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婚妻惹人爱〕〔珍爱〕〔我家娘子已黑化〕〔北亭奇案〕〔医武兵王〕〔最强神壕〕〔别叫我歌神〕〔永生仙墓〕〔贴身战兵〕〔暴力甜妻:帝少不〕〔刘备的日常〕〔一世至尊〕〔大千界域〕〔仲夏夜的秘密〕〔凤策凰谋〕〔重生之先声夺人〕〔云倾〕〔魔女识途〕〔怒武天下〕〔山海奇航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22章 往事(2更
    沈南川看了他一眼,眉头拧着一时间没说话。

    他倒是想和以前任何时侯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什么困难直接就往前冲。

    可是!

    现在这件事情,和以前那些时侯的事情一样吗一样吗一样吗?

    它完全就是两回事儿。

    根本就不是一个性质好不好?

    江易也没想到自己跑到这里来找沈南川,会问出这么一个大炸弹……

    他张了张嘴,最后看着沈南川嘿嘿一乐,

    “那成了,这事儿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之前也就是想在沈南川这里确定下吕老的态度。

    如今听着这事儿吧……

    得,还想什么啊。

    不过,想到了吕老之前电话里头的那些话,他在脑海里头组织了下措辞后看向沈南川,

    “我听着吕老那意思,好像是想给你动一动……”

    “这里的事情没理清楚,我哪也不去!”

    沈南川想也不想的拒绝,最后更是看向江易,“你可不能帮着我答应什么啊,不然我可和你没完。”

    “我是那人吗我?”

    江易瞪了他一眼,摇摇头起身,“行了,我知道事情的原委,心里头有了数也就不着急了,你自己个儿纠结吧,我去忙了。”对着沈南川摆摆手,江易背着双手踱着方步离开。

    无视身后沈南川带着杀气的眼神儿。

    站在办公室外头,江易抬头望了望天空,突然觉得,嗯,这星星怎么那么的亮,今个晚上的空气怎么就那么的新鲜呢?好像,呼吸着都和以往的不一样!

    朝着自己的宿舍走过去。

    一路上遇到两个勤务兵,说话的当就有人笑起来,

    “政委,您这会儿心情好啊,有什么好事吗?”

    心情好吗?

    江易笑了笑,点点头让他们自己去忙,他自己则转身回了房间。

    是心情好!

    躺在床上的江易睡不着,翻来复去的转了几个身儿。

    双眼望着屋顶的横梁,觉得自己之前一直绷着吊着的那口气啊。

    如今,总算是能松上那么一丁半点的了。

    他和沈南川不一样啊。

    沈南川现在心里头想的纠结的全都是自己的身世,以及和吕家现在以后的关系!

    可是江易却不同!

    身为政委,他平时就比沈南川想的多,如今这种特殊时侯更是。

    沈南川以前为什么会因为一件天灾差点被完全一撤到底?

    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好几年没动?

    全都是因为他们的出身,因为他们没有有力的靠山!

    是,江易欣赏沈南川的一切靠自己。

    哪怕是他呢,也并没有想到去走什么歪门邪道往上爬!

    他江易想的通透,做的更是坦荡!

    但是呢。

    谁不想自己身后的资源和人脉会更好一些?

    要是真的有了,不是更好?

    这是江政委的想法!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至于沈南川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江易笑了笑,翻了个身慢慢的睡了过去。

    沈南川并没有在吕家这件事情上纠结太多,他心里头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他愿不愿意就能决定的。

    以前,他最恼最气自家爹娘的时侯,还想着怎么这两个老人还活着?

    要是他们正大光明的逝去,或者自己的爹娘不是这两个人。

    那他和自家媳妇的日子会不会要更好过些?

    可惜,这些也只能是自己心里头想想!

    他还得继续的拥有着这样的爹娘,还得每个月分一部分钱赡养他们!

    因为,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哪怕是现在,他到最后真的和吕家相认,难道就能丢了那么些年的养育之恩吗?

    他苦笑了两声,估计到时侯啊,会有更多的麻烦闹出来!

    摇摇头,沈南川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又坐了一会儿便回了宿舍。

    一夜好睡!

    第二天六点,沈南川多年的习惯让他脑海里头的生物钟早就自动形成。

    连闹钟都不用。

    每天都是几乎和起床哨几乎前后脚的醒过来!

    踩着起床啃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他一身清爽的出去跑圈。

    半个小时的路跑下来。

    他一身的汗,和路上遇到的人各自打了招呼,沈南川先回房冲洗了下,换了身衣服重新走出来。

    江易卢远几个已经在外头等着他。

    几个人一块去吃早饭。

    等到江易跟着沈南川进了办公室,说了几件事情过后,他看向沈南川,

    “一会吕老怕是还会打电话,我怎么和他说?”

    “你让他找我。”

    沈南川揉揉眉心,看了眼江易,“这事儿我还没想好,还有,现在这边一堆的烂摊子,我不甘心就这样走。”

    哪怕是到最后真的要走。

    那也得他把这里的事情了结过后,是他自己走,而不是这样灰溜溜类似被人处理一般的离开!

