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明开无双 楔子
    康飞脑袋懵懵的,眼前尽是满天星星。

    被七八个大毛家的壮汉用长斧短刀使尽力气在头上那么抡砸,换谁都得懵得满眼星星,即便他头上戴着2.5mm厚而且还淬了火的钢铁头盔。

    中世纪世界全甲大赛不是谁都能参加的,哪一个不是膀大腰圆之辈,身披六十斤、八十斤甚至一百斤的重甲,手上的短刀、长斧虽然没开刃,可一下砍下来2.5mm厚还淬过火的头盔都能给你砸得瘪进去一块。

    兴趣从来都是最好的老师,他们这些冷兵器和钢铁盔甲的爱好者,放在古代便是。

    康飞在之前的单人赛中闯进四强,颇被好评,要知道这可是种花家第一次参加这种赛事,毫无任何经验可言。

    不过康飞可没觉得四强有什么骄傲的,实际上他后悔的很,觉得自己应该上去抱摔的,对方双手兵刃明显苦练过,更是参加了连续七届的老鸟,大赛规则倒地算输,自己放弃了肘击膝撞,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被对方点数得胜,真是太傻了。

    果然还是没经验啊!

    后面团队战,管他三七二十一……他心里面打定了主意。

    不过,团队作战对他们来还是很犯难,他们这次参赛队伍拢共才八个人,只是参加大赛的人数最低标配,根本凑不齐团战人数,最后在大赛组委会协商之下,种花家作为汉斯猫家的雇佣兵登场作战。

    俗话,钢铁就是男人的至高浪漫,大家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作为一种冷门的圈子,平时还是挺受歧视的,老是有人用一种的目光看他们。

    这次代表种花家参加比赛,大家的情绪都很激昂,进场的时候有种第一次听韩磊唱那首《重回汉唐》的汗毛尽竖的感觉:“我愿重回汉唐,再谱盛世华章。何惧道阻且长,看我华夏儿郎。”

    胸中豪气顿生矣!

    进场之前有个巴塞罗那当地的华裔妹子专门找到康飞送了他一个护身符,式样简单,一根牛皮绳子绑着的勾玉,颜色可爱,上面隐隐约约有宝相花纹,可摸起来光光滑滑的,似乎花纹是在勾玉里面。

    康飞觉得这不会是塑料的吧?阴阳师同款,马爸爸的网站上比比皆是,可是,勾玉在他手指肚抚摸下感觉肌理细腻,并且有玉石特有的沁凉感。

    不定是个好东西,而且这玩意儿瞧着就盎然有汉唐韵味,实话康飞还挺喜欢的。

    妹子肤色如麦,虽是华裔,五官却饱满漂亮,怕是当地的混血移民二代,果然是受到当地啤酒烤肉、篝火舞蹈的民俗习性影响的,眼神也火辣辣的,看得康飞下意识觉得对方有一种一言不合就会来一段电臀舞的感觉,加上旁边队员起哄,让康飞闹了个大红脸。ァ新ヤ~8~1~中文.. <、域名、请记住

    康飞还是在大学的时候谈过恋爱,走上社会后就没女朋友了。

    他五官端正双眉如剑,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放在古代就是那种的好汉。

    可惜的是,现如今鲜肉才是王道,父母强硬逼迫他几次相亲,对方都在事后要求他减肥,怒得他不行。

    哥这是胖么?这是壮好不好!

    加上他的爱好跟别人不大一样,居然喜欢把钱攒着买钢铁盔甲穿在身上然后拿双手握着锤子砸废弃的汽车轮胎。

    在种花家,现如今有几个女生喜欢这样的?

    跟他保持关系的只有一个同乡同校同系的师姐,经常在事后幽幽地:要是我三十岁后没嫁人就跟你凑合过了。

    师姐是拆二代,家里面五套房子,换了别人,怎么也得使劲儿把关系转正。

    可他不是,他对爱情还有点幻想。

    所以,巴塞罗那妹子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他,让他颇为羞涩。

    马丹,哥这是算被妹子倒追么?

