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白夜岛 第十八章 面对面
    隔天下午,因诺威做好了完全准备,不排除到时候有可能直接战斗的可能,马甲里面装满了准备好的炼金药剂。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虽然食火者的完成度并没有到达完美的程度,但已经可以直接使用了。

    两人早早来到了卡娜家的门口,因诺威看到了上次接待他的仆人。就如同京剧变脸一般,卡娜明显是叮嘱了家里面的人要来贵客,仆人一见到因诺威过来便露出了讨好的脸色,和上次的嫌弃明显不同。

    卡娜的家里面充满了中世纪欧洲贵族的气息,奢华的地毯已经精致的瓷器。

    进到会客室的大厅里面,卡娜见到因诺威便连忙迎了上来。因诺威轻车熟路的坐在了椅子上喝着精心准备好的花茶。

    卡娜明显没有心情和因诺威开始一段下午茶时光,满面愁容的道:“因斯特先生,您真的有办法破除我们家里面的灵异事件吗?”

    因诺威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味道还不错,点了点头道:“卡娜女士,现在能否带我到您的卧室里面看看。”

    虽然因诺威觉得问题出在卡娜的身上,但还是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东西导致的。

    卡娜带着因诺威和伪装仆人的凯恩到了卧室后,因诺威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除了相对比其他卧室更显奢华,精致的家具以及大大的软床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因诺威沉思了片刻,问道:“卡娜女士,您最近有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携带品,或者身上的一些饰品什么的?”

    卡娜想了想,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啊,非要说的话就是前段时间我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到了,他送给了我一个特别漂亮的戒指。”

    因诺威眼睛一亮,很有可能这个戒指便是罪魁祸首:“卡娜女士,您能把手上的戒指让我看一看吗?”

    卡娜有点犹豫,但想到家里变得越来越可怕,丈夫也开始逐渐疏远起来自己,开始扯着手上的戒指。

    那枚戒指戴在手上非常的牢固,卡娜女士废了好大劲才把它给拆了下来。

    因诺威戴上了早早准备好的手套,把戒指端在手里面查看了起来。就这样表面着看这枚戒指,说实在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给人非常昂贵的感觉以外。

    这枚戒指被设计成了橄榄枝的形状,一看就是出自有名的工匠。中间镶嵌的红宝石更是如同鲜血一般的夺目。

    因诺威想了想,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只圣水。因诺威感觉这圣水着实好用,想要鉴定是否为暗黑生物,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圣水净化来鉴定。

    将圣水一点点的淋到了戒指上面,因诺威变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如果按照之前的想法来看的话,这枚戒指应该就是罪魁祸首,可是现在看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将戒指还给了卡娜,因诺威摇了摇头示意戒指没问题后便开始慢慢的在卡娜的家里一边走一边观察着。

    突然间因诺威想到了一件东西。

    “胸针呢?卡娜女士,送礼的时候尤其是这些重大纪念日的礼物的时候不应该一般都是一整套饰品的吗?”因诺威急切的看向卡娜。

    “哦!对。您看我这脑子,确实我丈夫是送了胸针,但是因为我个人习惯不喜欢戴胸针,所以就把它放到了床头柜里面了。”卡娜恍然大悟。

    在因诺威的催促下,卡娜连忙跑到床头柜前,拿出了放在里面的胸针。

    精致的木盒里面,果然放着的是和戒指相互配套的饰品。同样是红宝石和橄榄枝,因诺威连忙拿出了圣水。

    将两件饰品放到了一块,瞬间因诺威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如同卡娜身上的气息一样让人有点不舒服。但是再把两件饰品分开,那种感觉却又消失了。

    “果然是这样。”因诺威心道。其实这两样东西就如同吸铁石一般,因为卡娜女士特别喜欢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戒指,所以就连睡觉都没有摘掉。

    平常来说,两个饰品一旦分开便会如同普通的饰品一样。但是合起来便会出现诡异的力量。而卡娜的丈夫,由于距离卡娜最近,所以受到的影响便最大,甚至做出了梦游那种诡异的情况。

