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白夜岛 第二十四章 远月
    暂时将那段奇怪的梦境抛在了脑后,因诺威和老约翰准备起了出发前要带的东西。其实也并不需要带什么,但是因诺威为了保险起见,自己准备了杂烩肉粥,这个世界上农民的厨艺还真的不敢恭维,只能够亲自下手,假如途中出了点意外,只需要用火热一热就能食用,还能够在野外过夜。

    两人中午随便在附近的小酒馆点了面包和汤凑合了一下,这些小酒馆平常除了卖酒以外还,假如你想吃饭,店主也会乐意用自己的食材为你做一顿。当然,只要你能出钱。

    吃完饭后本应该回家骑马,可是老约翰却带他去了另一个方向。

    “咱们不应该回家骑马吗?”因诺威疑惑的问道。

    老约翰摇了摇头说道:“骑马虽然快,但是太累了,我的骨头架子可能撑不住啊。这附近驿馆的马车也能够保证你晚上之前就能到达丁格尔镇。”

    过了一会儿,两人在驿馆挑了辆最快的马车,准备出发前往丁格尔镇。

    与因诺威和老约翰同行的有四个人,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一个瘦弱的中年人,还有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当然如果要算尽前面那个寡言少语的车夫的话,就是五个。

    马车的速度不是很快,这让因诺威有点心烦意乱,毕竟他可保不准再次遭受到狼人的袭击,虽然身边有个老约翰在,但是他身上并没有武器啊,而且因诺威到现在也拿不准他的实力。

    马车刚刚启程那会,众人还不熟,车厢里面没多少人说话,可能是马车内的时间让人感到无聊,过了一会众人便熟络了起来,开始谈天说地。

    不过因诺威倒是没怎么插话,不过暗中观察这场面倒是让因诺威觉得好笑。那个衣着华丽的青年,自称是丁格尔镇一名豪奢的亲戚,此次来便是要投奔过去。

    在因诺威看来,这人简直是把牛批吹的天花乱坠,虽然衣着华丽,但因诺威能从此人手上的厚茧和粗糙的皮肤能感觉的到此人和因诺威之前见过真正的贵族还是有差别的。而且此人也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全靠一张嘴。

    但更让因诺威感到搞笑的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瘦弱的中年人,本来对周围的事情还是冷眼旁观,一听到这青年有丰厚的背景,便热情了起来,连忙在青年身边谄媚道:“亲爱的少爷,能否容许我知道您的姓名?”

    这话可把因诺威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刚刚上车的时候,因诺威感觉此人是那种话很少,性格内向的人。

    “哦,不用客气,我可不是什么少爷。只不过是沾了亲戚的光罢了,您称呼我为林斯德就可以了。”那青年优雅的说道。

    “尊贵的林斯德先生,在下名为斯丢皮德,这次前往丁格尔镇是想改变贫穷的自己。”斯丢皮德低声说道。

    就这样两人在车上欢快的畅谈了起来。根据两人的对话,因诺威了解到这个斯丢皮德,就是农户出身,因为下地耕作太累,实在是受不了,便想着去更加优渥的镇子发展。

    真不愧是贫穷限制了想象,这句话用到斯丢皮德身上绝对是没有错了。这个名叫林斯德的青年骗术实在是太过于拙劣,因诺威几次都好想揭穿他,但是却被老约翰用眼神给制止了。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道理因诺威也明白,可听着两人的对话着实让他心里难受,一种想看看被揭穿林斯德吃瘪的表情的恶趣味突然涌上心头。

    “你要知道,斯帕鱼子的味道可是极其鲜美,在餐桌上,我们一般都喜欢用他来配着主食,这样更能让味道具有多样性。”林斯德一脸很懂的样子说道。

    听的斯丢皮德连连点头,这让林斯德颇感享受。可是两人聊得有关吃的话题因诺威刚巧也曾在晚宴上接触过。

    “可是一般斯帕鱼子不都是配着冷菜和白面包食用的吗?”因诺威一脸疑惑的问道。

    因诺威的突然发问,让林斯德的表情变得难堪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半句话,刚想开口圆谎,身边的斯丢皮德却急了。