    对此,江易也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果不其然。

    江易这边才回自己办公室没多久,吕老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知道吕老心里头的着急,江易直接把沈南川的意思说了出来,眼看着电话另一端沉默了大半响,江易想了想,隔着电话劝了几句,到最后,江易被吕老爷子在电话另一头单方面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里头的忙音,他耸耸肩,

    这下,就看沈南川自己喽。

    聊北市。

    随着沈南川的归队,顾海琼的日子一下子直接就忙碌而繁忙了起来。

    没办法,卢媛请了半个月的孕假。

    吐的实在是太厉害,而且前段时间还有些见红……

    这可是大事儿。

    顾海琼哪里还敢让她继续忙下去?

    只能自己挽了袖子直接上!

    对此,韦昌满心的歉意,“顾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是我们家的私事,却让您也跟着忙碌……”

    他前段时间还听身边的一个助理说,他姐因为要待产请假被老板给辞退。

    当然,他和卢媛两个人都清楚,顾海琼不会这样待他们。

    可是他们之前也真的没想到请假……

    如今看着顾海琼忙前跑后的。

    韦昌就恨不得自己一个人分成两个三个,把卢媛的事情都给抓到自己手边来做。

    “行了,我这个老板就那么不懂事吗,你们又不是出去玩,这是好事,是大事,自然是要无条件支持的。”

    顾海琼反过来倒是笑呵呵的安慰韦昌,甚至还提醒他,

    “这段时间卢媛正难受着呢,而且她一个人在家里头待的,估计情绪也会有些变化,比如说平时不爱哭的现在动不动就哭,或者以前落落大方,善解人意,可现在却是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蛮不讲理……”

    “你可都得忍着,不能因为她情绪不对就和她顶着来啊。”

    “你得劳记,有孕的媳妇最大,哪怕是说错了那也是对的!”

    韦昌,“……”

    知道顾海琼是为着自己两个人好,他虽然心里头觉得这说法有些好笑,这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怎么能因为有身身孕就不分对错了?错的也成了对的了?不过,他也就是心里头嘀咕两句,然后便对着顾海琼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顾海琼觉得自己也就是随口白叮嘱一句。

    以着韦昌的性子,他是怎么都不会在这种时侯选择和卢媛起争执或是逗嘴吵架的呀。

    可是,两天过后看着坐在自己跟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卢媛时。

    顾海琼一个头两个大。

    她看了眼坐在自己跟前就哭,直哭了小半个小时的卢媛,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你别哭了,再哭下去……”

    “我我知道再哭下去对身体不好,对肚子里头的孩子也不好,可我就是伤心难过,你别劝我,让我再哭会儿。”

    顾海琼哼哼两声,“我是想说,你要是再这样哭下去,我家的一盒纸巾都要被你给擦眼泪擦完了。”

    “你到时侯得还我两盒才行。”

    她这话一出口。

    卢媛一下子瞪圆了双眼,气呼呼的睁着犹带着泪痕的大眼看向了顾海琼,

    “你什么意思啊你,愧你还是我朋友,我哭的这么伤心难过你都不劝我一下,竟然舍不得你的纸巾。”

    还要她赔两盒!

    明明她这一盒都还没用完呢。

    果然是奸一商!

    顾海琼白她一眼,“想什么呢,纸巾不要钱啊,还有,你要不要说说到底为什么这么伤心难过,谁惹你了,是韦昌还是哪个,你要是说呢我就坐下来听听,要是还不想说想继续哭的话,我可不奉陪了啊。”

    “我的时间可忙着呢,还得赶紧去把你用掉的这一盒纸巾钱去赚回来呢。”

    “你就差这一盒纸巾钱是吧你?”

    卢媛愤愤的瞪了眼顾海琼,伸手在自己眼上抹了一下,鼓着个腮帮子开了口,

    “韦昌他欺负我,我告诉你啊,他竟然以前在家里头结过婚,我都不知道!”

    顾海琼听到这话心里头也不禁咯噔一声,

    难道,是她们都看错了人,这个韦昌其实就是个人渣?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等于是害了卢媛一辈子!

    心里头有些发毛的顾海琼面上却是神色不变,甚至还声音平静的反问了过去,

    “那你之前有问他吗?”

    “没有。”

    “你看,你之前也没有问他啊,他总不能见一个人就和人家说,我以前结过婚,我是离过婚的男人吧?”

    “……”

    卢媛被顾海琼的一番话说的有些难以反驳。

    不过,下一刻她就哼哼着开了口,“那我和一般人能一样吗,他结婚前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这件事情?”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海琼对这事儿有些好奇,

    韦昌怕是不会刻意隐瞒这些,应该真的是觉得没必要再提。

    可是,卢媛是怎么知道的?

    顾海琼的脑海飞快的高速运转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阴谋化!

    另一侧,卢媛气呼呼的磨牙声响起,“我怎么知道的,还不是那个女人心里头不甘,竟然给韦昌一连发了三封信,信里头那腻歪劲儿,看的我都起鸡皮疙瘩。小顾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恶了,还说什么现在自己后悔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离开什么的,问韦昌会不会原谅她……”

    “你说我这如何能忍?”