    将圣水浇到了两件饰品上面,一股黑色的气体轻飘飘的便从饰品上升了起来。

    卡娜女士的脸瞬间变了颜色。没有想到这诡异之物竟然就戴在自己身上。虽然没有影响到自己,但是周围的人却都会因为这些东西受到影响。还好这两个饰品没有一直放在一块,要不然这个家的后果那是不敢想象的。

    然而随着卡娜女士把戒指摘下来后,随着时间,那股让人发寒的感觉一点点流逝,直到最后变成了两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饰品静静的躺在了盒子里面。

    就在卡娜的千恩万谢下,因诺威和凯恩两人带着装着饰品的盒子走出了卡娜家。本来因诺威还想多呆一会问问饰品的问题,但是看到卡娜对饰品一脸畏惧的样子,因诺威只好和凯恩离开了。

    克劳斯特在外面早已经迫不急待了,见到两人出来连忙走了过来。

    因诺威扬了扬手中的盒子,示意已经找到罪魁祸首了。克劳斯特连忙松了一口气,三人快速赶回了工匠会所。

    在工匠会所里面,四个人聚在一起谨慎的观察着桌子上面的木盒。

    “因诺威,这玩意就是那群狼人们想要的东西?”斯利文疑惑道。

    因诺威翻了翻白眼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大半夜带着这木盒去树林里走一圈,看看有没有狼人会打劫你。”

    “别别别,怕了怕了。”斯利文连忙摆手拒绝,想着半夜的森林都发毛。

    “克劳斯特,你见过的东西应该比较多,你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吗?”因诺威问道。

    克劳斯特摇了摇头,也是一脸懵逼。虽然克劳斯特是这里面对狼人和吸血鬼了解程度最深的人,但是也没有见过。

    一直沉默的凯恩突然出口说到:“虽然我们现在不能确定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狼人所想要的,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明确就是这玩意儿比较危险。倘若那狼人有多余的同党的话,我觉得我们是完全保护不住这个东西,甚至还有可能丧命。”

    凯恩这一点确实让众人有所疑虑,虽然现在自己是拿到了狼人所需要的东西,但是并不明白它的重要性,假如狼人们为了这东西不惜全力出动的话,那么肯定是守不住的。

    因诺威打破了沉默:“所以此时就靠你了凯恩,你能不能依靠你的盗贼能力,把这东西藏在修道院的大主教的家里。假如没有人佩戴这里面的其中一件,那么它们就会跟普通的饰品一样。”

    凯恩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可以努力试试,但是如果是大主教的话肯定有点困难,而且需要你的无面人药剂。”

    因诺威点了点头:“没问题。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四人做好了准备便离开了工匠会所,这两枚饰品对于因诺威来说就如同定时炸弹,必须要立刻把事情办妥。

    虽然这样没有办法找到狼人,但是能够夺走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东西也是一步成功。

    就在四人沉默着焦急的赶路的时候,因诺威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奇怪。那种寂静的感觉,突然袭来,而且是由内而外的感受。

    此时正值仲夏,夜晚本应嘈杂的虫鸣声如同消失了一般,因诺威感觉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则让现在的场面变得有一丝诡异。

    克劳斯特此时好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两人相互对视,咽了口口水。

    因诺威此时心里开始打鼓,而当他再次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了四五个穿着黑袍的高大身影正静静的站在原地。

    四人瞬间停下了脚步,此时场面异常的寂静,因诺威都能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虽然对面站着的五个人都穿着黑袍,但是因诺威却从他们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那是之前自己走夜路的时候,狼人在身后跟踪自己,用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却不发出攻击在一点点折磨其心理的恶趣味。

    因诺威握住了衣服里面的食火者,如果对面五个人真的是狼人的话,那么面对将会是背水一战,甚至几个人全被杀掉的风险。

    而此时,五个人最中间那个略显矮小的身影站了出来。拉下了遮住了脸的黑袍。

    一张精致无暇的脸庞从里面露了出来,那中间的人竟然正是一名少女。

    那少女娇俏的轻启有些苍白的嘴唇俏皮的说道:“因诺威,你好。把你藏在身上的盒子给我,可以保你们不死哦。”

    少女的笑声竟让因诺威联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前两天才见面的那个可爱的美少女安吉莉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颤栗高空〕〔林薇薇傅西爵蚀心〕〔魔临〕〔玩家凶猛〕〔梦回大明春〕〔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