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喜佳期〕〔天才的捡成〕〔宠妻攻略:神秘老〕〔都市绝品玄医〕〔韩娱之全职丈夫〕〔最强透视〕〔农门悍妻太嚣张〕〔红尘篱落〕〔抗战之铁血山河〕〔帝道独尊〕〔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请君问取月倾城〕〔神之任性〕〔流年沉醉忆盛夏权〕〔至尊人生〕〔黎少你命里缺我〕〔我老公超暖哒〕〔步步为局〕〔你是我青春里唯一〕〔赋与归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21章 欣赏(1更
    吕老爷子一脸的愤愤,“那几个孩子肯定偏心你!”

    顿了下,又不情愿的加上一句,

    “颜颜也是。”

    打小就是!

    吕老太太听到这话反倒是慢腾腾的坐了下来。

    她看着吕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眉毛一扬,“怎么着,羡慕了啊,那没办法,谁让我比你更招孙子孙女的喜欢?”她哼笑着,无视吕老爷子的黑脸,“我这人啊,就得孩子们的喜欢,这没办法啊。”

    “你有本事你和我比啊。”

    “比的过吗你?”

    吕老爷子脸更黑了,瞪了眼吕老太太,捂了下胸口。

    “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

    吕老太太气归气,也是真的恼这个男人。

    但可没想让自家老头子出事儿。

    一看他捂胸口,脸都跟着变了,“怎么样,快让我看看,是不是喘不过气来?”

    “坐下坐下,你别出声,深吸口气……”

    “胸口难受是吧,我给你揉揉……”

    “喝水吗?”

    吕老太太一迭声的问着。

    嘘寒问暖的。

    趁着吕老太太去倒水的当,吕老爷子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看,老太婆还是紧张他的嘛!

    当天晚上,吕颜陪着吕家二老吃过晚饭,饭后,阿姨去收拾碗筷。

    吕颜想了想,还是喊住了要例行饭后走一走的吕老爷子,

    “爷爷,我想和你说件事儿。”

    “啊,什么事情说吧。”

    “说什么说,你爷爷现在要散步,颜颜你扶着他一边走一边说。”

    吕老太太说着话特意瞪了眼吕老爷子。

    这老头,就想着躲懒,走几步路都不乐意,老是能躲就躲的。

    “好啊,爷爷我陪您去散步啊。”

    吕老爷子自然是乐意的,孙女陪着他,还是很高兴的。

    祖孙两人在家门口的小路上随意的走着。

    吕老爷子笑呵呵的,“想和我说什么你就说吧,爷爷保准不生气。”

    “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儿,自然不担心您生气。”

    吕颜扶着吕老爷子的手臂,“爷爷,我是想和你说小叔的事情……”

    “小叔?”

    “你小叔他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

    回帝都的路上他都想好了,这些年来那孩子也的确是辛苦。

    难为他能一路撑到现在!

    还自己闯出了这么一番局面……

    虽然说如今遇到了难过的坎儿,不过没关系,他们吕家的人嘛。

    自然是不怕这些拦路虎的。

    他甚至都想好了,先让他在家里头休息一段时间,他这边也好好操作操作。

    然后,把沈南川调回帝都来。

    最不济的,也得调到一个相对帝都来说较近的地方!

    这是他和吕老太太两个人难得的共同想法。

    他把所有的打算都想好了。

    却是偏偏遗漏了一件事儿,那就是问问沈南川,同不同意他这个安排!

    或者说,接不接受他的这一番好意!

    “爷爷,我小叔已经回部队了。”

    “回部队了?”

    吕老爷子有些诧异的停下脚步,看向吕颜,

    “你来的时侯他和你说的吗,怎么和你说的?”

    “什么我来的时侯和我说的,是我过去的时侯刚好碰到小叔归队,而且,我还送小叔到火车站了呢。”

    “……”

    “怎么那么快?”

    吕颜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这里头的事情。

    她是和顾海琼这个小婶儿相处的很好,也很谈的来。

    但是,顾海琼这个小婶儿吧,却是给她一种公私分明,而且很强烈的感觉。

    这样的情况下,她除了偶尔见缝插针的帮着自家爷爷奶奶说上几句好话。

    或者是小心冀冀的试探下顾海琼或是这个才见面小叔的态度。

    别的,可是半点不敢做!

    万一再把小叔小婶儿给惹恼了,因为她而生气不肯认自家爷爷奶奶了。

    她岂不是帮倒忙?

    “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

    吕老爷子的心情有些不好,再往前走的时侯脸色几乎没有了笑模样。

    眉头微微拧着,明显在想事情。

    吕颜也不出声打扰,就那么扶着他,两个人随意的走了十几分钟便回了家。

    客厅里头。

    还没等吕老太太说话呢,吕老爷子丢下一句去书房就直接上了二楼。

    这把吕老太太给看的……

    她眉毛挑了一下,对着身边的沙发拍两下,

    “过来坐,和奶说,你爷爷又训你了?”