    “你懂什么?你个小孩子知道斯帕鱼是什么东西吗?人家林斯德先生可是每顿都要吃的,你不懂就不要说话。”斯丢皮德瞪了因诺威一眼。

    这让因诺威一脸无奈,“我去,这两人刚刚认识,这斯丢皮德就开始舔上了。”因诺威撇了撇嘴后便不再说话了。

    老约翰没好气的看了因诺威一眼。而林斯德因为差点被因诺威给揭穿了真面目,此时话也变得少了起来,斯丢皮德每次热情的提问他都只是敷衍应对。

    可能斯丢皮德也察觉到了这是因诺威的原因,狠狠的瞪了他以示警告。

    两人话少,因诺威倒也觉得挺不错的,至少耳根清净了。而身边那带着婴儿的女子,注意力倒全放在了自己孩子的身上,林斯德之前几次想去攀谈都得到了不冷不热的回应。

    天刚刚暗了下来,因诺威和老约翰两人便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丁格尔镇。因诺威走前留意到了斯丢皮德和林斯德两人,此时正悄声说着什么,看来估计是打算到了后再去附近的酒馆喝上一杯酒了。

    “马上就又会诞生一个被欺骗的可怜穷光蛋喽。”因诺威耸了耸肩,心想道。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他自己蠢呢,因诺威曾经善意的提醒反而得罪了他。

    “现在时间太晚了,我们现在那附近找一间酒馆住下来,等到明天再办正事。”老约翰看了看天空,对着因诺威说道。

    因诺威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转头开始环顾起了丁格尔镇。

    这可是因诺威第一次离开艾丁,对着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因诺威还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的。

    丁格尔镇相比艾丁来说要大上许多,同时这座城镇好像已经开始摆脱掉了农耕的约束。就因诺威这一路的观察来看,在城区外面的农户远比艾丁镇少的多。一进入城区里面,因诺威就感觉到了这里的繁华。

    干净的路面以及一幢幢高高的小屋,以及专门的商业街有着成熟的交易体系。这让因诺威感到疑惑,这两个城镇之间的差别为何如此之大。

    “艾丁镇属于希德大陆的最南边了,再往南走便是无边无尽的海洋,所以这里也同样的不受皇家的重视。”老约翰看到因诺威一脸疑惑,开口解释道。

    这就更让人感到奇怪了,讲道理来说不管在哪,港口城市应该都比较发达,为什么艾丁镇反而这么落后呢?因诺威对着老约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宫廷下了禁海令,严禁任何人出海。一旦出海后被发现便会受到绞刑。”老约翰解释道。

    “这就更奇怪了,严禁出海可以有,但是这惩罚也太严重了点。”因诺威心里想道。

    “对了老约翰,老吉米到底要让我们去哪啊?”因诺威想到了这一路上自己询问老约翰,老约翰都是守口如瓶,这让因诺威感觉有点奇怪。

    “去一个商贸会所收集点魔药,然后我们还有自己的事。”老约翰说道。

    因诺威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两人在丁格尔最繁华的商业街附近找了间酒馆,这昂贵的价格让因诺威感到肉痛,心里还是觉得艾丁镇要好点。

    一夜无话,今天的老约翰令人出奇的没有去楼下喝酒,反而事是直接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干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早早的起来。吃完了早饭后,老约翰就带着因诺威前往目的地。

    因诺威对眼前的景象颇感震惊,这可能是因诺威在这个世界上看见的第一间豪华的交易场所。这栋建筑表面全由红砖打造,足足两层楼高,独特的哥特式房顶散发出神秘的美。而大门正上方巨大的牌匾印有这世界上的语言,那是“远月会所”四个字,就从这栋建筑的外表赖看便绝对是富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这间店铺明显是刚刚开门,店员还在座位上打着瞌睡,两人到来的时间显然是早了点。

