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校花的贴身大〕〔第一重装〕〔上门女婿韩东〕〔名门二婚:墨少的〕〔不朽女天尊〕〔四大名捕之玉蝴蝶〕〔重金战甲〕〔我在美帝做神探〕〔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名门千金,总裁宠〕〔重生八零好姻缘〕〔邪王夜宠小毒妃〕〔被夺舍之后〕〔第一好婿〕〔水浒任侠〕〔庸人安好〕〔经济大清〕〔伊人何求〕〔重返洛杉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08章 兄弟(2更
    “哥,哥,我能知道啥啊,我啥也不知道啊。”

    沈北军被沈南川踩在脚底下,想着刚才自己那一摔,全身好像散架似的。

    这会儿又被沈南川带着煞气的眼神儿给盯着。

    他是大气不敢出。

    更别提挣扎,亦或者是撒泼耍浑之类的手段。

    不敢!

    他是真的怕沈南川再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子……

    哪怕是不是再摔一回。

    就这么给自己来两脚的……

    那也是疼啊。

    想想刚才那滋味儿,他是打死不想再来第二回!

    “哥,我可是你弟啊,咱们是亲兄弟,哥,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你真的能好好说?”

    沈南川居高临下的看向他,平静的声音却让沈北军听的如坠冰窟。

    全身骨头都嗖嗖的冒寒气儿!

    “能能能,哥你放开我,咱们有话好好说,真的,我不跑,我也不喊,我知道的肯定都和你说!”

    心里头却是飞快的转着念头,要不,他一松脚自己这就往回跑?

    这想法也就是一闪。

    沈北军自己恨不得抬手拍自己一巴掌,

    刚才他没跑吗?

    还不是被他哥轻轻松松的几步就给追上。

    然后拎小鸡一样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他又不傻!

    “那你先起来,站那别动。”

    沈南川收回了脚,眼神却是淡淡的瞥了眼沈北军,

    量他也不敢跑!

    沈北军是的确不敢跑,揉着屁股,好半响才从地下爬起来。

    他把身子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全身疼。

    他一边咧嘴一边朝着沈南川露出一抹讨好的笑,

    “哥,是娘又说什么了吧,我可和你说啊,我真没怎么着她,就是她管的太多……”

    “还有,我和晓红的事情当初要不是她在中间东管西管的,我们两个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哥,你不是也很讨厌娘的嘛,你就当今个儿没看到我?”

    顿了下,他又笑嘻嘻的加上一句,

    “哥你放心吧,咱们是一家人,你是我亲哥,我肯定给你面子,回头我就去给老太太陪礼去。”

    “我我以后再也不气她了,你看这样好不好?”

    他以为沈南川是听了沈妈妈的话才特意过来找他,还给了他个下马威的。

    揉着肩膀,他苦笑,

    “哥你下手可真狠,我这手脚的都要被你给摔断了。”

    沈南川哼了一声,“站好了,我问个事儿。”

    “哥你说你说,我一定知道不知道的我都说,我全说,哥我瞒谁也不能瞒我哥你啊。”

    那一副讨好巴结的样子,看的沈南川又想一脚踹过去!

    “你给我闭嘴,我问,你听着。”

    “是是是,哥你说你说。”

    沈南川张了张嘴,看着眼前的沈北军,有些迟疑,

    真的要问沈北军吗?

    这可是一个极其不靠谱的人。

    从他嘴里头问出点什么还好,要是问不出来,这家伙谁知道会生出点什么别的心思?

    不过沈南川想了想也就觉得没啥好担心的。

    所以,他一声轻咳,抬眼看向了沈北军,“我问你,哎,你哆嗦什么你啊,给我站稳了。”

    “不,不行了,哥,你刚才那一声咳和那两下子摔的我手脚发软,我我站不住了,哥你问啊,我我坐地下和你说话。”沈北军被沈南川一声咳嗽吓的全身哆嗦了起来,再被沈南川这么一眼瞪过来,就觉得双腿双脚好像踩到了棉花上,软软棉棉的没有半点的力气,到最后,他索性整个人顺着墙壁滑下去。

    就那么当着沈南川的面儿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沈南川看的好气又好笑,

    这人!

    胆子是什么做的啊,针眼儿那么大?

    他哪里知道,沈北军本身这两年就把自己身子给糟蹋的差不多。

    更何况,沈南川身上那可是实打实的煞气!

    平时他刻意收敛着不往外头露还好。

    这会儿一生气,看似平静的眉眼里可全都是煞气,是凌厉!

    沈北军不害怕那才是怪!

    “我问你,你昨天晚上回家说的话还记得吗?”

    昨天晚上?

    沈北军脑海里头把这话转了两圈,想来想去的实在是想不起自己半夜回家说的醉话是什么!

    心里头不禁苦笑起来,

    这可真是他亲哥啊。

    为难他就不带半点打折的!

    “哥,亲哥,你也知道我那是喝醉后的话,我说了些啥哪里能记得住啊?”

    沈北军垮下一张脸,就差没对着沈南川哭出声来,

    “亲哥,要是我昨晚哪里说话不对得罪了大哥,你打我骂我都行,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说这话的沈北军心里头倒是踏实了几分。

    要真的是这样的……

    那么,他哥最坏也就是打他一顿……

    “哥,你打我骂我都行,你是我哥,你怎么教训都对。”

    沈北军觉得自己这不是熊。

    他这就叫什么来的,哦,识时务者为俊杰!

    明明打不过他哥啊。

    非得巴巴的往前冲,然后挨揍才好?

    还是那句话,他不傻!

    “行了,别没个正形,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和我没关系,你不是三岁的孩子,还有,你也没有得罪我。”

    因为他根本不会把沈北军的话放到心上!