    妹子一副十七世纪农场姑娘的打扮,绿色的亚麻长裙勾勒出几分身材,头上戴着草帽,神情认真地帮他把勾玉绑系在脖子上。

    五月的巴塞罗那的阳光洒下来,空气清新剔透,阳光明暗对比强烈,草帽下妹子的眼睫毛呼扇呼扇的,耳朵在阳光透射下能看见里面的细微血管,耳轮上的绒毛清晰得可爱……

    一百八十斤的好汉康飞大气都不敢喘,怕一口气就把妹子吹飞了。

    旁边的队友里面,肥花猫这个资深宅男来了一句“哎呦卧槽,这个画面有点宫崎骏的味道啊!”

    他当时脸就红了,很想转身对肥花猫比一个中指,再送他一个滚字。

    但是,妹子当前,他还是忍了。

    事后,每个队友都上来笑嘻嘻摸他一把,要沾一沾他的好运气,大家代表种花家第一次远征巴塞罗那,这都有妹子上门倒追,大飞,你子运气逆天啊!

    连汉斯猫家的队友也不例外,一个两个的白人大汉,脸上带着笑意来摸他。

    大家都带着一种玩笑的好意,康飞自然不好意思翻脸就毛,这厮毛起来很是厉害,大学的时候人称华师大第一高手,在校门口一个人暴打过十几个社会青年的存在,就问你怕不怕。 w.. m..

    好罢!就当是鼓舞士气了。

    康飞决定忍了,老老实实弯腰绑紧腿上的腿甲,任凭这些家伙摸他,出国前刚刮的光头这几天就长出了毛茸茸的短发,摸起来有点糙手却又软绵绵的,手感像是沙皮狗的皮肤,摸起来还真的挺舒服的。

    纹章官飞格外多摸了几把,笑嘻嘻待会儿抽签需要好运气。

    可惜,这个举止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运气。

    抽签的时候,他们抽到了大毛家。

    代表大家抽签的纹章官飞脸都皱了起来。

    连续七届冠军的大毛家实力披靡,基本上打别家队都是摧枯拉朽,其中代表赛事为大毛家对白头鹰家,把鹰酱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赛事录像更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还没开打,康飞就感觉到了汉斯猫队友的士气低落。

    没办法,汉斯猫家也是鱼腩队伍,连团战队员都凑不齐,不然何至于要雇佣种花家。

    对上七届冠军大毛熊,没信心是正常的。

    可康飞并不买账,大毛熊家怎么了?

    他看着汉斯猫家那些白人大汉,眼神未免就带着些鄙夷,切,你你们汉斯猫也是几百年的雇佣军强国,一度打爆整个欧陆,可惜啊,被忽悠瘸了……

    他从练习传统武术,上大学的时候被同乡的师姐硬拉去练极真空手道,师姐学了半年就没兴趣了,可对他而言却是如虎添翼,第二年就扎着黄带子横扫地区和全国大学生赛事,冠军头衔拿了不止一个。

    他毕业后喜欢上了中世纪全甲格斗,可刚离开学校那两年,也经常被以前的教练拉出去充场子,国际交流赛事也揍过大毛熊家的。

    大毛熊家一直是极真空手道强国,他们的总统身边的保镖都是一水儿的极真空手道冠军,故此在民间空手道极为普及,最喜欢到处交流。

    切!我大飞哥不也照样揍过大毛、二毛、三毛。

    双手紧握朴刀,他大吼了一声便义无反顾地走了上去。

    被他这一吼,种花家队员率先士气上涨,队员大鸟也吼了一嗓子,紧跟其后。

    肥花猫一手持盾一手握刀,把刀举过头顶狠狠挥了好几下,紧紧跟了上去。

    曹公公涨红了脸,想跟着喊一嗓子,可又觉得好中二、好羞耻,哥哥我快四张的人了,怎么能跟康飞这二十来岁毛头一般,可热血上涌不能自持,不吼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情绪,啊啊啊喊了一声,把护齿往嘴巴里面一塞,咬得紧紧的快步跟上。

