖,说不出话来。

    就那么一步步站到了沈南川的跟前。

    眼神痴痴的盯着他的脸,他的鼻子眉毛和眼。

    一动不动。

    沈南川心里头觉得奇怪极了。

    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后背上直冒冷汗,一颗心好像要从胸膛里头跳出来!

    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朝外头窜似的。

    可是,他又觉得好笑。

    怎么会这样?

    口干舌燥!

    好像对面这老太太的眼神比他以往遇到的所有的危险加起来还要让他紧张,心慌!

    吕老太太想出声,想说话。

    她甚至在来的路上都想好了,要是真的是她要找的人。

    开头肯定不能吓到人啊。

    她就随便说几句什么也行啊。

    可是直到这一刻,看到人的瞬间,她突然就脑海一片的空白!

    什么缓缓,什么用时间去解决。

    统统被她抛到了脑后。

    这一刻,她想要做的就是走到他的身边,好好的看看他,问问他。

    问问他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有没有饿过冷过有没有人关心他有没有……

    可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偏偏的,耳侧似是蚊子嗡嗡般杂乱的声音此起彼浮,

    “你是谁啊,赶紧的出去。”

    “我们都在这里开会呢,你这老太太怎么回事,小许赶紧把人给弄出去。”

    “沈南川,你要干什么,坐回去!”

    就是最后这么一句话。

    几乎是吕老太太火冒三丈高!

    想也不想的转过头,朝着刚才开口的人就看了过去,

    “你谁啊,吼什么吼,怎么着,你们这一个个的都威风了,觉得自己当个什么破官儿就了不起了是吧?”

    吕老太太一边说一边一脚踹翻了身边最近的一把椅子。

    胸口气的直喘。

    她抬手指点着会议室里头的十余人,

    “他是沈南川是吧,我来之前也了解过些情况,看过这孩子的资料,现在你们几个,你们谁来告诉我,沈南川他究竟是犯了什么错,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或者是违返了咱们部队的哪条纪律,你们几个有一个算一个,谁过来给我说个清楚讲个明白?”

    老太太的眼神好像在喷火。

    依着她年轻那会的性子,怕是得直接拍着桌子一路骂过去!

    现在也就是年龄大,这些年来又因为某些原因退休在家,休身养性的懒理一些事情才略有所收敛。

    可你要知道江山易改,一个人的本性却是难移!

    更何况,龙有逆鳞,触之皆处!

    沈南川如何可不就是老太太的爆炸点儿?

    “不就是一个天灾吗,那么大的爆雨,泥石流,沈南川他一直站在了前沿吧,他冒着爆风雨抢修,听说还救了好几个老百姓的命,怎么着,现在咱们军队讲的就是颠倒黑白,把英雄和负责任说成罪人,说成坏人?”站在地下,老太太抬手对着几人一一点过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的哪个是代表自己的,背后都有人吧,我这老婆子也不为难你们,省得别人说我以老卖老的欺负孩子,现在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都去和你们背后能拿主意的人说去,告诉他们,沈南川我保了。我们吕家,保定了!”

    说到最后,吕老太太终究是没忍住,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

    这一刻,老太太身上好像在放光。

    不,似乎是附近所有的光芒都在朝着她身上聚过来。

    彪悍霸气尽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沸腾太阳〕〔超神学院天使之王〕〔娇萌鬼妻:任先生〕〔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法师雷利〕〔真懒〕〔灯红酒绿下的良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