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白夜岛 第五章 凛冬将至
    此时房间中的三人,全都屏着气,生怕闹出一点动静来。

    仿佛门外站着的就是死神一般,此时三人的内心深处是煎熬的。因诺威隔着一扇门,感觉到了门外的恐惧。

    “没想到,老子这才穿越了一天就这样要结束了。”因诺威心里一阵绝望。

    那皮鞋的声音此时又响了起来,就好像是在围着这栋房子转圈一般。

    一圈……两圈……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破门而入的那一刻。可是就是没有到来。

    过了一会,突然因诺威发现皮鞋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小了,那人好像越走越远。

    三人瞬间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过了一会,因诺威发现自己能听到声音了,周围的乌鸦的叫声,风吹动小草的沙沙声,都一清二楚。就好像从黑白世界回来了一般。

    女巫此时也反映了过来,狠狠的瞪了因诺威一样,闭上了眼睛。此时因诺威就感觉女巫又回来了一般,身体和形态都跟之前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因诺威·奈特,你们身上被下的诅咒无解。”女巫艰难的从嘴里蹦出了一个个单词,就如同刚刚学会说话的婴儿一样。

    “你们快点走吧,趁我现在还没改变注意,要是晚了那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吧。”女巫恶狠狠的道。

    吓得艾丁拉着因诺威就想往外面冲,但因诺威却好像从女巫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绝望和怨恨。

    “完蛋啦!完蛋啦!”此时女巫养的那一只金刚鹦鹉突然叫了起来。

    两人快速走到小屋外面,还好马还在安静的吃着草。骑上马就往小镇里面赶去。离女巫的家越来越远,此时因诺威心中那鹦鹉的一声声完蛋了一直在耳边回荡。”

    两人不一会就赶回了镇中,一边走一边牵着马在聊天。

    “没有想到啊,这次去找这个女巫解决问题,没想到却差点把咱们的命给搭了进去。”艾丁一脸感慨。

    “你说那个屋外的脚步声到底是谁啊?”显然因诺威更加对神秘的东西好奇。

    艾丁脸色大变,连忙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因诺威不要说话,“你疯了吧?这种事情以后提都不要提知道吗?”

    因诺威无奈的点头答应。

    “我现在啊,对这些东西倒是看开了。什么狗屁诅咒,死不死都无所谓了。我现在就是要过好最后的这几天。”艾丁道。

    尽管假装轻松,但因诺威还是听到了艾丁心中的一丝沉重。因诺威此时又何尝不是,不过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人,还没有找到对这具身体的一丝归属感,但却仍有一片阴霾覆盖到了他的心上,挥之不去。

    两人走到了中心广场,突然发现了此时广场中聚集了非常多的人,几乎镇中一半的居民都过来了。

    一群人在边上议论纷纷:“这人前几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突然就死了?”

    “你们知道吗?杀害神父可是大罪!”

    “哎,愿创世主保佑啊。”

    镇民都在讨论着,据说死的人是一名神父,死相极其吓人。这让因诺威和艾丁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两人快步往镇民里面去钻,尽管有些人不满,但是一看到两人的身份便乖乖的让出了路。

    艾丁此时明显更快的钻了出来。

    正在奋力挤的因诺威突然听到了“啪”的一声,连忙钻出来一看,发现艾丁坐到了地上,好像如待宰的鸡一样在颤头着。

    因诺威连忙跑了过去,正准备说话却突然被艾丁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此时的艾丁双眼充满着泪水,眼眶深陷。颤抖着的手指指着前方,如果不是刚刚跟这个人相处了一上午的话,因诺威更愿意相信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精神病。

    艾丁干涩的嘴唇一张一合:“他,他死了。他……他来了。”

    这两句话好像是用尽了艾丁全部的力气,说完之后他再也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朝着人群外面跑去。

    因诺威随着艾丁所指的方向看去,也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具死相极惨的尸体,除了头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有着碎裂或者抓伤。脸上那惊恐的表情明显是被虐待时难受到极致才会出现的。

