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白夜岛 第十二章 女巫的过往
    灰烬军团,这个曾经高高在上,守护着国王的子民们的第一军团。如今流落到了现在人人嫌弃的乡下情报组织,甚至连统一的战服都没有的军团,向因诺威发出了邀请。

    可是因诺威最后还选择了拒绝。无关荣耀,无关身份,因诺威就是感觉这支打着对抗狼人吸血鬼的军团到现在捕杀的数量为零实在是特别的不靠谱,相比之下因诺威更愿意相信老约翰和老吉米。

    克劳斯特见到因诺威摇头拒绝,遗憾的说:“唉,那真的就没有办法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收网阶段,这一个星期绝对不能出现一点差错。”

    因诺威见到克劳斯特实在没有办法,也没有强求。毕竟狼人也是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两人相当于在同一阵线了,没有必要再拿令人厌恶的修道院去威胁他。

    “那我这段时间有空能过来看看吗?其实对于狼人我也是非常好奇。”因诺威问道。

    克劳斯特听到因诺威的请求后非常为难,毕竟也是自己让人家摊上这一堆破事,到最后还得靠人家来摆平,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去帮忙。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却又害怕因诺威破坏了抓捕。

    克劳斯特思索了一会,勉强道:“好吧因诺威,但是只要你能有办法在卡娜女士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进来,并且,你不能影响我们,一点也不能影响,懂吗?”

    因诺威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会有关于狼人的话题后,因诺威便在仆人不耐烦的眼神下离开了卡娜的家。

    就在回去的时候,因诺威从周围镇民的闲言碎语中听到了一条消息:“那天为两人占卜的女巫就快要死了。”

    因诺威没想到,之前看那个女巫的身体还很不错,但近一星期竟然快要濒死了?

    因诺威突然想到了那天房外诡异的脚步声,决定去女巫家里面看看。

    因为两地相距太远,因诺威到了女巫家附近的森林后天已经快要黑了。

    根据上次到来时记忆的路线,找寻了一会发现了那个可怕的家。不过令因诺威感到奇怪的是这回女巫的家明显没有上次到来时瘆人的感觉。

    在门口敲了两下门,发现并没有锁着,因诺威提醒了一声后就推开门进到了里面。

    应门看到的是之前那只能学舌的鹦鹉,但是这次鹦鹉也已经病怏怏了,看到了因诺威没有经过同意进来也就安安静静的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再往里面走就是女巫的卧室了。因诺威看到女巫无力的躺在床上,一脸苍白。

    女巫看到因诺威进来后也没有发怒,用沙哑带有一丝颤抖的声音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因诺威没有想到女巫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与其说是病,更像是身体快速衰老,像是比原来要大了二十几岁。

    “婆婆,你怎么了?上星期来的时候看到你时还好好的,现在你怎么已经变成了这样了?”因诺威一脸担心。

    婆婆突然自嘲一笑:“呵,没想到我老婆子到了最后的时候,还能有人来看望我关心我。”

    突然,女巫突出了一口血,此时已经在强撑着和因诺威说话。

    “你叫什么?我记得是因诺威对吧?我变成这样,说来还是跟你有关系呢。在上次你拜托我探查后,我委托我的契约灵魂附了身。女巫是不被创世主认可的存在,是弃民,所以相应的,他们也无法认可我的契约灵魂。”

    女巫艰难的说了这句话后又是咳嗽了好一会,因诺威赶忙上前轻拍她的背。

    因诺威有些内疚:“婆婆,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一句话竟然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愿意补偿。”

    “补偿?你这小兔崽子拿什么来补偿啊?你有什么?我也不怪你,之前也不是没有人不小心开口说过话,但是没想到这次的创世主的影响竟然比之前大了这么多。”

    “为什么?”因诺威突然明白了自己所受诅咒的特殊性。

    “你所遭受的东西,是可怕的,是神秘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导致我变成了现在这样。但是最后得到了的结果也没有那么糟糕。只有你自己亲手才能破解这个诅咒,任谁帮忙都是没用的。”女巫艰难的说道。

    因诺威见到女巫的声音越来越低,现在已经如拉风箱一样深深的喘着气,因诺威急忙道:“婆婆你不要说了,你现在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对了,我这有复苏药油,你快点喝掉。”

    女巫见因诺威急忙从马甲掏着药油,把他的手按住摇了摇头:“不用药油,没用的。在创世主面前,一切的生物都是渺小的,全部都如同蝼蚁,你能想过的我都试过了。”

