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小萌后:霸道〕〔天降鬼世〕〔回眸1991〕〔乱世江湖谋〕〔潜行追凶〕〔重生家中宝〕〔武神天尊〕〔魔眼小神医〕〔天劫乐园〕〔北地直播间〕〔我的娘子是剑神〕〔公家的战国〕〔女总裁的上门狂婿〕〔咸鱼系文豪〕〔梦回二十一年前〕〔无敌继承人〕〔真武星魂〕〔楚风苏影顾菲菲〕〔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兵王弃少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第485章 教训,所谓长辈(2更
    两天后。

    吕悦是在午饭过后接到的电话通知。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调令!

    连降二级不说,调去的地方偏远而荒凉,说吕悦的话那就是鸟都不拉尿的地方!

    除了上面两点儿吧,还有一个更严重,更让她脸上无光。

    几乎可以说是没脸出去见人的那就是对她的处分:

    大过!

    留党察看!

    这么一连串的打击啊,人在帝都柳家还没有开始回去的吕悦差点没疯掉!

    她是接的电话。

    对方把这些消息说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吕悦整个人站在电话机旁边儿都懵了,刚才她听到的都是些什么?

    不是真的。

    肯定不是真的!

    假的!

    一定是假的!

    她哆嗦着手拿起话筒,想要重新把电话打回去,她要问问刚才的那个玩笑是谁和她开的!

    对对,一定是玩笑!

    明明很熟悉的一串电话号码,她硬是拨错了好几回!

    电话终于打通。

    对方才一开口,吕悦急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我是吕悦,我……”

    还没等她的话再继续说下去呢,对方已经声音严肃的开了口,“原来是吕悦同志呀,我刚才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您的调令即时生效,您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交接,请问吕悦同志还有什么不清楚或是需要问的地方吗?”

    吕悦咣当一声丢了话筒!

    对面,那人满是同情的摇摇头,又喂喂喊了两声确定吕悦不会再开口后便挂了电话。

    是真的挺同情的。

    你看看,之前还是他们这些人眼里头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这一降职调职吧……

    虽然说只是二级,也没有一撸到底。

    可是!

    你不能光看这个呀,得看整个处罚的全过程!

    降级调职加上留党观看,大过……

    这个吕悦的以后啊。

    他呵呵笑了两声,没喽。

    挂了电话。

    吕悦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怎么会这样?

    坐在椅子上,她半天没缓过这口气儿!

    柳家老两口出去了。

    柳成家说是去了什么朋友家,至于柳如烟……

    白天向来不怎么着家的。

    所以这家里头也就只有吕悦一个人。

    她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直到,柳成家回来。

    天都黑了下来,房间里头也没有开灯,有些黑。

    柳成家一边往厅里头走一边摇头,他爹娘说是出去吃饭不回家,如烟不回来,难道吕悦也出去了?

    早知道她不在家,自己也不回来了啊。

    想着这两天在外头听到的一些事情和消息,他心里头有些沉甸甸的。

    希望,吕老爷子还能对吕悦保有那么一丁半点的情份。

    不过他也没有太大的担心。

    毕竟这些年来吕悦是怎么走过来的,他最清楚。

    甚至于,要没有吕老爷子当初的一手促成,他和吕悦的婚姻能不能成立都不一定!

    心里头乱七八遭的想着一些事情,柳成家抬脚进房间。

    打开灯后差点吓的跳起来。

    “你,你……悦悦,出什么事情了吗?”

    柳成家说不在意吕悦那肯定是假的。

    两个人这么些年的夫妻呢,而且还有个柳如烟这个女儿……

    再说,就是装这么些年,也有那么几分真感情出来了啊。

    看到这一刻缩在角落里头的吕悦……

    怎么说呢,好像丢了魂儿似的。

    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吕悦!

    往日在人前的吕悦,哪怕她在外头人面前刻意表现的平易近人。

    但眉眼以及举手投足中自有一股藏不住的傲然。

    居高临下,矜持。

    这也是吕悦最引以为胜的地方!

    她有这样的家世,她有如今的成就,她为什么不能骄傲,不能为自己自豪?

    在柳成家看来呢,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可笑。

    但却也没什么。

    事实就是这样的呀。

    可是如今,这一刻,双手抱着身子缩在椅子上的吕悦给他一种好像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柳成家眉头微拧,他快步走了过去,

    “悦悦,怎么了?”

    “成家哥,我我……”

    吕悦甚至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柳成家的到来!

    等到柳成家的双手握住她的手,一脸急切的声音响起来时。

    她才一下子抬起了眼,看到柳成家,吕悦双眼一亮,忍了好久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

    吕悦嘴里头的称呼听的柳成家心头猛的一跳,

    这样子的称呼,他已经有些年头没听到!

    还是吕悦十几岁,小时侯有段时间被吕老爷子送到他家里头,一直粘着他。

    成家哥长成家哥短的跟在他的后头喊个不停。

    当时他还嫌弃她是个爱哭包,烦人……

    没想到没过多久,两家的家长,也就是当时的吕老爷子和柳老爷子就帮着他们两个定了婚……

    如今乍一听到这个称呼。

    柳成家心里头涌起一股久违的怅然,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温柔——

    那是他对儿时或是少年时期的一种回忆!