    “没有。”

    吕颜知道她奶奶的意思,是瞧着她爷爷脸色不好看,怕她爷爷又籍故教训她。

    她想了想,低声凑到吕老太太跟前,

    “是我小叔。”

    把刚才在外头和吕老爷子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最后,她小心的观察着自家奶奶的脸色,

    “奶,我爷爷估计是生小叔的气了?”

    “他敢!”

    吕老太太这会儿真的是霸气十足!

    就他做的那些乱七八遭的事情,还敢生气?

    不过,吕老太太想了想,自己就跟着笑了起来,这老头子啊。

    “奶,你笑什么啊?”

    “奶奶是笑你爷爷啊,估计是头一回有人把他的安排这样无视,直接给打乱,然后,觉得自己的好心白费了,他啊,在和自己别扭呢。”当然,老太太还觉得自家老头子是在生自己的气,要不是打小孩子没在身边,至于和他这样疏远,连遇到困难想都不想和他吱声吗?

    这哪是生孩子的气。

    分明就是自家老头子在自己一个人较真儿呢。

    “啊,那爷爷没事吧?”

    “没事没事,不管他。”

    吕老太太笑呵呵的,丝毫不以为意,“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反省一下也挺好的。”

    吕颜,“……”她爷爷从来都拗不过她奶奶的!

    书房里头。

    吕老太太和吕颜两个在嘀咕着的吕老爷子却并没有如同吕老太太想的那样坐着生闷气。

    而是正在打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接电话的人竟然是……江易。

    别说外人听了诧异。

    就是江易自己都觉得有点懵圈,

    这老爷子给自己打电话,为什么?

    不但是从来没有交集过的两个人,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两条绝对平行,不可能有交际的那种啊。

    现在,突然给他打电话?

    江易心里头的念头转的飞快,开口的声音却是稳稳的,

    “吕老,我是江易,您有什么事情吗?”

    “吕老?”

    江易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电话对面的人开口说话。

    他又连着小声喊了两声。

    还是没人应。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头的话筒,他咦了一声,

    难道,话筒出问题了?

    正想着是不是要叫话务员过来看看时。

    电话的另一头响起吕老爷子的声音,“江易是吧,我听说小沈回去了,他人呢,到了吗?”

    “到了啊,正在宿舍呢。”

    竟然是问沈南川的啊。

    江易心头微动,但声音却是没变,“吕老您找沈南川啊,那您等着,我去给您叫……”

    “不用不用,我就问你几句话就行。”

    顿了下,吕老爷子又加上一句,“……很快就好。”

    江易在电话另一头听着吧。

    怎么想怎么觉得这话和语气,有点不对劲儿!

    “吕老您说。”

    “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以着吕老爷子的地位和身份,他对江易说话自然不用拐弯抹角的。

    所以,他直接就问了出来,

    “沈南川是怎么和你说的,他要继续待在这边吗?”

    “啊,吕老,是不是上头有什么消息了,要动一动沈南川吗?”

    他们没听到啊。

    是,沈南川按着时间和资历是可以往上动一动。

    但是,这不是才发生了些事情嘛。

    虽然这些事情不怪任何人……

    但天灾*没办法,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他和沈南川两个人的运气!

    他们碰到了,他们运气不好。

    再加上有人在背后捣乱……

    所以,两个人这会儿都息了别的心思,先求稳。

    不过听着吕老这一番话吧,江易心里头就有点着急,别不是背后那些人又有什么动作了吧?

    “我只是问他怎么想的,是想接着待在这里,你们就没想动一动?”

    吕老说这话的时侯直接把江易都给包裹在了里头。

    他查过,江易虽然不是打从沈南川一入伍就在一起的搭档,但两个人也在一块共事小十年。

    关系还挺好。

    当然,要是动的话肯定不可能两个人再继续搭档。

    但是呢,以着他们两个的资历和能力,再加上他在背后稍微的推一下……

    江易往上动一动还是很容易的。

    可这话听在江易心里头却是咯噔一声,

    吕老这是在,试探他们?

    他想了想,“吕老,您这话的意思,我们两个还得好好想想……”

    不能轻动啊。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没弄明白吕老的目的和意图,他可不敢接这话!

    再加上这事儿吧,他怎么想怎么觉得对方的主要目的是沈南川。

    而他,只是一个稍带!

    “嗯,你好好和他说说,我回头再给你打电话。”

    丢下这么一句话,吕老爷子直接就挂了电话。

    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头,吕老爷子揉揉眉心,

    这孩子性子倔,要是真的打定了主意待在那里不动,或者是拒绝自己的安排……

    他好像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只希望江易能理解自己的心思,好好的和沈南川说说吧?

    千里之外。

    沈南川放下手里头的笔,浓眉一挑,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江易,

    “你已经在那里坐了二十分钟零十八秒了,还要继续坐下去?”

    江易看他一眼,“忙完了没有,忙完了咱们两个好好聊聊。”

    “聊聊?”