    汉斯猫家的队友们被他们带动情绪,再了,人家种花家是雇佣兵,他们才算是主力队伍,让康飞那个年轻第一个冲上去,他们难道没有羞耻之心么!互相看了两眼,汉斯猫纷纷把武器举过头顶紧跟其后。

    七届冠军大毛家名副其实,开战之前就已经安排好战术,前排挑衅,后面一支队从侧面绕了过去。

    从头盔的缝隙中紧紧盯着眼前对手的康飞上前举刀,对面的大毛家汉子以为他要双手重劈,顿时把盾给举起来,不防康飞一个冲刺,肩膀一撞之下就撞倒了一个。

    大赛规则倒地算阵亡,康飞给阵斩了第一颗首级。

    肥花猫作为刀盾手赶紧顶上,体重两百二的肥花猫虽然平时是个典型的死肥宅,可这时候全身披甲,紧紧顶在前面,是个合格的坦克型战士,后面康飞抡开朴刀连劈三刀,又劈倒了一个。

    围栏外面的巴塞罗那妹子兴奋地满脸通红,尖叫着给他加油。

    康飞一出场那个肩撞特别漂亮,当时就被主持人注意到,场外的摄像机照相机手机纷纷瞄准了他,这时候看两人配合默契,场外不少观众纷纷鼓掌加油。

    七届冠军大毛队拥趸无数,都看惯了大毛队碾压别人,这时候突然发现鱼腩队伍汉斯猫发威,刚开局就干倒两个大毛熊,免不得有些诧异。

    “汉斯猫家这是怎么了?打了激素么?”

    “这不科学啊!明明以前都是轻轻推一下汉斯猫就倒下了。”

    “你们这些家伙都没注意么?汉斯猫里面混进了几只兔子啊!”

    场外交头接耳的时候,康飞抱住一个冲上来的大毛家汉子,膝盖一抬就是一个膝撞。

    严格来,康飞算是开挂的,参加比赛的都是全世界各地的古代盔甲爱好者,里面最多有个现役警察什么的,在这种全披甲冷兵器格斗上未必占多么大的便宜。

    因为规则缘故,武器不允许开刃不允许刺击,因为这容易从盔甲缝隙中刺进去造成伤亡,倒地就算阵亡,所以抱摔动作横行,要是来个顶尖的摔跤选手参赛不准能开无双。

    七届冠军大毛熊家队员体格本来就占便宜,加之他们喜欢给手甲加厚钢板再淬火,抡起王八拳跟榔头似的,冷兵器爱好者应该都知道,对付重甲敌手,重击型武器才管用,什么战锤铁骨朵之类,加厚淬火的手甲道理差不多,这才是七届冠军的秘密所在。

    可康飞前年还被大学时候的教练硬拉着参加国际交流赛事,把一个二毛家的选手踢到昏迷,那家伙可是二毛家的极真空手道全欧陆业余组冠军。

    他还被学校邀请和奥运会跆拳道冠军比过,一开始也是压着对方打,差一点把人家打趴下,可惜后来体力不支,他人在社会飘,没事还要跟师姐打炮,而人家可是职业运动员。

    故此,他一个膝撞,跟重兵器也差不多了,对面直接被他膝盖给顶趴下了。

    场外的巴塞罗那妹子尖叫着蹦了起来。

    不过身上披着差不多八十多斤的盔甲,干倒三个的康飞这时候也有些喘气了。

    格斗,从来都是非常耗体力的运动,冷兵器全甲格斗格外如此。

    前面肥花猫已经不行了,别看才开场四十几秒,可一个体重二百二的死肥宅还披着全身甲跟对面壮实的白人大汉纠缠,能坚持四十几秒已经是很厉害了。

    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死肥宅,为了兴趣爱好,披上六七十斤的甲去做引体向上,还几乎每天坚持,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精神在支持他。

    这一刻,全靠他之前苦练,唯一不肥的臂上肌肉绷得紧紧的,死死把一个大毛家汉子压在木栏杆上,全靠两只手拽着栏杆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