    “怎么了,我在呢,你别哭啊。”

    “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咱们慢慢商量。”

    顿了下,他声音愈发的温柔,“再不行不是还有爸妈他们嘛,你先别哭,和我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然一会儿如烟回来,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话虽然说的轻松,甚至带了几分的挪愈。

    但他心里头却是明镜儿似的,

    这事儿啊,肯定不小!

    会是什么事情?

    想来想去的,柳成家只能是想到还是和吕家有关。

    难道,吕悦背后做的那件事情被发现,然后挨骂了?

    也有这个可能!

    这么一想,他心里头就叹了口气,掩下心头的某些情绪,他拍着她的手轻声安慰着,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咱们一家人商量着解决,可是你不能老是哭不说啊。”

    “悦悦,你这样我很担心的。”

    吕悦放声大哭了一阵儿,估计是发泄了个差不多。

    又或者是柳成家的话起了些作用。

    反正就是哭声渐小。

    她拿起手背用力擦了下眼泪,推开柳成家的手臂,自己努力做直了身子一声冷笑,

    “我那个好爸爸,为了维护他亲生的骨肉,让人撤了我的职,还给我记了个大过,说什么留党察看……”

    吕悦一边说一边冷笑,眼里头全都是冷意和愤怒,

    可真是她孝顺了那么些年的好爸爸啊。

    可真是对她好!

    就这么悄不声响的给她来了这么一手儿!

    愧她心里头还把他当成了爸爸!

    “成家哥,不是亲生的果然就不是亲生的,我平时那么孝顺尊敬他,可是他,他却……”

    “不行,我不服气。”

    吕悦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怒,

    “肯定是那个姓沈的窜腾着爸这样做的,我得去问问他去,还有爸,他怎么能这样偏心?”

    吕悦这一刻如同失去了理智一般。

    气的在屋子里头原地直打转,

    “我好歹也喊了他那么多年的爸呀,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偏心!”

    柳成家倒是瞬间的吃惊过后,这会儿慢慢理智下来。

    他坐在椅子上,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悦悦你先冷静下来,这事儿说不定中间有什么误会,岳父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对你的……”

    “对了,对方把你另调的理由是什么?”

    “我我……还是那件司法案子的事情?明明不关我的事情!”

    吕悦结巴了一下,随后站在地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了眼柳成家,

    “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得去找我爸问问去。”

    她转身朝着外头走。

    身后,柳成家眉毛拧了一下,眼神晦暗不明的闪烁了两下,也抬脚跟上!

    半个小时后。

    还没等车子停稳呢,吕悦直接就冲了下去。

    柳成家摇摇头,赶紧跟上,和吕悦前后进了吕家,他一边追还一边焦急的劝着,

    “悦悦你等等,你先冲动,这事儿肯定有误会……”

    吕悦才不理他呢。

    就那么一头冲到了厅里头。

    厅里。

    许爱吕颜几个正和几个孩子在玩呢。

    玩的也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捉密藏。

    三三闭着眼正伸着手到处找人呢,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她还以为是小五或是谁的。

    想也不想的就扑了过去,“哈哈,我逮到一……”个字还没出口呢,三三就觉得自己被人用力猛的推了出去。

    身子朝着地下倒。

    吓的三三呀的一声睁开了眼,人却是已经摔到了地下。

    “三三……”

    “三三你怎么样?”

    许爱和吕颜两个都朝着摔在地下的三三跑过来。

    三三人倒是没什么,就是手撑在地下,掌心擦破了一块皮。

    有很小的血珠子渗出来。

    这事儿呢,要是换成二二估计也就没当回事,或者是直接和推她的人干起来。

    可这中三三啊。

    娇气的三三!

    看着自己手心里头的血珠,小丫头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妈妈爸爸的。

    扯着个嗓子嚎,好像有人要杀她,或是受了多重的伤似的。

    各家的孩子各家疼。

    虽然就这么丁点的伤口,可许爱是打小看着几个小的长大的啊。

    心疼的不得了,“三三咱们不哭啊,来,咱们先处理下伤口,许姨给你呼呼,乖啊,不疼……”

    “三三不哭,一会儿姐姐带你去找好玩的,乖啊……”

    吕颜也是顾不得去看突然闯进来的吕悦,弯腰哄着扯着嗓子哭的三三。

    一时间两个在场的大人都只观注到了三三身上。

    却是忽略了二二和小五两个人。

    三三是谁啊。

    那可是和她们一块从小长到大的姐妹!

    是她们的一家人!

    平时几个孩子打归打,闹归闹,可过后人还是姐俩好一家人啊。

    这会儿看着三三被吕悦给推的摔到地下。

    小五先就生气了起来,趁着几个人没注意,她想也不想的一头冲着吕悦撞过去,

    “你是坏人,欺负三三姐姐,坏人,打你。”

    吕悦没防备,竟然被小五一头撞的身子一个咧咀,差一点就一屁股坐到地下去!