    因诺威瞟了衣服一眼,看见了修道会的会徽,终于明白艾丁为什么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了。那漂亮的胸章,正是斯克劳神父极爱把玩的那枚。

    如果再按照那几个镇民所说的话来对照,因诺威足以肯定,斯克劳神父死了,在逃亡的过程中死了。

    瞬间一股凉意涌到全身,虽然因诺威和斯克劳不曾相处,但是同样都受了诅咒的三人就像一根绳上的蚂蚱,这让因诺威不禁想到,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因诺威跑到了男爵的城堡附近,发现此时艾丁骑士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但是房门全部锁死,想要进去也不可能了。因诺威只能在门口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之后便回到了自己家。

    在这路上,因诺威想来想去最终决定对老吉米摊牌。这件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不管老吉米是赶自己走还是把自己留在家中,因诺威都认了,总不能到最后连累了人家对吧。

    回到家后因诺威决定先给老吉米做一顿好的,指不定到时一高兴就愿意收留自己了。

    因诺威准好了青豆荚,用石皿将其碾成了豆泥后和猪油掺在一起搅拌,在牛奶中加上了面包和欧芹磨成粉,放在灶火上烧滚。最后将水中煮熟的鸡块取出来后放到牛奶中煮开。哦,对了,小火煲汤后还要加入三个鸡蛋的蛋清,这样味道就变得更加的鲜美。

    除了这道鸡肉浓汤,因诺威还准备了蔬菜沙拉和炖兔子肉。

    这顿异常丰盛的晚餐摆上桌后,本来想训斥因诺威回来晚的老吉米,也闭上了嘴。

    俩人端坐在饭桌前,“哦,老吉米,让我们慢慢享用我们两人最后的晚餐吧。”因诺威的话语带了一点的惆怅。

    这话吓了老吉米一跳,“因诺威·奈特,你还是小不点的时候,我就抱过你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为了养你,付出了异常惨烈的代价。那几年,因为你。我整个人精神都是憔悴的,现在你翅膀硬了想走,我也拦不住你。但如果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要被迫离开,那你一定要告诉我。”老吉米神色郑重。

    老吉米的话让因诺威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这是在穿越到异世界,因诺威第一次感觉到的温暖。尽管自己和老吉米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因诺威能感觉到老吉米尽管外表对自己严厉,但是内心其实很是疼爱自己。

    因诺威将自己去绞刑行刑和今天与艾丁寻找女巫的事情全盘托出。

    老吉米听完后一阵的沉默,低下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哎,果然还是不行”因诺威见到老吉米低下头沉默,明白了他心中的为难,开口道:“放心吧,老吉米。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吃完这顿饭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哎,看来这些事情还是避不开啊。”老吉米叹气道。

    这答非所问倒是让因诺威一头雾水。

    “因诺威,你不用离开这里,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出了事情沾染到了血仪式,我会挡在你的身前。”

    “原来这可怕的诅咒名字叫做血仪式吗?”因诺威心想。

    “不过在面临诅咒到来之前,你要做的事情就要变多了起来。这段时间你要跟我学习炼金术,同时我会为你介绍一名剑术大师,你要去找他学习最基础的剑术,至少也要拥有一定的防身能力。时间紧急,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完后老吉米转头走进了之前严禁因诺威进去的炼金室。

    因诺威心中一阵翻涌,“老吉米的话的意思,就是说自己可学习炼金术了,还要给自己介绍一个剑术大师来学习防身术。他,不赶我走?”

    老吉米知道诅咒的名字,想必那就懂得这个诅咒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就算是这样,老吉米也愿意将因诺威留到家中,一起承担这些。

    这老吉米,表面不喜欢说话,其实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林薇薇傅西爵蚀心〕〔魔临〕〔玩家凶猛〕〔烂柯棋缘〕〔梦回大明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