    沈南川失笑,把手边的文件推出去,他点头,

    “行,你说吧。”

    “你和吕家到底什么关系?”

    沈南川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事儿,眉头微微拧了一下,

    “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两个人多年的搭档,也算是有默契的。

    看到沈南川这个样子,江易心里头就叹了口气,这是,还真的有事儿?

    他想了想,把自己刚才接到吕老爷子电话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江易眼神微凝的盯着沈南川,

    “我觉得吕老爷子好像对你的关注有点多,这件事情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

    沈南川的语气有些怪,“你别理他。”

    顿了下,他又叹了口气,

    “下次他再打过来,你就让人说自己不在。”

    江易,“……”

    “不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想干嘛?”

    你说这老爷子身份要是一般的话吧。

    他们完全可以不用理会。

    可是这不是不一般嘛,而且还是很给力的那种。

    老爷子一句话,整个帝都不少不一般的人都得看一看,给个三分的颜面!

    就这样的人,万一和他们有点对不去或是做点啥的。

    他们完全抗不住啊。

    沈南川叹了口气,看着江易的眼神幽幽的,

    是真不想说。

    只是……

    另一侧,江易心里头有些发毛,“哎,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我和你说,我被你看的心里头发毛。”

    “滚。”

    沈南川哼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我和吕家……这事儿说起来有些复杂……”

    复杂?

    江易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听到沈南川开这个口的。

    也没什么想法。

    他相信沈南川,想说的他就听着,不说,谁还没个心里头不想说的事儿?

    不过,听着这话,好像是准备说了?

    他倒是笑了,“不想说就别说,等你想说的时侯再说。”

    “没事。”

    想想,这事儿也不可能一直瞒着。

    哪怕是吕老爷子老两口尊重他的想法,心里头不情愿但会尊重他的想法。

    可那不是还有别的人吗?

    让那些个外人捅出来,还不如自己把这事儿给捅破!

    更何况,江易在他眼里真不是外人!

    所以……

    沈南川看着江易,突然开口道,“你把端着的水杯给放下。”

    “哎,干嘛,你什么时侯小气到一杯水都舍不得了?”

    “不让我喝啊,我还偏喝!”

    他就没放,还故意朝着沈南川晃了晃手里头的水杯。

    沈南川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趁着他刚好一口水喝进嘴里头的时侯,沈南川突然开口道,

    “吕老爷子说,我是他儿子。”

    “亲儿子!”

    扑。

    江易一口水就那么直接喷了出来。

    好在之前沈南川早有防备,想也不想的几乎是同时把他的椅子给踹了出去。

    然后他险险的避开。

    另一侧,江易被沈南川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呛的。

    咳的一张老脸都红了。

    好半天才缓过这口气来。

    只是这口气是缓过来了,可江易瞧着沈南川却是一脸见鬼般的表情,

    “你你,你刚才说的什么?”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他这没老到耳朵都不好使的年岁吧。

    刚才,他听着这混蛋说了啥?

    沈南川语气悠悠,“我和你说,吕老爷子和老太太和我说,我是吕家的孩子,是他们失散几十年的亲生儿子。”

    抬眼看着沈南川,江易觉得自己脑子里头嗡嗡的。

    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好半响。

    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

    “你说的这事儿,是真的?”

    怎么可能呢。

    这都几十年了啊,谁不知道沈南川是沈家的?

    而且沈家那两个老人……

    哦,沈家那两老对沈南川这个儿子好像还真的没那么好?!

    细细一想,江易不禁心里头有些狐疑,

    沈家那两个老人对沈南川这个儿子何止是不好啊。

    简直是,太差!

    或者,真的不是亲生的原因?

    想到这里,江易收敛了心思,眸光带着深意的看向沈南川,

    “这事儿你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

    沈南川苦笑了下,没有第一时间开这个口。

    另一侧,江易倒是有些理解他的想法,知道他这会儿心情正复杂纠结呢,他开口安慰着,

    “这事儿虽然听着很是荒唐和荒谬,但以着吕老那两个人的身份和地位,没必要乱说……”

    “他们即然找上了你,想来一定有证据了吧?”

    江易看着沈南川有些好奇,“不过,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

    难道自己之前去沈家,吕老太太和那几个孩子相处的那么好!

    那可是自己的亲孙女孙子。

    而且是多少年的头一回见,能不好好的对待吗?

    换成他也得含到嘴里怕化了,放到手心怕晒了!

    你说这事儿换成别人吧,怕是一定会高兴的很。

    吕家啊。

    那自此以后不说一步通天,那也绝对是资源无限,前路平坦,直通大道!

    可是搁到沈南川身上……

    怕是在他心里头,这事儿完全就是一个纠结,是个苦恼和烦恼吧?

    江易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赞叹,

    自己这些年来佩服欣赏的,不就是他这种性子么?!

    他抬头看到沈南川满是凝重的脸色,他心里头叹了口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这事儿也不能一直拖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