    回过神的吕悦气的啊。

    看着眼前几个小的眼里头全是凶气,她回过神,对着小五一巴掌抽了过去,

    我被你们爸妈欺负,难道我还能再受你们几个黄毛丫头的气吗?

    二二这个时侯跑了过来。

    她想也不想的伸手抱住了吕悦拍向小五的手,然后,在吕悦气极的眼神和表情下。

    张嘴。

    对着吕悦的手背用力的咬了下去!

    还特意的磨了下牙!

    小五在一侧站着拍手,“咬的好,二姐用力点儿!二姐加油……”

    吕颜这个时侯抬头才发现这边的情景,不禁心头一跳。

    “二二快松嘴。”

    跑过来第一件事情直接把二二给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先护起来啊。

    她这个姑姑……

    吕颜摇摇头,一脸的陪笑,“姑姑,她们还是小孩子,您别和她一般计较……”

    一边心里头使劲儿的喊——

    亲奶呀,赶紧过来救命啊。

    她虽然不怕吕悦,可她终究是个晚辈!

    “吕颜你给我让开!”

    吕悦黑着脸瞪吕颜,“你看看这熊孩子给我咬的,她爸妈不教她,我来教她!”一边说一边朝着自己手背上的几个牙齿血痕儿看了一眼,越看越生气,这死丫头,她今个儿非得好好替她爸妈教育教育这熊孩子不行!

    “姑,你有什么事情去和我爷爷说,他……”

    “别拿你爷爷压我,我和你说,今天你要是不让开,我连你一块收拾!”

    吕颜扯着二二不让她从自己身子后头跑出来,

    “姑,二二她们几个怎么样还有小叔小婶儿,有我爷爷奶奶教呢,你有什么事情去找我爷爷奶奶去。”

    反正她是不能让!

    二二努力想要往前头窜,一人做事一人当呀。

    人是她咬的!

    她才不能让颜颜姐被这个女人骂。

    还有,二二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这个女人就是坏人,欺负三三,还要打小五!

    她就是咬她!

    紧跟着进来的柳成家看着这一幕,觉得头有些晕,

    你说你和个孩子计较什么?

    看着吕悦暴跳如雷,明显有些气的失去理智的样子。

    柳成家赶紧上前拦着,“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哎哟,这不是颜颜嘛,怎么着,又和你姑闹呢?”一边说一边对着吕悦猛使眼色,那意思是你是来做什么的呀,你又不是来和几个毛孩子计较的,何必节外生枝?

    可惜,吕悦根本不看他。

    一脸盛怒的对着吕颜喝斥,“好啊,早知道你这小丫头没良心,亏我疼你这么多年,现在为了这几个小丫头你就不让我这个姑姑了是吧?行,我也就当没你这个侄女,你给我让开,我今个儿一定要教训这几个熊孩子。”

    “我们才不怕你呢,你就是坏人,坏人!”

    三三被许爱拽着,不然早跑过来了。

    饶是这样,也是一个劲儿的跳脚,小五则是猛点头,附和两个姐姐的话。

    一室的鸡飞狗跳中。

    吕老爷子铁青着张脸出现在门口,声音虽然低,可却盛满了怒气!

    “爷爷……”

    吕颜看到她爷爷出现,心里头松了口气。

    她拽着二二和小五后退几步,“爷爷,姑姑一来就很生气,三三不小心碰了她一下,结果姑姑直接把小三给推到了地下,然后还骂了三三,小五和小二不愿意就和姑姑顶了起来……”

    “我是她们的长辈,她们爸妈不教她们家教礼貌,我教教她们有错吗?”

    站在门外,吕老爷子身后一直和吕老太太在一块的顾海琼本不想出声的。

    她和吕老太太来的晚那么两步。

    过来的时侯吕老爷子已经站到了门口,没进去,也没出声。

    屋子里头自家几个孩子没吃亏。

    又有吕颜和许爱护着。

    顾海琼也就没急着出声,就和吕老太太两个人停脚站到了原地。

    只是听着吕悦口口声声张嘴闭嘴的家教,熊孩子……

    顾海琼可没那么好的脾气,呵的一声轻笑,

    “我们家的家教如何可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我家的孩子家教怎么样,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顾海琼上前两步,她抬手指着二二几个,眉眼里头全是自傲,

    “我家的孩子我就乐意宠着惯着,我乐意看着她们蹬别人的鼻子上脸,乐意看着她们上房揭瓦,请问,这和你有一根头发丝的关系吗?”

    “还你帮我教,你算老几,你又是谁?”

    顾海琼话里可是真的没给她留半点的面子,“就这么一头撞进来,自己端着长辈的腔,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长辈,行的却是菜市场泼妇骂街般的行为,你这样子的长辈,我们家几个孩子可不敢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缕爱意〕〔嫡女心计,妖孽王〕〔鬼夫王爷莫冲动〕〔女神的贴身弃少〕〔饲养全人类〕〔天龙神主〕〔超品修仙小农民〕〔秦凡夏梦〕〔一夜回到改开前〕〔大秦圣皇〕〔逆袭再现〕〔极品农民混都市〕〔靓女截殉录〕〔史前统治者归来〕〔我能看见经验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