    看到因诺威焦急的想着办法,女巫摆了摆手说:“不用费劲了,我知道我快死了。但是我死前也有事情要让你帮忙,你必须要答应我。”

    因诺威连连点头,示意女巫继续往下说。

    “我,曾经也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有一个孩子,现在应该也已经三十多岁了吧。”女巫一点点的开始回忆。

    “当年我年轻那会,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后来我的丈夫,被人陷害,死掉了。之后我就变得如同一个怨妇,开始如同暴徒一般通过女巫的力量来残害着镇民。我恨他们!在当我的丈夫被修道院的人带走后,这些人明明知道自己他没有错,但是却如同冰冷冷的时候一般,站在那里袖手旁观。”

    女巫的话让因诺威愣住了,自己曾经何尝不是这群人里面的一员抑或是侩子手呢?

    女巫继续艰难的道:“然后所有人都觉得我已经疯了,就这样,我被流放了。而我的儿子,也因为再也受不了我的歇斯底里,离开了我的身边,加入了灰烬军团。”

    灰烬军团?没想到女巫的儿子竟然也是灰烬军团的人,这实在是让因诺威觉得太巧合了。

    “本来一开始还好,虽然他离开了我的身边,但还是认我这个母亲的,有时候一周回家一次来看我。其实都怪我,是因为我让我儿子在这个世界上如同一根刺一般,所有的人都带着有色眼睛去看着他。”女巫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我知道,但是我不敢说,因为我对他充满愧疚。我就希望他能有一天骂骂我,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过,还一点一点的帮我走出那段黑暗的过去,你看那只鹦鹉,就是他送我的。”说道这里的时候,女巫看了一眼病怏怏的鹦鹉,脸上竟然挤出了一点笑意。

    可这段让人感觉温暖的回忆没有多久,女巫瞬间脸上涌起滔天的愤怒。恶狠狠的说:“但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突然跑过来。告诉我说他已经离开灰烬军团了,他要去找狼人,和狼人吸血鬼那种臭虫生活在一起。”

    说到这里,女巫戛然而止,闭上眼深深陷入痛苦之中。

    “然后呢?”因诺威小心翼翼地问道。

    女巫突然睁开眼睛尖锐的吼道:“然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所以,我恨,我恨狼人吸血鬼。当我知道你们是因为陷害别人导致诅咒后,我恨不得当场就杀了你们!”

    女巫的话让因诺威瞬间毛骨悚然。

    “可是,我放下了。那段可怕的回忆我已经不在乎了。我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我的儿子,当听到你们的诅咒是和狼人有关的时候,我又舍不得了。因为我想通过你们知道狼人有关的事情。可没想到啊。”女巫停下来,一阵苦涩。

    “所以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帮我找到我儿子。如果他还活着,就告诉他我已经死了,让他到我的墓碑面前;如果他死了我就要他的尸体和我葬在一起;如果他尸体都没了,我就要他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哪怕一片碎布也行,放进我的坟墓里面。”女巫流出了两行泪。

    因诺威郑重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女巫摇了摇头,道:“你答应没用,我不相信。我需要你,给我立下灵魂契约。如果你违背了誓言,那么你就会不得好死,死后每分每秒受到灵魂之火的净化,下辈子生来便是弃民,受到各种极端酷刑的拷打直到死亡,就这样进入无限的轮回。你敢发誓吗?”

    因诺威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誓言是真实存在的。违背誓言的人到最后都没有好结果,但是他还是没有一丝犹豫便许下了灵魂契约。

    女巫欣慰的点了点头,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件挂饰递给了因诺威:“这东西,如果我儿子还活着,那么你就一定要到时候交给他。如果到时候他死了,那你就留着吧,这玩意死后也带不走,留着没什么用了。还有,我房子里面的那些东西,有早些时候获得的稀有炼金配方,有黑魔法,有黑魔药,还有后面的药田,这些东西都给你了。”

    “你明天,等我死了,再过来,把那些破东西全部拿走。然后你把我给埋了。”女巫说完后就摆了摆手,示意让因诺威离开。

    因诺威本来还想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女巫一脸恬静,显然是已经把生前要做的事情全部都给放了,静静的等待死亡。便静悄悄的离开了女巫的家。

    一路上,因诺威看着那月牙形状的吊坠静静的在自己的手里躺着发着绿莹莹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林薇薇傅西爵蚀心〕〔魔临〕〔玩家凶猛〕〔烂柯棋缘〕〔梦回大明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