    就这么搂抱纠缠着,肺里面似乎开始着火了,他还大声喊康飞砍自己抱着的大毛家汉子。

    康飞抬腿就对着肥花猫怀抱中使劲挣扎导致露在肥花猫身体之外的大毛家汉子一条腿踢去。

    传统武术有硬功,可现如今都被斥为假功夫,早就没人练了,可康飞练过,大学时候玩极真空手道更是有一腿扫断80厘米冰柱的记录。

    肥花猫怀抱中的大毛家汉子顿时觉得一条腿像是被时速百公里的车给碾过去一样,当即就给跪了。

    怀中一松,肥花猫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可这时候却看见场外的纹章官飞蹦跳着指着他们身后大喊。

    康飞网名飞将军,大家都叫他大飞、大飞哥,而网名飞侠的宋飞则称之为飞。

    作为骑士老爷们的纹章官,像是什么宣战啊抽签啊鼓舞士气啊都是纹章官的事儿。

    康飞和肥花猫这边一路碾压不假,可两人冲的太前了,就这一会儿几十秒,后面汉斯猫队友都被大毛家汉子给推倒了。

    自称身高一米七实际上只有一米六八的飞急得跳脚,恨不能冲进场去。

    肥花猫看飞大呼叫地指着他身后,刚要转身,从旁边冲过来一个大毛家汉子,乘机就压在了体力不支的肥花猫身上,肥花猫差一点就跪了,幸好身旁是木栏杆,被他死死抓住不放,就像是一个溺水的猫一般,这时候又冲过来一个大毛家长斧手在后面用斧子死劲儿砸肥花猫的脑袋,砰砰作响。

    旁边康飞气血正勇,觉得自己就像是杨再兴血战商河,脑补之下双臂力气都涨了几分,对着肥花猫身上的大毛家汉子脑袋就砍,双手朴刀几刀挥下去,把那汉子头盔都砍瘪了,钢铁头盔内的大毛家汉子头晕眼花站也站不住顿时跪了。

    康飞冲上去拦在了肥花猫身前,用手上朴刀双手架住大毛家长斧手的劈砍。

    背靠着肥花猫的康飞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冲得太前面了,身后的汉斯猫家队友已经全部倒下了。

    大鸟倒下了,曹公公也倒下了。

    刚才自己砍得爽,却不防后面的队员已经被大毛家全部虐杀,这时候转身杀气腾腾地围了过来。

    大口喘着气,康飞突然想起来历史鉴赏课上老师岳飞所的那句,从头盔缝隙处看着一大帮大毛家汉子手持长短兵刃围过来,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马丹,果然是经验不足,居然被大毛家的用了兵法分割,这可是丢人丢大了。

    砰一声响。

    一把斧头狠狠劈在了他的头盔上。

    围栏外的妹子啊的一声浑身一抖。

    砰,砰砰。

    又是三四把长斧头劈在他头上。

    外面的巴塞罗拉妹子捂着嘴巴,看着十来个大毛家汉子的抡圆了兵器往康飞脑袋上砍。

    正所谓,好汉架不住人多,猛虎架不住群狼。

    他倒是想开无双,可现实不是游戏,大毛家汉子一个个两百斤上下还全身披着甲,难道他还能把对方踢浮空再来个组合必杀技么?再他现在喘得跟大狼狗似的。

    五六个用长兵的大毛家汉子不停地砸着,两三个刀盾手也压在前面,淬了火的钢手甲就跟榔头一样往他头上砸。

    康飞双手死死用朴刀架着,旁边偎依着肥花猫,右手肘部紧紧夹着木栏杆不让自己倒下,可体力不支依然忍不住往下滑。

    “大猫,要撑住,咱种花家的爷们,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康飞大声给肥花猫打气,可自个儿也清楚,自己这方已经必输无疑。