    一进入远月会所里面,因诺威此时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看不过来了,精致的木雕家具,用的是上好的香木木料,桌子上摆放着精致的银质餐杯,两边还摆放着供人们娱乐的器具。

    这样来看远月会所明显是一座专供富人享乐的沙龙,那么因诺威好奇这魔药究竟是从何而来。

    因诺威和老约翰走到了服务员身边,这名侍从明显是没有睡够,就连两人到了自己的身边还没有反应过来。

    老约翰敲了敲桌子,仆人从睡梦中惊醒抬头看向两人,本来惊喜的脸庞瞬间变得有些不耐烦。

    毕竟这种会所的仆人有钱人都是见多了,假如像是林斯德那样的三流骗子过来,绝对会被扫帚赶出去。

    老约翰倒也不在意,从衣服里面掏出一枚月牙形状的银质勋章递给了仆人,“我找你们会长。”

    那仆人看到勋章后表情明显一惊,拿到手里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小心翼翼的领着两人走上了楼梯。

    因诺威感觉那仆人对待两人的态度,从刚刚的不耐烦便为了恭敬,甚至还有点尊敬和崇拜让他感到很奇怪。

    远月的二楼则和一楼明显的不一样了,这里分为了众多精致的单间,每个单间上面的门牌都有着不同的姓名,“看来估计是那些贵族们在这里寻欢作乐买下来的场合了。”

    仆人带着两人走到了单间最深处敲了敲门后便离开了。不多时里面传来了沉稳的步伐,因诺威通过脚步的声音能够判断的出来此人一定是受到过良好的教养,那种从容不迫的感觉是装不出来的。

    门应声被打开,里面的人看见因诺威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哦,亲爱的约翰,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也不知道和人家联系。”远月的主人年龄应该和老约翰还有老吉米都差不多大,但是因诺威能够一眼看得出来这个人年轻的时候明显是那种惊动四方的美男子。

    不过令因诺威感到奇怪的是,此人在自己的屋里面竟然还戴着手套。

    “古拉斯,我今天来可不是跟你叙旧的。”老约翰带着因诺威走进屋里面没好气的说道。

    “随便坐,随便坐。”老约翰甩脸,古拉斯也不气,还给两人泡了两杯红茶。

    在这个世界上,因诺威最怀念的便是曾经的茶叶,可是老吉米曾经告诉过自己,这些茶叶是产自于一座小岛上,每年的量实在是有限,可能只有十二贵族那样的地位才能够喝到。

    因诺威看着面前散发着氤氲热气的红茶,对古拉斯的地位惊叹不已。

    老约翰看都没有看眼前的红茶,随手把老吉米的信扔给了古拉斯。

    古拉斯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打开了信封慢慢的看着。

    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古拉斯看完信后抬起头态度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只见他冷笑一声,双眼之中泛起的阴冷让因诺威不寒而栗。

    “既然你们现如今都要撕破脸,那么我也不能再给你们好脸色看了。”古拉斯突然看向因诺威说道:“听吉米说你叫因诺威?既然如此今天就先拿你开刀吧。”

    说完之后古拉斯朝着因诺威随手一指,因诺威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让他满脸惊恐,然而身边的老吉米此时也如同雕塑一般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之间因诺威感觉到听到了地上传来了“嘶嘶”的声音。勉强一看竟然是一头酷似千足蜈蚣的虫子在顺着因诺威的脚一点点的往身上爬!

    瞬间因诺威惊起了浑身冷汗,他没有想到此次前来竟然会要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

    浑身无法动弹的无助一点点的让因诺威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因诺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假如自己再不想点办法可能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林薇薇傅西爵蚀心〕〔魔临〕〔玩家凶猛〕〔梦回大明春〕〔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