    顾海琼对着她暗自翻个白眼,“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点意见,那么我想告诉你,这事儿,你用不着忍啊,你让韦昌自己去处理去,处理的不好你就收拾他,还有,和他约法三章,以后要是再有事情敢瞒着你,就让他净身出户,光着屁股滚蛋!”

    站在门口刚想抬手敲门走进来的韦昌听着这些话,一脸的尴尬。

    自家老板好彪悍!

    自家媳妇……哎,会不会和老板学的越来越像?

    想想都头疼!

    “顾小姐!”

    韦昌暗自磨了两下牙,故意加重对顾海琼的称呼。

    那意思是,刚才的那些话,他都听到,并且记到了心里头!

    顾海琼才不怕他呢,朝着他笑了笑,直接站了起来,“你来的正好,刚才那些话即然都听到了,你自己心里头好好想想吧,行了,我先出去了,你们两个好好的聊一聊。”往外头走了几步她又转过了头,“卢媛,好好说话,不准再吵架啊,还有,韦昌,不能再把人给欺负哭了啊,小心你们家的宝宝以后是个哭包。”

    卢媛加韦昌两个一脸的惊秫,

    他她们家的宝宝才不要一个爱哭包!

    “别生气了,那件事情都是我的错。”

    韦昌坐在卢媛的身边,语气真诚,“我之前没和你说,是我不对。”

    “你打我骂我都行,别再伤心难过了,对咱们孩子不好。”

    他这话最开头听着吧,卢媛还觉得挺顺耳的。

    可是到最后……

    对孩子不好?

    那也就是说,要是她肚子里头没有这个孩子,只是对她不好的话。

    他就不会着急不会这样追着解释,他会由着她一个人在外头伤心难过自己哭?

    要不怎么说怀孕的女人不能惹?

    看看这卢媛这会儿人家韦昌几句话,她直接给脑补的……

    再让她往下头想想,估计这天都要塌掉!

    “卢媛,这件事情真的是我的错,你就别哭了,你要不还不消气,你打我一顿好不好?”

    韦昌看着卢媛脸上断线珠子般一颗颗往下滚落的眼泪。

    心疼。

    手足无措!

    到最后,索性蹲到了卢媛的身边,握着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打。

    倒是把卢媛给吓了一跳。

    赶紧抽回自己的手,“你干什么呢,还有,你给我离远点呀,看到你就生气。”

    “好好好,你生气我一会就走,不过你听我再说几句话好不好?”

    “……那你说吧。”说完赶紧走!

    她现在就是不想看到他!

    想到他竟然有可能是故意隐瞒以前的婚史……

    卢媛心里头叹了口气,之前的时侯,她的确是没问这些。

    可是他可以主动和自己说的啊。

    反正都怪他!

    对,就是怪他!

    蛮不讲理的卢媛再次上线,且准备持续一段时间。

    期限不定。

    韦昌没敢再去握她的手,只是拽了个小马扎坐到她腿边,

    “其实,我是有过一段婚姻,那是我在部队的时侯我爹娘给娶的,不过后来,后来……”

    他眼底闪过一抹痛苦,有心想说,可话在嘴边几次难以启齿!

    但是不说吧……

    想想卢媛这性子……

    这事儿怕是还有的闹腾。

    而且,她还大着肚子呢。

    韦昌心头一横,闭了下眼,再睁开时,脸上是豁出去过后的一片平静,

    “我爹娘都和外头的人说我娶的那个女人是难产没了,说是一尸两命,可实际上那个孩子是没能活下来,但人却好好的,而且,而且,人是在外地活的好好的……”

    外地?

    卢媛满满的都是诧异,“你爹娘给你娶的是外地的媳妇吗?”

    “不是娶的外地的,是她自己跟着人跑的。”

    跟着人……跑的……

    韦昌这话说的有些慢,说完之后还生怕卢媛不理解似的,对着她特意解释道,

    “就是和人私奔了,她觉得我老是不在家,不能陪她,又嫌我家里头生活不好,所以看上了一个在我们镇上打杂的外省人,等到了后来,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狠着心把孩子给打了,然后跟着那男人走了……”

    “我爹娘是为了我们家和我的脸面,所以才说当时是一尸两命的。”

    “卢媛,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侯回来的,更找到了咱们家的地址寄了信过来……”

    “你相信我。”

    卢媛这会儿哪还有一丁半点的气啊。

    看着韦昌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自家男人真可怜!

    不过下一刻她又生起气来,“这个女人打哪来的那么大的脸,还敢往你跟前凑?!”

    真以为她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大美女啊。

    还敢说什么她后悔了,想要回来好好过日子?

    我呸,就不怕风大闪了她的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沸腾太阳〕〔娇萌鬼妻:任先生〕〔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财气冲天〕〔都市修真俗人〕〔花都妖孽高手〕〔像极了爱情〕〔都市最强兵魂〕〔锦医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第一爵婚:深夜溺〕〔创世江湖之战甲〕〔重生日本的妖怪之〕〔我有万界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