    肥花猫只觉得两腿发颤,好在他两百多斤,肉厚,换个瘦子根本扛不住大毛家这么劈砍。

    “大飞哥,你话可真够中二的……”肥花猫完全是靠抱着木栏杆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起来,也是那口代表种花家、代表整个亚洲黄种人的气在支撑着。

    嘿了一声,康飞心中发狠,乘着刚才一阵大口喘气恢复的一点体能,寻着对面一个大毛家刀盾手用盾牌招呼他脸的空档,起脚踹在了大毛家刀盾手的胯部,那刀盾手顿时失去身体平衡,康飞又是一刀架住头上数把斧头,随即抡圆朴刀砍在刀盾手肩膀上。

    噗地一声,刀盾手整个人被康飞一刀砸趴在了地上。

    外面观众看他在这种必输的局面居然还能砍翻一个,忍不住起身鼓掌。

    砍翻一个刀盾手的康飞转身又抱住另外一个刀盾手,直接压在了木栏杆上。

    七八把长斧一起落下,砍得他浑身一震。

    大赛规则是必须有历史追溯原型的盔甲,所以必须符合历史原物使用天然材质比如金属、皮革、织物、棉条、毛毡等,也就是头盔里面不可能有现代摩托头盔那样的保丽龙泡沫防震,只有棉夹层、皮革夹层什么的,基本没多少防震性可言。

    短兵器还好些,长兵器一旦砸在头上,伤害力还是很足的,被砸几下就跪是很正常的。

    康飞忍着疼痛和肺部着火一般的火辣感,拼尽气力,一个抬膝就往怀里面的大毛家汉子撞,两下膝撞顿时把那大汉撞跪下了,自己也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幸亏一把捞着了木围栏这才站稳。

    可,这时候他和肥花猫也陷入了必死之局。

    不过,有一个信念一直在支持着两人。

    只要不跪,就还不算输。

    两人死死支撑。

    场外的纹章官飞看两人挨打,眼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忍不住就要举手认输,他是纹章官,有这个资格。

    可康飞抬着一只手使劲指着他,虽然他手上是龙虾甲,没有手指,但飞看得懂他的意思:飞,咱种花家爷们就算输也要站着。

    飞站在场外,快三十的男人,眼泪水终于流了下来,颤着嗓子大声唱道:

    被围在木栏杆角落的两人,大毛家团队还有九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抡圆长斧短刀纷纷往两人头上砍砸。

    砰砰砰,淬火的钢手甲和刀柄砸在两人头盔上。

    肥花猫感觉自己连喘气都没力气了,只能在心中哼哼:飞这样儿,唱得都跑调了,换我这个ktv麦霸肯定唱得比他强……

    五月的巴塞罗那,阳光正盛,空气中都是阳光的味道。

    康飞趴在围栏里面,听着飞跑调的歌声,看着围栏外面的巴塞罗那妹子。

    一斧又一斧高低起伏,可泪水涟涟的妹子折射过泪水的眼中只看见那个死死支撑不肯倒下的身影,她只能双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用力之大导致指关节都发白了,呜咽声从指缝中漏出,和泪水混成一片。

    场外观众被两人的坚韧感动,有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得泪水滚滚,突然双手高举大喊道:“钢铁长城,钢铁长城……”

    随着男人的呼喊,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他呼喊着钢铁长城这个词。

    被砸得脑子嗡嗡的,康飞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从头盔缝隙处看着外面巴塞罗那妹子那鹿般的水润双眸。

    头盔上的瘪坑越来越多,一股鲜血从额头流下,顺着脸颊往下,从下巴处浸润了牛皮绳子,缓缓粘在勾玉上面。

    原本应该不沾血的勾玉发出淡淡的莹莹白光,把鲜血全部吸收了进去。

    康飞对此一无所觉,只是看着栏杆外面的妹子,突然就想:刚才应该亲她一下的,如果给女人评分十分制,巴塞罗那妹子有八点五分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全职艺术家〕〔十方武圣〕〔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长夜余火〕〔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周仙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有百万亿主角光〕〔开局签到如来神掌〕〔万族之劫〕〔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徒弟都是大魔头
  sitemap