    用他家媳妇的话那就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直接出!

    “我问你,你说爹娘只生了你和沈小玲,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南川的话一出口,他双眼就极是犀利而锋锐的盯向了沈北军。

    看着他脸色猛的变了。

    甚至连瞳孔都跟着紧紧的缩了一下。

    沈南川心里头确定,沈北军应该是多少的知道一些东西!

    “啊,这这,这话我有说过吗?”

    沈北军在沈南川刀子似的视线下心头扑通扑通乱跳。

    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

    他对着沈南川想也不想的猛摇头,“哥,你也说了我那是醉话,醉话我哪里记得啊,而且,醉话怎么能当真?我我那不是心里头气你,所以才胡说八道的嘛。让你再胡说八道,这下好了吧,被大哥你逮个正着!”

    沈北军一边说一边抬手对着自己的脸扇了两巴掌。

    听着声音还挺响的。

    不过,至于力道嘛……

    沈南川眉头挑了挑,也就那么个样!

    “醉话你怎么不说只生了你一个?我记得小玲你也很讨厌,打小欺负到大,恨不得家里头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吧?”沈南川对着沈北军冷哼两声,他抬手,双手互握纂成了拳,手指有卡卡声响!

    那声儿落在沈北军耳中。

    听的他心尖尖儿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害怕挨揍啊。

    “哥,哥,有话好好说……”

    “我倒是想和你好好说,可是你好像不想好好说……”

    沈南川眉头皱了一下,脚动了动,往前挪了下。

    本来坐在地下的沈北军以为要打他呢。

    想也不想的手脚并用的往胡同一侧爬行,“哥,哥你别激动,哥你消消火,我说,我说……”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或者是你知道多少。”

    沈南川站定了脚步,语气平静,面无表情的。

    就是这份平静让沈北军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再说,本来他就怕沈南川!

    “说吧,好好的说,我听着呢。”

    沈北军,“……”

    对着沈南川咧了咧嘴,他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哥,我真的知道的不多,而且,而且那话真的是胡嚷嚷的,哎哎,哥你别激动,别瞪眼,我我其实还是听到了娘和爹的一些谈话,不过我听的一点儿都不真啊,娘好像在说什么孩子没了啥的,还说抱来的果然养不熟……我我想来想去的,觉得娘说的应该是是……”

    沈南川,“……”

    “你除了这些还知道啥?”

    “不会就这些吧?”

    看到沈南川怀疑自己,沈北军怕沈南川觉得不满意,再打他。

    想也不想的从地下跳了起来,

    “哥,哥,我真的就听到这么几句话啊,我都没敢问娘,我我全都是自己瞎想的。”

    “哥我知道的真的就这么多啊。”

    说到这里的时侯,沈北军看着已经要走到自己跟前的沈南川都要哭出声来了。

    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手。

    生怕沈南川一言不和抬手给自己一拳或是巴掌!

    “那我现在交给你一件事情……”

    “啥事,哥你说。”

    沈北军下意识的对着沈南川露出讨好的笑,“上刀山下火海的,为了哥你我啥都敢!”

    “行了,你就是让你帮我想办法从娘嘴里头套出点话来。”

    “啊,什么话?”

    沈北军眼珠直转悠,心里头在想怎么才能把这事儿给推了?

    “就是你听到的那几句话,从娘嘴里头问出来,套一下话,我是不是爹娘亲生的。”

    “这有什么好问的,哥,你肯定是爹娘亲生的啊。”

    沈北军眼一下子瞪的溜圆,气呼呼的喘着粗气,

    “谁敢说大哥不是这个家的人?谁敢说大哥你不是爹娘亲生的,我头一个和他们没完。”

    “行了,我现在就是让你去问个清楚的。”

    “不是让你在我面前显摆什么。”

    沈南川似笑非笑的瞟他一眼,“你最近惹上麻烦了吧,我可是听说人家正追着你要钱?”

    “哥,哥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准给你办好!”

    “哥你就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头吧,你弟我办事啊,绝对给哥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行,那我就给你两天时间,行吧?”

    “两天啊,两天有点短吧,哥,要不要不五天?”

    “一天。”

    沈北军,“……”

    “行了,给你一天半时间,记得问的详细些。”

    沈南川扫了眼沈北军,无视他站在那里腿脚发软的样子,转身想走。

    他不可能把宝都压到沈北军身上。

    所以,回去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哥,大哥,我……”

    “怎么,还有事儿?”

    “那啥,我那个,那个被人追着要钱的事儿,哥你看这事儿……”

    “只要你把这事儿办好,我就帮你把这事儿摆平。”

    身后,沈北军一听这话立马高兴了起来,

    “谢谢大哥,我就知道大哥是我亲哥,对我最好了。”

    “不见得。”

    沈南川看他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身后,沈北军看着他的背影扬扬眉,

    不见得?

    慢半拍的他想起了沈南川让他去办的事情。

    不禁眼底全是异样的光芒,大哥是说,亲哥这事儿,不见得吧?

    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气哼哼的朝着胡同外头走。

    心里头却是有些难得的紧张,脑子也转的快了不少,大哥明显是听到了什么,万一他问出来的事情是真的,大哥不是这个家里头的人,那他以后还会像从前那样帮衬着家里,还会再继续往家里头寄钱吗?

    应该不会了吧?

    反正换他的话肯定不会再和这个家有半点的牵扯!

    除非他脑子里头装的都是浆糊,是水!

    摇摇头,沈北军黑着张脸朝着家里头走去,不过才出了胡同没走几步呢,不知道脚底下踩了什么,脚底打滑,扑通一声整个人就那么摔了出去,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下,把他给气的啊,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看。

    沈北军脸比锅底都要黑,

    他踩了一脚的狗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